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06章 涌泉寺院

这王延钧退下之后,这王审知脸色十分难看,叹气不已。

陈金凤见了,安慰道:

“大王不必焦心,人各有脾性,就由他去吧。”

“唉,子女如果不成器,万事无望啊。如今黄滔、徐夤等辅政元老都散了去,叫我如何不焦心。”王审知叹道。

王审知之所以焦心,是因为黄滔在辅佐他创闽大业上,有匡正之功,致使闽地一时成为乐土,北方名士李洵、韩偓、崔道融、赵观文、王涤等人,纷纷来闽避乱,黄滔逐一举荐给王审知,王审知也一一礼遇这些名士,有名士汇集,政通人和,自然百业皆兴。

而随着时光流逝,垂老的垂老,离散的离散,这另王审知不得不审视自己的家族成员的能力,尤其是儿子们的才干,是他最为看重的;为后续过继自己权力做好充分准备,事关王氏家族兴衰成败,自然是王审知的心头大事。

从眼下来看,义子王延禀最为孝顺,也最有能力,但他始终是非自己的血脉之亲,且还是眇目独眼的人,众人下臣很多很服他,但王审知却不太乐意培养他成为自己的接班人。

王延翰虽然也很孝顺,身材高大,皮肤美白如玉,喜好读书,颇通经史,但是他却有些文弱,平日惧怕他的妻子崔珍珠,是个典型的妻管严。

崔珍珠是来自博陵崔氏家族,博陵崔氏在唐朝是名望之族,家族人才辈出,有参与“神龙政变”逼迫周皇武则天退位,迎立中宗李显复位恢复唐国号的博陵郡王崔玄暐,还有诗人崔国辅,崔灏,崔护等,都是当时名望士族,崔氏家族地位,在唐朝可谓显赫一时。崔珍珠作为博陵崔氏之后,没有小家碧玉的身形,面盘粗犷,相貌平平,且性情也强势,王审知的王氏家族上上下下,都对崔珍珠的脾性有所畏惧。由于她是王延翰的正室,是王审知的长子儿媳,因此,地位非同一般。王延翰平日对她也都服服帖帖的,因此王氏家族里里外外,各类亲族,大家平日待她都尽可能远离,能客套就客套,能避开就避开,与崔珍珠往来甚少。这也使得崔珍珠独自生了其他癖好,喜欢礼佛,常烧香独自禅坐静修,修炼佛性,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号叫崔练师,意为修炼法师之意,大家都要唤她这个名字。

王延翰怕老婆,王审知是知道的,王延翰家事里里外外,都要听从崔练师的安排,这令王审知有所不悦。然而,为了家族和睦,他作为公公长辈,也不能介入儿子和儿媳家事太多。

而次子王延钧,未为成婚,性格却明显有些桀骜,对他这个父亲有所不满,这令王审知也十分头疼。

虽然王审知膝下还有王潮的王延美、王延武等作为继子,毕竟非自己血统,不可能将权力过继于他们,还有的亲生儿子如王延羲、王延政等人又尚未成年,随着自己年岁日长,他始终认为成年的王延翰、王延钧,才可能继承他的大业的最佳人选。

王审知之所以有私心,对王延禀、王延美等非自己亲生的子嗣保持戒备之心,全因为有一个特殊人物一直是他的心头刺,那就是他二哥王审邽的长子王延彬。

王延彬作为王氏三龙子嗣后继晚辈中的一员,是个数一数二贤能才干的人,在王审邽过世之后,年纪轻轻的他便执掌泉州军政大权,在他的治理之下,泉州农业生产兴盛,五谷丰登;海外贸易繁荣,他被号为“招宝侍郎”。

“延”字辈当中,王延彬是一枝独秀。这也令得同是“延”字辈的王延禀、王延翰、王延钧等人对他十分嫉妒。王审知作为长者,本来对侄子王延彬并未有戒心,然而自王审邽过世之后,有能力又有野心的王延彬想要泉州刺史之位,而王审知却并未实授,而给他副职,挂了三年之后才赋予刺史之位,这让王延彬十分不满。

而王延彬当政下的泉州,给福州的税赋供给一直是断断续续的,这让王审知很有意见,碍于叔侄情面,又不好摊开说白,只好心里暗自不悦。王审知召他来福州商议政事,王延彬也时常借故推托,这让王审知认为王延彬傲慢懈怠,有自立门户之嫌,于是心存芥蒂。

非自己亲生的晚辈终还是靠不住,王审知才注重自己亲生子嗣的培养,尤其对长子王延翰,管教十分严格。好在王延翰除了有怕妻的弱点之外,才干和学识,也还算令他满意。这一点令他还是很欣慰的。

“爹,那国师的神晏法师,来访求见。”王延翰和崔练师从门外进来,王延翰看到王审知皱着眉头,知道王审知可能被他的二弟王延钧气到了,心中暗喜又不露声色色,走近王审知身边,轻声说道。

这神晏法师,是义存法师的大弟子,义存法师两年前,在雪峰寺圆寂之后,这神晏法师继嗣义存法师衣钵,也成为王审知十分敬重的禅师,王审知在鼓山捐资修葺寺院,请其住鼓山,尊为国师。

“请法师进来吧。”王审知道。

“好,那我去请吧。”崔练师倒是十分积极地前去迎请神晏法师进来。

大老远就见一身长袍慈眉善目的神晏法师,与崔练师一同走来,那崔练师与神晏法师交流着一些浅显佛法之道,法师颔首微笑。

“法师前来,有失远迎,我本欲遣人请法师前来一叙,未曾想法师自先来了!”王审知看到神晏法师,恭敬道。

“大王不可屈尊,贫僧得大王厚戴,自当前来谢恩。”神晏法师道。

陈金凤见神晏法师,便迎他上座,让他坐在王审知侧位椅子上,供了茶水于他。

“无上佛法,理当敬戴。鼓山上的新寺院修葺如何了。”王审知问道。

“大王智慧,广修福田种养功德,在鼓山罗汉泉上,原华严寺遗址里,修建佛法寺院,历时两年,眼下已经修建落成,众多佛法弟子有了修身之所,还请大王为寺院赐名。”神晏敬道。

“修建鼓山禅院乃造福我闽土、弘扬大圣佛法的大事,新寺馆唤作兴圣国师馆,如何?”王审知道。

“甚好!弘扬正法,延续如来大圣法业,利益众生。”神晏笑道。

“爹,明天我和练师一起去国师馆参拜,如何?”王延翰说道。

未等王审知回答,那崔练师略带怒气说道,“明天并非初一吉日,如何参拜?”

“这……”王延翰一脸尴尬地笑道。

“法师,你看……何时是好。”王审知也为难地看着神晏法师道。

“礼佛弟子信徒,不择良时良日。参佛礼佛,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阿弥陀佛!随缘即可。”神晏回复道。

“那便还好,那便还好!”王延翰笑道。

“你懂个啥,法师是迁就你。再过两天才是初一,初一礼佛参拜最好。在佛门看来,半月是诵戒布萨最殊胜的日子。在初一、十五,前往寺庙上香礼佛参拜,是平常功德的千百倍。过两天去吧!”崔练师毫不客气地说道。

神晏法师笑笑不语。

王延翰看到神晏没有说什么,只好笑说,“也好,也好,这两天,我做个斋戒净身,再去吧。”

“也好,练师说的也对。那就初一去吧,我们一起同前去吧。”王审知说道。

两日之后,王审知协同夫人家室,一队车马浩浩荡荡前往鼓山脚下。

王审知亲自排驾,坐上大白马车到了鼓山脚下一个亭子,闽王下了马轿,在那里脱了身上的衣冠袍带,换上了僧衣帽,众多家室们也纷纷换下随身带来的僧衣帽,随同闽王前往山上礼佛。

顺着石阶,拾阶而上,这一群王氏贵族们前来礼佛的活动,自然引来众多百姓们的膜拜驻足观看,人声鼎沸,吵杂着,簇拥着争相观看白马三郎闽王的容颜。

官府官兵们,在现场维持着秩序,不让老百姓们靠得太近。但怎奈百姓们爱戴闽王,现场的场面有点混乱,官民都混在一起。

王审知一边微笑着向百姓们点头示意,一边呆着家眷们上山去。

“是闽王,是闽王!闽王府的大人们来礼佛了!”在一群百姓中,有一个小姑娘的声音比谁都刺耳。边上的父母赶忙制止她的话,说道,“嚷什么呢,看就是了。”

那王延钧跟在后面,反倒耳尖,听到了这个话,看到那小姑娘十五六岁的模样,颇有几分姿色。竟在故意落在队伍后头,偷偷脱下了僧袍,走近到那小姑娘身边。

“喂,你叫什么名字?”王延钧用手轻轻拍了下小姑娘的肩膀道。

那姑娘转身定睛一看,眼前这个陌生俊朗的小伙子正在上下打量着自己,有点不高兴道:

“我认识你么?”

“我们不认识。但我现在就想认识你啊。”王延钧笑道。

“喂,你谁啊!”那小姑娘的父亲,看着就是个樵夫,一脸络腮胡,看到王延钧靠近自己家的闺女,有点敌意道。

“你谁啊?”那王延钧反倒问起那樵夫来。

“毛头小子,是看上我们家姑娘了是吧!”那樵夫一把搂住自己的女儿,护住到一旁,上前用胸膛顶了一下王延钧。

“哈哈哈,原来你是她爹。”这王延钧不禁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在意樵夫的敌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杯酒情长杯酒情长T君殇T|历史劝君杯酒各一觞,解君心忧话愁肠、十万锦旗战阎罗,再续惆怅我独殇!
  • 写轮眼乱入三国写轮眼乱入三国黑枫亦秋|历史并非完全按着历史的走向走,说不定刘备还没创业就死了呢,看我心情
  • 他改变了罗马他改变了罗马一毛家二毛|历史“我这一生呐,也就干了三件事。”老朽的皇帝瘫坐在布拉赫奈宫黄金的御座上,对着下方年轻幼稚的儿孙们传授着人生的经验:“第一件事就是驱逐了篡位者,恢复了罗马的正统;”他枯瘦的双臂在空中斩钉截铁地挥舞着:“只有坚持科穆宁的绝对领导,罗马才能实现伟大复兴!”啜了一口来自东方的茶汤之后,睿智的长者继续谆谆而谈:“第二件事,就是修复了五大牧首区,证明了罗马主教的西方那一套是错误的,是不得人心的!第三件事,便是抵挡了蒙古天灾的入侵。还有什么,那就是‘宗教一律不得干政’,这个和教会的命运有着很大的关系,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那三件事,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说毕,皇帝抬头,深邃的眼神好似在仰望星空。
  • 臣弈臣弈独彧|历史拭泪,桃花醉。 万里江山美如画,一朝乱世忠臣心。 鲜衣怒马荡恩仇,空留悲叹泪流下。
  • 大明昏臣大明昏臣百里长空|历史无视圣人书,一朝天子堂。手持君王剑,身伴美娇娘!这是一段拜将封侯的故事,又是一段小人物的坑爹奋斗史,好吧,爷承认,压力很大,良心节操神马的暂时收起来,打家劫舍,欺男霸女,巧取豪夺,才是真本事。这一年,建文小儿在指点江山,燕王朱棣早已起兵造反,而在镇江府邸,一位叫做辰易的青年大展狂澜。让世人再次对读书人的认识,给出了对老实人的评论。
  • 吾乃狐仙非妖也吾乃狐仙非妖也不喝牛奶的猫|历史她,沈默离明明只是21世纪的普通职场精英,却意外的穿越成了一只雪白可爱的小狐狸~在街上人人喊打,卧槽什么?!你丫是兄控?!喂!你弟弟喜欢你哦~身旁的男人只能一脸无奈,都怪我太帅了~哼~本宝宝辣么可爱!不缺你这傻x!喜欢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你看什么看!再强调一遍!本宝宝是仙不是妖!“你和本王的名一样?甚好甚好,这样你出门,本王连标签都不用打了”躺在床上的男人一脸慵懒。“呸,谁和你名一样!这是我妈取的!纯属意外!”沈默离对着床上的人翻了个白眼。某日“皇上!!不好了!那小狐把宫姑娘吓晕了!!”“恩?真的么,她受伤没有?”“回皇上,宫姑娘轻微脑震荡”掀桌,“我问的是那只狐狸!!”
  • 梦从这里启航梦从这里启航剑流苏|历史三国争霸,乱世出英雄。 洛阳城中,一家面馆中热气腾腾的饭香味扑鼻。 “小二,给我上一壶酒,再来半斤牛肉,哦,对了,还得加上一壶酒。” “客官,我们这里只卖面。” “什么,谁规定的面馆只能卖面,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 唐宁轻咳一声,缓步走到这人面前。 “这位客官,我看你脑子似乎缺点东西啊。。。” “缺什么?” 唐宁从背后拿出一个烧火棍,面带微笑的狠狠砸他头上。 “客官,您还缺点血。。。"
  • 海棠春秋海棠春秋奇峰阳|历史全书分现实因缘,人间圣道恩怨纷呈,仙界罹难魔心崛起,全书草稿大纲都有二十万,世界纠缠首尾闭合,是个宏大的架设。只是该书情节缓缓推进,娓娓道来,属于慢热型,请各位看官长期支持。道玄五圣同在南山别院修行,师从道玄真人。师兄弟依次下山救助人间困苦,却不料大师兄陈完和小师妹黑水反目成仇,兵戎相见。时值大周衰落,各国互戈,陈完和黑水的勤王之师狭路相逢。这场艰苦的战役以黑水受伤、陈完失踪、小师弟辛文子下落不明收场。神秘的女子与道玄五圣有着神秘而千丝万缕的关系,她是何人,从何而来,为何而去?她随身那本奇书又藏着什么惊人的上古秘密?这不是普通穿越。
  • 给力闯江湖给力闯江湖莫如风|历史明代嘉靖年间,奸臣当道,倭寇入侵,边境吃紧,新的思潮和文化在社会上流行,形形色色的人物粉墨登场,江湖上也是风云突变,群雄并起。本书的主人公就出生在这样的年代,虽然木讷傻气,但是因缘巧合卷入了江湖之中,从此经历了离奇但是丰富的人生。
  • 重铸大商重铸大商晴久|历史朝纲不振,诸侯蠢蠢,这是我的王朝。酒池肉林,昏庸残暴,这是我的一生。重生成纣,肆写人生。朕统殷商,谁人可争。愿天佑我殷商,护我社稷。朕当重铸大商,定万世之基,不负众生所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