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小镇子又逢大事,傻掌柜受罪连连(2)

“你们这些冒失人,怎么能对莫掌柜这样呢,快把他放开。”我被架得迷迷糊糊的,打着瞌睡,忽然听到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不是女人的,我头脑里飞速旋转。就是想不到是谁。

直到我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通判衙门,看到了李师爷,这才反应过来。

“李师爷,我是来报名参军的。”我说道。

“唉,莫掌门,我们招兵的名额满了,这次还真轮不上你了,看来你得等下次了。”李师爷沉着脸,我不是刚出来混的,知道他有什么事没说。

“李师爷,不可能的,这次招兵去打倭寇,有可能去了就回不来了,真来参军的少,你们也不会限制人数的。”我正色着说。

“唉,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正在犯难完成不了征兵任务呢,本来莫掌柜你来参军,我们不会阻止的,但是莫掌柜啊,你是不知道,今天早上,苏苏姑娘到了我们通判衙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跟我们要求,不要让你当兵,通判大人不忍心,就答应了他。”

“你认为她不让我当兵,我就不当兵了么,把我的名报上去吧,这个兵我当定了,而且会好好的当。”我咬着嘴唇说道,此刻我的心异常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

李师爷也没再说什么,拿出参军登记本给我填,我异常兴奋,不假思索就签了字,然后李师爷对我说,明天早上辰时到通判府衙前集合,到时俞将军会来训话。

俞将军是谁我不知道,不过对于我来说,知道辰时来集合就好了。

离开通判府衙,我哼着山歌,也不管街上的人怎么看,我心里很高兴,我终于自己决定了一件事情,虽然我爹说了,打仗很恐怖,但是这又怎样呢,怎么恐怖都会过来的,我相信火神爷爷会保佑铁匠的孩子。

回到客栈里,我发现客栈正在营业,一群人聚集在楼下,眼睛直钩钩看着我,很像我以前看戏演的三国里,诸葛亮上出师表那出,群臣看诸葛亮的眼神,当然我不是诸葛亮,我只是小混混,接受到这样的眼神,心里面感觉怪怪的。

“我已经报名当兵了。”把这句话说完,我腾腾腾就上了楼。把房门一关。

客栈里出奇的安静,就跟我平时回来一样。也许是我今天太兴奋,所以有些敏感,其实大家没什么感觉的。

我感觉到有点困,就拖了鞋上了床。

不知不觉中,我爬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穿了一身精干的衣服,背后还插了个旗子,旗子上写着“勇”,手里也拿着把花枪,对面上来了几个小鬼,我一时兴奋,就拿起花枪舞动了起来。嘴里还大喊:“呔,哪里来的小鬼,吃爷爷一枪。”一不小心,枪没拿稳,结果打到了自己头上。

枪掉在了地上,可是我的耳朵忽然觉得很疼,这是什么原因?

“死懒,客栈里客人那么多,我们都忙不过来,你还在睡觉,一点都不考虑我们的感受,哎呀,就你这样,还去……”

我眼睛睁开,直直看着苏苏,苏苏忽然就不说话了,只是转过脸,捂着嘴就跑了,我一时也困惑,不知道她怎么了。

6、俞将军驾到

这一夜,客栈里都静悄悄的,吃饭的时候没人说话,吃完饭没人唠嗑,子若安心做账,夜猫子躲进厨房,小爱继续去睡养颜觉,春暖插着门玩,岳寒读他的圣贤书,苏苏把门一关,也不出来。我感觉无聊,到了后院,把柴房门一关,躺在柴火堆里,想了一会心事,就睡去了。

我在早上被春暖喊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柴灰,想到今天要集合,就赶紧跑到大厅去吃饭,

到了前厅,苏苏叫我到她的房间里去一下,我进了她的屋子,她递给了我一个包。

“想叫你不当兵估计是不可能了,也罢,你在客栈里也做不了什么事,读书也是混日子,到军队里长长能耐也好,我给你收拾了一下,里面有些细软和衣物,到外面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我在客栈等你回来,记住,不管怎样,要活着回来。”说着说着,苏苏忽然泣不成声了,我心里忽然一阵难过。

“苏苏,你难受,我就不去了,我……”

“你是个男人,怎么说这样的话,决定好的事情就去做,你临阵退缩,我也会鄙视你的。”苏苏忽然语气变得很坚定,我点了点头。

吃完早饭,我告别大家,准备一个人去通判衙门,苏苏说什么都要送我,我没拒绝,这一路走得很漫长,我们走过小桥,小街,小胡同,走得不快,我觉得舍不得,原来舍不得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

到了衙门府前,我看见很多人已经在站队了,也急匆匆得走进队伍中,被人群撞来撞去,才终于找了中间的位置站好,我转过头,看见苏苏在对我笑,但是明显带着苦笑。

我深深吸了口气,忽然就听见一声锣响,李师爷摇着小扇子走了出来,那姿势,像是发春的鸭子,这样形容似乎不准确,但是这个时候,我也找不到很好的对象进行参照。

“各位新入伍的壮士,你们即将赶赴抗倭前线,保护正在受着倭鬼欺负的百姓,这是光荣的,你们是好汉,你们是英雄…..”

“李师爷,废话少说几句。”施通判威严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我看见他和一个穿着盔甲的大汉一起走了出来。

“嗯嗯。”李师爷用手帕捂了一下嘴,清了清嗓子说,“下面有请俞将军和大家说几句话。”

原来穿铠甲的那个大汉就是俞将军,这位大汉一看就是练家子,很有块,我也习武,但是身体很瘦,比起他来简直一个是老鹰,一个是小鸡。而且他眉宇庄重,脸上严肃,不怒自威,最汉子的是脸上有块刀疤,好像还是新创。

“客套话洒家也不说了,当兵光不光荣洒家打了那么多年仗也不知道,洒家只知道,当兵和种田做工一样,有军饷,你杀敌人杀得多,在军中会晋升,干得好当将军也不是不行,但是要卖力气,国家拿钱养着你们,可不是要你们当摆设,可不想让你们杀个人还尿裤子,既然跟了洒家,都给洒家精神点。”俞将军一番话,真是提神,虽然都是废话。

“我们今天准备好午宴,给各位新壮士践行。地点就选在竹音客栈,吃完后各位就可以和俞将军去前线了。”李师爷等俞将军说完,也忙不迭得扭着腰就说了安排。

“谁说洒家今天就会带兵走,这些新兵蛋子洒家带去也没用,给倭鬼子练刀啊,洒家决定趁最近战事不紧,找些师傅教教新兵武功,乌镇的新兵就每天早上卯时到白莲寺集合练功练阵法,就这样了,你们先散了,各回各家做好受苦的准备,明天到场洒家会点名,不来的,直接蹲牢房,迟到的,挨20军棍。”俞将军又发了一番很提神的话,我听到牢房和军棍,不自觉就哆嗦了下。

7、站缸很舒服

施通判最先回府了,大家于是散了,苏苏跑了过来,把我一抱,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很快也搂住了她。

“哟哟哟,还没打仗了,就舍不得了,有老婆的,婆婆妈妈的事情今天给洒家做完了,以后再让洒家看到亲亲我我的事情,洒家直接废了你。”

苏苏瞪了下俞将军,俞将军也狠狠盯着苏苏,我感觉气氛僵住了。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样圆场。

“唉唉,俞将军啊,这位是镇上有名的竹音客栈掌柜的莫名和老板娘苏苏姑娘,他们不是夫妻,虽然快了,您多通融啊,小情人间舍不得呢。”

“嗯,下次不要让洒家看见,他们躲哪干都没事。”俞将军说了这话,就走进了通判府,李师爷和我们笑了笑,也忙不迭跟了上去。

苏苏见俞将军进去了,吐着舌头,把眼皮一拉,表示不满,我心里想到,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年轻女孩,平时那么干练也是做事所需,其实她个性活泼,也难为她了。

这天我没去书院,直接回了客栈,也没跑堂,我心里有点不好受,想找个人说话,但是他们都在忙,我也不知道怎样说,于是走到了后院,站到缸上,手里搬了好几块砖,总算痛快了点,

我心里就想着在缸上站好。一站就站了一天。

“俺的亲娘也,莫大侠成佛了,这一天站缸上一动也没动,佩服佩服。”傍晚时分野猫子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我,不禁感到惊叹。

“叫他下来吃饭,傻兮兮的,看着真难受。”苏苏嚼着一段生黄瓜,走出来吩咐野猫子。

野猫子也没迟疑,过来拉我,我摇了摇头,我不想下缸。

站在上面我感觉很舒服。

“算了,让他站吧,傻子犯倔了,估计你也拉不下来。”

这天的晚饭我也是站在上面吃的,入夜,我感觉身心舒适,耳聪目明。

我听见苏苏招呼着住户,子若和春暖女儿家的话题,岳寒房里的读书声,野猫子和春儿躲猫猫的嬉闹。

以前这个时候我都不会去感觉,但是现在我感受着这一切,是如此生动。

不知不觉,月亮出来了,弯弯的,很亮,有时躲在云里。

半夜,我看见刘小爱从房里出来,来到院子,大大方方打开了鸡舍,见我在看她偷鸡,笑嘻嘻得走了过来。

“掌柜的,你站在上面看院子么,我拿了两只鸡,不过这个苏苏姐允许了,我少拿点工钱,你也管不到我。”

“嗯。”我心里想说,你生吃鸡血不要当我面来,可是我话还没说,小爱就咬住了鸡脖子,就着月光,我清楚得看到她的这个动作。

她面显陶醉,吸得呼哧呼哧的,银白色的月光打在她的面容上,血从她的唇下流着,鸡开始还挣扎,但是小爱逮得很紧,很快鸡的腿就不动了。

她吸完了两只鸡,对我笑了一下,目光迷离但是带着满足,像喝过酒一样,一龇牙,血丝从嘴边流了下来。

我的火神啊,我看到这个已经没有反应了。

“掌柜的,夜晚露寒,你还是回屋睡觉吧,不要冻着了,少不得要被折腾,还是留点力气。”小爱说。

“嗯。”我答应了声,小爱打了个饱嗝,又朝我笑了下,就走进了房里。

这一夜很短暂,至少我感觉很短暂。

天还没亮,苏苏就来后院找我,看到我依然站在缸上,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是头脑有毛病了还是咋的,知道今天要训练,还在那发疯,给我下来。”苏苏说道。

我反应了过来,慢慢得下了缸,感觉腿一软,下来就摊在了地上。

“给力哥,你没事吧。”苏苏见我这样,赶忙来扶我。

“没事,苏苏,我心里面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舒服呢。”我朝她一笑。

“傻子,再这样不爱惜自己我就不理你了,以后心里难受,找个人说,再不可犯傻了。”苏苏用手指了一下我的头,说道,“能自己走么,能走吃点东西快去集合,不要迟到了。”

我答应了声,腿也不麻了,想到今天早上要进行的训练,再不耽搁,回屋里扒了几口饭就走了。

8、美女教官

白莲寺是个很不错的所在,高塔后面,还有几座塔林,种了不少松树,柏树,以及我叫不出名字的其他树木。

很多人聚集在寺后的院子里,有些人已经到了,在那里议论纷纷。

有几个人到过我们客栈吃饭,认识我,我们打了下招呼。我问了下关于今天训练的事情,具体是什么内容,他们也不知道,我也就没问了。

心里想着就等着将军过来就好,好好训练就好了。

等了许久也未见人来,百无聊赖间我就看寺里的老和尚扫地,虽然很多人在那里说话,院子里很热闹了,但是这个扫地的老和尚却丝毫不为所动,径自扫着自己的地,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安静中透着一种让人羡慕的祥和。

我觉得老和尚应该是个高人,因为他和我爹口中所述的高人的样子很像。

“老师父,您好。”我上去和他打了招呼。

老和尚不理我,我又说了一句。

老和尚看了我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摇了摇手。

“莫施主,我师兄智仁幼年失聪,听不见声音的。”我循声望去,只看见经常和施通盘在一起的老和尚,这个老和尚是白莲寺的智明长老,苏苏告诉我说他是得道高僧,我没怎么觉得他得道,但是他很能忍疼我是清楚的。

扫地僧冲我点了下头,就继续打扫卫生,我不再打扰他,转头望向智明长老。

“长老,早上好。”

“长老,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镇上的武林高手莫给力么?我怎么看都觉得他像个愣头青,还带着个黑眼圈,不像是有功夫人的样子。”我顺着声音望过去,有一个美女走了过来。

真的是一个美女,我想找一个认识的女子参考下形容下她,于是头脑中闪过了叶娘,苏苏,子若,小爱,春暖,话说我身边的美女也不少,却没见过与她类似的。

“唉唉,你看着我发什么呆,没见过美女啊。”

美女又开口对我说了一句话,我这才反应过来,同时脑海中现出了一个词——神气。

对,她很神气,高束着头发,体型苗条健美,一身黑衣,背着一把短剑,手里拿着根鞭子。

看来也是练过的,不过她的样子比小爱正经得多。

“集合集合了,大家集合了。”美女拍着掌。

人群三三两两集中到了一起,队伍排得歪歪扭扭,别人排成什么样与我没什么关系,我随便找了位置就站了进去。

忽然我的屁股上就挨了一下打。很疼,我忍不住叫了一声,转过头去,发现美女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这点疼就受不了啦,那到战场你能干什么?”美女用嘲弄的口吻对我说,接着又转过头,“你们也给我精神着点,站好队,不然本姑娘的棍子可不客气的。”

有几个小伙冲美女吹了几下口哨。

“小美人,不要那么凶嘛,哥哥们今晚一定让你舒服。”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说着,还做了几个下流的动作。

在我们客栈里,姑娘被调戏也是经常的事,不过有通判大人撑腰,小混混们也不敢在客栈怎样,不过姑娘们脸皮都薄,所以有客人言语上流几句,春暖和子若这两个丫头脸上就罩不住了,只有胭脂鱼,把调戏人和被人调戏当做乐趣。

我正在想着,只听见噼啪两声,很清脆的声音。

调戏美女的那几个已经趴倒在地上了,好快的出手,我其实一直看着,尽管思想开了小差,但是我眼睛一直没离开太远的,楞是没看见鞭子是怎么出的。

其他的人看了美女的这一鞭子,都老老实实得站好了队,我被单独拉了出来做了排头。

9、对着干

“诸位乌镇的爷们,欢迎你们加入俞家军,我做下自我介绍,我叫俞袖,是俞大猷将军的二女儿,本来是我爹要来亲自训练你们的,但是我爹和我哥哥今早接到通告,急赴战场,因此指派我当你们的教头,我也不是第一次练兵了,我带兵就一个要求,听我指挥,不听指挥的人别怪我不客气,不好好训练的加罚,练好了休息。”美女口齿伶俐得说了一通,我是理解了,感情这段日子要被她整着来,其实我更希望俞将军带我们。

“不要发呆。”我的脑袋挨了一下,立刻打起了精神。听美女继续训话。

“嗯嗯嗯,今天练习队列,各就各位,听我口令,向左转。”

我真的不知道哪是左边,但是我知道鞭子又将打过来。

“黑眼圈,再转错去跑十圈再回来。”

练了一上午,我绕白莲寺跑了五十圈,跑完后,我回到了队伍中,没看见俞袖教官,也没听见口令。心里暗暗庆幸,终于训练完了。

“好啊,你躲这里来偷懒啊,好大的胆子,来人拖过去打20军棍。”

我这才发现我因为跑得太累,看错了东西,把一片树林错当做队伍了,我想解释,可是根本没有我解释的机会。

给我打板子的就是油头粉面那小子,打得可真够实诚,直接把我打得像缺了腿的板凳——站不起来。

那个叫俞袖的美女也不放过我,命令我继续跟大伙训练,我只有瘸着腿跟在队伍后面,我实在被打得不行,又累又疼,只有在队伍后面爬。

“看到了吧,不好好训练的,就会像这个废物一样,大家都给我精神点。”俞袖把我折磨成这样,还不忘讽刺,尤其是她用了“废物“这个词。

我能够容忍别人叫我“傻子”、“呆子”,但是惟独忍受不了人叫我废物。

以前在湖幽镇念书的时候,我因为学不会认字,有小同窗叫我“废物”,当时我就和他打了一架,这是我小时候唯一一次和人打架。

我从此很痛恨别人叫我“废物”。

“你刚刚称我为什么?”我冷眼看着俞袖,问道。

“叫你废物,难道你不是么?”俞袖用嘲讽的语气对我说。

“你再叫声试试。”我心中的怒火又升腾了几分。

同类热门
  • 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文献案例与疑难解析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文献案例与疑难解析段治文|历史虽然是新增设的思想政治理论课程,但就其源流来说,是由原来的“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课程及其后的“毛泽东思想概论”课程演变而来的。可以说,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前期上“中共党史”,80年代后期改革为“中国革命史”,90年代后期开始上“毛泽东思想概论”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课程改革。对于这一重大改革,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应对?如何顺利地完成从原来“中国革命史”、“毛泽东思想概论”到“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程的转换?如何使“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这一历史性更强的课程同样受到大学生们的欢迎?这是我们必须考虑的重大问题。
  • 大唐补习班大唐补习班危险的世界|历史柴米油盐酱醋茶,当年样样不离它。如今七事以改变,琴棋书画诗酒花。 李昊穿越了,在古代的大唐。 文人之中我武力值最高;武将里面我最有文化。 大唐将因我而改变……。 因为……我们不一样! PS:读者群号:514761947
  • 乱世当屠乱世当屠江北江南|历史崇祯年间,天灾人祸不断,鞑子和乱民又不断地吞噬着大明王朝的最后一点血肉。值此乱世,该当如何?
  • 将白将白漫客1|历史新书《无双庶子》已发布,希望各位读者老爷能够移步一观!! ………… 这是一个穿越回古代做王爷的故事。 多年以后,有人想给赵显一身黄袍,有人想给他一顶白帽子。 赵显语气诚恳:我生来为启而鸣,奈何王冠将白? 本书原名《白王》,只是名字被占了,跟将夜没有关系~ 书友群号:640355806,欢迎催更~
  • 大宋拯救者大宋拯救者心向明月天涯|历史这一年距离靖康之耻还有三年。这是华夏的不幸。 而此时大宋和大辽都已腐朽不堪,一推即倒。 凶残的女真人正在缓慢的张开獠牙,积蓄力量。 试问谁可以扶大厦之将倾,挽既倒于狂澜。 蔡凡说:我可以。 这是一个来自后世的年轻人,利用自己的力量挽救大宋,振兴华夏的故事。
  • 功盖三分国功盖三分国阳懿|历史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魂穿千年,成为诸葛亮,然而需要面对的,却不只是江山争霸,还有那江山争霸的背后,那一个又一个的坑,那一个又一个的幕后黑手。 诸葛亮能否辅佐刘备完成三兴汉室的大业? 能否揪出那一个个的幕后黑手? 能否在与幕后黑手的交锋中,最终胜出? 且看《功盖三分国》!
  • 世界上下五千年7世界上下五千年7董胜|历史历史是人类活动的结果,其间浸润的腥风血雨,崛起与衰落,壮丽与悲怆,无不充盈丰富着五千年的世界文明史。今天的世界是过去世界的延续和发展;历史记录了人类的过去,更展示了世界的未来。当前,随着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和接踵而来的人们观念认识的变化,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了解世界显得日益迫切和重要了。
  • 前世今生醒着的梦前世今生醒着的梦那乡|历史一个私生子却有着扑朔的身世一个魔鬼面具后掩盖着一张丑陋的脸为了生存与报复,一场场阴谋阳谋,一次次生死抉择,最终面对一手建立的帝国,却选择了独自一个人离开……
  • 魏晋那些事儿魏晋那些事儿阿龙|历史枭雄桓温曾说:“大丈夫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复遗臭万年!”他北伐不成,就想篡位。儿子桓玄在脸皮厚度上比老爸更胜一筹,强行称帝不说,为了标榜自己是有道明君,还逼迫别人当隐士,自导自演不亦乐乎,留下一个千秋笑柄。这年头,出名比魏晋那些年容易多了,但有时候与其追求雷人的一瞬,倒不如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
  • 大明神断:洪武元年1368大明神断:洪武元年1368李浩白|历史《大明神断:洪武元年1368》讲述了这样的故事:洪武元年春,朱元璋亲率大军,御驾征讨元悍将王保保。丞相李善长与御史中丞刘伯温,以一正一副两位监国辅政大臣的身份留守应天府,辅佐太子朱标理政。在驱破胡虏、消弭天灾、肃清纲纪等三大难题猝然齐袭而至之际,刘伯温在两三个月内巧妙布局,运用易理之学,深明天道人情,苦心孤诣,上解朱元璋开基拓业、击破王保保之大忧,中解淮西朋党在李彬一案上处心积虑之掣肘,下解江南黎庶缺乏人力抗灾之难处,推动尊法守法的观念深入人心,并坚定地维护了司法公正和吏治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