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一十章 绑仙台上的月女

“操纵月宫走向,移动月宫方位,天呐,月女神怎么会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不好意思,刚升级为神仙,萌新问一下,这个很严重吗?”

“废话,当然严重啊!那可是月宫啊,虽然是月女神自己的宫殿,但是月宫的光华也关系到仙界的很多东西,所以根本不允许轻易改变月宫走向的,月女神也是根本没有权力私自移动月宫方位的。”

“对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你刚才没听太白子读了罪状了吗,说是要把光华送往原之大陆。”

“原之大陆?就那个低等凡间吗?月女神这是疯了吗,为了原之大陆,居然闯下如此大祸,真是疯了啊!”

“会不会是月女神太寂寞了,想找点乐子呢?”

“怎么可能呢,你们应该也清楚,月宫那么大,想操纵月宫走向,移动月宫方位,那得多辛苦,需要付出多大的心血,如果只是想制造一个小恶作剧,找点乐子什么的,根本不可能这么做的,没有非常不一般的原因,谁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还触犯天条的事情!”

“但是,月女神为什么不认错?”

“是啊,宁愿上绑仙台,也不认错,她这是怎么了啊?”

“就是,刚才就认个错,不就完事了吗,也不至于吃这个苦,更何况,这个本来就是个错啊,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众神仙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里脱离出来,依然纷纷议论着这个奇事。

“王母,月女神送绑仙台,是不是有点过重了,毕竟月女神是月宫仙子,乃是上仙之列。这样,会不会影响不好,引起其他上仙不满呢?”几个地位比较高的神仙,小心翼翼陪在王母身边。

“你们觉得太重?”

王母脸上带着玩味的微笑,扫过面前这几个神仙。

神仙们急忙低下了头,没人敢和王母对视。

“我倒是觉得便宜了这个贱人,贱人!”下一秒,王母脸上突然爆发出可怕的怒意,她就像是疯了一样。

“要不是这个贱人移动月宫,让月华都洒向了原之大陆,我的重奎,又怎么可能趁着夜色逃出宫殿,那孩子生性贪玩,所以我一直把他紧紧的看守在銮殿里,而正是因为那个贱人,让重奎跑掉了,现在都一个多月了,马上就是我的宴会了,也不见我儿子回来,那孩子说不定在凡间玩的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想回来!这个贱人,让我儿子跑掉了,让她去绑仙台,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此时的神仙们不但低着头,身体也开始瑟瑟发抖。

“最好就绑在那里,永远吧!”

“要不开除仙籍,打落凡间!”

“干脆斩仙台给斩了!”

几个神仙们脸上堆着难看的笑容,出谋划策。

“呵呵,呵呵。”王母冷笑看着远处高高的绑仙台,心里充满了一种快意,月女,你也有今天?

我要让你知道,我才是仙界第一女人。美貌在权力面前,什么都不是!

王母当然嫉妒,月女神的名声越来越高,整个仙界一半以上的神仙都会谈论月女,只要月女说一句话,立马就会成为神仙们讨论的话题,甚至比对王母的命令还热情。

如果有选举的话,如果每一个神仙都可以投票选出掌控者,说不定月女得到的选票比自己还高!

王母当然容不得自己卧榻,别人酣睡!

再想到儿子重奎,王母对月女又是恨得牙根痒痒。

虽然重奎离开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仙界谁不知道重奎是自己的儿子?

而去了凡间,又有谁能对重奎产生威胁?

但是重奎贪玩,这一去,也不知道多久才会想起家,才会回来。

我的好儿子,妈妈好想你。

王母越想儿子,对月女的恨意就越多。

贱人,你就在绑仙台上先受点折磨吧,还有更好玩的在后面等你呢!

绑仙台上,一根乌黑的柱子,也不知道什么做的,也不知道在这里竖立了多久了。

黄巾力士们押着月女神来到台上,野蛮一推,月女一个踉跄,倒在乌黑柱子上。

刚一碰到柱子,月女就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急忙退开,而她碰到柱子的左肩上,几乎是立时就冒起了青烟,白衣被烧穿,里面白皙的皮肤几乎也开始变焦。

没人等她缓解,一道巨大的力气猛然袭来,还在呻吟的月女直接就被黄巾力士们按在了乌黑柱子上。

一声凄惨的喊叫。

月女神即使是神仙,也承受不住这乌黑柱子表面那种炙热。

惨叫绵延不绝,直到她慢慢变得昏厥。

黄巾力士们熟练的用着捆仙绳,结结实实的把月女神捆在了柱子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悠悠的醒来。

身上的白衣飘带早已断成片片,她衣衫凌乱,乱发飞舞,高高的被捆在乌黑柱子上,身上的痛楚一阵接着一阵,这种痛苦太过于剧烈,让她几乎无法思考,视线也变得模糊,她只感觉到自己意识也在模糊。

但是依然依稀可以看到绑仙台下的人群。

那一刻,她心里突然升起了几分羞耻。

是啊,怎么不羞耻。

那个永远的仙界第一美女,永远都是美丽高贵,让人仰望跪舔的美女,此时却像一头猪一样被捆在这里,披头散发一身狼狈,还要被那么多人瞻仰着。

可是,她后悔吗?

我后悔吗?

不会的,我不但不后悔,我还很高兴,因为,我答应过他,是的,他……

月女神模糊的眼前,仿佛又一次出现了那个身影,那个孤寞的身影,那个坚毅的身影,那个身影曾经冷漠的嘲弄她,但那个身影也曾伏在她的怀里痛哭,那个身影,也有一个他爱的人,虽然不是月女神……

可是自己就是喜欢他啊。

自己就是愿意帮他啊!

自己帮他,没有错。永远都不会错的。

“阿月,阿月……”

一个声音从脚下传来,月女神清醒了一点。

“阿月,你,你怎么会这样,我救你下来!”

是风女神,风女站在乌黑柱子下面,她抬起头,脸上泪水涟涟。

“不要,阿风,这是王母的命令,会连累你的,你什么都不用做。”月女摇摇头。

“王母……”

那一刹那,风女身体晃了几晃,差点晕倒。

王母的命令,无人敢违抗。

“阿月,你等我,我去求王母,就算是跪在她面前,跪一天……”

风女神飞快的跑走了,只留下一串眼泪在风中飞舞,滴落在了月女神的脸上。

“没用的,阿风,没用的,王母根本不会搭理你的,没人救的了我……”月女轻轻的摇着头,意识又渐渐模糊,嘴里呢喃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她在说什么?”

“听不懂啊,唉,本来以为能听到月女神的小秘密的。”

底下的神仙吊丝们,一边贪婪的从这个难得的角度欣赏月女神,一边相互交流着。

“天……玄,她好像在说天玄!”

“谁是天玄?哪一路的神仙?”

“没听过哎。”

众人议论着。

此时,风女一阵风一样,扑到了王母的脚下,她匆匆磕头,额头上的血都染红了台阶,“王母,求你了,放过阿月……”

“滚开!”

王母一脚就把风女蹬开了,她满面狰狞,声嘶力竭“让我的重奎回来!”

“重奎回来了!”

旁边一个神仙突然惊喜的大喊,他手里拿着一块玉壁,“王母,看,这里显示了重奎身上的项链正在逼近!”

“我儿,回来了!”

王母看着玉璧上一个光点不停闪烁,靠近,她知道,那是儿子的信号!

她惊喜的站起来,看着广场远处。

“来了,来了,有个人飞奔过来!”

此时。

南门门口。

“大胆,你是什么人,低等小仙!胆敢闯入銮殿!”门口,守卫的刀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这人身上仙气极弱,守卫当然不客气。

“仙尊好,仙尊别杀我,我,我是东夷之地沂水河的小小河神一枚。我,我有极其重要的讯息要告诉王母!”

来人说着,手里举起一个项链,微微晃动着。

同类热门
  • 倾于世倾于世雷冉|幻情作为大祭司的水倾面对灾难该如何选择。且看一女子如何步步化解危机。
  • 梦妖劫梦妖劫黑元|幻情本是一个现代普通人,偶然在夜市淘来一个古扑花纹手环,没想到开启一段神奇多彩的异世之旅……
  • 梨花未央梨花未央萤火光|幻情六界混战,众神陨落,仙路尽毁,再无修仙一途。她一代风神,灵识溃散,只能卧棺聚灵,期限千年。期限未至,他无意中,以血开启冰棺,掀开两人的一段旷世奇缘。她破棺而出记忆全无,阴差阳错两人成了夫妻,却无奈被卷入了皇权的争斗。她因为千年期限未到,体质残弱,一副寒冰之躯不知是福是祸。她历经磨难找回自我,重回巅峰,却依旧逃不出所谓了爱恨情仇。生死大爱,生存奇遇,虐心之恋,而她又是否是这世上最后一个所谓的“神”?
  • 妖孽:嫡妃天下倾妖孽:嫡妃天下倾乔锦玥|幻情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一双惑世蓝眸,让她成为众矢之的,亦注定了她坎坷的命运。世人只道她是妖孽,对她唯恐避之不及。独独他把她珍藏心间,深爱不渝。然而这份深爱,是否隐藏了别样的秘密?血淋淋的记忆被唤醒,她该如何去面对?注定的宿命,是否就无法反抗……
  • 重生女帝之至尊幻瞳重生女帝之至尊幻瞳幻惜梦|幻情仙界帝尊萧洛汐渡神劫失败肉身崩毁魂入苍穹大陆萧家另一个与其有着同样名字的女孩身上 当其灵魂苏醒的那一刻 意味着一段传奇的开始
  • 东风过小楼东风过小楼澣乔|幻情妖族五公主栖小楼,上有皇兄溺爱,下有百官维护,灿若桃花,无恶不作。 人族四皇子楚佟风,母妃卑微,兄弟专横,是人族最不起眼的皇子。 人族衰弱,灭族危难当前,他被遣送到危机四伏的妖族做毫无地位可言的质子,在迎接大典上被妖族女将当众羞辱。 她挺身而出,请他到府上教她学问。 本只是为了报恩,却在不知不觉间沉溺其中…… “世人都说人妖殊途,那我心悦先生,可是会错付了?” 他闻言动作一顿,慢悠悠道。 “你学问不精,世间还有一词,我还未教过你。” 她抬起头看他,清丽的眼中映着他俊秀的下颌 “什么词?” 他停下手中的笔,宣纸上的少女如同遍布乐叶边境的织锦花般热烈。 “殊途同归。”
  • 穿越异世之沈默穿越异世之沈默烛火亦暖心|幻情耽美文,帅哥沈默和老妈野外游玩途中带着空间一起穿越到了地球不存在的异世,和老妈艰难求生,杀猛兽,遇真爱建造自己的家园,带领本土的人民一步步改善生活。
  • 废柴花仙升职记废柴花仙升职记尔玉与玺|幻情人潮喧闹的集市上。 君晏突然被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娘子拦住了。 “公子,要不要试一试这碗汤?能帮助您增长灵力,增进修…” “不要。” “为什么?我不要钱的,你可以试试,求你了!”小娘子抱住君晏的腿不肯松手。 “尾巴,这是今天第十次了…” “我换了模样了你还认得出来?” “这么难闻的汤只有你才能做出来了…”说完君晏拂袖离去,只留下尾巴寒风中瑟瑟发抖。
  • 冷酷战神夺命仙妻冷酷战神夺命仙妻珍若水|幻情修仙大陆,林家长女林卿为报灭门之仇坠入魔道,成为一代魔尊,在报仇之时,与敌人同归于尽。再次醒来,重生在地球上一个同叫林卿的花季少女身上,从此开始了她的传奇故事。 江北辰,江家第三代人物,中部军区特种部队龙牙的教官,古武天才。 初次相遇,他受了重伤,晕了过去,倒在了她的秘密山洞门口。她本不想多管闲事,可又不想对方死去污了她的地方,从而救了他。 他一睁眼,看到一个十几岁的花季少女拿着一把剪刀对着他的大腿,他立马警惕起来,刚想有所动作就被她制住了。她抬起她那张如花似玉般的脸庞,冷冷地开口道:“不想死就别乱动。” 再次相遇,已是半年后,他正在执行任务,追捕几个岛国间谍,她无意中卷了进来,本以为她会沦为人质,没想到她不仅仅医术高明,还是一个古武高手,很快那些间谍被她打到在地上。 他带着招揽的目的接近她,没想到倒把自己的心赔了进去。
  • 仙魔奇缘之倾世恋歌仙魔奇缘之倾世恋歌漫游的花|幻情宿命里所有的千回百转,我都始终为你甘之如饴。 他是天帝之位的不二人选,又是秉乘了九个太阳神力的梵天神君,上古神器御魂剑奉他为主,他拥有六界之中最强的力量,但他最终选择放弃一切,只愿为她一个人烹饪美食。 她是魔尊最宠爱的小公主,外表甜美,古灵精怪,最大的乐趣便是捉弄别人,唯一能让她乖乖就范的就只有美食而已啦。 紫瞳无视那张已经贴近她的俊美脸庞,她盯着桌上那一堆美食移不开眼,嘴里感叹道:你不去做厨子真是太可惜了! 元修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宠溺道:好,那我以后就做你一个人的御厨,如何? 本文是悬疑+仙侠+言情+纯爱,酸甜可口,欢迎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