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〇八章 终于到了仙界了

“好希望今夜立刻就过去,马上就可以到仙界啊!”

房间里,楚红一边收拾随身衣物,一边碎碎念。

还时不时的向窗外的夜空看去。

“红姐,我怎么觉得你这么兴奋的原因,不仅仅是你说的那么简单啊?”陆原坐在旁边,看着楚红。

他的脸上依然一片平静。

尽管他的心里已经对仙界充满了渴望。

“真,真的吗?你真的这么觉得吗?”楚红脸上突然就红了,说话也结结巴巴了起来。

不等陆原接话,她自己就打开了话匣子,女孩子有时候就是这样,内心藏不住事情。

“到了仙界,就可以看到他了呀!”说到这里,楚红的脸就更红了,呈现出了一种女孩子特有的害羞,“也不知道他还记不得我呢,不,他一定会记得我的,一定记得的。因为我也一直记得他的样子。”

陆原就坐在旁边,当他看到楚红痴痴的说着那些话,当他看到楚红目光里那种想起一个人泛起的光芒的时候。

陆原的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也想起了一个人。

他想不起这个人的样子,想不起这个人的名字,但是他就好像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也值得自己像楚红这样去等待。

那个人,也在仙界吗?

如果在的话,自己会遇到吗?

带着这些问题,陆原沉沉睡去,等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广场上。

广场很广阔,青色的地砖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远方似乎金碧辉煌的,但是具体有什么,也看不清楚。

广场上的人非常多,不过全部都是女的,一个男的也没有,每个人看起来都相当的兴奋,叽叽喳喳的,一个个东瞄瞄西看看的,似乎眼睛都不够用的了。

“啊,这里就是仙界啊,真是好漂亮啊!”

“能来一次,这一辈子都值得了啊。”

众人兴奋的相互议论着。

陆原听着周围的声音,心里很清楚,这些人都和自己一样,是被挑选上来的,都是为了给西王母的寿诞做服务的。

“安静!”

一个粗矿的声音传来,声音仿佛是打雷一样,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嗡嗡的。

前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黑塔一样的男子,男子身材极其高大,大概也有三四米那么高,面色冷酷,手里提着一个黑黝黝的鞭子。

“从今天开始,由我南门力士来训练你们!记住了,你们来这里不是玩的,你们是来为神仙们服务的,记住,你们只是低贱的凡人,你们来这里,不要把自己当成人,要把自己当成工具,当成器具,无条件为神仙们提供最好最优质的服务!好了,都给我站直了!”南门力士,说着手里的鞭子在空中一挥,炸天的声响在空中划过。

众人刚才脸上的兴奋什么的全没了,赶紧规规矩矩的站好。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而且非常严格,不仅训练严格,而且这些凡人们被管制的也很严格,除了服务的各种训练之外,基本上哪里都不能去的。

而其实就算给她们去逛去转,她们应该也是不会去的了,只因为每天的训练强度太大了,每个人都累的要死。

很快,半个多月过去了。

距离西王母的宴会日期,也一天比一天近了。

来这里的神仙们,一天比一天多。

陆原她们终于训练告一段落,进入了实习阶段,成千上万的凡人服务员,被派往每一个来参加宴会的神仙的行宫,在里面伺候他们。

“小蝶。”

这一天,陆原正端着几束仙草,走在行廊上,他伺候的是一位仙子,正需要仙草泡澡,陆原就赶紧去取来给她送过去。

半路上,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了他。

“红姐!”

是楚红,看到楚红,陆原的心里只感觉到一阵温暖,是啊,自从来这里之后,自己和楚红就分开了,两人也半个多月没见着了。

“怎么样,红姐,找到你说的那个人了没有?”陆原还挺关心这个事的,是的,因为他依然能想起那天晚上楚红说到这个时候脸上的那种想念和,爱。

没错了,那是爱的样子。

“小蝶,我终于明白了,我是不可能找到他的了。”楚红脸上显得很憔悴,听陆原这么一问,她眼睛立刻就湿润了,“我和他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我和他连见面的可能都不会有的,我和他的差距太大了,他是神仙,而我,只是一个凡人。”

“也许,还有机会呢,红姐……”陆原看着楚红的样子,他心里也很难过。

可是说这句话,他其实自己都不相信。

是啊,哪里有机会呢?

凡人来到仙界,只是来做服务的,平时行动限制的都非常严格,根本都不能乱跑,而且这个地方非常大,大到无边无际,神仙也成千上万宛如天上繁星,想找一个人,更是不可能。更何况,神仙们,谁又会在意一个做服务生的凡人呢?

“没有机会的,小蝶。”楚红似乎自己也认命了,可是随即她又哭了起来,“可是小蝶,我真的好想他呀,五年前的时候,我在竹里馆外练功,一不小心就扭伤了脚,我当时完全就不能动了,心里也很害怕,就在那个时候,他就像是神仙一样突然就出现在了我面前,不,他就是神仙,温柔的给我治疗了脚踝,他很厉害,手轻轻一拍我就好了,他长得很好看,又温柔,眼睛明亮,目光温润,我只和他对视了一眼,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爱上他了,我也知道,他一定也爱我,只可惜他当时说有急事处理要走了,他还说,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可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回来过了,但我知道,他一定有原因的,我本以为可以来这里找到他的,但是我发现,不可能的了。”

“红姐,其实也不一定啊,也许有一天,他会想起你,又会来找你的。”陆原说道。

“不可能了,真的不可能了。”楚红突然哭了,拼命摇着头。

“怎么了,红姐?”陆原看着楚红,突然他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那个,我伺候的那个神仙,是个男的,他,他好像要对我不轨!”

“啊!”

陆原脑袋就嗡的一声,炸了。

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陆原当然也知道这里发生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神仙嘛,其实也是人啊,尤其是来参加西王母宴会的神仙,素质也参差不齐,其中不乏一些猥琐的。

这些神仙就对伺候他们的凡人服务员动了歪心思。

陆原就经常听说哪个哪个服务员被怎么怎么了。

而且就算被怎么了,也没有说理的地方去,毕竟凡人都是低贱的,在这种地方,神仙永远高高在上,想怎么欺负你都行,怎么你,是看得起你。

“如果我身体被污了,那我再也配不上他的喜欢了。”楚红哭着说道,“这几天我看他对我的眼神不对,我觉得他快要对我下手了。”

“我和你一起去你那边,看看能不能帮到你。”陆原知道,事不宜迟,要是那猥琐神仙真对楚红做什么的话,楚红很可能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那就完了。

他也顾不得自己伺候的那个仙女了,跟着楚红就去她那边。

“他,他就在里面睡觉。”楚红指着房间里的一个帘子。

陆原小心的看过去。

顿时,心里就泛起一阵恶心。

那个神仙长得确实够丑陋的,塌鼻子宽嘴巴,头发也油腻腻的。

“怎么办啊,小蝶?”楚红说着,眼圈又红了。

“红姐,你等等,我和你换吧,你去伺候仙子,我来这里,我去把我的东西拿过来。”陆原知道自己是个男的,所以也无所谓,说着,他不等楚红开口,自己就飞快的跑了回去。

陆原把仙草给了那个仙子,然后取了自己的东西,刚要回到楚红那边。

就在这个时候。

他突然听到一声仙乐一样的声音。

同时,似乎天空都泛起了柔和的光芒。

一个倩丽的身影,缓缓从天上,慢慢的落下。

身影浑身素白,衣带飘飘,看起来风姿冠绝,神采无双。

只看了那身影一眼,陆原的心只感觉到宛如过电,他的目光,就再也无法从那身影上挪开了。

同类热门
  • 废材逆天:医毒双绝小毒妃废材逆天:医毒双绝小毒妃染烛浅浅|幻情当天才穿越成废材,她发誓要把一切的屈辱加倍讨回来······说姐姐我是废材那么你被我这个废材打了你又是什么?丹药很珍贵?姐姐我拿来当糖豆吃;灵兽很稀有?姐姐我只有神兽;双元素了不起啊?姐姐我还是七元素呢;说姐姐我没有男人要?不好意思你心心念念的邪尊大人对姐姐我一见钟情了。(这就是一个废材一不小心成为天才的故事……)
  • 一世浮华三生梦一世浮华三生梦月墨瑶|幻情相传轩辕王朝有两个绝世,一是曾经被视为绝世天才轰动整个大陆,后不知为何灵力全废又再次轰动整个大陆,又消失与众人眼前的轩辕七王爷之子墨绝璃,一是被人从还未出生就津津乐道,后又无故失踪的将军之女轩辕月墨。 两人真的毫无关系吗,一个个谜团,一个个阴谋随着两人的相遇又会如何呢。 当前世的记忆恢复,当今生的身份被揭开,两人是给加如胶似漆还是再无联系。 老天真当要开着玩笑,让生生世世相爱的两人再次分别? 相信吧,有情人终成眷属,老天是不会棒打鸳鸯的。 废材or天才?皆在两人一念之间。
  • 霸道王妃,别逃霸道王妃,别逃曦西嘻|幻情被男友甩,被老板骂,特别倒霉的夏西西。很幸运的睡了一觉之后穿越了!“口意,这娃娃真是萌出血了”一脸痴汉表情的夏西西。”别碰我,蠢女人!“萌娃一脸嫌弃。霸道,最爱萌物还有那么一丢丢蠢的夏西西,腹黑,妖孽,帅气多金的靖王爷。他们之前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 宇宙很大宇宙很大疯癫罗华|幻情无意中打开异界的大门,本以为自己是人,结果却是老傲卡的作品!
  • 素灵愿素灵愿离韵秋|幻情玄如派弟子每日必做的三件事: 1.嫉妒许倾颜 2.嫉妒许倾颜 3.嫉妒许倾颜 什么?为什么要嫉妒她? 因为她是个十全十美的人。 许倾颜:虽说我是个十全十美的人,但也不一定哦,跟二妹比武的话,我差了一点儿,跟三妹比颜值的话,我差了...... 夜临辰:本以为是个禁欲系的高冷男神,结果是个纯情闷葫芦……笑什么笑?人家没谈过恋爱嘛,不过是靠着一张帅脸被人仰慕到现在。 夜九卿:女人真是种神奇的生物,我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不念我,我对她好的时候她不稀罕,可当我离开她的时候,她却哭的死去活来的……啧,归根到底,还是我原来不够有钱,不 够有权。呵,女人。
  • 爱神的爱情爱神的爱情嗯哼先生|幻情她是掌管婚姻的爱神,东方的人称作“月老”!某天,因为自己喝醉酒,把婚姻薄给撕了!撕了!酒醒后,某神黑着脸把爱神踢到了人间,耳边只回响着“不找到真情就别想回来!”就因为这样,悲哀的落到吸血鬼的地盘,感觉自己性命不保,没事儿,还有法力~等等,这点法力似乎不够用!为什么会有吸血鬼缠上我啊,而且还是两兄妹!这家伙,好像喜欢上我了…
  • 我家夫人是国师我家夫人是国师百合彼岸雪|幻情喜欢你,刻不容缓。 白漓是一个高冷的国师,可她是女扮男装。 白漓明明是人,却生了很严重的病,整天对一个魔族念念不忘。 那个魔族还特、别、喜、欢、撩她。 白漓委屈,她的高冷人设全崩了。 墨辞抱着委屈的小娇妻,细声细语地哄着。 “乖,宝贝儿。” “让你撩回来好不好。” 白漓:……
  • 我家殿下又飘了我家殿下又飘了陌家阿晞|幻情俗话说得好,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朝重生被雷劈! 要问她最郁闷的事,莫过于在自家院子里晒日光浴,结果无辜被雷劈中重生。 重生也就算了,居然重生在一个使用灵力的异世界! 更过分的是,还重生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她就想问一句:老天爷,这么整我为那般哪? 好在,家底不错,家人不错。 跌(惹)跌(事)撞(生)撞(非)到成年之后居然撞到了一个妖孽! ————?————?————?————?———— “阿槿~你知道本王的宗旨是什么吗?” (被堵住墙角,弱小可怜的她)“谢谢,我不想知道!” “本王的宗旨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若不走,将其——抗走~” 某女瑟瑟发抖: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不对!我不该离家出走!
  • 偏将清明入画间偏将清明入画间迟栖烟.|幻情世有画中人,唯举世无双之画不可蕴。 如此,才有了她春秋。 世有画外人,唯举世无双之心不可酝。 如此,才有了他王希孟。 都道醉里乾坤大,醒时岁月长。 终究,不过,一笔春秋,一世清明。
  • 猫妖月菲菲猫妖月菲菲闻人陌|幻情一朝穿越,成猫妖!还被异世大魔头捡去当灵宠。大魔头只知修炼,不懂男女之情。小猫妖只想过人类生活,懒怠修炼。不过,偶尔练个丹什么的还可以啦,因为仙丹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