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进宫?一

蓝幻蝶看了看身旁的赫连漠言,不打算理他,于是便盘腿练起了功,她晋升灵王只用了半天的时间,根基不是很稳,需要好好巩固巩固。得找机会出去历练历练,蓝幻蝶在心里想着。

见蓝幻蝶在练功,某位王爷好像并不想就此罢休,刚想要再去“调戏”一下自家的“小妻子”,抬脚走去,猛然看见蓝幻蝶头顶上的发簪,自己初遇小幻儿那天,好像是因为这个吧!

他记得自己那一天,是见这个发簪,发出了一片紫光。自己过去看时,便被吸了进去,里面的空间相当于一方小世界,他见前面那女子,便有些疑惑的跟了进去,于是便看见了一些自己从没有见过的东西。

(呵呵,要说这位爷为何巧遇这一幕,目的当然是要来看看皇上赐给自己的未婚妻,没想到,哈哈!这妻子的人选可是深得他心呀!)

想到这些,心里不免有些疑惑,自见她第一面起,(梦里的那一幕),便熟知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当他看到她那样的法宝和她不一样的睡衣,还有那里的东西都让他更加迷惑不解。

蓝幻蝶打坐完毕,便看见了一脸沉思的赫连漠言:一米金色的阳光洒在他完美的俊脸上,如雕塑般360度无死角的完美。光洁的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他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蓝幻蝶。心想,男人好看就是好,就连走神都这么好看,霸气,也许蓝幻蝶已经在不经意下,在赫连漠言身边放下了伪装,不再显得冷漠。

她坐下,把手在赫连漠言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

赫连墨言回神,邪笑着,如同一个痞子流氓说:“想你呢,小幻儿。”声音带着点邪魅,却又不失霸道的语气。

“额,呵呵,正经点。”蓝幻蝶尴尬一笑。

“恩,不开玩笑了,我有一件事问你。”赫连漠言的表情严肃了一些,但仍显得那么优雅,混天然的气质。

“恩,说。”

“你是不有什么秘密,就比如你头上的簪子。“说着眼的视线还若有若无的瞥向那个簪子。

“簪子?他怎么会知道,难道这里面是一个小世界的事他也知道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留不得了,如果他把这个秘密散播出去的话,那就糟了。不过他的实力......”蓝幻蝶小声嘟囔着,说完把视线移到了赫连漠言身上。

“你放心,我呢可是深爱小幻儿你的,是绝对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的,只不过你还是告诉我一下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吧,我好保护你啊。”

里面的东西,他怎么会知道里面有东西呢。蓝幻蝶压下心里的这个疑问。

“我可以告诉你那些是什么,但是请你不要问我别的,尤其是我的身世,而且就算那你问我我也不会说的。”略带冰冷的语气竟带着一丝不令人察觉的请求,还透露这一些不信任和倔强。也是,对于他来说仅见过两次面的人,还是不可以完全信任的。

“放心。’仅两个字却让蓝幻蝶有了一丝安全感。

“恩,跟我来,”她取下簪子,按了一下按钮,簪子发出一道光,蓝幻蝶走了进去,赫连漠言也紧随其后,还不忘邪气的说一句:“小幻儿,等等我啊。”完了这位大神又傲娇了,真不知道他的手下看到他们平日里冰冷的主子变成这样会有何感想。

进去之后,蓝幻蝶带着赫连漠言直达第二层,第一层说罢了是修炼用的,灵气不是一般的充沛,第二层的东西才是宝贝,不过大多都是现代的,除了修练的秘籍之类的书。进了一号房间,这里都是手机,蓝幻蝶拿了一台递给赫连漠言,介绍到:“这是手机,用于通信,联系和娱乐方面的东西。”正要帮她打开平时一下,却不曾想赫连漠言已经自己打开了手机,为什么他的指纹也能打开,蓝幻蝶心里又产生了疑问。

蓝幻蝶压下心里的差异,教了他怎么用手机,并存上了自己的号码,以便联系,虽然用灵力可以传音的,但怎么也不如手机方便啊。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这货智商还是挺高的,不论是什么功能,她自己只说了一次,某人就全部记下了,而且用的还挺溜,如果不是蓝幻蝶自己心里明白的话,她都差点怀疑这人也是穿越过来的啦。

看了手机后,时间也不早了,该吃早餐了,同是身为一个吃货的蓝幻蝶也是早就饿得前向贴后背了。于是:‘喂,这时间也不早了,本小姐呢也饿了,所以.....’

“所以怎么了啊,小幻儿”某人硬是装作听不懂啊

“所以王爷您是不是该回去了呢?”蓝幻蝶斜了他一眼,一边说着一边收回了簪子,话音刚落,他们便又回到了那个破旧的屋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萌货穿越记萌货穿越记壹丢丢|幻情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想的和我一样。老天安排我穿越过来就是为了还债的么?算了算了,不管是刘琪玉还是司马轩玉,我依然是我。上一秒还是千金小姐下一秒就成了乞丐,救了个小娃娃居然是她哥。咳咳,本殿下其实是女人心男儿身。十年磨一剑,就是为了与你私奔,你居然不愿意?真是气死朕了!不管如何,你必须跟我走!
  • 护你安然护你安然忘微草|幻情“我护你这世安好,你许我下世相守,可好?” 她捧着他的脸庞,轻轻笑出声,眼里却泛着泪花,凑近他的耳旁,声音很轻,像羽毛一样飘进他的耳朵里,“瞎子哥哥果真是瞎子哥哥,不然也不会将我认错,不过,下一世可不能再将我认错了,说好了,错了可饶不了你!”那一刻,他泪如雨下。 她冲着他俏皮一笑,转身投入战场,全然不顾他在身后嘶吼,轻殇,我的轻轻,别去,别去啊!他用尽全身力量也无法挣脱她设下的枷锁。 那一天,她魂飞魄散,化为满天星光;他,一夜白发,流下两行血泪。
  • 逗萌逆天宠妻vs腹黑妖孽邪王逗萌逆天宠妻vs腹黑妖孽邪王梨香浅念|幻情她是绝世神女,虽然才十岁但已经出落的粉雕玉琢,犹如瓷娃娃般漂亮,长大后也是难得一见的倾城绝艳。她扬起尚未稚嫩的小脸,对着面前这个病态美男说:“从今以后,没有人能够欺负你。我会好好保护你的。”那软软糯糯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撼动的坚定。而他,是腹黑妖孽的邪王,自小病痛缠身,受尽世人厌恶,却遇上了她,宁浅夏。自此,一见倾心,他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然而,她以为,他是个好人,没想到是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呜呜呜。“救命……”且看腹黑邪王怎样养大逗萌小萝莉。
  • 奈何不是意中人奈何不是意中人姑苏柒月|幻情医仙十三命,一命一伏诛 救了世人千千回,却救不得自己,妖神临世,她临危受命,泽天阵起,锁心石出她又将何去何从? 或生或死,或阴或缺,无人 一次诛心,一换皮囊,旧人不识真面目,旧情不许再相会,银面加身,冷心冷情,普渡世间众生,从此世上再无她和乐。 那人,如果你还爱那个女孩,拜托你忆起之时一定要说给我知道,这是司沐最后留在世间的一句话。
  • 晗,溟晗,溟晗月03|幻情幽州山河碎,云烟梦里遥.千载宫闱深,独泣羽巾陶.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云烟梦里遥.千载宫闱深,遗梦如斯轻尘过,寂寞菱镜朱颜醉.
  • 萌学园之幸冰夸克族萌学园之幸冰夸克族恩亚|幻情身为幸冰公主的乌克娜娜该何去何从?乌克娜娜手上的图腾到底是什么?
  • 神医枭妃神医枭妃夜九辰|幻情她落败倒地,看着那举世无双的美男子。 “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让你输?” 他溺宠一笑,万物顿时黯然失色,“让我输你,也很简单。” “什么?” “嫁给我!” 名震华夏的皇牌杀手,一朝穿越,成了洛府嫡女洛倾风。 修神功,控天火,驭万兽,药毒无双!她不再是那个人见可欺的废材弃女! 渣爹狠毒,杀妻弃女,她就杀他个家破人亡! 世人嘲讽,欺她打她,她定千倍还之! 再活一世,却不想招惹上这么一个男人。 明明是杀伐决绝的邪帝,偏偏装什么病秧子;先是霸道的当了她的师父,又装病弱扮可怜,牢牢缠在她身边!
  • 地仙儿少女刘八叉地仙儿少女刘八叉快去做饭|幻情小妖女刘八叉晋升地仙了。 为了追夫,谁让他升了天仙。 小地仙儿刘八叉晋升天仙了。 为了追夫,谁让他升了神仙。 小天仙儿刘八叉寻思着该晋升神仙了吧,这回能追上了吧。 我去,什么情况?他怎么又除去仙籍入魔了? 丧门神,他要去应劫了。 被一个小妖女当成宠物养了一百年,只喂苹果。 丧门神在人间一边从小地仙再升级到神位,还一边洗脑小妖女。 一颗老父亲的心却培育出了一个亲媳妇儿。 小妖女终于成天仙了,丧门神寻思着暗撩是不是可以结束,光明正大做仙侣了? 什么?小妖女真身是个魔? 没法做仙侣?嗯,没啥,那应劫什么的再来一次。 哎!毕竟我不入魔谁入魔,不带自家媳妇飞仙带谁飞仙。
  • 异界林君异界林君邢梵|幻情21世纪刺客榜排名第一的林晨,买零食回家的路上捡到一个带有红色神秘符文的奇怪石头,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了异世界,请看林晨如何带着超高的身手,在异世界叱咤风云。
  • 云中一叶云中一叶剑魔岳不群|幻情简单来说就是女版的退婚流废物重生记。这是一个习练气劲,储存于丹田气海然后发挥出各种奇异招式的世界。女主叶子安从小就被认为是武道天才,却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了自己的丹田气海,从此成为一个废人。但是麻烦却不断找上门来。有人杀到她家门口,指着她鼻子骂她废物。心爱的男人被人抢走。原先般配的豪门婚姻被退婚不说,对方还要她死。于是。参加武道大会。加入武学学院。拜师学艺,苦学怒干。一路强升。和一种家族大佬。宫廷王侯。黑市老大谈笑风生。哈哈哈。顺便也重新收获了自己的爱情。有从小青梅竹马如今武功天下无双的绝世剑客。也有指腹为婚,野心勃勃的未婚夫,二皇子。。。。,。。。—嘻嘻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