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8章 只碰过她

明承衍冰冷的眉宇微蹙,视线从她脸上,挪到她脚上,薄唇终于动了动:“做什么去?”

这都几点了她不知道?

陆晚歌迈出去的半个脚步收回来,抿了抿唇,看着他走进来。

刚刚还十分冲动的情绪已经收了回来,不过她还没开始高兴,明承衍身后又出现的人让她笑意僵了僵。

“晚歌还没睡啊?”女人笑着。

明承衍换了鞋,给女人也拿了一双。

陆晚歌就那么看着他们换完鞋,准备上楼,问了句:“住这儿么?”

这话当然是问那个女人的,但是出于礼貌,她没有直接问她。

明承衍代为回答,“嗯”了一声,又道:“不早了,你也该回去睡了。”

陆晚歌还在原地站着,她倒是想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半点睡意。

她担心他和别人开房去,这会儿回来了,是挺好,却是带着别的女人回家来住,这和出去开房有什么区别?

陆晚歌吸了一口气,又自嘲的笑:“你难受个什么劲儿?他跟你有关系么?”

转身,她迈步上楼,刻意的不去听他房间里的任何动静,直接回到自己房间,锁门、上床。

但是躺了半天,她根本没有睡意。

感冒很重,吃过药还是昏昏沉沉,眼皮酸疼,却睡不着,那种感觉无比煎熬。

然而,她这样的状况,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以前就算他再冷冰冰的,也能留意到她的异样。

果然是有女人了么?

陆晚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总之连梦里都很难受。

那晚中了药之后的事,其实她记得并不多,唯一清楚记得的是他低沉粗重的呼吸,一次一次到达顶端时那种性*感的低哑。

而这些时间,她从不去想,可是在梦里,她竟然再一次听到了那样的声音。

醒来时,她满身是汗,好像又经历了一次那样的激流浪潮,手心里抓着的被单都皱巴巴的。

在黑暗中茫然的睁着眼好久,盯着天花板。

好一会儿才抬手按亮了床头的台灯。

也是许久,她才坐起身。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皱起眉,胡乱的思绪不受控制的铺开:会不会她听到的声音根本不是梦里的,而是隔壁……?

这样的想法让她一下子醒了很多,脑袋晕晕沉沉还有些疼,却顾不上,忽然从床上下来直接就往卧室门口走。

深更半夜,她就那么往走廊那边走,站在了他的卧室门口。

走廊里只有壁灯的光亮,但她散着头发站在那里也很吓人,尤其感冒弄得她整个人狼狈又憔悴,脸上有潮湿的汗,还显得很苍白。

她站了会儿,根本听不到房间里的动静。

自己也忘了站了多久,靠着墙边蹲了下来,哪怕只有几步路,也干脆就不想走回去了。

模模糊糊之间,冷不丁的听到一声:“咔哒!”的声音。

她谎言还朦胧着,只是下意识的想去看,但意志没有成功转为行为指令,她依旧埋着脑袋蹲着。

明承衍手里握着手机,屏幕还亮着,显示着跟她发短信的界面。

但一出门,他脚步蓦地顿住,目光定在门口的一团黑影上。

下一秒才逐渐皱起眉,看了她一会儿,开腔:“陆晚歌。”

地上的人动了动,终于费力的抬头,然后眯起眼,想站起来,却没力气,只是看着他。

“你在这儿多久了?”明承衍沉着声,眉头更紧。

陆晚歌脑子清醒了点儿,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掩饰,倒是嘲讽的笑了笑,“怎么,是刚做完少儿*不宜的事,怕我听到了?”

这样的话让男人脸色沉了沉,也道:“起来,回你房间。”

她想起来,但皱了皱眉,“脚麻了。”

明承衍虽然冷着脸,也已经弯下腰,什么都不说,把她抱回卧室。

放在床上的动作很轻,但也只是这样,放下就准备转身离开。

“你打算给我发短讯?”陆晚歌看到了他的屏幕,笑了笑,问。

男人站在床边,顺手锁了屏幕,也没打算回答她的问题,转身准备走。

在他转身之际,陆晚歌往前挪了挪,忽然抱住他,也不算强势。

但是这个动作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说要撇清关系的可是她,自顾皱了皱眉。

自顾的放开,道:“帮我倒杯水,可以吗?”

明承衍没有出声,但照做了。

水放在了她床头的柜子上,看了她,终于问了句:“是不是不舒服?”

陆晚歌拿过杯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没事。”

明承衍不是没有发现,每一次她身体不舒服,他都能莫名的感觉到,大半夜根本睡不好,否则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做出半夜三更给人发短讯的行为?

他刚伸手,陆晚歌往后躲了躲,半真半假的笑着:“小心我又反悔,转过头缠着你。”

喝完水,她放下杯子,接着道:“我确实不喜欢你带别的女人回家住,尤其爸妈总是喜欢出去旅游,那你岂不是要经常带人回来,我得多难受?”

所以,不想让他破例。

明承衍看了她一会儿,竟开了口:“今天特殊,以后尽量不这样。”

她笑了笑,“你随意,我就这么一说,说不定哪天我也带男生回来呢。”

男人薄唇抿了。

陆晚歌没搭理他,转身躺下,背对着他。

好一会儿才听到他出去后帮忙掩上门的声音。

之后她睡得还可以,至少没有做莫名其妙的梦。

也许是半夜折*腾了一阵,加上感冒,她非常嗜睡,早上快七点醒了一次,昏昏沉沉的睁不开眼,只好继续睡。

陆晚歌自己感觉到了早餐时间,想起来吃早餐,但是在床边坐了会儿,依旧困。

只好放弃早餐,只想去个卫生间后继续睡。

明承衍准备了早餐,但是等不到她,微皱眉。

一旁的女人笑了笑,“我去叫晚歌下来吧?”

他点了一下头。

女人起身,上楼,在晚歌的卧室门口敲了门,等了会儿。

没开门,她只好小心推了进去,“晚歌,起床了哦,早餐已经好了!”

很显然,她是真的把陆晚歌当做妹妹的角色了,语气一直很友好,也很亲和的那种。

不过,进去之后发现床上没有人,被子铺得还算平整。

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门开着,灯光暗着,显然没有人。

女人只好下了楼,“你妹妹是不是已经起床走了,房间里没人呢怎么?”

明承衍微蹙眉,也只道:“不用管她。”

有时候她心情不好,就喜欢不打招呼的来去,家里人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门,去了哪,已经不出奇了。

早餐桌上只有两个人,气氛看起来却不像其他情侣那样的温馨、暧昧。

这完全是因为对面的男人一直都不冷不淡的脸,虽然绅士,也还算体贴,但真的感受不到他的感情。

当然,女人自顾笑了笑,她本来也不能奢求太多。

早餐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她才看了明承衍,“我的情况,都跟你说过了的,但是……还有件事,我昨天刚知道的,我想应该告诉你。”

明承衍儒雅的擦了嘴角,“你说。”

那时候整个屋子里都很安静,女人的声音也并不大,毕竟是私事。

“我昨天……妊娠检测结果是阳性。”

空气里有短暂的寂静。

女人看着明承衍的神色。

他薄唇略微抿着,好一会儿,才看了她,笑了笑,“好事。”

女人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你会生气的。”

明承衍微挑眉,“应该祝贺。”

气氛好转下来,之后两人又简单聊了会儿,女人才笑着起身,“你今天不上班吧,昨晚喝了不少,正好,好好休息!”

明承衍点了一下头,仔细的帮她拉了椅子,然后送她到门口。

看了她的腹部,“要不,我送你过去?”

女人笑了笑,“没事!开个车而已。”

他也没有多说,看着车子走了,才双手别进兜里,转身回屋。

刚进门,冷不丁碰上一双略微惺忪,却又锐利的视线,盯着他。

男人微蹙眉,“不是说不在家么?”

陆晚歌紧握手心,一双眼睛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隐忍,潮湿而微红。

终于盯着他,问出声:“她怀孕了?”

明承衍显然神色一愣,“听到了?”

那就是真的了,她还以为自己没睡醒听错了。

原来他在碰她之前就碰过别的女人!她还一直以为他多干净。

“我现在觉得你很恶心!”陆晚歌抬头盯着他,连语调里都是厌恶的,好像面前是多么肮脏的东西。

明承衍毫不掩饰的冷了脸,但他也绝不可能对着她说他明承衍活这么大还就TM只碰过她——这个他最不该碰的人!

“明明玩过女人,还跟我装什么君子?!”她就是觉得很难受,很压抑,“是不是当初根本就知道我下了药,故意喝下去,反正你也不正经,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再多我一个又怎样?”

“陆晚歌!”明承衍终于沉声,“我不提这件事是不想伤了你,你别再给我自取其辱!”

同类热门
  • 池江皖遇池江皖遇酒川奈白|现言在海城 有一位惊艳了海城所有人的大小姐,她叫叶皖。 还有以为一句话就可以阻断海城人经济命脉的大少爷,他叫江榆。 他们两家联姻,可惜的是叶皖并不知道江榆其实不止对她是出于联姻关系上的感情。 其实他是喜欢他的。 但在那一夜,叶皖觉得生活没了希望,她恨死这个世界了。 她没有开车撞人,是叶雨晨做的。 结局总是意难平,叶皖被害惨死监狱,江榆癌症死于家中。 但不该意难平的就不能意难平,叶皖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幸运的是这一次,叶皖知道了江榆对自己的感情,两个人终是在幸福那画了一个句号。 她感谢上一个自己没有对他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也感谢上一个江榆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她开始爱这个世界了。 “因为你,我开始爱这个世界” “我会好好治病的,你要等我” “我们会有孩子的” “别再丢下我一个人了好不好” 避雷指南<<< 重生文 剧情可能会老套 可能会有一些文案来自网络
  • 邪鲧卓玛邪鲧卓玛次格格|现言一个村庄的改变牵动着一个女人的命运,而一个女人的改变代表着这个村庄的变迁。
  • 重生温暖可期重生温暖可期蘑菇炒青椒|现言顾观澜是谁呢? 学校老师都说:观澜啊,百年难得一遇的好学生呀,聪明又热心。 学弟学妹们说:观澜学长呀,我们的榜样和上学的动力呀… 周边的人说:顾观澜哪,智多近妖,清风朗月的端方君子呢…… 谈樾泽说:顾观澜呀,那就是一特能装的坑货、冷酷无情的工作狂、龟毛的老男人、没有情趣的万年单身狗…… 顾观澜是谁? 顾观澜,表字澄,家里人称澄哥儿。顾家老幺,自小含着金汤匙长大,上有爷爷奶奶外祖外祖母爹爹娘亲宠着,下有哥哥姐姐让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使得他对什么东西都漫不经心,二十四过的清心寡欲,对什么东西都没有过多的欲望和诉求。直到二十四岁的某一天,顾观澜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滑铁卢,从此,数不清的滑铁卢接踵而至;从此,清风朗月的谦谦君子不见了,数十年如一日的漫不经心不见了…… 顾观澜:咬牙切齿…… 家里长辈兄姐:终于像个人样了…… 温暖又是谁? 温暖,本是温家独女,千娇万宠,却年幼时父兄双双战死,母亲也撒手人寰,不得已投身军旅,以将军之称名扬北齐王朝,领军凯旋之日竟又莫名身死,再醒来,已是几千年后21世纪。 今生,得一“幸福家庭”,得一如意郎君,得一群生死莫逆,且看一代铁血“糙爷们”华丽变身……
  • 那些年,我们的情话那些年,我们的情话馨紫|现言匆匆那年,过眼云烟。在那些青春的日子里,爱过,恨过,迷茫过过,奋斗过。到现在才明白,真好,有你们真好。一个关于90后的青春,无关对错,有你,真好
  • 商战情商战情惊沅|现言李权承追求陈美清,让她被绑架,还差点丧命,但在她痛恨他拒绝他的时候,李权承却在她最绝望痛苦的时候,又给了她一份工作和一次实习的机会,可以让她摆脱底层的身份,学习怎么去作为成为一个有钱人,她该相信他吗?
  • 呆萌青梅:腹黑竹马要扑倒呆萌青梅:腹黑竹马要扑倒伊紫诺|现言【宠文甜文1V1】自打从小搬家成为了景逸的邻居,小倾晨就注定一世逃不掉景逸的磨爪了。“逸哥哥,你要一辈子宠倾晨好不好”“乖…你知道一辈子是什么概念吗”“一辈子不就是像这样你是我家邻居嘛”“逸哥哥你这么帅给倾晨亲亲好不好”“不不不,这是只有给未来媳妇的”“那我做你媳妇好不好”景逸勾唇一笑。后来,景逸知道了“南风过境,十里春风不如你”是什么概念。那便是逸生一倾晨。
  • 如果你可以在原地等我如果你可以在原地等我曲离殇断情长|现言爱恨之间,分分合合,曾经的承诺早已不存在,只剩下恨,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什么也不是,只有恨
  • 帝少请高抬贵手帝少请高抬贵手水无花|现言人没有十全十美,只有失去过了才知道珍惜,可是不是你一回头,佳人就在你身后
  • 家有棠少请深爱家有棠少请深爱礼音尘|现言年少时的第一次见面,他先是她调戏了,之后又被她强吻了... 多年后,再次见面,她忘了他......对此,棠三岁表示很生气 “棠少,有话好说...你先放手...” “放手?这辈子都不可能!” 这是个甜甜的恋爱小故事,男主有异能,女主很强... 作者第一次写文,写得不好请见谅。
  • 穿越星际来爱你穿越星际来爱你绿蝶|现言他是天神般的男子,来自遥远的外星,拥有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她却不知他暗恋自己已久,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哥哥尹天石,留在地球,分身为二,不仅仅为了救助世人,还因为这里有她的存在。他爱她入骨,却不知每一次亲吻对她来说都犹如致命毒药;她想做他平凡的妻子,却不知异星人的强大,远远不是地球人所能承受。他轻轻地抚着她冰凉的脸颊,他已经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你不知道,我爱你,已经很久了……”中国版《来自星星的你》,比都教授还要深情不悔的异星奇男子,飞越千万光年的距离,只为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