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1章 温柔又凶

关于总裁的家庭和婚姻,公司里的人只知道妻子是陆家千金,过得很幸福。并不知道两人怎么相处。

所以看到空荡荡的别墅,不免诧异。

陆晚歌接完电话,还是从公寓离开了。

她进家门的时候,明承衍似乎不肯上楼休息,执意留在沙发上,让下属很为难。

她换了鞋,进了客厅,正好明承衍抬头看来,略微眯起眼,可能是看不清。

陆晚歌放下包,勉强笑了一下,看了一旁的助理,“这么晚了,要不你也住这儿吧,客房空着。”

助理当然赶紧摆手拒绝。

所以几分钟后客厅里只剩下扶起来,和一片死寂的空气。

明承衍坐在沙发上,气色很不好,只是抬眼看着她,终于低低的一句:“回来了?”

她没说什么,走过去,“你会房间睡吧。”

他没动,只是定定的看着她,而后薄唇微动,“于苗给你打电话了?”

提到这个人,陆晚歌闭了闭目。

刚要说什么,只听他接着道:“我这些天住公司,项目出了问题,需要安顿家属。”

他显然有醉意,身体也不适,但思维是清晰的,声音沉沉,有些绵软。

如果是平时,他不可能跟她说这些类似于解释的话,反倒她也并不适应。

顿了顿,淡淡开口:“不用跟我交代工作上的事。”

她试着把他扶起来,明承衍也站了起来,从楼下到楼上,一直看着她。

进了卧室,陆晚歌把他扶到床上,转身准备走,手腕被他握住。

沉沉的声音传来:“还是想离婚?”

声音里带了他没有察觉的心疼,其实他懂她的委屈,“给我一些时间,行么?”

她站定,回身看了他,“我们之间的时间其实很多了,比谁都多,可我照样不了解你,不了解你做了什么,正在想什么。”

男人眉头轻蹙,抬眼看着她,“我和于苗什么都没有,你清楚我的。”

他除了她,眼里没有过别的女人。

她笑了笑,“以前我也觉得清楚你是什么人。”

明承衍看着他,眉宇间有着轻淡的疼痛,“在外面租了公寓?”

陆晚歌点头,“上班方便。”

他抿唇沉默了会儿,才道:“今天太晚了,就别过去了。”

她也抿了抿唇,最后算是点了一下头。

两人是平静了一些,但也依旧分房睡。

早上陆晚歌起来,明承衍已经收拾妥当了,看起来已经准备出门了,有些急的样子,又特意等她下楼。

道:“得去趟医院,家属过来了。”

她不清楚事情,也就点了一下头,“去吧。”

明承衍看了她,似乎在斟酌着说什么,最终也只道:“下午我去接你。”

没等她回答,他已经急急地出门了。

陆晚歌在门口站了会儿,然后给自己做早餐,吃完出门,他应该是以为她上班,不知道她休假。

所以,下午明承衍去她的学校接人,扑了空。

调转车头又去了夏夏的学校,正好夏夏被老宅的保姆接走了,他又扑了空,人已经在北城转了一圈了。

忽然就觉得同情自己,他极少做这些,所以十分不顺手。

等他又解决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才想起来应该去她新租的公寓找人。

这一次终于有了结果,车子还没停下,就看到她的灯亮着,不过为了这个地址,他也欠了燕西爵和苏安浅夫妇一笔。

下了车,明承衍从后备箱拿了带过来的食材,他很久没做饭了,但她只要吃他做的菜,就一定一脸满足的笑。

显然,他想多了。

敲开门,陆晚歌看到他手里的食材,皱起眉,“你来干什么?”

明承衍不习惯笑脸相迎,哪怕是在求着她,也没少霸道的气息,“再不做,一会儿就该坏了。”

她眉头紧了紧,“我不需要你来做饭,也没打算让你来我公寓……喂!”

他已经微侧身,长腿迈了进去,径直往厨房走,熟门熟路。

陆晚歌在他身后快步追着也没追上,只能气得拧眉看着他,“我今晚有约,出去吃。”

明承衍背对着她,眉头微蹙,没有回头,嗓音低低的,“推了。”

然后开始忙碌起来。

可能他以为她是借口。

但是差不多时间,明承衍熬着汤,出来客厅,看到了她手机响起,显示萧靖。

男人手臂长,在她之前把手机拿了起来,脸色微冷,“不用接。”

陆晚歌抬头,“我说了我要出去吃饭的!这是约好的,你把手机给我。”

他低眉,“我也说了让你推掉,饭菜都好了,你要出去跟别人吃么?”

“不行么?”陆晚歌有些来气,“我现在吃不惯你做菜。”

手机拿不到,她只好先去换衣服,但明承衍也跟着她往卧室走,她只好拧眉立住。

两人冷脸对立了一会儿,她终于伸手去抢手机,正好电话再次响了,明承衍当然不会给。

争执中她被自己的拖鞋绊了一下,正好明承衍抬手挡她推了一下,她直接就摔了出去,撞在墙角,眼一下就红了,抬头愣愣的盯着她。

明承衍俨然也没想到会这样,手里的电话被他掐断,眉头拧着,疾步往她那儿走。

可陆晚歌忍着疼站起来,排掉他伸过来的手,转身进了卧室,“嘭!”一声把门砸关上。

明承衍在门口眉头更紧,略懊恼的闭了闭目。

陆晚歌也没换衣服,就是坐床上生气。

他一直在敲门,声音听起来低低的,但语气很温和,“你先开门……”

她没回应。

“晚歌。”男人低声,“把门开开……萧靖的约我给你拒了,你先出来把饭吃了我就走。”

“笃笃!”

他那么差的脾气,但是就在门口不厌其烦的敲了半天,也自顾说了半天。

陆晚歌终于忍不住吵,一下子拉开门。

明承衍依旧站在门口,见她眼圈依旧红着,脸上有泪渍,眉头轻轻蹙起,“先吃饭?”

她抬头,“你走不走?”

他低眉看着她,“我真的走了,你才会更生气。”

她愣了一下,又自嘲,既然知道,上一次为什么那么听话?然后就去找于苗了?

明承衍想抬手擦掉她眼角的泪,被她微侧脸躲了过去,然后大步去了餐厅。

他做的菜,她一直都喜欢,但这次一点表示都没有,就只是吃了,全程埋头,看不出喜不喜欢。

他在对面看了她好一会儿,眼看着她因为生着气闷头吃,一下子呛得面红耳赤,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迅速倒了一杯水。

性子释然,明明紧张着,薄唇已然冷着调子:“干脆笨死算了!”

陆晚歌本就被呛得难受,听到这话,瞪了他。

明承衍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抿了唇,抬手拍在她手背,“喝水。”

同类热门
  • 余生有你寒风暖余生有你寒风暖墨裳影华|现言第一次见面,他救了她。“丫头,你要报答我。”“……”“嫁给我,两清”,古逸寒表示,这样的机会他只会留给一个人。 某日,一小包子拦路抱住古逸寒的腿,开口就叫“爹地”。“爹地,妈咪跟人跑了,求收留!”男人先是一怔,接着丢下数亿大单,抱上跟自己如出一辙的小包子往外就跑……“女人,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上天入地我都要把你……宠回来”。【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放心跳坑】
  • 总裁余生无忧总裁余生无忧麻辣烫要辣|现言新图集团总裁余生,在外界看来冷颜如冰,虽然妻子貌美贤良却得不到总裁的半点怜爱,只听闻总裁夫人名为无忧,从未见过这位夫人出席过任何活动,总裁厌恶总裁夫人更s市是人人知晓的……
  • 忆旧颜忆旧颜当时明月醉|现言在我们普通的生活下,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找东西是件很难的事么?那在于你找什么。一个云淡风轻又有非凡能力爱猫女,她会做什么?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我叫李旧颜,你想要找什么?
  • 时光只把倾城负时光只把倾城负言北欢sum|现言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女人的永远是女人本身,尽管女人大多数的归宿是嫁人,但成婚后的命运却从此再也不握不到自己的手里。江南鱼米水乡的万家小姐,生而富贵,可惜时运未济,赶上了那个最好也是最坏的年代,所有人的命运别说掌握在自己或是夫家的手里,没有人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的,除非你永远的闭上眼睛,那么便不需要再去回想这个疑难的问题。万家小姐,容貌出众,在小村庄里算是数一数二的美人,曾经有多少人欣羡她投了好胎,可最后,别人嘴里眼里的他,竟然也不过尔尔。
  • 极道边缘人极道边缘人藏静儿|现言女主角:闾丘蔚男主角:魁麒之当一见钟情发生在一个狂霸的男人身上,那到底是福还是祸?对他也许是福,对被他看上的人也许是祸也说不定.一个在极道边缘轻松游走的奇女子,一个许多大帮派首领奉为上宾的奇女子,虽然有着显赫的身世,却总是任性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一个从不相信爱情的男人,却爱上了一个希望有着独一无二,享受独宠的美好爱情似的女人,那将是何种情况?一个习惯了一手遮天的男人,爱上了一个我行我素惯了的女人.当一个只会用命令方式说话的男人变成绕指柔,那又将是何种的奇观?爱情就像是风暴,对他,对她,对所有人也许都是这样.以前有看过这文的朋友,如果有兴趣不妨再看看!这次是完全按照我以前真正的构思写的~希望能让大家满意
  • 路过三十四世纪:狂妄宠妻路过三十四世纪:狂妄宠妻time流年|现言34世纪,你这是欺负本姑娘不懂行是吧!哼哼,有系统亲爷爷在左,护妹狂姐在右,你丫的看到本姑娘还不路过,你这是自找虐!打电话,两只手把边框一拉,点击若姐,正在接通电话……对方已接通电话……“喂,锦璃,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姐,不是,我在介绍呢。”“也对咧,老姐最近帮你相中了一对象好像叫季什么影的!”“艹。”留下一句话谢幕。
  • 余生仍是你余生仍是你纪余生h|现言“我要结婚了” “...” “你有...” “没有,工作很忙” 或许,月老已将我们的红线牵连在一起,我们注定分离,又注定相遇 【双暗恋,1v1,校园短回忆,都市长剧情,我们的宗旨是:男主,过来,喝醋】
  • 暗黑世界之无心少年暗黑世界之无心少年沉落成风|现言向阳本是一位活泼开朗的热血少年,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心灵创伤后,向阳已成过去,现在的他,没有了那颗炙热的心,或者说此心已死。
  • 青萝绕竹马青萝绕竹马苏子晔|现言他们相识的时候,还是懵懂无知的少年。女孩把男孩当做知心的玩伴,男孩对女孩却早已不是简单的友谊。。他等她长大,她看他一步步走向成功。而稚嫩的爱情还是没有敌过一个个的误解和阴差阳错。一别五年,她早已不是那个爱哭的女孩,他也不再是傻傻的少年。缘分既未断,一场相遇终不能幸免……
  • 霸道总裁,冷妹只专属霸道总裁,冷妹只专属晨晨妃|现言从小,私生女这个名号便伴随着她,同父异母的哥哥也为此处处针对她和母亲。十八岁,出国的前一晚,她无意间听到父母的谈话,原来,她与这个家无半分关系……两年后,她回国,为何哥哥对她与之前截然不同?也许是冥冥中注定,待她察觉,早已对他情根深种……身为兄长的他,在她回国前,知晓了她真正的身世,竟是他一直误会了她?放下成见,想起之前种种,她的好,她的优秀,轻易将他吸引。只是,这无从解释的兄妹恋,又能否为世人所接受?结局,究竟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