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6章 你也没什么好特别

“那他平时都不吃饭的吗?”顾安安惊讶的问道,没想到那个冷漠又无情的家伙竟然还有洁癖。

“当然不是,他平时在家都是我给他送饭!”何特助回答说。

“原来这样啊,难怪他厨房里什么都没有,不过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对我很有帮助。”顾安安还是很有礼貌的说。

“没什么,我应该做的,如果你能做好,也是为我分担,确实阎总家里也需要有人照顾,虽然小姐你看起来不是那么专业,但我觉得你可以,因为今天阎总跟我提过你。”

“跟你提到过我?”顾安安很诧异。

“是的!”

“那他说的什么?”她还挺好奇阎先生是怎么提到她的。

“额,这个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但在我看来,能被我们阎总提到的女人,想必一定是让他记忆深刻的。”何宇恭敬且笑眯眯的说。

而顾安安听到这话就知道那个男人肯定是没说她好话,不然这个何特助怎么这样说。

“那就先这样吧,我得走了,希望你接下来的表现能让阎总满意!”何特助说完就拿着东西离开了。

又留下顾安安一个人在这偌大的房子里,还好她也能睡着,一觉又到了大天亮。

但是今天是顾安安到阎肃家里的来的第三天,也就是决定她存留的那天,所以一早醒来顾安安就换上衣服准备好好表现。

可是当她去到卫生间准备洗漱的时候,推开门却看到一个站在马桶边上方便的男人,而且还正滋溜着呢。

吓得顾安安赶紧转身,结果却一头撞在了门框上,疼的她小脸都快拧在一起了。

而阎肃因为被旁边的女人吵到,不满蹙的蹙眉,感觉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来扰乱他生活的,一天不是大惊小怪就是横冲直撞,简直笨死了,也不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就往里面冲。

等到方便完,阎肃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到顾安安因为刚被撞的那下而趴在沙发上难受又尴尬的样子,走过去就把她拉了起来。

结果看到她额头上已经鼓起了一个包,而且小脸也通红,眼里还含着眼泪,看的阎肃竟然有些想笑。

但还是一脸阴冷的说:“你是觉得昨天我看了你,今天打算看回来?”

“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昨晚你助理说你不回来,我以为你没在家,所以才没敲门的。”顾安安现在不仅头疼心里也很委屈。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报复我呢?”阎肃低下头凝视着顾安安说。

而顾安安因为刚才看到他正方便时的样子,所以被他现在这样凝视感觉特别的不好意思,只是对于他说她是故意的,顾安安突然想起昨天他说自己的那句话,然后也对他说了同样的话,“也没什么好特别的,我干嘛要看啊。”

被她用自己的话来呛到,阎肃脸上露出一抹阴郁,随后便伸手把她控制在沙发上,并用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看着顾安安,“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不特别?”

“……,啊?这,这有什么需要试的,一看就知道啊!”顾安安强行让自己不心虚的说。

看的阎肃冷笑了一下,然后故意低头靠近她,吓得顾安安大气都不敢出的瞪着几乎要与她零距离的阎肃。

然而阎肃却在这个时候对她说了一句,“我知道你这种女人,故意跟我玩欲情故纵,目的就是为了爬上我的床。”

“什么?”听完这话顾安安一把推开阎肃,小脸因为之前的尴尬再加上现在的气愤,所以更加的红润了。

“我说错了吗?反正不管你来我这里是什么目的,今天你都必须离开。”

“我要不呢?”顾安安气的咬着牙说。

看的阎肃不屑的笑了下,“你觉得这个事由得你吗?”

“我不管,反正没满三个月我绝对不会走,哪怕你打我,我也不走,既然你觉得我是冲着你才来的,那我就让你看看不是每个女人都是你说的那种女人。”顾安安这一次是铁了心要跟他杠下去。

听了她的话,阎肃皱了皱眉头,虽然知道这个女人跟之前那些来的女人不太一样,但他确实没想到她会那么执着,不过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而顾安安本来就是个好胜心比较强的女生,要不是因为她那坑女儿的父母,她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但阎肃可不会因为她执着就留下她,而是跟她说了她为什么会来这里的实情。

“可能你还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不专业都会被送到这里来吧,那是因为她们觉得你长得还不错,送过来给我消遣的,你以为真是让你给我做保姆吗?”说着阎肃扫视了一眼顾安安受到惊吓的身躯。

“……,怎么可能?”顾安安确实有点被这话吓到了,眼里满满是不可置信。

“不过你既然想留下,行,那别后悔。”阎肃说着伸手去抬起了她的下巴,然后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盯向了她的衣服领口处。

看到他那个邪恶眼神,顾安安一把拿开他的手,然后从沙发上下来,并躲得远远的说:“你,你不会真对我怎样吧?”

“呵,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她们觉得你还不错,我可对你没兴趣,只是你既然都送上门来了,还不愿意走,说不定我哪天心情不好就把你将就着玩玩了!”说完阎肃再次邪魅的看向顾安安。

吓得顾安安连连后退,心说他这是在吓她还是真要这样做啊?

虽然他说对她没兴趣,但她顾安安在学校的时候好歹也是个系花级的美女,他竟然说可以将就着玩玩?把她当什么了?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怎么办?为了十五万出卖自己身体?可是出卖了她也才值三个月六万啊!

不行,不行,不行,太便宜不说,她自己也是不能接受的。

看顾安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阎肃冷笑了一下,觉得留下她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起码这个女人想要的只是不赔违约金那么简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蜜宠新婚:煮妇的逆袭蜜宠新婚:煮妇的逆袭桃灼|现言结婚三年,我甘为家庭主妇却换来了丈夫的伤害。丈夫在公司里面宣称单身,大闹娘家,在我面前带着小三进到家里面,甚至把我送给别的男人,怀孕了之后,说我脏,还说是别人的孩子。离开了他的身边我才发现原来世界这么的广阔,年下男的追求,心机男的守候,到底我应该何去何从……
  • 霸道易少求放过霸道易少求放过浅璃惜悠i|现言新人新文,不喜勿喷,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我来到你的城市看孤独的风景我来到你的城市看孤独的风景作小鬼|现言我那么拼命,不是为钱,不是为名,而是希望有一天,你能从什么地方突然看到我,或电视,或网络,然后想想当初到底该不该,不打扰不是不爱,不是相忘于江湖,只是不想做爱情里卑微的存在,我想相濡以沫,却忘了你不是一条鱼。。。
  • 首席,别追了首席,别追了晨溪耳|现言“盛歌,你干嘛缠着我?”西门琪天本是轩辕王朝的战神,谁知,身份暴露,赐下毒酒,醒来后成了一名普通大学生,本想着这一世做个普通人,享受美好,谁知,遇到了这死缠烂打,不要脸的贱男人。“西门琪天,你欠了我的东西,不还,我能让你跑了,别做梦了。”她恨的咬牙切齿。“我欠你什么了,盛歌,你给我滚。”他轻笑道“滚,看来是我胯下留情了,要不然你也不敢这样说了。”
  • 灰语年华灰语年华过半年华|现言讲述的是一只有情有义的小狼,小时候受了小女孩的救命之恩,为了报恩,力尽千辛万苦,终于如偿所愿;小狼的一生犹如烟火一样璀璨……
  • 重生顾少娇宠小刺猬重生顾少娇宠小刺猬芮潼|现言再活一次的孙筱安带着前世的记忆,虐渣女,甩渣男,俘获神秘纯情钻石王老五,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某钻石王老五:安安,认识我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还要嫁给那个渣男? 某安:这怎么能怪我呢?(ps:谁叫我好巧不巧重生在结婚那天(;-_-))等一下,可……我们不是在我离婚之后才认识的吗? 某钻石王老五………… 正经简介: 重生之人因何重生? 当两个前世之人接连重生,命运又会是做出怎样的安排? 千年古墓的出现又将揭开怎样的谜团? 从古墓中走出来的人又带着怎样的秘密? 这大千世界,奇幻无比的命运,谁又是幕后的操盘手?
  • 为伊消瘦为伊狂为伊消瘦为伊狂小米粥式熬文|现言虽然已经不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可是落叶也别有一番风情。 彭帅看着满地的落叶,一片金黄,走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松软舒服。头顶被树叶遮挡,时不时的还有几片叶子从天空飘落,好似画中的场景,好不真实。 “漂亮吧。”陆文芳从车上跳下,一脸得意。 “是挺漂亮的,只是可惜了……”彭帅嘟嘟嘴。 “可惜?可惜什么?”陆文芳不解,这里可是自己的秘密基地,很少有人来的,这样好的景色,陆文芳才不肯跟别人分享。 要不是看在彭帅这么帅的份上,才不肯带他过来呢,而且这里的酒店陆深也是有股份的,所以给陆文芳也是安排的最好的,陆文芳实在是不知道哪里有什么可惜的。 可惜是跟你一起来的。彭帅内心嘀咕道,表面上却只是微笑。 明明是来放松的,彭帅可是一点都没有放松的心情。 早上,李煦一直支支吾吾的在彭帅旁边绕,似乎有话要说。
  • 综穿之炮灰黑化日常综穿之炮灰黑化日常秋枫白露|现言这是一个个穿越与反穿越,炮灰黑化逆袭的故事! 被夺舍的顾淼(连载中) 林家幺女 穿成男主他妈 女主她姑 带着古宅在六零 第二婚 我的工农兵大学 知青的女儿 农家老太 …… PS:年代文!!!
  • 你爱我,你不爱我你爱我,你不爱我今又重阳|现言文章属于纪实类型,没有虚构,没有拼凑,有的只是记录,讲述,讲诉这一年的吞针故事。
  • 名门挚爱,总裁不二婚名门挚爱,总裁不二婚奶油小核桃|现言唐娩vs厉天擎当男人利刃般的目光,凌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咬着牙当着众人,宽衣解带,直到剩下贴身衣物“现在,我可以走了吗?”他是凌驾众人之上的大人物,而她只是个辍学的女大生,为了重病的母亲,四处奔波赚取生活费。她从没想过,会再与这个男人有所交集。然而,第二次,当她从他床笫间醒来,身上布满淤痕,男人冰冷的捏起她的下颔,冷笑着说“唐娩,你这个诱饵,我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