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2章 风海郡——曹家

“绑好绑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曹巡绑在了椅子上,可还是挡不住他乱扑腾的手脚,“累死我了!”

曹馨扇着手帕,掐着腰,“真是的,这还得折腾到什么时候啊!”

曹奕然虽然是最小的,但是相比之下冷静得多,“这两天我出去打听了一下,邻城这段时间出事了,听说是梦妖作祟,有个大师可神了,所以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下,叔父这个情况,要不我们去把他请来看看,大不了多花点钱,总好过天天这么折腾。”

“嗯嗯,我觉得有道理,大哥你觉得呢?”

曹奕秋看看曹巡,“行,所幸我们这两城离得近,以免夜长梦多,要不你现在就去吧,省的路上耽搁时间,人别再走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回去收拾一下,这就出发。”

“我去看看能不能雇到马车,二妹你看着点。”

“那你可快点回来啊!”

“绑都绑上了,怕什么。”

曹奕然回到曹家大院自己的院子,打包好东西出门,有人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低声道,“不是让你少来这吗?”

“人都睡了,我还能让他们发现了?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这不是万事俱备了吗?”曹奕然得意地笑道,“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

荀颢恩宿醉之后,被敲房门,曹奕然表明来意,他满口答应,转头就找了姜梵,“事成之后,你我五五分成?”

姜梵有点心动,不过稳妥起见还是先问了初珺澜,得知没问题和荀颢恩击掌为盟,念雅还有其他任务先行离开了,荀颢恩搓手,要是能把这尊大神拉过去那就等同于已经解决了问题了,所以他满脸期待的看着他,初珺澜意味深长地说道,“听说落桂城的桂花糕是一绝……”

荀颢恩看看卜笙立刻就明白了,一拍大腿,“我请了,想吃多少买多少,不仅如此,衣食住行我全包。”

“行,那你去找车吧。”

荀颢恩和姜梵屁颠地出去了,全然没有注意到他扬起的嘴角,卜笙很好奇,“落桂城的桂花糕有什么问题吗?”

初珺澜起身,“问题到没有,味道上确实是一绝,清甜软糯,入口即化,但是价格上……”

…………

“六两银子一盒!抢钱呢吧!”荀颢恩惊呆了,丧眉耷眼地出了糕点铺,六两银子才买了六块,相当于一两银子一块,这桂花糕可真是一绝。

“也不怪人家贵,你看这盒子,再看看这落桂城那么大就这么一家糕点铺卖桂花糕,可不是稀缺吗?”

“可是这里不是盛产桂花吗?没道理卖这么贵啊?”

“说的也是啊,怎么一路过来都没怎么看到桂花树啊?”

“这是因为落桂城曾经桂花太过繁盛,不只是风海郡内,在其他各地也是远近闻名,因而往来游客众多,这桂花还可入药,好处多多,造成疯抢,就曾经有一年酿成惨案,于是知府大人下令垄断,辟出一处专门种植桂花,供人观赏,顺便连桂花糕这类糕点也给垄断了。”

荀颢恩笑道,“这带着你就相当于带了本地志啊,厉害了,吃完了我再给你买一盒。”

“不用了,尝尝就好,我可以自己买的。”

“客气什么嘛!”荀颢恩算是看出来了,只要把他哄开心了,那在初珺澜那就能多一点好感度,要是遇到问题那肯定能多帮一点。

曹家做的是房产生意,曹奕然要提供住宿,但是被荀颢恩拒绝了,反而是从他手上租了个院子,不过折扣还是要的,毕竟他得好生安顿这几个人,在外面他们也好说话什么的,防止隔墙有耳。

约好了上门看人,荀颢恩可是摆足了架子,在曹巡跟前一通忙活,就让他安静了下来,“他这是邪祟入体,待我驱邪之后即可恢复正常。”

“那大师赶紧施法吧。”

“急不得,急不得,此邪祟道行高深,非我能及,得另请高明。”

“这……”兄妹三人面面相觑,这么严重吗?

荀颢恩这一次可没有夸大其词,曹巡身上的邪祟他确实无能为力,这个道行远高于梦妖,之所以还能让曹巡看上去无恙那是因为它还没想现在就要了他的命,但是想把它逼出来可就不好办了。

初珺澜刚踏进院子半步就警觉地退了出来,卜笙不解,“你怎么了?”

“你还想不想再逛逛?我陪你去?”

“啊?不是刚回来吗?”卜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走,然后被拦在跟前的人吓到了,就连初珺澜都后退了两步,卜笙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藏在他的身后不露出来,虽然他知道不可能。

初珺澜扯了扯嘴角,“你怎么来了?”

“来看个人。”白泽上前想要揪出卜笙,被他扼住手腕,淡淡地说了一句,“放开。”

“有话好说,没必要上来就动手,他还是个孩子。”

“二十了,算成人了。”

初珺澜虽然忌惮他但还是没有放,“就算如此,他罪不至死。”

白泽用力,他也跟着用力,一时间剑拔弩张,卜笙赶紧跳出来,“我自愿受罚,你们别打。”他知道,初珺澜打不过白泽,真动起手来他肯定要受伤的。

可初珺澜并没有因此放手的意思,白泽看着他的眼睛,似笑非笑,“哟,多年不见,你这本事见长啊!”

“还好。”初珺澜不甘示弱地看着他,眼神中丝毫没有畏惧。

可是身后清脆的一声“放手”让他不甘心地闭上眼睛放松了手上的力道,白泽活动了一下手腕,冲卜笙招了招手,卜笙咬牙走到他跟前,生怕他直接一掌把他拍死,虽然传说中白泽不是嗜血之徒。

白泽的灵息刚刚调动一点,初珺澜立刻拦住,身后木梓湮问卜笙,“这个好吃吗?”他紧张地回身,“你别过去!”可是已经晚了。

卜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走过去递上盒子,“就剩一块了。”

木梓湮敲了敲盒子,浅笑吟吟地看向初珺澜。

姜梵和荀颢恩一路边聊边走,回来看到这个过程,愣住了,荀颢恩一边讶异于竟然还有人能让初珺澜不敢动步子,一边忍不住去看木梓湮,“这姑娘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

姜梵压低了声音,“好看是好看,可是要命啊!”

“嗯?什么意思?”

“算了,你留着吃吧,珺澜,你再去帮我买一盒吧。”木梓湮抬手揉了揉卜笙的头发,同时调动灵息将他还残留的一点魔气彻底隐藏,并且修复了一下他尚未痊愈的经脉,“去吧。”

“好嘞!”初珺澜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一个箭步上前拉过卜笙,路过白泽面前顺便问了一句,“要不要给你带一盒?”

“谢了。”白泽拍拍他的肩膀,以示感谢。

姜梵侧着身子从他旁边走了过去,荀颢恩得知他是白泽立刻回身行了个大礼,姜梵揪住他的衣领,“你干什么?”

“神兽啊!多拜拜,祈求平安多寿啊!”

“那你怎么不去拜拜那个?”

“哪个?”荀颢恩回头看向木梓湮,“她是谁啊?”

“木……不对,初湮,认识吗?”

荀颢恩听了纳头便拜,木梓湮哭笑不得,“不用这样吧。”

“不行不行,礼节一定要有的,他日您若成神一定要眷顾一下我。”

“放心,只要你不作孽,我保证你衣食无忧,福寿安康。”

“那当着您的面,我对天发誓,此生一定乐善好施,行善积德。”

姜梵无奈的拉他起来,“可以了,够了够了,你再拜,后面那位就该把你丢出去了。”

荀颢恩缩了缩脖子,可仍是不改嬉皮笑脸的样子,“二位贵人怎么到这来了?”

“我们是来给知府的女儿贺诞辰的。”

“这多大福寿啊,能让您到场?”

“谁说是因为她有福气我才去的?”

她这一句话让荀颢恩噎住了,头别向一边和姜梵说道,“确实要命哈!”

说话间,初珺澜已经把桂花糕买回来了,“你们不是去曹家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哎哟,你是不知道啊,这曹巡身上的东西厉害的很,扎了根了,我功力不够,这不是只能回来找你帮忙了。”

初珺澜反问姜梵,“你看出什么来了?”

“额……应该是妖。”

“就你们两个这点本事也好意思出来斩妖除魔,一个暮灵山的,一个古神山的,说出去谁信啊?”

姜梵和荀颢恩面面相觑,谁也不好意思搭言。

木梓湮冷着一张脸,“姜梵你回去闭关去!这件事珺澜来办。”

姜梵和初珺澜同时愣住了,“现在?”“我去办?”

“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姜梵听到这句话,转身就跑,“我这就回去闭关!”

初珺澜双手环胸,轻笑,“商量商量呗。”

木梓湮了然于心,“没得商量。”看他难得讨好的表情,话锋一转,“我本来也没想把他怎么样。至少他能证明你还活着。”

“这话说得。”

“行了,风海郡的花族受罚之日差不多了,曹家的事也该收收了。”

“是,谨遵大小姐吩咐。”

荀颢恩终于听到了重点,赶忙上前搭话,“来来来,我带您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何以潇潇何以潇潇离小御|幻情林以攸觉得好生奇怪,凡事自己认识的,无一不是有着大身份,大背景,大实力,可她自己偏偏只能呆在后方打辅助。十年前认下的哥哥突然厉害了好多,还要我挡桃花,净给自己惹麻烦。好端端的出去买花,碰到了儿时的初恋,偏偏看着可怜带回来的小正太吐了血,尽管她可爱漂亮性格好,但上天不能这么嫉妒我啊……这片位面叫玄天,人族,精灵族分居玄域,天域,千年来一直纷争不断,百年前,大陆动荡,最终两族签订契约,两百年时间,互不侵犯,没有前传了,直接开始……
  • 修真之上仙修真之上仙老娘取不出名字了|幻情一觉醒来,苏停云成了70岁老太。好不容易认命,打算当个豪门老太太,宅斗界大BOSS,没想到剧本又变了。当年战场上死掉的相公现在是修真界男神,派人接她去修仙?修就修呗,怎么她一不小心就修到别人身上去了?变着花样换壳子玩儿啊……
  • 倾尽天下:清纯妖夫染指下倾尽天下:清纯妖夫染指下黑白宴会|幻情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一场意外让她记忆全无,她迷茫的在人界徘徊了数百年,模糊的记忆里有一个凉薄少年在她心底,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样子。他是妖孽阴柔的妖界之王,漫长的时光让他忘却七情六欲。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冰天雪地,当她遇到他,所有局势都将改变……我愿陪你枯骨成双,作别这场曲散人凉。
  • 异世界的历练异世界的历练木霖|幻情她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新青年,竟然被恩师一脚踢穿越了!偶然?还是人为?管他呢,反正回不去了~~~不过这里的帅哥美男倒是挺多的哈。当然,要是没有那个毒舌冰山男、狡诈邪魅男、暴力火山男和沉默玄冰男,她想她的小日子会过的更好,毕竟还有一个温柔病美男啦!毒舌篇:“给老娘出来!”刹那间身边温度骤降,“太弱了。”冰冷如雪的声音出现在澹台路雨的耳边。“我差点去见吾神了!”她需要一个解释。“抱歉。”虽然没有听出丝毫的歉意,但澹台确实惊了一把。她没听错吧,这个拽不拉几的家伙在向她道歉!“你,你再说一遍?”“抱歉,吾不知汝竟如此弱小。”那‘人’毫无悔意地说道。我去!她就知道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向她道歉!宠文,不入V。
  • 花千骨之穿越情生阡陌花千骨之穿越情生阡陌阡陌情|幻情现代女黎偌穿越进了花千骨的剧情,成为杀阡陌的手下,为他预言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她对他有情却不能说,并且拒绝了杀阡陌让她当妹妹的要求,小心翼翼地跟杀阡陌的心保持距离。但是最后,她还是为爱成魔……
  • 古城学院古城学院柒云之|幻情一个隐于世间的神秘学院,一个承继千年的使命,光者现世,暗影重生。一场劫难,薛璃拥有了镇魂珠,入读古城学院,毫无天分,后天不勤,十年相伴的陈之慕神秘莫测,佛珠里沉睡千年的姬轩宸正邪难辩,三人为了各自的目的,踏上寻宝之路,灵界五圣物,将揭开神秘面纱,绝处逢生,却有踏入更大的阴谋。一句话介绍:诡异组合,崎岖寻宝路。
  • 圣光:星愿法则圣光:星愿法则周家瑾沫|幻情圣光星,是一个充满魔力的星球,在这颗星球上的居民都会魔法,生活也非常方便。伊沫,是一个性格很差劲的女孩,一直跟着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月迪在城市“星愿”生活,因为身体中含有两种魔法能力又有着其他人没有的特殊能力的她,从小受尽了周边孩子的欺负,被称为怪物。于是她便封闭了自己……直到她十八岁,她和妹妹伊安离开了生活十八年的“星愿”,去到了幻灵学院就读。在那里,她不仅收获了友谊,提升了自己的能力,以及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待到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又受到了母亲去世的打击,而她为从谋面的哥哥,也因为身份的隐瞒而对她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而一切,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她……
  • 吸血鬼王正经点儿吸血鬼王正经点儿不小叔|幻情一朝醒来发现被绑架到异世界,还要等着被吸血鬼杀,某女45°抬头望天上天对我不薄啊,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逃!''女人,你去哪,咬了本王就想跑,嗯?''''哪...哪有,我只是串串亲戚吹吹风而已。''''哦~看亲戚啊,回房慢慢看亲戚!''柳木悠一头黑线''鬼王大人,咱能正经点不!''''正经?我很正经啊''。随即一场鬼追人的大戏开场。''呦!弟媳,练跑步呢,跑的够快啊。''柳木悠咆哮,练跑毛线!没看见后面一群'鬼'追着跑!!本文是大灰狼抓小白兔,一逃一追,斗智斗勇还斗跑的故事。生活如此多娇,练跑有益健康!【本文纯属虚构绝对原创】
  • 成先生,你家风水缺我成先生,你家风水缺我朱仙萌|幻情身为朱家唯一血脉的朱晨励志振兴朱家 一心向道,斩妖除魔, 某人:你这样正派你咋还收钱 一本正经的某大师:大师也需要吃饭的, 某人:嗯? 某个大师继续掐指算:昨日本大师开九窍与天地沟通,知晓先生你家风水不好,如不破必有血光之灾。 某人挑了挑眉:嗯?可有破解之法? 某大师继续掐指:既然你诚心相问,在下已想到了破解之法,只需要把我的名字写进你的户口本配偶那栏便可喔~
  • 十月离城十月离城夜上阑珊|幻情慕容尘为了保护十月,将她藏在一副画里。有一双眼睛透过乌鸦的眼晴监视着慕容尘的一举一动,乘慕容尘不备偷袭了慕容尘,抢走了画卷。被藏在画里的十月却在世子府里恢复了神志。本是公司白领的十月发现自己因为一次登山竟然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古代城池,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和这座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