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是的,少主不死!少主不灭!

少主拥有不死不灭的魂魄,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杀得了他!

天玄死了,但是陆原还在,所以依然是不死的。

刺眼的白光依然在闪耀着。

光芒之中,是陆原和黑斗篷的战斗。

当然,在众人的眼里,也许这只是一场屠杀。

所有人都只能呆呆的等待着。

地狱军团的人,脸上带着喜色,他们知道,很快陆原就会被干掉,然后陆家会被消灭,接着,这整个天岛就是自己的了。

而陆家的人,心里悲痛,但是也无可奈何,即使他们是地球第一家族,但面对这些魔族和各种未知事物,他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刺眼的光芒,继续燃烧着。

此时,地狱军团那些人的心里,都已经开始有一些问号了。

怎么会这么长时间?

这不应该啊。

就陆原那个样子,随便一个人都能干掉了,更何况是魔族少主,想要杀陆原不是一个指头的事情吗。

“采薇姑娘,你不用担心,少主会没事的,你知道吗,他才是真正的魔族少主!他会打败那个黑斗篷,他会赢到最后!”

看到采薇也呆呆望着光芒,章九赶紧上来安慰道。

“真的吗?”

采薇突然转过头来,看着章九。

她的脸上,表情显得有几分悲伤,一种很深的忧伤,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来,好像是一种永远也走不出来的忧伤。

“采薇姑娘……”章九顿时就愣住了。

采薇这样的表情,实在是有点不正常。

章九还从来没有见过采薇这样过。

采薇没有说话。

但突然,她眼角有泪水缓缓落下,瞬间泪如泉涌一般。

汩汩的泪水,在她脸上肆意流淌。

她微微仰起头,那泪水在光芒下,闪烁出美的让人心碎的七星光芒。

章九更呆住了。

采薇表露出来的那种悲伤,足以让任何人动容,甚至一草一木,都会因为那种悲伤而凋零。

章九觉得自己都被感染了,一种难过迅速笼罩了他。

本来章九还因为想通了枯荣大师的预言而欣喜,但是采薇的这种悲伤似乎更加强势,直接把章九心里的那种欣喜,给完全替代了。

采薇的这种悲伤,太巨大了,那是一种似乎比死亡还可怕的东西。

“这……这……难道……”

章九看着采薇,喃喃自语。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极为悲怆,“难道黑色代表着死亡?!难道是只有少主死去,才会得到真正的解脱?死去就代表着不存在,少主若是不存在,那少主的思念也就化为烟灰而乌有,所以少主就解脱了……”

“不然的话,采薇姑娘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悲伤,难道,这也预兆着少主真的出事了?采薇姑娘本是仙体,少主对她这么好,她虽然自己不知道,但是其实已经不由自主的去感受少主的存在了,现在少主不存在了,所以她才会如此悲伤。”

想到这里,章九又瘫了。

命运,终注定……

光芒终于,慢慢的开始衰减了。

采薇脸上的泪水更加旺盛了,她的目光,完全看向了场内的光芒,光芒映在她的瞳孔中,让泪水看起来更加晶莹。

一个人影,慢慢的从光芒中走了出来。

他,就是胜利者。

光芒虽然在衰减,但是依然强烈,在强烈的光芒下,人影只不过是一个黑色的剪影,谁也看不到他的样子。

地狱军团的人骚动起来,脸上依然是那种狂热和惊喜。

而章九此时,心里已经宛如明镜,虽然没看到人影的样子,但是他已经知道结果,此时的他,心里一片颓然。

采薇站了起来,脸上的泪水依然在奔涌,那种悲伤,她无法控制。

她向那个人影走去。

不,确切的说,她是在向那光芒走去。

不管怎么说,光芒里都有她关切的人。

章九没有去阻拦,他什么也没做,因为他知道,现在做什么也没用,一切已经定了。

他此时的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如何了结自己。

“拜见少主,恭喜少主……”

魔族五金牌带领着所有魔族众人率先跪下,地狱军团紧跟其后。

只是,话还没说完,声音就停住了。

人影终于走出了光芒笼罩的地方。

众人也终于可以看到了他的脸,有几分清爽,又有几分刚硬。

那是陆原的脸,此时,他比任何时候,都要精神,那是一种自信的精神,就好像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

没错,是陆原赢了。

所有人都仿佛凝滞住了一样,看着陆原,时间在这一刻似乎也变慢了,邪将等人脸上第一次露出了震惊之色。

关秋水捂住了嘴巴。

陆沧拍了拍陆北客的肩膀,惊喜的指着前面让爷爷去看。

章九更是震惊,他抬起了头,站了起来。

此时,采薇终于来到了陆原的面前。

“采薇,你怎么,哭了……我赢了,你可以放心了……”陆原伸出手,轻轻的准备擦拭采薇的泪水。

他知道,采薇这是为自己流泪。

也许这不是爱情,但是这也是一种很温暖的感情,也许超出了友情,介于爱情和友情之间,毕竟陆原也是天玄的一部分。

看到采薇哭成这样,陆原不由又想到了天玄。

为了自己,采薇都哭到这个程度了,如果她真的觉醒知道了天玄的事情,又会痛苦成什么样子呢?

“采,采薇……”

陆原的声音突然多了几分诧异。

他的手,就在要碰到采薇脸上泪水的时候,采薇却避开了过去。

采薇的速度并没有慢下来,她擦着陆原的肩膀而过,却径直向陆原的身后走去,就仿佛没有看到陆原一样。

此时,光芒已经完全消失殆尽,一切回归了正常。

陆原的身后,一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他的身上,披着巨大的黑色斗篷,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看起来,仿佛是一块布盖住了什么东西。

采薇绕过陆原,来到了黑斗篷的身边。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又都转移到了采薇的身上。

谁也不知道她要干嘛,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做这些。

黑斗篷的尸体,就躺在那里,但是魔族的人也好,地狱军团的人也好,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查看。

干掉自己少主的人,就站在前面,他们又怎么敢轻举妄动?

陆原也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采薇,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采薇跪在了黑斗篷的身边,然后她伸出手,轻轻扶起黑斗篷。

她的手,刚一碰到黑斗篷的身体,脸上的泪水,又仿佛是被挖断的自来水管道,汹涌的流的到处都是。

“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啊!”

采薇坐在地上,她抱起黑斗篷的上身,伏在她的腿上,她的双手,紧紧的把黑斗篷的脑袋抱在身前。

她真的是在哭,哭的痛心彻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采薇的泪水决堤了,从她的面纱下的脸颊如同雨下,滴落在黑斗篷的衣服上,很快就湿了一大片。

“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啊!我们分离了那么久,几万年的日夜等待和思念,无数的轮回和折磨,为什么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为什么我们刚一见面,又成为永远的诀别,为什么!”采薇的脸,紧紧贴着黑色的斗篷,泪水在那一刻,将她和黑斗篷似乎连接在了一起。

如果说众人只是觉得采薇的举止很奇怪。

那么陆原和章九的心里,已经是彻底震惊了。

采薇和这黑斗篷之间,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

一声带着愤怒控诉一般的尖利呐喊,骤然刺向了天空。

那一刹那,连阳光都变得昏暗了起来,乌云从四面升起,雨滴开始急速的落下。

似乎,连老天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躲了起来。

采薇猛然扬起头,雨水被她的秀发甩成了一道道的水雾。

她的目光是那么痛苦,又是那么愤恨,因为绝望而痛苦,因为绝望而愤恨一切。

“为什么!”

凄厉的声音,尖锐到了极点,众人只觉得鼓膜里仿佛有钢爪在玻璃上划过,整个空气都绷紧的如同是一张弦!

天空中,一道轻纱飞过。

慢慢的飞向远方。

“她,她……”

关秋水突然跟见了鬼一样,指着采薇,她的目光里,有震惊,更有难以置信,还有一种混杂着嫉妒和羡慕,只有女人,才会有那样的目光。

“好美。”

即使害怕,但是有人也忍不住赞叹,因为,那实在太美了,已经控制不住必须要说出来!

陆原也惊住了。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采薇的脸。

轻纱被风吹走了,采薇的脸此时一览无余,但是那绝不是从前那张丑陋的脸了,那是一张绝美的脸。

那完美的肌肤,人间都不配拥有!

那样的绝色天姿,永远只流传在神话里!

嘶,有东西绽开的声音。

咚,有东西坠落的声音。

采薇的右臂衣服绽开了,涂抹在烧伤手臂上厚厚的药膏固化坠落了。

采薇的右臂,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依然那么柔滑白嫩。

那一刹那,章九突然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的手都在颤抖,嘴唇在哆嗦。

“难道,难道……”他的声音都断断续续的,“觉醒了……或者比这更可怕的是,她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昔日的诺言也失效了……”

说到这里,章九仿佛自己都被自己吓倒了,“那么,难道说黑斗篷其实……”

他不敢说下去了。

因为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了。

可是,就算不相信,事实却摆在眼前啊!

“我不会让你死在我面前的,我不会的,我要你和我永远在一起!”采薇又低下头,雨水完全打湿了她的秀发。

顺着发根流淌着。

泪水和雨水,在她的脸上肆意蔓延着。

“我不要你死!”

一声哭喊,更加尖利,连陆原的脸色都不由变了。

整个天岛,无数人捂着耳朵满地打滚。

“采薇……”

陆原轻轻的呼唤道,此时的他,已经无法确定,采薇还是不是以前的采薇了,但是无论如何,自己答应过天玄的……

“你,是你杀了他!”

采薇突然转过头,狠狠的盯着陆原。

陆原愣了。

采薇那绝美的脸,让每个人看到了都觉得心里有一种美好,可是那脸上狠狠的目光,深深的剜在了陆原身上。

“我……”

陆原想说什么,可是他还是只能承认,“是我杀了他,可是……”

陆原没有说下去。

可是什么?可是他刚才要带走你啊,可是我是为了保护你啊!可是那我也是为了天玄啊!

这些话到嘴边了,陆原却说不下去。

不仅仅是说不下去,而是说了也没什么用了。

看到采薇抱着黑斗篷那痛苦的模样,陆原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虽然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你杀了他,所以你应该……”采薇说道。

“我应该……”陆原喃喃的说到,“死?”

他突然觉得好累好累。

一切都太累了。

自己那么渴望寻找到周允,却永远都找不到,总是似乎有什么力量在阻止自己。

自己辛辛苦苦的保护采薇,为了她用尽了一切,结果却让她那么痛恨。

也许,自己真的该死。

也许,是时候解脱了?

陆原呆呆的站在那里,雨水也浇灌了他全身,已经湿透。

采薇的目光,却依然冷冷的甚至带着仇恨的盯着陆原,仿佛在等待。

不知何时,一只手,慢慢的爬上了采薇的脸庞。

轻轻的摩挲着采薇的脸颊。

“我,我没死。”

黑斗篷的手,轻轻的抚摸过采薇的脸,他依然伏在采薇的怀里,但是已经有了几分气息。

“你……”

采薇再也顾不上陆原了,眼里的泪水还在奔涌,但是似乎变得有几分欢欣了,她更加温柔的抱住黑斗篷。

“采薇,我没死啊。虽然他赢了,但是你放心,也许别人可以杀死我,但是他是杀不死我的,其实我也杀不死他。”

黑斗篷的声音很虚弱,但是声音却带着一种幸福的感觉,“采薇,我终于明白了,你其实爱的人,是我。”

“当然是你,当然是你!”

采薇的语气里,带着无可争辩,她哭着说道,“当然是你,一直是你!你为什么会怀疑这个!你比他好太多了,他太多情,太懦弱!跟你比,他什么都不是!”

“其实,我一直很害怕你知道吗?”

黑斗篷说道,“我很害怕你喜欢的人不是我,而是他。我真的很害怕,所以我不敢出现来见你,我害怕我会失望,害怕被你拒绝,因为我是那么爱你,我只爱你一个人,从开始到永远,我的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

“我不会拒绝你的,我爱你,一直都是你啊!我不爱他,我爱的是你!”

“我今天知道了。”看不到黑斗篷的样子,但是可以猜得到,他此时一定在微笑,“我看到了,看到了我们心灵之间彼此那根弦,看到了你会因为我的死而觉醒,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你选择的是我,爱的也是我,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

“我也好高兴,我终于等到你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任何人,任何力量,也不可能再让我们分开了。”

采薇抱紧了黑斗篷,两人依偎着,仿佛这里就他们两个人一样。

陆原呆呆的看着他们。

当看到他们抱在一起那种情意绵绵,只有彼此的样子的时候,他的心里,陡然泛起了柠檬的味道,一个瘦弱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他模糊的视线里。

“你不是天玄!”

一个声音,把陆原惊醒过来。

章九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陆原身边,刚才采薇和黑斗篷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字,他都盯得一清二楚。

他没有像陆原一样被什么男女之情扰乱了理智,他的目光,洞察而敏锐!

章九站在陆原身边,看着黑斗篷,一字一顿的说道。

采薇和黑斗篷,显然身体都震了一下。

他们没有说话,在采薇的搀扶下,黑斗篷慢慢的站了起来。

此时,已经根本不需要解释什么天玄,什么少主,什么魔族,什么前世,什么今生,什么任何东西了!

在这种情况下,陆原,章九,采薇,黑斗篷,他们知道的东西,肯定都太多太多。

“我当然不是天玄。”

黑斗篷终于开口了。

陆原的心猛然一震。

面前,采薇扶着黑斗篷,那么温柔,那么贴心,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就仿佛相互扶持一般,这让陆原的心里有一种滴血的感觉。

采薇,那是天玄的女人!

怎么可能,爱上别人!

假如天玄地下有知,他得有多痛苦!

为了采薇,天玄可以说做了一切,甚至牺牲他自己,也是因为采薇的一部分原因啊!

天玄,那个曾经住在自己身体里一段时间的男人,虽然陆原一开始恨他怕他,但是当他们关系冰雪消融那一刻,陆原真的把天玄当成了兄弟!

那是自己兄弟的女人!兄弟临死之前一再嘱托自己照顾她的!

现在兄弟死了,埋在地下,坟头长草,而兄弟的女人,却说爱别的男人!

“你到底是何人!”

章九森冷的看着黑斗篷。

他不怕,当然不怕,少主已经恢复,现在他不惧任何人!

黑斗篷没有说话了。

他的手,慢慢的,伸向了自己头顶的兜帽,那巨大的,笼罩了他全身的兜帽。

兜帽慢慢的,一点一点向后面滑落。

兜帽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

终于,刷,兜帽彻底滑落到了脚下。

丝滑又浓密的秀发,在兜帽下蓬勃的爆了出来,扬起在空中,轻舞飞扬,空中满是一阵阵的花香。

同类热门
  • 蒲公英的约定十年约蒲公英的约定十年约墨染殇年|幻情一个灵界女孩对凡界很好奇,一天她逃了出来,后来又喜欢上了一个人类,她抛弃了灵界接班人的职位,宁愿和那个男孩在一起。一直有报复心的姐姐就把她抓了回来,打入幽冥地域。"季修赫,是你吗,是你来救我了吗?"她期待着??????
  • 万妖典之这个阁主有点凶万妖典之这个阁主有点凶墨满酒汐|幻情陆川:“我叫陆川,沧澜大陆的陆,山川的川。” 涂月:“涂月。” —— 陆川:“所以究竟是风动还是铃动呢?” 涂月:“不,都不是……”是我心动了。 —— 陆川:“阿月……喜欢我吗?” 涂月:“不喜欢。”但是我爱你。 —— 陆川:“我确实是在利用你。” 涂月:“我认了……” —— 陆川:“你可曾……爱过我?” 涂月:“不曾!”
  • 今天又是想种田的一天今天又是想种田的一天一段云妗|幻情京中之人都闻:凤家嫡出小姐的“大名” 不仅天生废材,还带着个眼盲的拖油瓶弟弟 芝麻闻之一笑,废材?拖油瓶?那是尔等凡人孤陋寡闻 无所不能的摘星阁大弟子,惊艳决绝的太子殿下……哼!都是主人的小弟。
  • 人间逢龙戮魔录人间逢龙戮魔录江嘉笑|幻情那是风暴席卷而来前的平静之年,后来,昼夜颠倒,人鬼不分。 纵当年情深似海,今却相逢不识。 转眼五百年过,上京繁华不再,塞北长风依旧。 我寻遍万水千山,终又与你重逢。 李家小将军在受召回京路上捡到一只从天而降的怪鸟,谁知怪鸟非鸟,是条长了翅膀的小白龙。 小白龙自称天界二殿,呃,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关于胸怀天下,一心只想打打杀杀搞事业,总在逃避爱情的女主,和一个本想独善其身,却为了一点光亮一头扎进命运漩涡的男主。 努力型选手和天才型选手的故事。 缘起缘灭何相续,情深情浅不由人。 —————————————————— 我曾行过黄泉八百里曼殊沙华,也曾在云间赏过千里江山社稷。我耐得住一屋清寒,也抵得住满眼富贵。可这一切的一切,皆不抵你在尘世间朝我伸出的手和明朗的笑。
  • 萌妃要逆天:邪王追妻太辛苦萌妃要逆天:邪王追妻太辛苦夜灵洛|幻情她,是鬼医和上古修炼世家的继承者,却被自己的闺蜜害死,原因居然是:她手指上的朝阴戒...;他,是一个残酷冷血,不近女色的一方王者。当王者遇上鬼医他俩会有什么故事发生吗.....(宠文,1V1)
  • 恶魔召唤:魔女殿下遗千年恶魔召唤:魔女殿下遗千年Lx蓝胖纸|幻情她,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却有另一个不一样的身份。他,明明是她的敌人,却对她死缠烂打。当她还是千年前的那个小纯洁?抱歉了,早就进化成大邪恶了。只是谁能告诉她,这个表面跟她是敌人,内地里却是个逗比追妻狂的人是谁?让我们坐看女主笑傲江湖,称霸世界!「某宸:老婆,你就从了我吧。反正我们都是夫妻了。梓菡:一边去,被打扰我虐人。」[PS: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不好见谅哈。]
  • 巅峰路之爱情漫漫巅峰路之爱情漫漫宅萌女王|幻情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异世,有魂力,没有灵力。有魄力,没有武力,有驯兽师,没有召唤师,有炼丹师,没有药剂师,有炼器师,没有灵器师,且看欧阳浅沫成就一个不一样的巅峰之路。
  • 天才召唤师:爷,你家娘子掉了天才召唤师:爷,你家娘子掉了萧白衣|幻情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一名杀手,却被最亲的人设计杀害。再睁眼,她竟重生在另一个世界的同名同姓的傻子身上,变成了人人唾弃的痴傻废物!偶然得到世上绝无仅有的空间,更有神秘炼药师相助,这传言中一无是处的痴傻废物,终将化身绝世天才!而他清冷孤傲,神秘莫测,对所有人都冰冷如霜。一次偶然,他便就此跟上了她。“喂,你能不能给我说几句好听的?”“不能。”“你一次能不能多说几个字?”“为何。”“……你是冰块做的吧?”“不是。”某人抓狂:“我!要!疯!了!”“过来。”冰凉平淡的话音一落,她便跌入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中……
  • 异端神域:诅咒魔女异端神域:诅咒魔女幻象狸猫|幻情异端大陆——光明帝都昌盛近千年的贵族一夜之间被灭门?只留下了刚满十四岁的小姐,亲眼看见自己的族人一个一个倒在血泊中,她会怎么办?当然是选择报仇了!她要变强,她要将毁了她的家的人,付出代价!在异端大陆,血瞳是无比邪恶的存在,可她偏偏有一只眼睛像是被血染过,“到底哪个才是我?我体内的灵魂都是谁?”被称为诅咒魔女,在众国的追杀下,积於了四百年的怨恨被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你们说我是魔女,还不是被你们逼的!”那只幽蓝色的眸色,也被染成了红色......异端神域第一部,诅咒魔女,开启!
  • 一路修仙:弄个妖怪做炉鼎一路修仙:弄个妖怪做炉鼎孟婆|幻情她的魂魄被人镇压,差点烟消云散,却被云火经挟持重生到凡间云月大陆,变身废柴一枚。谪仙一样的未婚夫逼迫她退婚,她相约五年后在剑仙大陆决斗。母亲也因为替她寻找丹药,被玄兽攻击陨落,父亲有意扶持二姨娘浣娇眉为嫡母。府邸的其他姐妹更是处处陷害女主,夺去她的修炼资源,被她一一化解。女主体内莫名其妙的有了空间,重新拥有了玄气,还住了一只喜欢钻人屁股的杂毛怪物,吃完各种玄铁,还会产下丹药。女主利用这些丹药,赚取灵石,逃离家族。她竟然是千年难遇的极品炉鼎,与她合体,可以增加自己的灵力,也因为极品炉鼎的身份,被人觊觎,遭到各种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