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3章 他的电话传来女人的声音

陆晚歌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在走廊上小快步跟了会儿,明承衍已经跟客户模样的人进了电梯。

她皱了会儿眉,因为她们要的普通包厢,所以不用上楼,也没有上楼的理由,酒店不会让上去。

和同事坐了会儿,她还是忍不住给明承衍打了个电话。

陆晚歌站在走廊打的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没接,她甚至有些紧张。

不知道具体是紧张什么,是害怕他连回来都不敢跟她说,甚至今晚可能不回家?还是他压根没出差?

终于,电话接通了,背景音由稍微的吵闹逐渐安静下来。

传来他低低的嗓音:“喂?”

和平常没有什么异样,依旧低沉好听。

她笑了笑,“你在哪呢,刚刚那么吵?”

陆晚歌看似随口的问了句。

结果出乎她的意料,他竟然一点犹豫都没有,道:“刚回来,还在酒店和客户吃饭,怎么了?夏夏又闹你了?”

她脸上的笑已经明亮起来,摇头,“没有,夏夏最近迷上少儿舞蹈了,怪得很!”

末了,她又道:“对了,我刚好也在外边吃饭呢,说不定比你回去得晚,你刚回来,累了的话先睡不用等我。”

明承衍是有些疲惫,但也微蹙眉,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怎么这么晚还在外边吃饭?”

生完夏夏之后,她也就恢复身材那段时间经常去舞蹈室,其他时间就是带孩子,极少有社交生活,平时这么晚早就在家哄夏夏睡觉了。

陆晚歌笑了笑,“舞蹈室的一个老师生日,我作为老板必须表示表示呀!”

说完又报了自己所在的地址,想看看他的反应。

而明承衍听完也几乎没有犹豫,“这么巧?我刚好在。”

陆晚歌心里的紧张都放了下来,笑着听他道:“我尽早结束,一会儿一起回去?”

她点了点头,“好,我给你打电话。”

舞蹈室老师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陆晚歌笑着的脸,立刻暧昧的笑起来,“老板你该不会是逢春了吧?笑得多动人呢!”

陆晚歌嗔了对方一眼,知道对方开玩笑,“就知道那我开玩笑!”

对方笑着,“果然还是老板幸福!夏夏都三岁了还跟热恋似的!”

在舞蹈室的工作人员眼里,陆晚歌的婚姻生活的确很幸福的,因为明承衍虽然几乎不会露面,但是有时候会让人给陆晚歌送饭,但凡什么时候耽误了点,就会给她打电话问情况。

陆晚歌只是笑了笑,“羡慕就赶紧嫁了!”

女子笑着,“那您得给我介绍啊,不求和明先生一样优质,差不多也好啊!”

她笑着不跟着贫。

差不多十点半,陆晚歌这边几个女孩玩嗨了,又是每个人都有一技之长的舞蹈领域,简直成了高档歌舞场。

她也跟着跳了一段,下来之后出了些汗,想着也差不多该结束,正好接到明承衍的电话。

“完事了么?”他低低的问。

陆晚歌点了点头,“差不多了,你那边呢?”

他“嗯”了一声,道:“那就下来吧,我在门口等你?”

“好!”

陆晚歌挂了电话,和寿星打了个招呼后拿着包出了酒店。

明承衍的车停在门口另一侧,有几步的距离,外边昏暗,但是她也知道是她,走过去时脸上带着笑。

又皱了皱眉,看了他指尖的烟头,“你又开始抽烟?”

她怀孕之后明承衍抽烟有所收敛,生完夏夏也很少抽了,除非是工作场面上有人给他递烟。

明承衍看了她,嘴角略微勾了一下,倒是顺势把烟头捻灭了。

陆晚歌走上前,挽了他胳膊,闻了闻,“喝多了?……怎么一回来就应酬,家都来不及回?”

他抬手抚了抚她的脸,“稍微有些急……上车吧!”

因为明承衍喝了酒,只好她开车了。

路上,虽然车里昏暗,但是外头的灯光透进来,她能看到他一张习惯了冷冰冰的脸侧过来,好像一直在盯着她看。

陆晚歌没有侧头,只是有些好笑,继续目视前方,“看什么?跟没见过我似的,你这么看我,还以为心里打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算盘呢!”

明承衍微微勾唇,笑意很淡,但放在他脸上还是很好看。

可能正如别人说的,男人总是越上了年纪,越有魅力,那种迷人的劲儿有时候根本不能用语言描述。

他就是这样。

所以被他看着也是一种自豪,至少说明她虽然生了夏夏,结婚好几年也没有让他看厌。

只是,这样的气氛,好像挺久没有了。

“最近去看过二老么?”明承衍低低的声音把她的话略了过去。

陆晚歌点头,“当然,妈几天不见到夏夏就念得慌!”

他似是点了一下头。

两人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夏夏早就睡下了,但是保姆还没睡,给两人开了门,笑着准备了拖鞋,“先生、太太回来了?”

陆晚歌危险,明承衍一贯只是淡淡的点头。

因为两人都是从酒店出来的,她跳舞出了汗、明承衍又是远途回来,都想着赶紧洗个澡,所以进了家门直接上楼。

她进了卧室,顺势脱了外套,把头发散了散,转向他,“一起洗?”

明承衍刚把领带解了,指尖解着衬衫纽扣。

也是那会儿,陆晚歌眼神几不可闻的变了一下,微蹙眉。

他已经走了过来,不乏情意的看着她,落了一口勿,“好!”

她愣了愣,他今晚确实不太一样,好像比平时更有味道,令人动情,也比平时要亲昵。

难道是错觉?

这么想着,陆晚歌的视线再次放在了他的衬衫上。

倒是没说什么,转身进去放水,眉头轻轻皱着,在浴室待了会儿,她脑子里猛地闪过什么。

终于知道他的衬衫哪里不对劲了。

他走的时候,一套衣服是她给准备的,连袖口都是她给他戴上的,但是这一件衬衫虽然款式、颜色都没什么差别,但袖口没在。

他是一个精益求精、追求细节的人,没有什么原因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把袖口摘了,甚至扔掉。

那是去哪了?

这种问题,她当然不可能直接问。

两人一块儿洗澡,自然知道会有一番云雨。

他们好像挺久没有这么放肆的欢好,洗澡成了次要。

最后从浴室纠缠到床上,结束的时候都凌晨了,累得陆晚歌不想说话,但很满足。

脑子里却也还想着事儿,但实在太累,还是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明承衍已经起来了,正在衣柜边挑衣服,看起来吃过早餐就要直接去公司。

她疲惫的坐起来,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走过去,抬手帮他穿好衬衫,又帮他挑了袖口。

也是这会儿,指尖扫过那么多珍贵的袖口,蹙了蹙眉。

明承衍低眉,“怎么了?”

她抬眼,笑了笑,“没什么,就是好像少了一对,我记得出差给你戴上了,我喜欢那一对!”

明承衍神色微动,低眉看着她淡笑的脸,很是不经意。

也才薄唇微动,“兴许是在那边换衣服落下来,下次过去看看。”

陆晚歌依旧淡笑着,看起来并不在意,重新挑了一对给他。

早餐是两个人一起吃的,明承衍吃完就去换了鞋,陆晚歌送到门口,“开车慢点儿!”

他低眉,“嗯。”顺势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没问她今天去哪儿,或者夏夏那边有没有什么安排之类的,走得有些急。

陆晚歌在门口站了会儿,转身上楼。

他昨晚缓下来的衬衫还没洗,放在洗衣篮里,她走过来拿起来看了会儿。

看着袖子空空如也,的确没有袖口。

想必他也是知道的,他那么仔细的人,自己的袖口没戴不可能不在意,却不确定的说可能落在国外的住宅了?

她捏着衬衫,指尖在衣领上磨了磨。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是很可怕的。

不知道原因,总之陆晚歌就是觉得这不仅仅是袖口没了的事情,而是他换了一件同款的衬衫,不是从家里穿过去的那一件。

甚至她想,他那么多衣服,回来时也不可能穿出门那一套,可他穿了。

是怕她起疑,特地穿的?却偏偏少了袖口,以为她不会在意的吧。

陆晚歌越是想,心里越是乱,也越是确定,胸口隐约的难受。

那一整天,她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夏夏是保姆带到学校的,晚上就带到了她姥姥那儿,她也没让保姆再过来。

所以晚饭是她做的。

明承衍回来的时候在家里找了一圈没看到她,最后才进了厨房。

微蹙眉,“怎么又做饭了?”

没错,她以前是不会做饭的人,但是结婚之后,就在那段他很受父亲施压的时候,她心疼他,逐渐改变自己,开始学着照顾他。

学会了做饭,家里很多事情,就算没有保姆她也是可以收拾妥当的,而这些,当初陆大小姐是一样都不会。

陆晚歌笑了笑,“这有什么好奇怪,给你做饭还不应该么?”

明承衍又用那种很深情、又透着不明意味的眼神看着她,终于走过去从身后拥了她,“跟着我是不是很辛苦?”

她笑了笑,“哪有?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很多人求不来的幸福!”

他略微阖眸,下巴轻轻落在她肩上,呼吸有些沉、有些深,“都说男人娶了老婆,应该把她宠在手心里疼爱,不是让她跟着一起辛劳,我还是不够好!”

陆晚歌皱了一下眉,又转过身看着他,笑着,“我可告诉你啊,当初我主动缠着你的时候就想好了要跟你经历任何事,所以呢,你可千万别想着什么对不起我、给不了我最好的生活之类的烂理由就想甩了我!”

听完她的话,明承衍不自觉勾唇,“你想走也走不了!”

她挑眉,转过去继续做饭。

他也不上楼去,就陪着她在厨房,做完一个菜还要跟着尝尝,然后给她一个口勿,“好吃!”

又悠悠的道:“我是不是很久没给你做饭了?”

陆晚歌挑眉,“嗯哼,你说工作忙,我敢说你什么?”

这话让明承衍勾了嘴角,正好把她手里的活儿接过来,“正好,一人做一半?”

她笑了笑,并没有阻拦。

然后她成了观众在一旁看着。

脑子里闪过今天的种种猜测,可是这会儿看来他那么体贴,依旧和当初一样好。

那个晚餐就两个人,但是用得很开心。

接连昨晚的纠缠之后,晚上他也没放过她。

陆晚歌只得连连求饶,缓了好久才看着他,“出个差你怎么跟饿了几年的狼似的?”

他勾唇,“不喜欢?”

她耳根红了一下,总不能赤果果的说喜欢,只好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了。

两人又一起去洗了澡,然后安静躺着,很快进入梦乡。

可能是陆晚歌的错觉,总之,他这次回来之后总是喜欢安静的看她,好像才发现她好看似的。

那眼神里又带着沉沉的内容,她读不懂。

炎热的夏季逐渐过去,九月底已经十分凉快了。

因为是一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公司的很多事都需要明承衍亲自把关,包括国外的分公司。

所以他有需要出差。

陆晚歌已经习以为常,照旧替他准备行李,准备衣服,走的时候把他送到门口,让司机送到机场。

几个月过去,她确实已经把之前的事忘了。

如果不是一个电话,她压根不会再多想。

夏夏忽然感冒,发烧很严重,送医院的过程中就晕厥了一次,她担惊受怕,医生说再晚来孩子就严重了。

夏夏出院之前,她也没敢跟妈说,但是熬了两夜之后觉得很累,很想和人说说话。

给明承衍打电话的时候,她忘了时差的问题,那边应该是晚上了。

不过电话通了。

“啊!”电话接通的一瞬间,陆晚歌听到了一声压低的低呼。

她皱起了眉,因为那是女人的声音,心里猛地空了一拍。

有时候距离会让人产生许多许多的幻想和不安全感,女人可以在一分钟之内想象出一万种可能。

他的手机在一个女人手里,或者这个女人跟他很亲近,甚至……

就在他身下发出来的声音。

这样的想法几乎把她击垮,又想做错什么事似的急忙挂了电话,半天不知道要做什么。

同类热门
  • 闪婚神秘老公闪婚神秘老公尘夏微凉|现言这是一个男女主双洁,日久生情的故事。 下场手撕情敌毫不手软的温婉女主x暗搓搓掐断老婆所有桃花的腹黑男主。
  • 穿书女配她也很无奈穿书女配她也很无奈江南沫雨|现言时洛穿书了,竟然还是个女配! 不过没关系,十个系统帮忙,快乐虐渣渣。 明星培养系统:“我的宿主是个大明星!” 游戏系统:“屁,宿主明明打游戏很厉害!” 娱乐系统:“宿主玩摩托,赛车也很厉害的好不好!” 医学系统:“我看过宿主救人,比你们这些更厉害!” 学习系统:“我…我,宿主很厉害!” 生活系统:“你们还是多关心一个宿主的生活吧,可把我给愁死了!” 黑客系统:“谁都不服,我就服她!” 管理系统:“你们可真心无聊,不过宿主真的很棒。” 音乐系统:“喜欢听宿主弹钢琴~” 幸运系统:“我是个小幸运~是唯一一个有名字的系统哦~” 时洛:“……”
  • 虎王来袭:陛下,放过我虎王来袭:陛下,放过我霜华楠艺|现言从十八世纪开始,商业界就一直在寻找虎王--虎族唯一的双纹白虎,因为被虎王认作主的人,可以称霸商业界。十八世纪,英国的贝肯达文;十九世纪,德国的夏娜西可丽达莎;二十世纪,美国的迪文尔戴利。二十一世纪,虎王再次出没,但是,怎么缠上她了。“陛下,唔……放过我!”“放心,一下就好~”
  • 小作精她美若天仙小作精她美若天仙An霸|现言张初颜长着一张漂亮得让人妒忌的脸蛋,还有魔鬼般的身材,可偏偏,她的演技渣得连路人看了都觉得尴尬。 身为舞蹈专业学生的她,唱歌不行,跳舞不行,演戏也不行。老天爷赏了她一口饭吃,可她吃相不行啊。 后来她重遇了黎梦马这个白月光,风评更差了……他们的绯闻闹得满天飞时,很多人都觉得黎梦马眼瞎了,觉得张初颜不配。 黎梦马直接宣布他要结婚了。 粉丝大惊,问他结婚对象是张初颜吗? 他温柔地笑,说除了她还有谁啊。 后来彭鹏问黎梦马,“你到底为什么喜欢她啊?图她穷,图她能力差,还是图她中二有病?” 他侧头,自然而然地答道,“她没你说得这么一无是处,我难道就不能单纯地图她美若天仙吗?”
  • TFboys之别离开我TFboys之别离开我暖子夏|现言爱,是一个人的地铁。他,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孩,他是那么的出色,我喜欢他;她,是个傻得可爱的女孩,懂得照顾别人,却不懂得照顾别人,就这样,她住到我的心里了。他,是在舞台上散发光彩,看着他,是那么酷,少了点稚气,多了一分霸气,我爱他;她,总会跟我抢零食,可能就是这样,我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他,是座冰山,我想让他不要那么劳累,所以,总会去关心他;她,是一个高冷girl,她很喜欢关心我,我也喜欢被她关心,心里暖暖的。
  • 灰姑娘的纯情罗曼史灰姑娘的纯情罗曼史Suenjean|现言她—林影月。是父母双亡的孤儿。因为朋友们的帮忙她得以继续边学习边打工。。在打工的地方她遇见了韩氏集团的三少爷。。。。是命运的相遇,还是另一段感情的牵线。。韩氏大少爷—韩功诚。。韩氏现任总裁。成熟稳重。。韩氏二少爷—韩功尚。。大三生。帅气温柔。。韩氏三少爷—韩功勋。。大二生。冷酷邪魅。。韩氏四少爷—韩功灿。。大一生。俏皮可爱。。看林影月与四位帅哥之间的浪漫生活。。
  • 相遇无期相遇无期墨灵沐曦|现言也许错过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但是,我并不想就这样错过你。 悠悠子衿,遥遥无期
  • 风度翩翩风度翩翩玖玖薇安|现言深宅美女林翩翩是个游戏爱好者,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坑货,虽然现实中不乏大量人追求,却对异性自动开启防骚扰模式,直到遇到本服第一大神风度......而与校园男神的碰面竟然是因为吃米粉忘带钱包......
  • EXO之当年你青涩模样EXO之当年你青涩模样照进回忆i|现言一个出道很久却不红的演员,付出的努力并不少。一天,你在街上散步导演金俊绵发现,进了剧组。在剧组里,遇到你的前男友边伯贤,超人气偶像鹿晗,你的偶像吴亦凡,腹黑忙内吴世勋、还有你的经纪人朴灿烈。
  • 金俊勉窒息的温柔金俊勉窒息的温柔御景秋惠|现言最年轻经纪人北奈纯遭遇姐姐和昔日男朋友的毒手。改变名字来到韩国做经纪人,,,带领的尽然是红遍亚洲的EXO。对某个人动了心,最后是否能在一起?经纪人和艺人又会有怎样的火花?欢迎大家阅读金俊勉窒息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