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章 人间事善恶有报,功与过可以一笑(2)

对面的鞑靼军队看起来跟道上打劫的没什么区别,穿得破破烂烂,冲起锋来一阵鬼叫,看他们冲起来,李成梁一挥马刀,喊了一声:“跟我上。”他一马当先,我们就跟他一起冲。

上阵后,我就和一敌兵耗上了,我的刀一上来就被他打掉,紧接着他又一刀砍来,我下意识伸出手指,居然用指刃把他的刀打飞,我也不敢迟疑,手指向他戳去,是把他戳死了,但是我也摔下了马,趴到地上,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6、李成梁的想法

我感觉自己走在一座石桥上,小河流水,阳光灿烂,风光宜人,对面都是江南特有的青瓦白房,这里应该是乌镇,我回到这里来了,不远处一棵桃花树下,一名女子撑着伞正在对我笑,笑得明艳灿烂,这女子是苏苏,不会错,是苏苏,我也看着她笑,忽然天就下起雨来,苏苏撑着伞要走,我想大喊,却喊不出声…..这时我听见人说话。

“这人还真行,给泼了那么多水,都泼不醒。”

“再泼点,李将军说了,要见他。”

我睁开了眼睛,这时一盆水又泼了下来。

……

我被两位军士带去见李成梁李将军时,身上还潮乎乎的,李将军坐在一张虎皮椅上,修着指甲,一边修还一边吹手指,好像很享受。

“你就是莫名吧!”我在下面站了半天,李成梁将军才开口说话。

“嗯,报将军,小人就是莫名。”

李成梁的身子往前挪了挪,看了我几眼,呵呵直乐:“还真有些傻样。”

“我本来就傻,苏苏、小爱都说我傻,我也傻惯了。”我很无奈地回应。

“你傻不傻还真不关我事,我从锦衣卫那得知,你好像有什么功夫,是什么啊,耍给我看看。”李成梁的样子,好像在找乐子,不过我也看出来了,他应该很随和。虽然看起来像把刀,这个时候也应该是把随和的刀。

我于是运力于指,大喝一声,把手指往地上一插,地上立马爆裂开来,裂痕长达一米,深约半尺,这我也没想到,这些日子过了,我的手指变那么厉害了。

“精彩,精彩,我大侄女俞袖跟我说你的手指如何强悍,我还不相信,今天亲眼所见,方知这指法足以纵横江湖,所向披糜。”李成梁竖着大拇指夸奖道。

“我就是个混混,这招就是保命的,哪有将军说的那样厉害。”我这说的是实话,我的手指唯一不是用来保命的时候,就是杀倭寇的那些日子,那段日子我就想着杀。

“这么厉害,只用来保命太可惜了,我顺便问下,你的指法可以教给我么?”李成梁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显然他对我的武功产生了兴趣。

“这个…….”我有些难堪,其实教给别人我是愿意的,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这功夫是怎样成的。

“你是不是不愿意,没关系,不愿意就说出来。”李成梁还是一副很随意的样子。不过这个人说话很有分寸,我感觉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不是,我只知道我的功夫是怎么来的。”我于是说了自己的四年柴房生涯。

“这样啊,算了,这种练法真不是寻常人可以受得了的,我得考虑考虑,你回吧,好好练骑马,别再摔了,再摔老子不救你。”我施了个礼,就和带我来的两人一起离开。

我从那两名军士口中得知,我是李成梁将军从敌阵中砍出一条路抢回来的,不禁心中感激,我想回去后好好琢磨一下我的武功到底怎么回事,琢磨好了告诉李将军。

于是回去后我看着手指冥思苦想,把功力运了,试了又试,始终不知其理,也便作罢。不过第二天我醒来后,听其他人说,李将军把自己关进了柴房,死活不出来,柴房里还经常能听到碗碟碎裂的声音。

果然在以后的几天,我都没见过李成梁,半个月后,我看到营地附近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很像是一个疯子,后来才知道,那个人是李成梁,刚从柴房出来,有些神志不清,好几天才恢复过来。

“作孽哟”,不少营地里的士兵都这样评价李成梁自己把自己关进柴房的事情,要说作孽,还真有点。

李成梁从此以后也再不谈要学我的手指功夫,我想他也是呆柴房呆怕了。

7、猪头先锋

辽东这边,战事还是真多,我们一个月打10几场仗那也很平常,我在多次打仗的过程中,骑马的水平也上去了,不过恨少用马刀了,那两只手指骑马打仗也不麻烦,杀的敌人也不少。

打了三个月后,我便被提当了先锋,本来李成梁向他当总兵的老爹建议,让我当小队长,我找到他,说自己根本不会带兵,当小队长浪费,李成梁是真心想提我,于是就给了我一个先锋的职位。

得福在粮草营也干得不错,他能在严府做管家,自然有两把刷子,管理粮草对他来说也只是换汤不换药,听说我做了先锋官后,他找到了我,意味深长地说了一段话:“我感觉你以后会立大功,到时别忘了我这个老弟兄,我不想当兵很长时间。”我点了点头,当时没明白啥意思,后来我才知道,这老小子不简单啊!

………

最近辽阳要修城防,因为上边来检查,说老城实在太旧,别说敌人来攻,就是自家人巡逻没事的时候,靠一下,也能靠下几块砖下来,城里没工人,于是我们这些打仗的就临时当起了瓦匠,我们花了半天功夫给城墙加了砖,给城墙的夹缝加了些灰泥,下午再准备砌城的时候,李成梁打了个哈欠,过来撇撇嘴,说:“可以了,检查的人走了。”他说完,其他士兵就扔了瓦刀、擦板和桶。

我走到了李成梁身边,问:“李总兵,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段墙砌得更好一些呢,这还是豆腐渣啊!”

“不必多此一举了,敌人打不到城下,他们也没枪炮,我们这从来都是上面来一次,做做样子一次,你啊,要习惯。”

我点了点头,李成梁打了个哈欠,拍了拍我,就走了。

辽东军不像俞家军,在俞家军里,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赌钱,而辽东军不打仗就打猎,而且打猎都用刀砍。

李成梁不但打仗能砍,打猎也是,“砍老虎,砍豹子的时候,一匹马冲上,虎头、豹子头就没了。

其他士兵也纷纷效仿,我刀用不好,有时会拿把弓箭,但从来射不准,干脆弓箭也不用了,两只手指上去捅。每次打猎完了,李成梁会清点每个士兵的战利,次次都是我打到的最少,每次被罚挂猪头,所谓挂猪头,就是把砍下的用绳子穿住鼻孔,挂到脖子上,一挂要挂几天,上阵打仗也要挂着,立了功才能拿下来。

挂猪头难看事小,面子事大,我刚被升了先锋,天天挂猪头,有些挂不住脸,于是每次挂上猪头后,我上阵就会大杀特杀,立完功猪头被拿下,打完猎猪头又会挂上。只是每次挂的猪头都不一样,有公有母,有大有小。

我便得了一外号,“猪头大先锋”,猪头挂得多了,后来上阵不挂猪头,我便觉得杀敌没劲,有一次打猎我打得不错没被罚,但第二天上阵,我还是找了个猪头挂上才冲锋。

“你是个天才。”李成梁在战后对我说:“我理解你为什么有那么厉害的指头了,我承认我这辈子也做不到你这样。”

8、机会

“啊,习惯成自然,就跟你砍人一样,我拿一辈子刀也看不成你那样的水平。”这句话我没有恭维,李成梁的刀法已经可以在骑马的时候,砍掉一只苍蝇的翅膀,这是真的,我亲眼看过,不过李成梁的刀法也有缺憾,他砍人只砍头。

按说砍人只砍头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有一次打仗,他正要去砍一个人的头,谁曾想这人的头事先被别人砍掉,他一刀砍空,而力没收住,从马上摔了下去,我在旁边不远,见他即将被人砍到,就冲过去救了他。

“我不欠你的了。”我当时说了一句,我之前心里总感觉欠他的,这次救了他,心里感觉好多了。

“不欠?你别赖,我救你时杀了十多人,你就杀两个,你想还,也没下次了,我不会再摔的。”

我们两对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

我和李成梁的关系越来越好,打仗时,他是总兵,我是先锋,在私下里,他是我哥,我是他弟,他说我要是野心大点,就是他,他要是更傻一点,就是我。我乐得他这么说,反正他待我不错,虽然我猪头挂得多,但是猪肉没少吃。

吃肉多就要杀敌多,在辽东军中孬种是混不下去的,所以我拼命打仗,我也不知道自己被表彰过多少次战功,但是“猪头先锋”的名号不但在自己家的军队里叫响了,在敌人那也传开了。鞑靼军一看我冲锋,就会大喊“猪头来啦!”我怎么听怎么觉得怪怪的。

转眼间,我在辽东打了一年仗,一年来沙场拼杀,血雨腥风,我反倒不怎么回忆以前的事了,虽然每天都在刀口上过日子,但是感觉日子过得快。

不打仗的时候我会找李成梁喝酒,或者找野猫子和俞袖聊天,野猫子在这一年中做了爹,他有了个小胖娃,小娃起名叫“刘小富”,我问他为什么不给小娃起名叫“小猫子”,野猫子说自己本名叫“刘大富”,不给小孩取名“刘小富”还能取什么名字。

俞袖有了小娃后,每天还是绣花,不过绣的都是小猫、小狗之类的了,我爹说过,女人一当妈,就又变了一次人,这果然不错,野猫子小两口过得开开心心的,我还真有些羡慕。

有一次和李成梁喝酒,他忽然问我:“兄弟,你有女人么?”

我也不隐瞒,说:“有,我有一个女人在等我。”

“你想不想回去和那女子团圆。”李成梁问我。

“想。”我确实很想爱子,尤其是看到野猫子和俞袖夫妻恩爱,我就更想。

“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立大功,你立功后可以免去罪责,你做不做?”李成梁问。

“我做。”我也没问是什么,这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回去找爱子,一下子就答应了。

“你跟我到建州去杀一个人。”李成梁跟我说了任务的情况。

这段时间,辽东军得到了一个线报,建州女真的头领王杲在建州等地抢劫杀人,无恶不作,对于当地的治安和群众生活都造成了不良影响。作为东北地区的驻军,辽阳方面早就不爽,但是王杲是朝廷册封的建州右卫督指挥,辽阳方面又不好直接出兵干涉,李成梁思索再三,准备带人潜入来次“斩首”行动。

“女真是什么?”我随口问道。

“女真就是女真,跟鞑靼一样,是我们大明的敌人,你啊,真没文化。”

“哦,他们也是打劫的,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我恍然大悟。

李成梁哈哈大笑,说:“你这样理解就没错,其实他们就是打劫的。”

9、去建州

这次的任务很机密,李成梁除了带上我,还精挑了军中几名士兵。

出发前,我们都被剃了头发,我的前额被剃得精光光的,还被扎了根长辫子。照了照镜子,我觉得自己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李成梁也剃了头,我感觉他剃不剃头都差不多,看起来都像把刀。

“那些女真人也不嫌麻烦,扎了个鞭子甩来甩去的。”李成梁显然也对剃这样的头感觉到不满意。原来这就是女真人的发型,我算是明白了。

我们跟随一个女真客商到了建州,这个人以前蒙古人劫持过,是辽东军救了他,这次他到辽阳,李成梁说要到建州玩几天,还给了他不少银子,商人爱财,就答应了。

“我们那人参、鹿茸都很好,如果你们想买千年人参,可以找我,我有朋友在长白山,保证货真价实。”商人是卖药材的,在路上也不忘推销自己的东西。

“那感情好,听说百年以上的人参都是壮阳佳品,我还真得买几棵。”李成梁大笑了起来,“我这几位弟兄都还没成家,也要买几棵存着,以后都派得上用场。”

我爹说,人参少吃,吃多流鼻血,尤其是咱们铁匠人家,火本来就旺,吃了那东西,火神爷爷不允许。不过我想李成梁要是真给我买,我还得兜着,自己不吃,就送野猫子,他用得着。

建州很破落,大多数人住的房子还不如内地小村庄的房子好,市集也小,有人卖刀,有人卖弓箭,有人卖豺狼虎豹皮,还有个卖陶器的,这个人就是丢进人堆里也找不到,但是他肩上停着一只鸟,很引人注意,这种鸟长得像小鹰一样,我好奇就问商人那是什么。

商人说:“这个是海东青,是我们女真的神鸟。”

我又看了一眼那种神鸟,这一次我没感觉神鸟是小鹰,怎么看怎么觉着是个弯嘴的乌鸦。

我们这一行人就住进了商人的家里,他家其实也就几间茅草房,不过在当地,还算不错,我对住在什么地方并没有什么讲究,当惯兵的人,住哪都是一样,而且这屋子还暖和,不过,我发现李成梁在屋子里的时候,总是走来走去,坐立不安,有时抱头,有时叹息。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成梁拿了张草席,到外面睡去了。

恰巧那天夜里下了雨……

李成梁被淋成了落汤鸡后回来了,“唉,这屋子太像我们那的柴房了,不好在。”他说了句。

第二天,我们趁着商人的不在的时候开始商量计划,既然是斩首,我们的目标只能是女真头子觉昌安。

李成梁跟我们说了他的两条方案,第一条方案:直接杀入敌人巢穴,找到王杲就杀;第二,了解王杲动向,在王杲出去抢劫的时候,阴了他。

这两条方案都有可行性,但也都有不可行性。

第一条太冒险,我们人少,冒险冲进去搞不好就会被一群敌军包围,到时被砍得身首异处可不划算。

第二条要保险的多,但是有一条,我们这些人只会砍人,不会射箭打枪,这第二条需要来阴的,我们这帮人阴人不行。

“早知道带个弓箭手就好了。”李成梁叹息道。

“老大,我们没有弓箭手,你也不是不知道。”一名士兵摊了摊手。

于是我们都很苦恼,大家商量了一会还是没有结果,最后就散了。

李成梁跟我说:“给力啊,我们去散散步吧,头有些昏。”我点了点头。

10、山里的年轻人

同类热门
  • 击破兵阵的锋刃击破兵阵的锋刃恐高鸟|历史兵荒马乱的春秋时期,人们的思想却是汹涌澎湃的,在权力与利益的斗争中,谁能一统天下?
  • 穿越异界当皇帝穿越异界当皇帝不z|历史我,秦戈,一个只会吃饭睡觉打游戏的标准宅男,穿越到了异世界,居然当上了皇帝?
  • 三国的火影时代三国的火影时代梦回侠|历史重生东汉末年,成为汉灵帝夭折的皇长子刘聪。 刘聪:“我要当皇帝。” 历史矫正系统:“不,你不想。” 刘聪:“三鹿牌毒奶,要不要来一罐。” 张角:“给我来十罐,师兄好像摸到了皇帝的龙椅。” 刘聪:“小云云啊,你的枪能不能借我用下。” 赵云:“这不好吧。” 刘聪:“张宁,我们结和解之印吧。” 张宁:“滚,还我爹爹命来。” 老子死宅男刘聪,被南华老仙忽悠来拯救世界,高歌一曲将进酒,壮士出征满江红。 看我刘聪一步一步变强,左手翻云,右手为雨,走过这英雄辈出的三国火影时代。 PS:中国版火影忍者,喜欢的请多多支持。
  • 隋吏隋吏独居者|历史吏,治人者 为吏者,当承民心,合上意。 当为大隋一小吏的陈旻,望着手中的鞭子陷入了沉思...........
  • 盛唐繁华盛唐繁华奶油香瓜子|历史后世才艺巨星被人谋杀致死,穿越到了唐朝初期。渭水之盟刚刚签订,国家更是百废待兴。天佑能否在大唐掀起一番风雨呢?本部作品是慢热型,可能前期不是太激情,希望大家谅解。新书求收藏~~拜托拜托···
  • 汉族风俗史(第一卷):导论·先秦汉族风俗汉族风俗史(第一卷):导论·先秦汉族风俗徐杰舜|历史从先秦到汉末,从隋唐到民初,中华大地五千年的历史,被深深地扎入汉族的血脉中,把它化成风俗民情,植藏在心里。观看汉族——这个长久居住在中华大地上庞大的民族的风俗变迁,就能大致上了解,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历史进程,汉族风俗史,为我们展开了一幅泱泱大国传成五千年精神的历史长卷。
  • 南北史风云南北史风云杜纳|历史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有一段历史近乎尘封,鲜有文艺作品演义,这段岁月也是我国文化发展民族大融合的时期,本书将结合史实,以通俗小说之手法,为读者展现南北朝时期三百年的峥嵘岁月和铁血文明。
  • 明月秋歌明月秋歌郭培浪|历史一位才华横溢的帝王,一段被岁月尘封的往事…………
  • 最后黑夜前的黎明最后黑夜前的黎明幕心明|历史走在越来越抖的路上,沈释披着仅剩的老旧的亚麻灰袍望着前方的分岔口后浓浓的迷雾,帝国?王朝?异族?曾经的灾难逼近,内斗却日益加剧。我变了但也没变,沈释再次调整自己向着前方稳步走去
  • 下南洋下南洋久之|历史昌丰号安然无恙的回来了,震惊的不仅是福清港的跑船客们,还有福清城里漆红大门的程家。程大当家的人虽然没回来,但是手信却是按时的递送到程子珣手中,信就像是刚出炉的山芋,烫的程子珣想放又舍不得放。眼瞅着就是年了,福州府还是没有撑过年,大批大批的人挤在福清港等待着昌丰号的出船,准备轰轰烈烈地下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