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邂逅初心得计处

也许是为了教化外藩的粗鄙之人,理藩院就建在离文庙不远的地方,走过去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王实一行人被安排进理藩院后,朝廷就没了消息。眼看着这日子又过去了四五天,闲来无事,王实就打算去附近文庙逛逛。

大明城市差不多都有文庙。明代的文庙大都按洪武十三年,朱元璋颁布的“大成殿门各六楹,灵星门三,东西庑七十六楹,神厨库皆八楹,宰牲所六楹”的定制建设,占地颇广。

京师的文庙肯定比定制要更大,王实一行人在里面东游西逛,除了没有拎着小吃食,脖子上挂着相机,整个就像远道而来的游客。

还有免费的导游,一位礼部清吏司的官员全程陪同。来到文庙门口,刘黑子这帮草民却死活不肯进去,宁愿在庙外等候。

无可奈何之下,王实只好领着囊图几个克隆人,在礼部官员的陪同下,跨进大门绕过照壁,参观京师最有名的文庙。

首先进到大成殿中参观,大成殿是文庙的核心建筑,也是最大的,雕梁画栋,装饰精美。

大殿上除至圣、亚圣像外,又列了十哲像,殿中拜祭之人倒是不多。据这位礼部官员介绍,文庙最热闹的时候,就是科举期间。

每逢几年一度的科举考试,各地学子集聚京城。文庙每天会被挤得水泄不通,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上辈子在妻子黎巧的熏陶下,王实倒是读了不少儒家的学说,对一些经史子集倒也熟悉,各位先圣的事迹也算是有所了解。

因为在原始时空统治的需要,被黎巧逼着灌输了一点。本质是个武夫的王实,对儒家学说真是没什么兴趣。

当然,现在他除了对那位做生意的子贡感兴趣外,对其他几位圣贤没多少兴致。

那位清吏司的官员有点好为人师,进来以后,就兴致勃勃的给众人当起了导游,滔滔不绝宣讲各位圣贤的事迹,直讲的口沫横飞。

见这位官员卖力的宣讲儒家学说,满嘴的之乎者也。看到这一幕,王实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也许他认为自己在教化咱们这帮子蛮夷吧!”

跟着众人转了一圈,觉得无聊,趁人不注意,王实就偷偷溜了出来,独自在庙里四处闲逛。

文庙占地很大,殿外郁郁葱葱间有不少亭台楼阁。其间夹杂着不少梅林竹林,曲径通幽,很有后世逛公园的味道。

王实沿着石板铺就的小路,走过了一片竹林,前面出现一道月牙门,那里应是通往偏殿。

刚到门口,眼前人影一晃,门后面急急窜出一人,王实连忙往后一退,险险让过。

他定神一看,原来是个约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穿一件翠绿长裙,套了一件白色比甲,头上梳了个双髻,眉目如画,脸上不施粉黛,倒是一个小小的美人儿。

也许是她走得急了,脸色微红,就象敷了一层薄薄桃红胭脂,配上翠绿长裙,直如小荷初绽。

王实本打算让开道路,避在一旁。却发现这小女孩根本头也没回,探头探脑的向后张望,顿时起了好奇之心。

看到这女孩明代的服饰,王实心中暗叫一声:“明代小美女啊。”

“啊!你是谁?”

小姑娘陡然转头险些撞到王实的身上。

眼前站着个铁塔一样的人,王实长得实在是太高大了。低低惊叫一声,抚一抚胸口,仿佛刚刚被吓了一跳。

王实正闲得无聊,看这女娃清新可人,又有些惊慌失措。顿时起了好奇之心,他伸着脖子向女孩后张望,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当下粗声粗气的调侃道:“女娃子,有拐子在后面追你吗?休要慌张,待道爷替你打发了!”

“不不,师傅,不是拐子!”

小女娃急惶惶的摆摆手,正要解释,对方自称道爷,本以为是个出家的道士。抬眼一看王实,却是个年纪轻轻的俊俏小郎君。

她啐了一口,脸红着低声嗔怪道:“呸,本以为是个出家人,原来是个纨绔子。

你算哪门子道爷了,年纪轻轻的就学得油腔滑调。

刚刚好胆!竟敢戏弄本……本姑娘,快闪开,小心本……姑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啧啧啧,乖乖,好大的脾气。贫道以为你遇到了危险,好心要帮你,孰料你这女娃子如此刁蛮。

不领情不说,还恶语相向,嗟乎,时过境迁,世风日下呀!”

小姑娘见他说话老气横秋,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顿时来了好奇之心。

难道这家伙真是游历江湖,小说话本里的侠客?而且这人个头长得真是很高吔,模样咋又这么年轻呢?

小姑娘朝后看了看,见到身后小路上没有动静,这才放下心来。她转过身来,眼睛瞬间变成一个弯弯的月牙。

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实,掩嘴低声笑道:“嘻嘻,哪有你这样贼兮兮的道士,个子长得倒是人高马大,分明是个无赖子。”

王实见这女孩爱笑,大觉有趣,并继续忽悠他:“女娃娃,你这是没见过世面。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本人道法炉火纯青,已经金丹换骨了。”

“此话当真?哼,你敢骗我,可是要掉脑袋的。”

那女孩子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王实见这小姑娘蠢萌蠢萌的,顿时更加好笑。

他神神秘秘的说道:”小娃娃,告诉你个秘密,贫道在昆仑山修练了九九八十一年。

吸收了日月天地之精华,已是半仙之体。道爷我模样年轻,身材长得异于常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女子扑哧一笑,随后发出一阵银铃般笑声,王实顿觉眼前如百花盛开。

只听那女子边笑还边道:“呵呵呵,原来你还是个老妖道,不好好的在山上清修,却要下山作甚。”

王实见她笑的可爱,更加来了逗她的兴致。

他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贫道下山,当然是为了除魔卫道。女娃子好不晓事,这仙侠的世界,岂是你能理解的。

你一个女娃家,不在家好好学学女红,学学烈女传,整天出来东跑西跑,影响了大明江山怎么办?”

这女孩子看着他装腔作势,更是笑得花枝乱颤。

好容易女孩忍住了笑,嘲讽说道:“嘻嘻,你这老……小老道,忒喜欢胡说八道,我一个小女子出来走走,怎么就影响大明江山了?”

“谁说不影响,夫在家为女,出嫁为妇,有贤女后有贤妇,是以王化始于闺门。

你走路风风火火,又不敬本老道,就是不贤,不贤就坏了王化,坏了王化就是影响了大明江山。”

“走路风风火火怎么了,妇德中哪有不能走快了这条?事急还有从权。况且你也不是真的老道。”

王实故作惊讶:“啧啧啧,没想到哇!你这么个小女娃还知道妇德,不错不错,有慧根,今后前途无量。

但妇德才四德而已,本道却修炼了多年,练成了五德,道行还是比你高那么一点。”

女孩被王实的胡说八道逗起了好奇心,她疑惑问道:“本……本姑娘只听过三从四德,从来没听过还有五德一说,你且说说看,你修炼得五德是什么东西?”

王实洋洋得意道:“无量天尊!贫道吃得、喝得、睡得、耍得、就是累不得,自号‘五得真人’,嘿嘿,如何!”

“哈哈哈……”

此言一出,女孩这一下笑得弯下腰,头也抬不起来。

王实继续一本正经道:“无量天尊,小娃娃,你也不必羞愧得低头道歉,知错就好!

看在你态度诚恳,贫道便给你加上一德,叫做‘女子无才便是德’,

你可要记住了,没事别跑文庙来玩,你要是把孔夫子这点东西都会了,这一德就没有了。”

女子本待把头抬起来,一听完了更加发笑,用手撑住腰,说不出话来,脸也笑得通红,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

说了这一会,她也知道王实是调侃她了。

好半天笑完了,也不再跟王实说话,却又没有走的意思,心中只觉得这人有趣,红着脸靠在门边揉肚子。

王实调侃够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和本时空的女孩子打交道,心情格外的舒畅。

看到这女孩子笑魇如花,他心念一动,从怀里摸出个精致的小匣子,递给那女孩。

塞到女孩手里后,对那小女子笑道:“无量天尊。小娃娃,既知道错了,老道便要走了!老道见你有慧根,送你一件法器,也不枉你今生有此仙缘。”

女孩子好奇的观看这个精致的小匣子,非金非木的,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却不知道如何打开。

口中却不依不饶:“呸,假道士,谁要你的匣子。你这个无赖子!你自走你的路,本……本姑娘不要你的劳什子法器。”

“呵呵,小女娃,收下吧,有惊喜哦!好了,快回家吧!

小心别被拍花子的拍走了,带到那花子窝里作个压窝夫人,生下一窝子小花子来。”

女孩气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趁本……本姑娘心情好,臭道士,还不快走。”

“哎!好心当做驴肝肺。看你这模样钟灵毓秀,怎么这么刁蛮。难道大明女子都这么彪悍,真让人大跌眼镜啊!”

“咦”,听到这话,那女孩子有些惊奇:“喂,你这人满嘴胡话。莫非不是我大明人?哪来的蛮子?”

王实哈哈一笑,作个揖道:“不可说,不可说!如此老道便告辞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哈哈哈……”

说罢丢下那女孩子,一摇三摆的出门去了。

小女子看着王实背影轻轻啐一口:“哼,才不要跟你后会有期嘞!咦,这是什么东西?”

女孩子无意中碰到一个按钮,匣子咔嚓一声打开了,紧接银光一闪,吓了她一跳。

她的手一抖,差点把匣子扔在地下,抬眼看去,里面竟然是一面罕见的镜子,照得自己脸上纤毫毕现。

女孩子瞠目结舌,没想到此人没打诳语。交给她的还真是一件宝物,顿时她有点不好了。

赶紧朝王实离开的方向看去,哪里还找得到那人的踪影。

“这这这,难道?本公主今个真的遇仙了!”

……

正在这时,月亮门那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小姑娘赶紧把东西收进怀里。

回头看去,为首的一个小胖子气喘吁吁的领着一大群人匆匆赶来,脸上有些愠色。

“大哥!”

“永宁,就你不听话。让你不要到处乱跑,万一出了事,我如何向母后交代?”

原来来得正是小皇帝朱翊钧,趁着休沫日,他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出宫到文庙逛逛,也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

这几天,朱翊钧心情好了很多。慈宁宫风波后,本以为会遭到老师和太后严厉的责罚,甚至自己的皇位都要不保。

没想到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第二天,张居正提也没提这件事情,仿佛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

忐忑不安中过去了几天,依然没有什么不同,反而是御膳房有了变化,每天都有大太监来请示小皇帝安排什么膳食,再也没有任何人干涉他膳食的问题。

朱翊钧也是一个人精,他立刻明白张居正不是不知道,而是做出了让步。

这等于是变相的向他道歉,回想那天口不择言,这让小皇帝心里反而有了几分内疚。

说实话,朱翊钧以前还是很敬重和信任张居正的,知道对方是真心为了他好。

张居正教授他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保留,学问和权术都是倾囊而授,让他受益匪浅。

虽然这场风波已经消饵于无形,但师徒俩中间毕竟有了一道隔阂。就像心中种了一根刺,如果不拔掉,后果难以预料。

这小皇帝多聪明啊!他明白现在自己离不开张居正的辅助,想要坐稳这个位置,必须搞好师徒俩的关系。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向老师表达歉意。朱翊钧便动起了心思,准备做些补救,缓和双方矛盾。

思来想去,终于打定主意。昨晚上朱翊钧特意写了一幅字,还专门在落款上盖上玉玺,连夜装裱好了,让张诚今天一大早就送到内阁。

当着众大臣的面,张诚慢慢打开卷轴,只见上面工工整整写着八个尺许的大字——“起衰振隳,救时宰相”。

霎那间,张居正被感动得老泪纵横,久久不能平静。由此可见,朱翊钧的情商多高,简直就是个人精。

摆平了这件事,朱翊钧为自己的手笔很是得意。心情也好了不少,恰逢休沫,朱翊钧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出宫走走,这才有了此前的一幕。

一群乔装打扮的太监宫女在旁边侍候着,看着这些龙子龙孙四下乱跑,没了平日的稳重,他们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纠结。

此刻在文庙的殿宇之间空地上,七八个孩子玩闹的很开心,长这么大,这样放松的时候对他们来说很难得。

朱翊钧的老爹孩子不少,除了李太后两儿一女之外,还有其他的公主。

朱翊钧原本只打算带着永宁出来的,对于自己这个妹妹,朱翊钧非常的怜爱。

谁知道这丫头管不住嘴,或许是兴奋过度了,总之消息就走漏了,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

朱翊钧知道事后会被老师和太后教训,不过看着他们玩闹的高兴,也就不说什么了。

在不远处的阁楼上,张居正透过窗户间隙,眺望着不远处的情形,看着朱翊钧带着弟弟妹妹游戏,欢快的笑声不时的传过来,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皇宫里是一个规矩大于感情的地方,这样兄弟和睦、其乐融融的一幕可不多见。

张居正回过头来,吩咐道:“张鲸,刘守有,你们让厂卫做好敬戒,保护好陛下的安全。嗯,再准备些干衣服。”

张居正不准备过去了,原本听说皇上带着弟弟妹妹出宫在文庙中玩耍,张居正赶过来,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省心的学生。

可是看到这一幕之后,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某个柔软的地方。霎时间,说教的这种想法就没有了,心中不禁有些怅然。

张居正嘱咐完了之后,笑着说道:“算了,咱们走吧,让陛下也好好放松一下。”

说完,张居正关好阁楼的窗户,快步的向屋子外走去,锦衣卫指挥使刘守有,厂卫大档头张鲸赶紧俯身相送。

无意间,朱翊钧发现永宁公主有点神不守舍,平时最爱疯的她这会儿倒表现像个大家闺秀,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显得特别的恬静。

朱翊钧悄悄地走过去,从自己的脑袋上摘下帽子,直接戴在永宁的脑袋上。

永宁转过身来,小皇帝这时候才发现这小妮子脸红扑扑得厉害,顿时吓了一跳。

朱翊钧紧张的问道:“永宁,怎么了?脸颊这么红,你是不是发烧啦?”

“皇兄,你瞎说什么啊?才没有呢。”永宁公主嗔道。

“还说没有,哪……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这是热的!没事。”

“哦,刚才让你不要疯跑,你总是不听话。下次不带你出来了!”

永宁吐吐小香舌,挽着朱翊钧的胳膊撒娇:“嘻嘻,皇兄最好了!下次一定会带着妹妹的。”

朱翊钧点了点永宁的脑门,佯怒道:“你呀!是最不让人省心的,成天舞刀弄剑的,哪像个女孩子,也不知道将来谁敢娶你。”

“哼,我才不嫁呢。将来我就守在母后和哥哥的身边,谁也不嫁!”

“嗤,不许胡说八道。留来留去,那不成了老姑子。”

“哼,就算成了老姑子,我也不嫁!除非像皇兄这样的大才子、大英雄,我才会考虑一下。”

“哈哈哈!哪有你这样夸哥哥的,让人知道了还不得笑死。”

“谁敢笑?皇兄在我心目中就是这个样子!这可是我的心里话。”

“行了行了!小嘴真甜。把哥哥我说的都快信了。”

说到这里,朱翊钧向张诚招招手,示意大家该回了。他把帽子重新戴上,牵着永宁的小手。

“好了,该回去了,朕准备了好吃的,大家一起回去去吃!”

朱翊钧笑着拍了拍手,招呼大家跟上。

这些孩子太小,不能在外面时间太长。加上朱翊钧心里有数,什么事情不能过犹不及,要适可而止,不能超出一个度。

……

和那个小姑娘分手之后,王实在文庙里又瞎逛了一会,没见到什么好玩的事,顿时没了兴致。

穿过走廊,七绕八拐的来到了大门口。绕过照壁,却见囊图等人已在门外等他。

他们还在东张西望,脸上有些焦急。可能刚才已经在庙里找寻过他,以为他已经出来了。

王实从后面走出来,哈哈笑道:“哎呀,人生何处不相逢,诸位好汉,贫道这厢有礼了!”

“公子,你去哪里啦?都把大家急死了。”

众人回头一看是王实,连忙围住他七嘴八舌的问情况,王实嘻嘻哈哈的胡吹一通。

仿佛刚才不是调戏小妹妹,而是去行侠仗义了。

(未完待续)

同类热门
  • 君临战国君临战国龙竹|历史辰凌出,风云动,挥舞百万雄兵,指点江山、笑论峥嵘!烈马狂歌,剑指苍穹,敢问天地谁是英雄!杀一人是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
  • 义匪豪情义匪豪情安子|历史这本书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河南地区的义匪方守卿保护百姓、英勇抗日的故事。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草根英雄,他文化不高却又腹藏雄才,他出身土匪却又从不杀戮,他不畏刀枪却又柔情似水,他穷兵黩武却又发展教育,他投身国民党却又为其所害……(故事纯属虚构。)
  • 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展开:入侵欧非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展开:入侵欧非李飚主编|历史本书全景式展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恢宏画卷,具有局史性、资料性,并适当配图,图文并茂。有一定的阅读和收藏价值。
  • 牛四兴唐牛四兴唐黑衫客|历史牛四是一名现代军人,一场意外车祸回到唐朝天宝年间!和李白杜甫拜把子喝酒!建立唐朝特种兵!诛杀奸臣杨国忠!平定永王之乱!辅佐太子李亨!剿灭安禄山、史思明!牛四中兴大唐,笑傲塞外!
  • 官运横通官运横通请空白谢谢|历史寿终正寝再睁眼,他重生了。 做为前任首辅林衡,他死了已有四年,做为寒门少年李横,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注:此书架空,此大明非彼大明。
  • 南北史演义(上册)南北史演义(上册)蔡东藩|历史《南北史演义》(现代白话版)为《历朝通俗演义》系列之一,叙述了南北朝一百七十年间“乱臣贼子盈天下”的分裂对峙局面,沿用唐李延寿旧例,把宋、齐、梁、陈归为南史,魏、齐、周、隋为北史。行文对于南北历史平行叙述,不为帝王颂德,不遗漏小人物的闪光点。《南北史演义》(现代白话版)内容丰富,论述客观,堪称通俗史著的经典,不但可以作为一般的休闲读物,也可以作为历史爱好者的参考书。《南北史演义》(现代白话版)旁征博引,文史详备,真实可靠,行文张弛有度,自批自评,妙趣横生,其人物丰富,主次分明,故事生动,点评独到,集文学性与历史性、趣味性于一体,让人读来不忍释卷,可谓通俗史著的经典之作。
  • 盛唐天下盛唐天下轩辕氏后人|历史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天宝五载,大唐帝国如日中天。然而繁华的盛世之下,却是暗潮涌动。这一年,帝都长安中,一位拥有后世灵魂的书生踏歌而来。波诡云谲的朝野政斗、硝烟弥漫的边塞战争、环环相扣的阴谋诡计;世家门阀、文臣武将、皇子夺嫡、宗教之争。盛世与危机并存,热血与阴谋同在,伴随着安史之乱的火种,东西两大帝国的碰撞,士族与寒门的对立,共同营造了一场饕餮盛宴。
  • 盛世大汉盛世大汉霸秦|历史有人说从曹丕称帝开始,就意味这魏国的灭亡。因为世家已经开始逐渐掌握政权。一个在前世极度崇拜诸葛亮的宅男,穿越到人命不如狗的三国。不会发明创造,会发生什么事?看小人物如何在一次次战斗中成长,且看三国中曹操,孙权,刘备,已及主角如何针对世家。
  • 暗金帝国暗金帝国凡人龙少|历史本作品会带给大家欢乐与笑声。来吧,朋友们,请进来看一看。龙天,在他结婚当日的洞房之夜,因为老婆的一句“她的大姨妈来了”让龙天当场晕死了过去,不料他却灵魂穿越了,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他在这里将会带给我们欢声笑语,来吧,朋友们,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 朝北路朝北路鱼儿的鱼饵|历史自太祖皇帝开国至今,大周立国近四百年,共传一十五帝;而今孝烈皇帝继位已有八载,虽广纳贤才,励精图治,但北有异族侵扰,南有海寇为祸,与之接壤的东方大国良国时有吞并之心;虽说皇帝殚精竭虑,但国事仍旧日渐衰败,四州三十二郡常有流寇作乱;显德八年秋,大争之世缓缓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