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4章 我们不熟啊

她的确不明白男人之间的事,也不明白背后还有什么迫不得已,可他竟然转身就走,前几天还说可以为她冲破世俗,今天就干净利落的放弃了?

午餐的时候,陆夫人转出来发现女儿是下来了,但是刚回来的明承衍没影了?

“你哥呢?陆夫人看了陆晚歌。”

她去客厅喝水,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弄得陆夫人直叹气,就没见过他们兄妹俩关系好的时候,头疼。

上了楼,陆夫人敲了明承衍的卧室门。

幸好明承衍没有出门,这会儿准备洗澡。

“你先洗,午餐马上就好,下来直接吃!”陆夫人笑了笑,想着要怎么跟他谈谈。

明承衍洗澡很快,午餐摆好,他已经一身清爽的下来了,只是表情不那么舒爽。

睡了这么久的陆晚歌低着头自己吃自己的饭。

陆夫人看了看她,“昨天睡得晚,还没睡饱啊?”

因为她这会儿眼睛还有着泛红的痕迹,略微的肿。

陆晚歌没吭声,吃了几口就把碗放下了:“吃饱了,我去工作室。”

陆夫人一愣,皱起眉,话都没来得及说,她已经快速上楼了。

明承衍眉峰几不可闻的蹙着,食不知味。

她出门去工作室的时候,他也抬起目光看了一眼,没一会儿也就结束了晚餐。

所以陆夫人准备跟明承衍谈谈心也白搭了,什么都说不上。

明承衍开车离开家,因为她说要去工作室,所以他往她工作的地方走。

但是工作室外边没有看到她的车,进去问了两个人也都说她今天根本没过来上班,说是早上打过电话今天不过来。

他在车子边站了会儿,浓眉皱着,低眉又给她拨了个电话。

陆晚歌没接。

明承衍自己清楚当时让他做个选择,他转身就走可能伤了她,但他对苏钦辰的敏感度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听到这个名字都很烦,更别说她那么维护。

要说她不喜欢苏钦辰,谁信?

他终于驱车去了公司,一整天心情透着压抑,偏偏傍晚六点多接到了燕西爵的电话。

“你怎么回事?”燕西爵不解的开口,听起来语调不悦:“好容易顺利解决苏钦辰,这才一天,你就让人去捞?可别告诉我是为了讨陆晚歌换新。”

明承衍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却不用想也明白是谁在打着他的幌子做事。

只听燕西爵又道:“苏钦辰的刑判为五年,无论你出于什么原因,减刑都很困难,因为我需要这些时间才能彻底打掉苏氏,明白?”

他薄唇抿着,挂了电话。

一手勾了外套,大步迈出办公室,正好遇到秘书过来送资料也只是冷冰的一句:“放着明天处理。”

随即几步进了电梯,离开。

出了公司,他又一次给陆晚歌打电话,可惜还是没接通。

干脆直接去她经常光顾的酒吧找。

果然,她确实在那儿,跟一群男人喝酒喝得正在兴头上,看到他的时候脸一下就冷了,倒是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

打算忽视他的存在,转手继续把杯子加满。

明承衍径直走过去,伸手把酒瓶拿走,冷冰冰的脸没有一点温度,对着周围一群恨不得把她剥了皮的男人:“散了。”

毕竟是一个大美人放在那里,一个男人忽然横插*进来就让散了,一群男人不免蠢蠢欲动。

陆晚歌靠在旁边,似是而非的扯起嘴角,一副要看热闹的样子。

她以为明承衍也不是粗蛮的人,不至于跟这么大人干一架,可没一会儿,她竟然看着他脱掉外套,开始慢条斯理的把衬衣袖子卷起来。

皱了一下眉,终究是她放下了杯子,径直离开,而不是真的看他们打起来。

一群男人看着美女走了,吹着口哨喊了几句,都败兴了。

出了酒吧,明承衍把手里拎着的外套扔进车里,语气已经很冷了,“上车。”

陆晚歌自己拿了车钥匙,冲不远处的门童招手,“你过来一下。”

明承衍眉头拧了拧,伸手夺了她的车钥匙,也顺手扔进自己车里,然后扣了她的手腕往车上带。

陆晚歌并没有吵闹,只是盯着他,无声的在抗拒,掰着车门不肯弯腰坐进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明承衍剑眉拧着,“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心里不清楚?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知道又怎么样?你已经放弃了,我不能选别人?我还明确告诉你,我会一直等到苏钦辰出狱,他根本没有罪,是你设计陷害,你能把他弄进去,我就有办法把他弄出来!”

虽然她看起来已经有些醉意,但明承衍看来,这也的确是她的真心话。

“想等他出狱嫁过去是不是?”他薄唇扯了扯。

陆晚歌半醉的笑着,“是又怎么样?我还知道该怎么让他非我不选,那就是跟他妹妹做最好的朋友!尽可能帮助她妹妹,我都想好了!”

能说出来苏钦辰远在国外留学的妹妹苏安浅,说明她是真的考虑过这些。

明承衍目光定着她许久,终于把她扔进车里,也冷着声:“想都别想!”

她刚被扔进去,车门就锁了,也懒得挣扎,一路被他踩着油门载回家。

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正在犯困,一时间没下去,却不知道明承衍在想什么。

陆晚歌清醒几分,转头看了家里亮着的灯,知道陆夫人肯定没睡,所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状态,不至于太糟糕才伸手开了车门。

明承衍侧首看着她开门下去,眉头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下一秒也开车下去。

她走在前面,忽然被他从身后握了手腕,不说话,只是把她往回带。

陆晚歌还在气头上,抬手就推,反而被他收紧双臂退后靠在车身上,手臂禁锢着她。

平时冷冰冰的调子也有了些温和的味道,低眉看着她:“不闹了行不行?”

“你知道我顶着多大的压力,非得弄一个苏钦辰倒胃口?”他眉头依旧皱着,但声音不大,温温沉沉的。

陆晚歌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我让你解脱还不好?干脆都不用跟爸提了。”

见他只是冷脸盯着自己,她也认真起来,看了他,“你很清楚的,你的行为有背良心,你认为这样的你,就算这个时候我们在一起,我会安心?”

“所以呢?”明承衍闭了闭目,“难道你还想等着苏钦辰出来再跟我谈?”

她笑了笑,“我确实这么想的。”

气得明承衍一下没说上话,只抿唇凝着她。

也许是气到头上了,视线越来越沉,干脆扣了她脑袋便口勿了下去,来势汹汹,索取显得很霸道。

陆晚歌心头猛地紧了一下,双手拼命撑在他胸口推着,声音模模糊糊:“你疯了?”

这可是家门口,妈一开门就什么都看见了!

男人手臂的力道丝毫都没有松,反而有了收紧的趋势,空隙间也沉沉的道:“看到了正好!”

但他也没有太过分,拥着她转了个身往大门另一侧的昏暗处,翻两个身的功夫,陆晚歌被他的身体抵在墙边,旁边就是大半人高的盆栽遮挡。

口勿到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明承衍才稍微松开她,声音低哑,“非得这么折磨么?当初你非要在一起,现在我应了,你反而弄个男人给我闹心?”

她喘*息的看着他,“你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自己清楚,我不想哪天跟着你被雷劈,就当我替你积德好了?”

明承衍脸色是很沉,但也了解她的脾气,薄唇抿紧,“好,随你闹,不就五年么?我就看你等到苏钦辰出狱了再领证,我是男人,你都不急我急什么?”

话说得这么漂亮,也低眉凝着她,他什么都不急,也都敢放,只要确定一点,“还爱我么?”

这么冷不丁的一句让陆晚歌愣愣的看了他。

随即一皱眉,懒得回答。

但她很清楚,她对苏钦辰的歉意越重,越想照顾好苏安浅,就说明她有多爱明承衍这混蛋,否则她那么恶劣的大小姐,什么时候仁慈到要给人积德了?

随即太略微仰脸,勾唇,“不是什么都不急么,问这种问题不显得可笑?”

明承衍抿着唇,在她转身想走时,又把她扯了回来,沉声:“你怎么闹都没关系,但有些东西该保持还得保持。”

比如他们的关系。

就像要验证她对那个问题的回答,他唇舌再次纠缠下来。

指尖不知觉的探到了她裙摆下,碰到潮湿才嘴角勾了勾,昏暗里看了她,“答案还算令人满意。”

陆晚歌咬了牙,“滚!”

他倒也不生气,帮她整理好状态,然后才一前一后的进家门,一点都看不出异样。

也是那晚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十分明确,和情侣没差别。

有差别的是,陆晚歌对他的态度从以前的纠缠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多时候反而是他上来就口勿,哪怕总是冷冰冰,对她的霸道和那方面冲动丝毫不收敛。

可她始终都没有松口过,似乎真的非要等苏钦辰出来似的。

在外界看来,陆晚歌和苏钦辰才是情侣,尤其后来她和苏安浅成了好朋友,很多时候都会照顾着对方。

苏钦辰原本关在北城,半年后,因为案子的原因,法庭再次明确之后要把他转到国外。

苏钦辰被带走的前一天晚上,七点多快八点了。

陆晚歌有事加班了,从舞蹈室出来,刚掏了车钥匙,直觉的往另一侧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明承衍靠在墙边,指尖夹着烟头,一闪一灭。

她在原地站了会儿,发现他居然没有主动走过来,只好自己走过去,“你站这儿干嘛?”

明承衍吸了烟,然后顺手灭了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陆晚歌看了看时间,人已经到他跟前,皱起眉:“你喝多了?”

一股酒味。

他迈步上前来,手臂一下子将她环了过去,薄唇微动,“赶着去见苏钦辰?”

她愣了一下,因为他还真猜对了。

然后才略微挑眉,“我的行程还得跟明少汇报呢?”

明承衍薄唇微勾,醉眼忽明忽暗的,“你觉得呢?”

陆晚歌终于确定他是酒后来浪费她时间的,遥控开了车锁,瞥了他一眼,“我们俩没关系,别一副很熟的样子,我急着走,你随意!”

同类热门
  • 他从光影中走来他从光影中走来伏梦桑|现言五岁那年,苏伞伞全家搬到了一个破旧的老居民楼。 她第一次遇见了小小的黎北,软乎乎粉嫩嫩的黎北蹲在走廊角落,鼻头被冻得红彤彤的,晶莹剔透的鼻涕耷拉在挺翘的唇尖,小手固执的握着拳头和自己较劲。 苏伞伞犹豫了一下,向角落的小孩递去一张纸。没想到在今后的日子里,自己都陪将这个少年成长。 黎北也没想到,面前这个白面团一样的小女孩,将是自己一生的牵绊。
  • 重生之星海沉浮重生之星海沉浮惊碟|现言本是千年前的一只九尾狐仙,一次正邪大战后,竟鬼使神差的穿越到一个冤死的三流明星身上,而且,还是千年之后,什么都是高科技,拜托,我虽修行千年,可是本仙那里会用这些高科技,啊啊啊!谁告诉她到底得罪了谁?偏偏这时候还有一个阴跟的妹妹处处要治她于死地,还有一个恶魔般的人物在缠着她,第一次见面便夺去了她的初吻,从此以后便时刻缠着她,是她爱而不得,舍而不得
  • 重生之悦喜欢你重生之悦喜欢你冥后大人|现言上一辈子为了父母和弟弟,辛苦了一辈子最后落得不得好死下场。 重活一世有了一个空间,开启了修仙之旅,看他如何逆转人生。
  • 谢谢你谢谢你何耀|现言如果,时间可以像我们走过的路那样,该有多好!那样的话芸生就算拼尽一切也要走回去,回到刚一打开门就看见马路对面凭空出现三轮车的那个早上,纵使万水千山!
  • 阳光正东,伊人正中阳光正东,伊人正中胡杨盒子|现言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们总想要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然后青春不负你我,这些愿望,我们都实现了。二十岁之后,我们开始想要婚姻,无关爱情,只求稳定。我们不再需要那种刻骨铭心的恋爱,需要的,是那个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人。为什么呢?因为在你青春期的花儿一样的年华里的那场难解难分的恋爱,已经消耗完了你所有的恋爱的精力,你爱了,栽了,输了,认了,颓了,服了,废了,心死了,爱不动了。本书讲的,就是这样的爱情故事。男主角秦豆遇到了他梦想中的完美情人——韩倩伊,两人在某个城市相遇相爱,一开始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对方一生当中刻痕最深的那个人。秦豆最后娶了她人,韩倩伊最后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 玖爷她回来了玖爷她回来了梦茶茶|现言“玖爷,别等了,她不会回来了。” “会的。” “玖爷,老夫人的侄女来了,要见您。” “赶出去。” “玖爷……” 直到有一天。 “玖爷,她回来了。” “别废话……什么?!快看看,家里干不干净,我穿的怎样?” 一向杀人不眨眼的玖爷,分分钟变话唠。 保镖扶额,“把真正的玖爷还给我们!”
  • 缘起那年初见时缘起那年初见时静玥残影|现言喜欢她,只是因为她够洒脱、够开朗。喜欢她可以像千金大小姐一样知书达理、出口成章,也可以像太妹一样野蛮无礼、大爆粗口。
  • 天窗外的天空天窗外的天空舒流年|现言一切都是我从主观的天窗,看到了你的天空。也许只是一角,末曾深入了解......所以我只叙述我想叙述的,记录我想记录的,思考我想思考的,不会进行主观或者客观的评价。
  • 不说晚安不说晚安七晨啊|现言毫无疑问,护理专业的谭子晨对甘剑泉也是有好感的,但是他们之间还有着一个吴新生,他们最后的结局会如何?我们都不知道.......
  • 易烊千玺:抢到的新娘易烊千玺:抢到的新娘紫露芬芳|现言谁,执我之手,消我半世孤独!我,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我,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易烊千玺“只愿得一人心,红烧清蒸都行!”袁小涵冷哼一声“你若不离不弃,我猜你是有病!”袁小涵:总有一个人,一直住在心里,却消失在生活里!易烊千玺:有一天那个人走进了生命里,就会明白,真爱总是值得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