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四百九十章 三十年一声师父

“啊!能做万老的师父,令师肯定是一个非常人物,只可惜不能像万老一样,有生之年仰慕令师一次,真是可叹可憾啊。”小胡子脸上显出一种神往之色。

“我师父,何止是一个非常人物,他是我遇到过最值得尊重对我帮助最大的人,是他带我进入了人生的新阶段,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万鹤的今天,我也更不会培养出这一万名顶级刀奴,只可惜,他行踪神秘,只教了我三个月就离开了,这一晃就是三十多年了,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在哪里,怎么样了。”

“只教了三个月万老就有如此成就,令师真是伟大的一位导师啊!”小胡子感慨道。

“我这辈子都感激我师父,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里,所以,从今以后,如果你要是再续保刀奴的伤亡数目,别怪我跟你翻脸!”万鹤再看向小胡子的目光里,仿佛充满了火。

“是,是。”

小胡子此时的态度比以往恭敬了更多,频频点头,随后稳了稳,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万老,现在是不是可以让你的人上了?”

万鹤没说话,淡淡的点了点头。

对陆家,他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也没有什么来往,他的一生,都醉于训练刀奴这件事上,外界很多人在乎的一切,对他来说,也没那么多意义。

“向陆家进攻!”

小胡子得到万鹤的应允,顿时来了神气,他的目光扫过身后黑压压,鸦雀无声但是威慑力骇人的刀奴人群,随即向前一指,如死神降临一般的气势。

“万老,团长,还有这个刚才打我的老匹夫,他虽然不是陆家人,也要弄死他!”关秋水捂着脸,恶狠狠的指着章九。

“随便你们,只是这一战,无论伤亡多少,你们不要再虚报!”

万鹤随意的顺着关秋水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就准备走开。

是的,他本身并不愿意参与这些争端,只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自己出让了手下刀奴替地狱军团做事而已。

所以,他只是对刀奴的伤亡非常在意,但是对于其他的事情,他根本就是懒得多过问。

只是他突然心里一动,本来已经准备转身走开了,忍不住又回过了头去。

如果说他刚才只是心里一动的话,此时,他是心里一震。

“停!”

他陡然一声大喝。

此时,几百名先发的刀奴,人已经跃上了高空,寒光在空中,仿佛是白日里的流星,只需要再过几秒钟,他们手里的刀,就可以在章九和陆家的人身上,划出朵朵鲜艳的桃花了。

但是万鹤这一声大喝,跃在空中的刀奴,就仿佛突然突然被人拔了插头一样,瞬间失去了动力,纷纷坠落。

整个天空,几百名先发的刀奴,就好像是被弓箭射中的大雁,沿着直线从高空中直接坠落到了地面。

令行禁止!

无论这些刀奴在做什么,处于什么状态,只要听到万鹤的命令,他们立刻就会停下来,无论以什么方式,他们都会停下来,哪怕是停下来就会要他们的命,他们也会立刻停下!

因为这是万鹤一手训练的,万鹤是他们的绝对主人!

“万老,你这……”小胡子完全愣了,眼看着陆家就要被灭,这万鹤突然玩的又是哪一出?

“万老,为什么让他们停下来啊!”关秋水也郁闷了,她捂着依然火辣辣的脸,不甘心的看着章九,毕竟刚才如果不是万鹤喊停,章九已经被刀奴们分成无数尸块了,“万老,就是那个老头,先弄死他好不好……”

关秋水话并没有说完,因为突然,她的眼睛就瞪圆了,她的嘴就长大了,她的脑袋,顿时就懵了。

因为只听到扑通一声,万鹤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师,师父?”

万鹤不敢相信的看着章九。

好一会儿,他还是没敢确定。

也难怪他不敢确定,毕竟和章九都分开三十多年了,章九依然是自己记忆里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化。

“明月出天关。”章九不急不慢的说道。

“苍茫云海间!”

万鹤不由脱口而出,随即仿佛是记忆里的东西一下子全部变得鲜活,他完全陷入了激动,“师父,是你,真的是你!师父,你离开徒儿时候,徒儿都没来得及给你磕头送别,今天,徒儿终于可以给你补齐了!”

说着,万鹤咚咚咚,毫不犹豫就磕了头。

“你果然成功了,我就说过,你会成功的。”章九的嘴角露出几分欣慰,其实自从知道刀奴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万鹤成功了,不过现在看到万鹤站在自己面前,他才真正的感觉到欣慰。

“全靠师父的栽培!徒儿能有今天的成就,师父有莫大的关系!”

“当年我只是恰好路过昆仑,只是随便点拨一二而已,主要还是你的毅力和悟性,起来吧。”

“师父,你可知道,你那三个月,是徒儿这一辈子成就的源泉,徒儿仔细回味那三个月学来的东西,真的用一辈子都研究不完啊!”

师徒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在这里聊个没完了。

旁边所有人都看呆了。

尤其是小胡子和关秋水这些地狱军团的人。

什么,什么?!

万鹤竟然是这老头的徒弟?!

什么,什么?!

这老头就是万鹤刚才说的那个师父?

那个最值得他尊重帮助他最大的,让他永远记得一辈子的师父?!

而这个老头,还,还只是陆原的一个手下?

陆原的一个手下,竟然是万鹤的师父?

那一刻,包括小胡子关秋水等人在内,地狱军团的人,都开始觉得手脚冰冷了。

至于陆北客这边。

陆北客的心里,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惊。

尽管章九说了他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没看到最后一刻,陆北客自然也是不敢相信的。

而现在真的看到万鹤在章九面前那毕恭毕敬的样子,他的心里,是真的终于放下了那块大石头。

原儿,这一次,爷爷是真的要谢谢你。

是你,拯救了我们陆家。

这一刻,陆北客才真正懂了,陆原去另一个世界的时候,心里一定是沉静的,一定是安稳的。

因为他已经把一切托付给了章九,因为他也知道,章九是一定可以的。

“万鹤,今日你我师徒重逢,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终于,章九开口了,“不过为师还有个小小的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师父你尽管开口,徒儿肝脑涂地,也会去做!”万鹤说着就要又一次跪下去表示自己的忠心耿耿,章九急忙拦住他。

旁边的小胡子,刘星关秋水等人,此时面面相觑,脸色也是有点发白,脚步不由的慢慢开始后退。

但是这里是天岛,四面环海,就算是退,也是无路可退的。

“徒儿,你可知道,你师父,是陆家的仆人。”章九面色严肃的开口了。

他当然不是陆家的仆人,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说是仆人也没有错,毕竟他是陆原的手下。

“啊!”

万鹤面色也不由一动,显然极为震惊。

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刚才都要灭了陆家了,所以在万鹤心里,陆家根本不占什么地位,但是没想到,自己一向仰慕的师父,竟然还是陆家的仆人,这一下,他当然震惊。

“所以,你要立即让所有刀奴停止对陆家的进攻!”章九的声音陡然提高,目光也一下子抬起,看着眼前的小胡子等人,看着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地狱军团的人,他的声音,宛如钟鼓,洪亮巨响,“不仅如此,我要你带领刀奴,把地狱军团的人,全部拿下!”

嗡嗡嗡!顿时,关秋水等人的耳中,被震的隆隆响,整个大脑,都宕机的感觉。

全完了的感觉。

“师,师父。”万鹤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请恕徒儿,无能为力啊!”

同类热门
  • 红颜枯红颜枯北溟九妖|幻情世间红线千千万,却独独没有他和她。既然如此,唯有来世续前缘。
  • 倾落三世倾落三世傲音|幻情倾于落花,诺于琉莹。我只倾诺于你现落花已落,琉莹已逝,你我永不相见
  • 泅人落泅人落初雍|幻情古时候,炎国因地势原因,常年降雨稀少,但炎帝却怀着一统天下的野心,便想着借助泅人族的力量来助他一统天下(泅人族有这御水的力量)泅人族族长不希望引发战争,拒绝了炎帝的请求,于是炎帝向泅人族发兵,决定自己去发掘泅人族御水的秘密……
  • 倾世御兽师倾世御兽师莫孤生|幻情在那个世界里,妖魔猖狂,仙灵鼎立,强者为尊。传说,羽化飞升能窥天机命理,神灵之境能掌世间生死……一朝机缘,让风缨月魂穿异世,世人为寻灵问道趋之若鹜,她却活得恣意潇洒,任性护短、腹黑无良却又用尽至真至情。 那一世,白衣翩跹,才精绝艳,他在金字塔顶端冷眼看世界,独独许她万般柔情 那一世,陌上如玉,公子无双,他的眼里心里灵魂里唯对她一人刻骨铭心。 世上怎么有这么蠢的家伙,招惹了遍地桃花,还感情迟钝!!! ――传承玉简在手,八荒灵脉觉醒,逆袭打怪虐渣渣,神兽为契歃血为盟,统领万兽狂潮,一夕大陆风云乱,魔神出世,被囚禁的远古记忆,一场诡局真正开始扑朔迷离……【本文男强女强1V1,欢迎入坑^V^】
  • 金凤仙山有点土金凤仙山有点土苏懒月|幻情本书又名《金凤仙山有传说》 修仙世界做最棒经纪人,谈一场又一场甜甜恋爱。 欢迎加入金凤仙山交流群,群聊号码:995672405(现在一共二十来个人)
  • 赤焚倾天下赤焚倾天下肆玥末|幻情陌上花开,血色遍地,血花妖娆,红发红瞳,凉唇勾浅,相视而立,同死而灭。当喜欢暴力的焚灵遇上王者赤血,强者撞上强者,谁输谁赢?恋父的焚灵被亲爱的母亲大人一脚踢入曾经游﹝祸﹞历﹝害﹞的大陆,一场场因果让她相遇了他,相似的红发,相似的红眸,相似的王者,爱上的是自己还是谁?
  • 穿越城洲大陆穿越城洲大陆秘密开始|幻情莫名其妙的穿越,让这对兄妹相遇了,妹妹的聪明机灵没想到会变成保护哥哥的本钱,哥哥的痴傻呆萌却注定了被妹妹保护的理由,谁又会想到爱竟然会以这么突然的方式到来。
  • 二品相二品相熊匆匆|幻情原本生活惬意、休闲的琴音,一直困于死梦。在某一天,遇到一个神算子,被强迫占卜了未来,就华丽丽的“穿越”了。还乱穿成男人?本属于这个身体的男主人变“自己”的王妃?看似简单的“穿越”情节,实际关系全人类未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跟本熊一起来趟时间命运的交接之旅吧!
  • 我有一个神君外挂我有一个神君外挂9785|幻情富家大小姐从混迹商场的干练女强人踏上学习道法的路上,逗比师哥,温柔师姐,泼辣好友,艰难险阻,层层关卡。好在她有个外挂冥君,不知道何时冥君能将她娶回去 众鬼哭泣:冥君,我们的娘娘呢? 冥君扶额:娘娘专注打怪升级中,待会儿再来。
  • 媚乱君心:盛世嫡妃覆天下媚乱君心:盛世嫡妃覆天下小惜惜|幻情她,家族败落,父兄被擒,从高高在上的相府嫡女,沦为不得宠贵庶出二皇子婢女。谁知这二皇子看似不得宠,各种被排挤,实则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狂傲不羁,所以就算是栓了缰绳严苛的驯服,性子依旧烈得无法驾驭可就是这样一匹不能驯服的野马,偏对她服服帖帖。宫廷夺位之争,她弃贵妃之位,陪他流放贫瘠之地三年之久,与他在生死边缘游走,只待时机到来。待他荣登九五之尊,问鼎中原之日,她却落得媚颜祸主之名。可叹,自古帝王心,宠冠后宫的同时,她迎来的不过是决绝冷情的无子汤。凄然一笑,她早该知道,他看上的无非是她的倾城容颜,智谋韬略来成就他的宏图霸业罢了,如果当年初见时,在那场大火中,她毁尽了容颜,是不是她这一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