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61章 爱情考验和感情摧残

等燕西爵知道苏安浅去了哪的时候,陆晚歌和苏安浅已经在那边落地,也找好了酒店。

陆晚歌就是奔着给苏钦辰探监去的,但苏安浅事前不清楚。

没想到的是两人从监管所出来,燕西爵居然到了。

那时候在下雨,陆晚歌能看出来燕西爵虽然脸色绷着,但的的确确是在担心浅浅的身体,不让她淋雨,怕她一感冒就不可收拾。

她站在一旁,自顾笑了笑,又有些心酸,明承衍又这么紧张过她么?

女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的,这样的心理下,加上下午她拐着浅浅去参加那场青年男女的狂欢,整个人都放飞了,心里的想法也肆意得不可控制。

国外的夜晚尤其安静。

浅浅被燕西爵带去他的房间同住,她当然只能一个人在窗户边打发时间。

看着自己手机里中午拍的那些照片,狂欢的画面,稍微一剪辑,简直是香*艳大片。

她给明承衍发了照片,必须承认是恶劣的心理作祟,只是没想到他和魏敏的订婚事宜居然真的被她打断了。

明承衍到她住的酒店时,她还有些愣神。

推门进来的明承衍脸色差到几点,目光冰冷的定在她身上,又看向房间的窗户。

她就是在站在那个地方给他发的照片?

如果真的跳下去,这会儿必然见不到她人了。

但陆晚歌还真没打算跳楼,她就只是恰巧站在窗口而已。

明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只是笑了笑,看着他,“怎么过来了,这会儿不应该在订婚宴上?”

明承衍目光扫过,顺势脱了外套。

然后过去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反倒她给自己发的照片,简直衣果*露得不堪入目。

脸色一度阴沉下去,“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陆晚歌神态淡然,走到一旁坐下,手里握着水杯,“我做什么是我的自由,你要是觉得发到你手机上妨碍你了,你删了就好了。”

眼看着他抬手差点把她的手机直接扔出去,陆晚歌赶紧起来一把抢了过去。

这可是她刚买没多久的手机,不想再换一把了。

明承衍看了她一会儿,除了脸色十分之冷,也并没有多大的情绪。

良久才沉着声:“订婚宴也取消了,我人也在这儿了,说吧,你想干什么。”

她顿了顿,然后一笑,“我不想干什么,也没叫你过来,这些都跟我没关系。”

明承衍几乎是一双眼睨着她,靠在了一旁的桌角上,忽然转了话题,“你来这儿做什么?”

陆晚歌抿唇安静了一会儿,又坦然的扬起下巴看了他,“没错,我就是来看苏钦辰的,怎么了?”

明承衍下巴收的紧了紧,但是对于这件事,他什么都没说。

直到陆夫人从北城把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里是陆先生怒火中烧的指责。

因为明承衍的确是在没跟任何打招呼的前提下直接出国找她来了,只在路上给魏敏发了两条短讯。

对方没有回复,无论是指责或者原谅,都没收到。

挂掉电话,明承衍看了她,“你满意了?”

陆晚歌坐那儿没开口。

过了会儿,才听他道:“既然已经这样了,正好,你给我弄丢了那就自己来给我补上位置。”

她听懂了,皱起眉,“我已经没再想跟你怎么样了。”

明承衍侧过脸,迸了两个字:“我想!”

陆晚歌看了他,知道他现在真的情绪极差,但原因应该不在于和魏敏取消了订婚宴、回去会把爸训一顿。

因为他一直盯着她。

他脑子里肯定是她发的,一群男人堆里她媚态肆意的照片。

她心里明了,反倒笑了笑,“看什么?”

明承衍终究是什么也没细问,只是拽着她出去点了饭菜,吃完后直接把她带回北城。

机场,她的手腕一直别捏着,怎么挣扎也扯不出来。

“你确定要跟爸说?”事到临头,她的确有些怕。

明承衍不说话,他的人已经把车子停在机场口候着。

陆晚歌皱了眉,“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要说你自己说,爸问了我也不开口。”

他侧过脸,嘴角动了动,“当我不敢?”

如果不是她之前一两年都在参加比赛,回来之后又因为苏钦辰而把矛头都往他身上戳,他早想这么做了。

她抿唇,没说话。

回家的路上,魏敏的电话打到了她手机上。

她皱了一下眉,还是接了,“魏小姐。”

魏敏在管理自己的公司,说话很有她的气场,但给人感觉还是大方、有涵养的,也不拐弯抹角,“陆小姐,我就是想问问,明少跟你?”

陆晚歌看了明承衍一眼,微蹙眉,最终也道:“对,你没猜错。”

“难怪。”魏敏笑了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也替我转达一下,感谢他最近给我提供的帮助,如果不介意,我们依旧是朋友。”

所谓朋友也是客气话了,毕竟这事不光是看缘分。

魏家在北城也算有头有脸,结果魏敏一个女人被明承衍那样抛在订婚宴上,还怎么做朋友?

她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明承衍。

……

他们到家的时候,家里的陆先生夫妻俩都黑着脸,瞪着从大门进去的两个人。

陆夫人有些纳闷的看着女儿,“你不是出去旅游了么?”

让她别去的时候不听,怎么倒是一起回来了?

陆晚歌略微低眉,没想好说什么。

而陆先生就直直的盯着明承衍,目光又从自己女儿身上扫过,皱了一下眉。

等两人进了客厅,陆先生才严肃的看向明承衍,“你打算给人家一个什么样的交待?好好的喜事,本该担起来的男人反而临阵脱逃算什么?”

而陆先生怎么也想不到明承衍接下来给出的交待能把他惊得半天回不过神。

盯着他半天,才回神,“你说什么?”

然后“嚯!”的站起来,“你们是兄妹,什么是兄妹你不知道?!”

明承衍语调很平静,“爸,从伦理来讲,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如果您实在不能接受,那我做一次逆子,从这个家出去,以外人的身份娶她。”

“至于这些年的恩情,除了替您把企业精心经营下午,我无以为报,如果您不放心,也可以让晚歌来做。”

听得出来,这些事情,明承衍都是考虑过的。

陆夫人在一旁看了看女儿,又看了明承衍。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儿子死活不肯找女朋友了,很显然,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是家里人居然都不知道!

而且他说的也都是事实。

所以,在陆先生差点发飙的时候,她把丈夫拉住了,“你别顾着生气,把身子气坏了。”

别人不清楚,但是陆夫人清楚明承衍说出这事考虑了多久。

都是在一个家里的,总不能真把人撵出去,毕竟是二十几年的儿子。

况且,陆家那么大的集团怎么办?晚歌连个企业表单都看不明白的。

客厅里安静了好久,陆夫人把丈夫拉到了楼上,让他们也早点休息,虽然今晚恐怕一家人都睡不着。

陆晚歌躺在床上谈不上害怕,只是有些紧张,她不知道爸明天会做出什么决定。

也不知道大半夜,明承衍和老爷子谈了很久。

所以第二天,她从楼上下去准备用早餐的时候,看到的是把整件事都考虑差不多的陆先生。

依旧一脸严肃,但也说得很清楚。

明承衍必须做好他这个企业领头人,接受他的所有考验,但凡他不满意了,这件事免谈!

陆晚歌听完之后小有惊愕,但更多的还是轻快。

毕竟是她藏着掖着这么久的事,算得到了初步的认可,想想一开始她多紧张?

好像,也没多大事?

当然,因为压力都在明承衍身上了,他和陆先生大半夜谈话谈了不少。

这些,自然是后来陆晚歌才知道的。

尤其那天明承衍打电话说下班晚就不回来吃饭了,晚上还有个会。

所以她猜着应该是不会回来住,就提前去了他的别墅,结果等到八点都不见人,给他发了短讯也没回。

陆晚歌皱了眉,又有些担心,干脆直接去了公司。

的确有人加班,但加班的不是底下的职员,相反,竟然都是中高层。

她出了电梯,整层楼都挺安静,但会议室是亮着灯的。

到了门口,她在原地站了会儿,小小的推了点儿门缝,一眼看到的就是明承衍神色很差的脸。

又听了一会儿,眉头皱了起来,她一直以为明承衍作为总裁,在公司地位不用说,说的话也应该相当有威慑力。

但是这么看来正好相反,这群人就像吃了药似的反着他,什么都能顶回来,到最后明承衍终究难以压抑的甩了手里的案本,“行,那就看看最后到底哪个案子为公司带来效益最大?”

底下人也不行,“明总,你这不是那公司开玩笑么?一个公司同个项目怎么执行两个方案?”

明承衍气急了,但冷着脸反而平静下来,扯了扯嘴角,“办法自然有,我尊重各位贡献陆氏的年数比我久,所以案子用你们的,到时候就知道好赖了。”

他起身,“散会吧。”

她赶忙退了出去,往他办公室小跑,怕在众人面前让他觉得难堪。

陆晚歌一直觉得他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是高高在上,其实某些时候,他心里也有自卑和不平吧?否则用得着那么用力的得到爸的认可?

她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说重了简直是挤兑,爸这不是故意针对他么?明明说了准了他们俩在一起,只是考验一段时间。

这哪是考验,这是间接拆散,谁知道哪天明承衍受压迫累了,就把压抑放到她身上了?

忽然想起别人说,夫妻感情裂缝大多时候是长辈间接制造的,她还真没想过这些会罩到自己身上。

同类热门
  • 我家景总是病娇我家景总是病娇大大大宝儿|现言传闻那Z国的影帝总裁一手遮天,傲娇腹黑,还有个五岁的儿子生母未知,却偏偏费劲心思,要娶一个“黑粉”娱记为妻。 她是影帝的高级路人黑,在黑影帝的过程中笑得太卖力即将丧命,必须完成为影帝服务的系统任务,才能重获新生!
  • 守护甜心之夏季微凉守护甜心之夏季微凉柳儿千爱|现言欢迎大家看守护甜心之夏季微凉,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左顾右盼:总裁萌妻带回家左顾右盼:总裁萌妻带回家龙王的小公主|现言一朝穿越变成狗……咳咳!错了,是自愿落难的千金。 前任男友变现任未婚夫?尤盼盼表示无法接受。
  • 十日爱十日爱矢竹|现言12年后一场同学聚会,让生命中本应再无交集的两人却再次相遇。12年过去了,他,从当年那个青涩的小男生变成了篮坛的神话小前锋。她,依旧在学校云淡风轻的享受学生生活。拥有截然不同的生活圈的两个人,却在这次同学聚会后牵出了埋藏已久的情,碰撞出了刻骨铭心的痛。而在外人看来拥有光鲜生活的他,能否走出自身的阴影,冲破内心的软肋,将真实的将他的人生呈现在她面前?而她,又能否克服双重信任危机,不顾一切的去满足他?这一场重逢,只是一段年轻的风花雪月?还是一段不负责任的荒唐?抑或是一段无力面对的刻骨铭心?还是一段垂死挣扎的痛苦挽留?道德与责任究竟能否捆绑住80后年轻人在情感上所追求的自我?而一段情后,又留下了怎样用一生多担负的回忆?
  • 唐先生,我不是你的官配唐先生,我不是你的官配刺猬|现言你是否会为了一个八辈子也不会扯上关系的陌生人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他的冰封沉寂破碎的世界,了解孤独,黑暗,耻辱,悲伤,撕扯,痛苦与欢笑,推他助他发现所谓真实,以此唤醒一个不愿醒来的人?厉冷言就这么做过,仅仅因为在无数个孤独摆渡的长夜里他是唯一一个给予她温暖的人——一张推荐票。她是个失败的作者,迷失在自己撰写的甜蜜恋爱唤醒计划里的剧本中,名为《爱上作者君》的唤醒计划将车祸重创成植物人的财阀继承人叫醒了,他开始发现真相,所谓真情只是她的剧本,他勃然大怒,找她问个清楚,她却消失不见,她没有等到他迟来的告白。原来,情根早已深种,局中之人却不知。
  • 靳爷的小乖乖又凶残了靳爷的小乖乖又凶残了倍儿甜|现言靳五爷在疯人院捡回一只小乖乖,又软又甜,跟棉花糖捏成的一样。 自后,清冷衿贵的男人性情大变,对小乖乖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能放在心尖上疼着。 他承认自己有病,而她就是他的药。 他的小乖乖…… 众人目瞪狗呆:什么小乖乖?!那是我们的小祖宗。 小祖宗红着大眼睛,白乎乎的小脸,像是裹了层奶皮子,隔壁小孩儿都馋哭了。 然后一个花瓶砸上恶毒继母的脑袋。 叮!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祖宗凶残上线了~ 【1V1,微科幻,女主多重身份,暗黑女王,男主偏执成魔,强强联手,虐渣撒狗粮。】
  • 人间星河无一是你人间星河无一是你苏小鱼儿|现言时语诺爱了林陌然十年 17岁时,她对他一见钟情,她说“晚霞不及你。” 27岁时,她对他说“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想过和我到永远。” 林陌然在等,等那个满眼是他的女孩回来,却不知道,永远消失在了27岁的那个夏天。 直到有一天,他在她送的小熊里发现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 “那天我放下了曾经拼命想要留下的东西。”
  • 安然一顾安然一顾蹦跶予|现言业界黄金单身汉顾杨,长相帅气,业务一流,偏偏就是没有女人缘。周围人都会想到底什么样子的女人才配的上傲娇又腹黑的顾大律师。直到有一天陆然出现了,这个女孩既不贤惠,也不温柔,甚至有一些暴躁。可是在顾杨眼中的陆然是一个既坚强又脆弱,既莽撞又隐忍的小仙女,非常需要他的保护。周围人都认为顾杨深不可测,权倾一时应该敬而远之,只有陆然会在生气的时候和他抬杠,第二天又会为了官司的事对他大献殷勤。“小骗子,既然你已经出现了,我就不会放你走了。”顾杨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
  • 何以解悠何以解悠兰泽伊人|现言一个是身份尊贵的总裁大boss,一个是不起眼的小秘书,就是这么两个毫无交集的人偏偏却又剪不断理还乱。到底是大boss拐了小秘书,还是小秘书吃定了大boss呢?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只要你此开心就好了!在季晓悠的眼里,男人为何物?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罢了,所以这二十几年来她从不对任何一个男人有好感,更别提谈恋爱了!当然这是在没遇到何俊熙之前。就是这样一个接近孤僻的性格才做到了总裁首席秘书的座位上!因为什么?据说是这位传说中的总裁大人不近女色,只有对他没有任何想法的女性才符合要求,所以我们的季秘书就这么被选上了!从此开始了她噩梦般的秘书生涯!在何俊熙的眼里,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所以他对女人望而却步,一度被外界冠以“同志”的称号,可是他本人却毫不在意。只要能不被女人纠缠,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当然,这是没有遇见季晓悠的时候。面试了n个秘书,没有一个是他满意的,唯有季晓悠,这个没有任何表情,对谁都淡淡的女人入了他的眼。只一眼,就让他认定这一辈子要是娶老婆非她不可。于是开始了追妻生涯!他们只见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请慢慢观看吧!
  • 千年恋之重逢千年恋之重逢夜九歌倾叶|现言林清儿能否和赵允熙重逢?能否再续前缘?一起把他们的孩子抚养成人?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让我们一起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