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2章 今晚回来吗?

看完短讯,燕西爵嘴角勾了勾,上车去公司。

YSK今天的气氛可以说得上是这一年来最诡异的了。

因为早间的新闻全公司几乎都知道了,知道燕西爵和白云没戏,但是来的太突然,谁也摸不清楚总裁在想什么,跟他对上眼都要小心翼翼的。

然而,正好相反的,作为当事人的他却看起来心情不赖,早会上很少发言的他讲了不少。

后来中午的会议,从来都是一尊神像似的坐那儿的男人,破天荒的总是拿出手机来看。

那天一共两个重要决意,原本高层都觉得可能不尽如人意,燕西爵应该不会同意。

可他放下手机,扫了一圈,道:“把文案送到我办公室,不足之处我补充完会反馈到各位负责人手里,可以着手准备执行了。”

在座的人听完张了张嘴,诧异的看着他。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居然说要亲自补充文案?

要知道以前的燕西爵是绝对不可能亲自提笔做这种事,用他的话说,如果他还要亲自做文案,花那么多钱养那么多策划做什么?

“有问题?”因为一圈人都没反应,燕西爵淡淡的看向众人。

一众人立刻摇头,赶忙回应,“没有!”

燕西爵这才收了文件,抬手看了腕表,有事破天荒的宣布:“今天允许早退,一小时之内没问题。”

说完,他像没事人一样从座位起身,迈着长腿往会议室门口走。

只有会议桌边的高层已经被雷的不知道做什么了。

“燕总这是不是受刺激厉害了?昏头了?”

“我看是病了。”

里头的人一边震惊,一边笑着,在YSK上班能早退的例子可是往前翻几年都不一定找得到。

而燕西爵从会议室出来之后没有回办公室,直接拿了文案文件就往电梯走,搞得跟在身后的秘书一脸懵逼,“总、总裁……我的会议纪要?”

“明天交。”燕西爵淡淡的、低低的嗓音,人已经进了电梯,按了楼层。

因为季成不在,林森又被他派出去、以防宋明和常欢乱来,所以燕西爵只能自己开车。

像开出租的司机一样把手机放在了方向盘边上束着放,目光一扫就能看到屏幕上的画面。

从他离开香雪苑开始,在公司里就看了很多次,因为那儿是家里的监控,平时他根本不会看。

屏幕上,原本蔫蔫的女人发呆发了半天之后开始忙碌,把他本就干净的房子收拾了个遍,然后开始做饭。

嗯,虽然事隔很久,但看得出,她依旧厨艺高超,一招一式都是那个大厨Miss安的影子。

等红绿灯时,他就把视线放在手机屏幕的身影上,薄唇微微弯起,心情不错。

然而,回到香雪苑楼下,他脸上的表情就开始变了,调整到自己离开时的冷漠样儿。

关掉手机里的监控,拿了从公司带回来的文件,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子往电梯走。

在九楼门口停了会儿,抬手开始输密码。

但是刚到一半,大门忽然从里边打开。

苏安浅站在门里边,仰脸看了他,很明显的带着讨好的笑意,“回来了?”

男人面无表情,冷淡的扫了她一眼,迈步往里走。

刚要换鞋,她又十分有眼力劲儿的帮他把鞋子放好,然后见他一直盯着自己而不换鞋,所以小心翼翼的抿了唇,指了指厨房,“晚餐已经好了……”

她说话的同时,燕西爵换了鞋,但是穿的不是她给拿的那一双。

所以,她拿下来的拖鞋只能又弯腰放回去。

看着他冷漠的从身边走过,拿着公文进了书房,苏安浅咬了咬唇,略微深呼吸,有点心酸。

原来被视而不见是这种感觉。

站在门口闭了闭目,转身继续把晚餐弄好。

她从餐厅出来时,书房门关着,说实话,她竟然有些紧张,如果他一直这么冷漠,都不搭理她怎么办?

站在书房门口,自顾笑了笑,真是自作自受,算报应吧,以前都是他付出、她享受。

终于抬手敲了门。

“进。”男人低低的嗓音,没什么温度。

苏安浅推门进去,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边的男人,手边摆了不少文件,看起来很忙。

“晚餐好了,你先吃饭吧。”她走了过去。

燕西爵头都没抬,“放着吧。”

苏安浅抿唇,站在那儿没动。

好一会儿,她终于没忍住,直接伸手把他正在看的文件抽走了,合起来放在一旁,“先吃饭。”

燕西爵眉头一拧,不悦的抬头看向她,目光却顿了顿。

她一脸倔强的盯着他,眼圈有些红,他才想起了之前帮他拿鞋被拒绝,这会儿又被拒绝。

薄唇微微抿了,到嘴边的强硬话没能说出来。

“我做得很用心。”苏安浅看着他,道。

燕西爵没再说什么,终于从座位起身,迈过她往外走。

在她以为他总算肯给面子的时候,却听他淡淡的一句:“我去换身衣服,晚上还有应酬。”

那意思,就是换完衣服就该出去了。

她皱起眉,快步跟了过去,有那么点脾气,但是不能发,毕竟现在她是求人的那个。

所以只是走过去替他把衣服拿出来。

伸手刚递过去,那边的男人却转身往浴室走了。

她愣愣的顿在那儿,因为他没说还要洗澡,空落落的递了会儿,又把手缩了回来,衣服放回去,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浴室里,燕西爵已经关了门,人却站在门口,贴着门口听了会儿,没听到她的任何动静,眉峰略微蹙起。

随手开了花洒,中途又听了一遍,正好听到她关门离开卧室,浓眉越是紧了一下。

“咔擦”一声急忙扭开浴室门,果然她不在卧室,倒是浴室门口给他准备了一套衣服。

燕西爵回身匆忙冲了一边,扯了浴巾裹上,又拿了毛巾擦着头发就往外走。

脚步在卧室门口稍微放慢,开门后恢复了之前的不疾不徐,脸上淡漠。

目光在客厅里扫了一圈,没她,转头看了餐厅,也没有。

擦着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淡漠的眉峰皱起,脚步已经往餐厅进去,又直接进了厨房,哪儿都没她。

“苏安浅?”男人低低的嗓音,语调略急。

没有回应。

宽大的步伐到了门口,想也没想的拧开门。

苏安浅一时不防,原本蹲在门边,身体朝门口方向埋头靠着,他忽然开门,她想掩饰什么也来不及。

抬手胡乱抹了一把脸,以至于没空去管靠这门靠空了的身子,随着大门打开,她直接身体前倾正正好好的就跪在燕西爵面前。

门口的男人愣了一下,低眉看着蜷成一团跪着的女人。

她低着头,咬唇,虽然是误打误撞呈现这么个姿势,干脆就不起来了,只是微微仰头看了他。

燕西爵拿着毛巾的手紧了紧,很艰难的才把视线从她疑似哭过的脸上移开,语调淡淡,“做什么?”

打算守在门口不让他出去应酬?

苏安浅只是出来透透气,调整情绪,所以一时半会答不上他的话,只好抿了唇又低下头。

燕西爵半天没听她说话,绷着下巴闭了闭眼,“起来!”

她安静的摇了摇头。

他沉默会儿,忽然弯腰把她从地上托了起来,整个抱着往客厅走。

苏安浅心里紧张了一下,以为把她扔到沙发上要就地正法,可他一松手把她扔到沙发上之后,就淡漠的转身走了,再没有要看她的意思。

好在,他是朝着餐厅去的。

她终于心里一喜,急忙从沙发上翻下来,刚要进餐厅,却是一条毛巾迎面飞来,随之而来就是他沉沉的声音:“去把于是给我收拾干净。”

总算听到他比较正常的声音,苏安浅略微笑了笑,“好。”

然后快速转身去了卧室。

男人坐在餐桌边,看着她忙活一个白天加一个下午的丰盛晚餐,一时间没动筷子,若有所思的坐了会儿,眉目微挑。

然后他去了书房把手机拿出来,给一整桌饭菜拍了一张照片,角度挑的很好。

薄唇略微勾了一下,转手把照片发给了薛南昱。

薛南昱看到照片的时候骂了一句粗话,才道:“苏安浅,不是死活不回去么?结果一会去还真主动求和,搞这么大桌子菜虐谁呢?”

燕西爵见他不回复,也就放下手机开始慢条斯理的用餐。

每一道菜都尝一口,然后稍微做点手脚,看起来跟没吃过一样。

苏安浅出来的时候,他正好在接电话,原本说晚上有应酬是空话,结果这下真的有了应酬。

所以她走进来时,燕西爵从窗户边略微回身,扫了她一眼。

苏安浅站在桌边看了饭菜,微皱眉。

怎么只动过他面前那道菜?其他的好像一口都没吃。

挂掉电话,燕西爵就见她直直的盯着自己,问:“不好吃么?”

他扫了一眼饭菜,只道:“有急事,要出门。”然后往餐厅门口走。

她皱着眉,就这么浪费一桌子的菜?想着,脚步已经很快的跟了出去,看着他去换了衣服,又拿了外套出来换鞋。

苏安浅站在他旁边,紧了紧手心,“什么时候回来?”

燕西爵说:“会所有房间。”

意思就是今晚不回来。

她一下连表情都僵了僵,又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只在他伸手开门的时候忽然钻到他面前,费力的踮脚吻了他。

这一次,燕西爵没有像昨晚那晚推开,只是低眉定定的凝着,目光暗了暗,然后忽然改口:“十点半。”

十点半回来?她意外的看了他,淡淡的一笑,“我等你!”

然后松开勾着他脖子的手,转身替他开了门,送他到电梯门口,十分周到。

燕西爵全程没表情,直到电梯门关上才略微松了一口气,笑意逐渐融化开,低眉扫了一眼下身某处差点被她一把火点着的地方,嘴角勾了勾。

同类热门
  • 我的初恋再见我的初恋再见嫚步云端|现言正值工作上升阶段的方若却遇上了来自婆婆妈妈的催生。 生还是升? 方若一时没有了主意。
  • 豪门蜜蜜:首席大人你输了豪门蜜蜜:首席大人你输了张芸01|现言她本是豪门千金,却嫁给了同样豪门的他,却事事不如自己的心,被自己的男人和婆婆算计,当两个人形同陌路时,他却害得她家破人亡,最终之身一人,她恨他,可是这一切就像注定一样,她碰到了冷酷腹黑的他,他处处宠她爱她,帮她报仇,处处顺着她的意思,可是当她把真心交给他时,他伤了她,当误会一次次的出现在她身边,他不信她,当她心碎离开时他后悔,五年后,她带着五岁的萌宝,回来了,当他再碰到她,她妩媚一笑,“这位先生你认错了人…”身边的萌宝悠悠说“这位大叔,追我家妈咪的人都是这么的…”她优雅的与他错过……………欢迎加入幽妘殇小说群,群号码:390770944
  • 界.解.戒界.解.戒花七三|现言物欲横流是微时代不可或缺的元素,又有几人能逃得过现实的存在,生活的脱轨,感情的偏离,亲人的离去,又有谁能救赎,没家,没钱,没爱,试问你还能缺点什么?
  • 因为你我相信爱因为你我相信爱七T紫|现言大龄剩女偶遇大明星,没想遭到大明星的一系列捉弄,更没想到大明星竟敞开了关闭已久的心扉,啧啧,看客们看过来,看一看明星们生活的点点滴滴,看一看大龄剩女的完美蜕变,看一看和明星宋老公的情爱纠葛……
  • 原来以你原来以你木玖司|现言原本正常的大四生活,一闭眼再一睁,就听到系统一直在耳边嗡嗡嗡,遇见了他,他,他,还是他?! “系统我可以见见你吗” “系统既然你跟他长得一样,名字也一样,那生日也一样咯,也祝你生日快乐” “系统你在吗”“我一直在”
  • 你好,我的爱!你好,我的爱!萱雪草|现言最美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他,我是何其有幸!
  • 强爱宠婚:无赖老公踹下床!强爱宠婚:无赖老公踹下床!星瞬移|现言三番四次反被威胁:要不嫁给钟离阙,要不等着“日久生情”!谁会知道,这个让天神都自行惭愧的男人,疯狂、偏执、变态地宠爱自己的原因仅仅是因为……
  • 快穿之遣送女主快穿之遣送女主白云依依|现言她,一头银色秀发,一袭淡紫色束腰华装,英气的眉眼,眼神冷漠,似乎一切都是飘渺浮云;她,只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普通学生,无权无钱无颜值,二者合一会发生怎么的巨变……
  • 宋小姐余生请多指教宋小姐余生请多指教樱沐言|现言年少的岁月有你,真好 浮光落锦,恰似惊鸿落人间
  • 安先生,别来无恙安先生,别来无恙平凑不齐|现言顾晓晓初遇安旭东时,还是在半梦半醒的大学时期。那时的她,只是无意间在昏暗的路灯下多看了他一眼,便就此沦陷。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这一说?死皮赖脸的让他送自己去医务室,厚颜无耻的跟着他去上课,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每天按时送早餐……即使他对这一切均是高冷对待,甚至视若无睹,她却依旧持之以恒,不肯放弃。顾晓晓说:“安同学,我在桥头上找人算过了,我今生注定是你的女朋友,你就快些收了我吧!”安旭东说:“你想的倒美!我的女朋友,必须是才貌双全的,你貌是基本踩着合格线,至于才嘛……有待提高!”后来,安旭东对顾晓晓说:“其实,我一早就看上你了,只是想要欲擒故纵一番,这样你才会知道,什么叫来之不易?”顾晓晓白了他一眼,用手中的零食奋力的砸向了她:“安旭东,你混蛋,害老娘追的那么辛苦,感情是在逗我玩呀!”………………五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他是声名远扬的远先集团董事,她是海外公司的小职员。看着如今事业有成的他,美人在旁的他。她只能无奈的苦笑,心像是被万箭穿心一般疼痛。她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都没有走出那段情伤。他却这么快就结了这么多的新欢。她终究还是输了,无论实在五年前,还是在五年后。当安旭东愤怒的问到:“当初为什么要一声不响的离开?”顾晓晓只是冷冷一笑,世间竟有如此义正言辞的恶人先告状?五年前,明明是他劈腿在先,搞得现在倒像他是受害者一般。“安先生,你现在是未婚妻在左,小情人在右,又何必去追问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我们之间早已结束。”“不,没有结束,我们注定会没完没了!”这是一个职场励志故事,也是一个罗曼蒂克的爱情故事。小说采用倒叙的手法,从顾晓晓海外回国再遇安旭东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