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5章 略微的喘息

陆晚歌怔了怔,本能的问:“谁告诉你的?”

问完又抿了抿唇,语调平复下来,“当然不是,既然有约定在先,我不可能跟萧靖发展,你没必要特意跑过来监督,免得我多想。”

也不知道他是觉得她说得有道理,还是怎么的,总归一会儿没说话,陆晚歌以有事为由挂了电话。

其实她也没事,看书是看不进去的。

毕竟是三个多月没见,他要是真的过来,怎么办?

就是那么怪,她什么人都敢随时见,可是明明跟明承衍同一屋檐生活了这么多年,要见他了竟然首先想到的是她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是谁说时间万能?

三个多月,九十多天,为什么反而搞得越是紧张,根本没有淡去的迹象。

之后明承衍没再给她打电话,她也不确定到底过不过来。

倒是萧靖真的过来了,而且还是偷偷来的,登机之前没有告诉她,到了机场也没有告诉她。

给她打了个电话,开口便是:“到校门口来。”

她当时正趴在床上看言情漫画,“腾”地坐起来,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可能的状况。

皱起眉,“你在门口?……萧靖你!”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翻身下床,打开衣柜随便抓了件衣服,着实没想过搭配之类的问题,更没有化妆,拿起梳子刮了两下长发,一撩就完事了。

拿起包快速出了宿舍。

果然,萧靖在校门口等着。

好像大老远就看到了她,俊雅的脸上带了阳光的笑意,等她近了些才略显无奈的开口:“走这么快小心摔了。”

地面隐约还有积雪和雪水,所以她一到跟前,萧靖就伸手扶了她。

陆晚歌正皱着眉,走的太快,略微喘*息,抬头看他,“你怎么说来就来?伯母都没让你回家么?”

萧靖笑着,“说来不来岂不是言而无信?”

又道:“我妈说最好再请几天假多陪陪你。”

脸上笑意更甚。

陆晚歌满是无奈,又看了他,“拿的什么?”

别的她没注意到,但是这会儿看到他一手还背在身后。

她话音落下,萧靖也终于把大束花儿拿到胸前,“给你的,出了机场顺便买了一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陆晚歌微微的愣,说实话,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收到过花……

片刻,忍不住好笑,“你真的是!”

不过花还是接过来了,闻了闻,很香。

她这个不学无术的陆家千金,除了家教礼仪都过得去之外,没什么特别擅长的优点,对花儿也并没多少人是,所以她叫不上名字,总之是喜欢的。

抬头,看向他。

萧靖好像的确变了,以前身上除了斯文的书香气就再没别的了,但是几个月不见,他身上阳刚了,身体貌似也强壮了不少,整个人精神都不一样。

这寒冬,他一笑,真是阳光都明媚多了。

陆晚歌揶揄,“你怎么变化这么大?受刺激了?”

萧靖低头看着她,“女为悦己者容,男的就不行么?”

额,她无话可说。

挑了挑眉,看了一下时间,道:“你累不累,是不是还没订酒店?你要是饿的话咱们先吃饭,不饿的话我带你先找个酒店?”

萧靖没带什么行李,连个包都不带,估计就是光带了卡和钱。

他说:“你看着安排!”

她笑了笑,“那先吃饭吧!”

正好到点了,又补充了一句:“我请客,别跟我抢。”

萧靖倒是勾唇,没有要跟她抢的意思。

两个人找了个不错的中餐厅,因为她就喜欢中餐,在学校大多时候也是跑出来吃饭的。

坐下之后萧靖还是让她点菜,他都可以。

没办法,陆晚歌把一套都做完了。

聊了会儿,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不过她出门时太着急,没带头发绳,吃饭前习惯的摸了手腕,微蹙眉。

只好把长发都拨到左侧,露出白皙的右耳和半截脖颈皮肤。

萧靖看了她,目光从她皮肤上掠过,所有动作依旧是儒雅的,脸上笑意淡淡。

没一会儿,他起身说去趟卫生间。

但是他回来的时候径直走到她旁边,指了指她的长发,“给我做个实验?”

“嗯?”陆晚歌没反应过来。

抬头才发现他手里竟然带了个发绳儿,看样子是想帮她把头发扎起来,这让她惊了一下。

勉强咽下食物,看了他,“确定你会?”

萧靖很坦然的摇头,“不会,但是以后得会啊,不光是你,万一有了一两个女人,有个会扎头发的爸爸算不算挺自豪的事?”

就这么一句话让陆晚歌半天没反应。

虽然他说的挺轻巧,也很随意,但她忽然觉得压力很大。

长发已经被他理到而后,笨拙又小心的弄着。

陆晚歌也就没那么多心思想别的,只得笑着任他弄,时而想抬手帮忙,被他阻止,只好一直笑着,看他能弄出个什么样。

结果,没一会儿,他一松手,陆晚歌笑得不能自己。

松松垮垮的马尾耷拉在一边,松一缕紧一缕的发丝扯得头皮难受,还有好几缕没被绑到。

看她笑得嫣然弯腰,萧靖坐到自己座位上,看了她也笑,“还是得你自己来。”

陆晚歌重新弄,三两下扎好。

就因为这个插曲,气氛已经十分好了。

也就这么好的气氛,却被陆晚歌余光里看到的男人打得猝不及防。

她握着筷子的手刚夹到菜,硬是顿了动作,菜又掉了回去。

她脸上还是惊愕的表情。

明承衍竟然也到了?还偏偏就在这个餐厅,这么巧么?

还是他从一开始就看到她和萧靖了,故意跟着过来的?

这么想着,她再抬头却没看到他的人影了,只见了一缕衣角,好似还有人跟他通行。

难不成到这个小餐厅谈事情来了?

“怎么了?”发现她的异样,萧靖微蹙眉,朝她视线的方向也看了一眼,但是什么都没看到。

陆晚歌只好笑了笑,“没事,可能看错了。”

她这么说也不是没有理由,因为之后就没再见到明承衍的影子,直到她和萧靖离开餐厅也没见。

站在餐厅门口,她手里抱着花儿,看了萧靖,道:“你想住距离学校近一点还是远一点?”

“近一点的可能房间设施没那么好,毕竟大多针对于学生。”她道。

萧靖微蹙眉,“学生住什么酒店?”

他问得很自然。

陆晚歌先是看了他,然后忍不住笑了一下。

很显然,这个书呆子最近虽然转型也算成功,但是有些道道他这个乖乖学霸是真的不清楚。

比如无论国内、国外,学校附近的酒店是非常赚钱的地方。

她咳了咳,也不打算带坏他了,所以道:“还是选有点距离的酒店吧,你住着会舒服些。”

但是萧靖跟她的意见相反,他想住的距离她近一些,这几天还可以一出酒店就见面,也不用她老远找他。

陆晚歌微蹙眉,“你确定?”

他微挑眉,没什么不确定的。

所以,最后定在了校门口往右几百米的一家酒店,反正陆晚歌也没住过,但是附近应该是他们家最好了。

一共也就四楼,她要了个顶楼的,为了保障他不会遇到尴尬的事。

订完酒店,她带着萧靖在学校附近逛了逛,没什么要买的,就只是打发时间,因为除了这个没事做了。

晚餐萧靖无论如何都不让她花钱了,“中午让你做东是为了让你心里舒服些,免得说我不打招呼空降惹你不高兴!”

所以这会儿就没有再让女士花钱的说法了。

晚餐之后接着散散步。

那时候陆晚歌才想着明承衍来了一天,估计该走了吧?

反正没找过她,估计是接受了她的提议,人到了就行,回去跟妈说已经探望过她,很简单。

可虽然这么想,心里不免有那么点不舒服,也不知道不舒服什么。

八点多,陆晚歌该回学校了。

不过中午萧靖送给她的花落在了他的房间,她只好跟着上去一趟,把花拿回来。

那个时候酒店里入住的人已经不少了,甚至两人从一楼上去,在楼梯间就那么不巧的遇到了一对正在缠绵的人儿。

不知道是不是情侣,总之尺度很大,吓得陆晚歌都略微睁大眼。

萧靖这个乖学霸书呆子更是愣了一下,俊雅的脸上有点红,抬手裹拳咳了一下,接着往上走。

她松了一口气,打破气氛:“很正常的。”

萧靖转过头,“嗯?”

陆晚歌只好送耸耸肩,“所以我说让你住距离学校远一点的酒店,就是这个道理。”

他却微挑眉,“还好。”

然后出乎意料的一句,“我需要学习。”

学习什么?她纳闷的皱眉看他,他却勾唇笑了笑,刚刚的尴尬早没了。

到了四楼,房间构造有点迂回,两人转过弯朝着房门走,路过一个房间居然没关门,想来人家刚回来,就在门口亲口勿,那种细微的、暧昧的令人头脑发热的声音简直要人命。

她不由得走快了点,率先到了房间门口,松了一口气,等着萧靖过来开门。

他走得不快,似乎嘴角淡淡的勾着,看着她,到了门口也没有立即开门。

陆晚歌抬眸,正好对上他垂下来的视线,一瞬间有不好的预感。

同类热门
  • 雨落今晨雨落今晨琉光疏雨|现言一个女大学生和一个小流氓的故事。次日清晨,“本台最新消息,凌晨两点,零点酒吧发生了一场重大斗殴事件,3人死亡,6人重伤,其中一人尸体无人认领……”今晨,落了一场大雨,久久未停。于津晨没来找陈雨落的第三天,雨停了,可是下在陈雨落心中的那场雨再也无法停息。久未放晴的天空,阳光明媚,微风徐徐。没说出的爱,竟成了一生的遗憾
  • 婚入穷途婚入穷途梦欢|现言丈夫假借帮助同事的名义堂而皇之的把情人接进了家里。我本是名校毕业,婚后我为他放弃了事业、甘愿成为一名全职太太,却在亲眼目睹丈夫和别人车震后心被粉碎,这么多年的默默付出换来的只有一张净身出户条约。我无措,迷茫,甚至绝望,最终还是走上了离婚反击战这条路,踹渣男,灭渣女。陆北宸,他是江城第一钻石单身汉,身份矜贵,怎么会看上一个已婚妇女?他一次次逼近,我一次次推开。他说,已婚妇女是块宝,身材丰满经验好。他说,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头墙角挖不倒。
  • 御乔一曦御乔一曦郭奕群|现言那一年,他们初次相遇,他十岁,她六岁。小小的她满脸花痴看着他,那一刻,她猝不及防地闯入了他的心房。在他二十岁那年,他跟十六岁的她表白了,可是他们在一起没多久后,她发生了意外,她离开了他,并且失忆了。他坚信她没有离世,只是和小时候一样在跟他玩捉迷藏而已。五年后,他要听从家族的安排跟一位他并不爱的世家千金结婚,但是他仍坚信她会回来;而她回来了,她成了一位享誉国际的设计师,完成了她小时候的第二梦想,她变了名字,而且身边出现了一位俊朗不凡的未婚夫。她去了他的公司工作,他们遇见了……一次偶然中,她恢复了记忆,恢复记忆的她又将何去何从,他和她的爱能走到最后吗……
  • 梦想组合梦想组合小凡妹妹|现言我是忆,来自远方,身为一个吸血鬼,我受许多吸血鬼的崇拜和喜爱,而我却退出了吸血鬼家族,来到了人类的世界,因为不想让一对父母伤心,所以进了林艺安的身体里,成为了她,虽然是个女生,不过长的干净整洁,我天真的以为我就这样了,然而事情才刚刚开始。
  • 雨过有晴天雨过有晴天漓可洛|现言洛惜晴是洛氏家族的小公主,爱上同为军政家族的东方冥,他们本应该是金童玉女,东方家却因为一场政变而落败了,退出了京城的舞台,虽然退出了,为了勇敢追爱,洛惜晴接受了自己爷爷的要求,去从军,等洛惜晴搞定自己家族时,却发现自己所爱的人,早已有了爱人。是继续勇敢追爱还是放弃,洛惜晴不得而知。
  • 全球示爱少夫人全球示爱少夫人顾轻舟|现言他是金尊玉贵的靳氏继承人,她是身家落魄的苏家扫把星。一场商业联姻,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结婚当日,靳丞甩出一张契约。“我可以娶你,但有一个要求,不要爱上我。”“成交。”苏轻叶爽快答应。
  • 手心里的夏日时光手心里的夏日时光星惜|现言那年夏天湖水里的冰冷,你可还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就可以了,因为只有我记得,才会知道,失去你,比那湖水的冰冷,刺骨的多。---夏时我以为遇见你,是这辈子最美好的事,就像是冬日的夏阳,没想到,只是一闪而过的余温罢了。---莫心
  • 农村泼辣媳农村泼辣媳成神么么哒|现言上辈子被继母哄骗,白白交出去了一生的幸福,当牛做马一辈子,嫁给渣男,给娘家无条件的付出,却在被利用完了之后一甩了之,悲苦一生。这辈子,她要好好的生活,绝对不会在继续被忽悠了,前世害了自己的人,有多远滚多远!
  • 一盆狗血泼上来一盆狗血泼上来丁尧|现言1、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中处处是狗血,本文为狗血短篇故事集,如有撞梗,纯属狗血事件。2、有情人终成兄妹、隔壁老王是你爸、儿媳女婿一家亲、防火防盗防闺蜜,作者是个生活小白,欢迎提供狗血素材。
  • HEY原来你还在HEY原来你还在腻味.CS|现言她,作为独女,却无心从商,就着上大学的机会,远离自己的家族,倔强的反抗着家族的安排。只身在外,她遇到了一群好友和故意接近她的他。后来,她遇到了她以为能够托付终身的男子,最终却演变成引狼入室,逼她让出家族的百年基业。一夜间,变为真正的一无所有,父亲去世,爱人背叛,家族大权更是被贼人夺去。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夺回家族大权!她以为这条路会很走很久,当她回过头去规划复仇大计时,看到了一直在她身边的他以及多年前被告知死亡的外公一家。准备好被反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