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一十章 绑仙台上的月女

“操纵月宫走向,移动月宫方位,天呐,月女神怎么会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不好意思,刚升级为神仙,萌新问一下,这个很严重吗?”

“废话,当然严重啊!那可是月宫啊,虽然是月女神自己的宫殿,但是月宫的光华也关系到仙界的很多东西,所以根本不允许轻易改变月宫走向的,月女神也是根本没有权力私自移动月宫方位的。”

“对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你刚才没听太白子读了罪状了吗,说是要把光华送往原之大陆。”

“原之大陆?就那个低等凡间吗?月女神这是疯了吗,为了原之大陆,居然闯下如此大祸,真是疯了啊!”

“会不会是月女神太寂寞了,想找点乐子呢?”

“怎么可能呢,你们应该也清楚,月宫那么大,想操纵月宫走向,移动月宫方位,那得多辛苦,需要付出多大的心血,如果只是想制造一个小恶作剧,找点乐子什么的,根本不可能这么做的,没有非常不一般的原因,谁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还触犯天条的事情!”

“但是,月女神为什么不认错?”

“是啊,宁愿上绑仙台,也不认错,她这是怎么了啊?”

“就是,刚才就认个错,不就完事了吗,也不至于吃这个苦,更何况,这个本来就是个错啊,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众神仙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里脱离出来,依然纷纷议论着这个奇事。

“王母,月女神送绑仙台,是不是有点过重了,毕竟月女神是月宫仙子,乃是上仙之列。这样,会不会影响不好,引起其他上仙不满呢?”几个地位比较高的神仙,小心翼翼陪在王母身边。

“你们觉得太重?”

王母脸上带着玩味的微笑,扫过面前这几个神仙。

神仙们急忙低下了头,没人敢和王母对视。

“我倒是觉得便宜了这个贱人,贱人!”下一秒,王母脸上突然爆发出可怕的怒意,她就像是疯了一样。

“要不是这个贱人移动月宫,让月华都洒向了原之大陆,我的重奎,又怎么可能趁着夜色逃出宫殿,那孩子生性贪玩,所以我一直把他紧紧的看守在銮殿里,而正是因为那个贱人,让重奎跑掉了,现在都一个多月了,马上就是我的宴会了,也不见我儿子回来,那孩子说不定在凡间玩的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想回来!这个贱人,让我儿子跑掉了,让她去绑仙台,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此时的神仙们不但低着头,身体也开始瑟瑟发抖。

“最好就绑在那里,永远吧!”

“要不开除仙籍,打落凡间!”

“干脆斩仙台给斩了!”

几个神仙们脸上堆着难看的笑容,出谋划策。

“呵呵,呵呵。”王母冷笑看着远处高高的绑仙台,心里充满了一种快意,月女,你也有今天?

我要让你知道,我才是仙界第一女人。美貌在权力面前,什么都不是!

王母当然嫉妒,月女神的名声越来越高,整个仙界一半以上的神仙都会谈论月女,只要月女说一句话,立马就会成为神仙们讨论的话题,甚至比对王母的命令还热情。

如果有选举的话,如果每一个神仙都可以投票选出掌控者,说不定月女得到的选票比自己还高!

王母当然容不得自己卧榻,别人酣睡!

再想到儿子重奎,王母对月女又是恨得牙根痒痒。

虽然重奎离开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仙界谁不知道重奎是自己的儿子?

而去了凡间,又有谁能对重奎产生威胁?

但是重奎贪玩,这一去,也不知道多久才会想起家,才会回来。

我的好儿子,妈妈好想你。

王母越想儿子,对月女的恨意就越多。

贱人,你就在绑仙台上先受点折磨吧,还有更好玩的在后面等你呢!

绑仙台上,一根乌黑的柱子,也不知道什么做的,也不知道在这里竖立了多久了。

黄巾力士们押着月女神来到台上,野蛮一推,月女一个踉跄,倒在乌黑柱子上。

刚一碰到柱子,月女就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急忙退开,而她碰到柱子的左肩上,几乎是立时就冒起了青烟,白衣被烧穿,里面白皙的皮肤几乎也开始变焦。

没人等她缓解,一道巨大的力气猛然袭来,还在呻吟的月女直接就被黄巾力士们按在了乌黑柱子上。

一声凄惨的喊叫。

月女神即使是神仙,也承受不住这乌黑柱子表面那种炙热。

惨叫绵延不绝,直到她慢慢变得昏厥。

黄巾力士们熟练的用着捆仙绳,结结实实的把月女神捆在了柱子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悠悠的醒来。

身上的白衣飘带早已断成片片,她衣衫凌乱,乱发飞舞,高高的被捆在乌黑柱子上,身上的痛楚一阵接着一阵,这种痛苦太过于剧烈,让她几乎无法思考,视线也变得模糊,她只感觉到自己意识也在模糊。

但是依然依稀可以看到绑仙台下的人群。

那一刻,她心里突然升起了几分羞耻。

是啊,怎么不羞耻。

那个永远的仙界第一美女,永远都是美丽高贵,让人仰望跪舔的美女,此时却像一头猪一样被捆在这里,披头散发一身狼狈,还要被那么多人瞻仰着。

可是,她后悔吗?

我后悔吗?

不会的,我不但不后悔,我还很高兴,因为,我答应过他,是的,他……

月女神模糊的眼前,仿佛又一次出现了那个身影,那个孤寞的身影,那个坚毅的身影,那个身影曾经冷漠的嘲弄她,但那个身影也曾伏在她的怀里痛哭,那个身影,也有一个他爱的人,虽然不是月女神……

可是自己就是喜欢他啊。

自己就是愿意帮他啊!

自己帮他,没有错。永远都不会错的。

“阿月,阿月……”

一个声音从脚下传来,月女神清醒了一点。

“阿月,你,你怎么会这样,我救你下来!”

是风女神,风女站在乌黑柱子下面,她抬起头,脸上泪水涟涟。

“不要,阿风,这是王母的命令,会连累你的,你什么都不用做。”月女摇摇头。

“王母……”

那一刹那,风女身体晃了几晃,差点晕倒。

王母的命令,无人敢违抗。

“阿月,你等我,我去求王母,就算是跪在她面前,跪一天……”

风女神飞快的跑走了,只留下一串眼泪在风中飞舞,滴落在了月女神的脸上。

“没用的,阿风,没用的,王母根本不会搭理你的,没人救的了我……”月女轻轻的摇着头,意识又渐渐模糊,嘴里呢喃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她在说什么?”

“听不懂啊,唉,本来以为能听到月女神的小秘密的。”

底下的神仙吊丝们,一边贪婪的从这个难得的角度欣赏月女神,一边相互交流着。

“天……玄,她好像在说天玄!”

“谁是天玄?哪一路的神仙?”

“没听过哎。”

众人议论着。

此时,风女一阵风一样,扑到了王母的脚下,她匆匆磕头,额头上的血都染红了台阶,“王母,求你了,放过阿月……”

“滚开!”

王母一脚就把风女蹬开了,她满面狰狞,声嘶力竭“让我的重奎回来!”

“重奎回来了!”

旁边一个神仙突然惊喜的大喊,他手里拿着一块玉壁,“王母,看,这里显示了重奎身上的项链正在逼近!”

“我儿,回来了!”

王母看着玉璧上一个光点不停闪烁,靠近,她知道,那是儿子的信号!

她惊喜的站起来,看着广场远处。

“来了,来了,有个人飞奔过来!”

此时。

南门门口。

“大胆,你是什么人,低等小仙!胆敢闯入銮殿!”门口,守卫的刀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这人身上仙气极弱,守卫当然不客气。

“仙尊好,仙尊别杀我,我,我是东夷之地沂水河的小小河神一枚。我,我有极其重要的讯息要告诉王母!”

来人说着,手里举起一个项链,微微晃动着。

同类热门
  • 血凰花开:星渊殿下的凤皇妃血凰花开:星渊殿下的凤皇妃深渊岁月|幻情她,无心无情,雍容清贵。他,心智如妖,身份成谜。她穷尽一生,只为那抹染遍黑暗的血红。他算计一世,只为那双柔碎岁月的七彩水眸。那开往深渊之地的血凰花是谁的执念?又是谁的牵绊?“十年之后呢?”“离开。”“我想一起走。”“理由。”他微眯双眼,倾身一吻。“够吗?”“找死。”“深渊,我的名字。”她微怔,没了动作。深渊.......····················“你可以解脱的。”她木讷道“我可不想便宜别人。”他强笑,嘴角渗血。····················“真不愧是染呢。”他冷然道。最是无情人。“我护你”她转身拥住他。刹那间天降万剑,而他完好无缺。“染。”他颤声叫道。你这笨蛋。
  • 神女至尊神女至尊玖姬|幻情人间妖魔横行,无尽的杀戮和欲望,将人间变得仿若地狱……她踏云而来,奉天界至尊之命剿除魔道,还人间一个盛世太平。就在她准备功成身退时,却意外发现关乎三界的阴谋…… 她喜笑,偏偏遇见那个男人就笑不出来,简直是大胆竟然敢威胁她,韫菡微微一笑,既然威胁她就享受一下怨灵们的热情吧! 他身为修灵帝国齐国的王爷,生性冷淡,偏偏面对她时变得温柔……这世界原本没有乐趣,可她的出现却偏偏成了他的救赎……
  • 冰雪圣殿冰雪圣殿叹云月|幻情遇见你时,是幸福的开始?还是灾难的来临?我不求你名扬大陆,只希望你平安!神幻大陆,冰之女神与圣殿之主的恋爱故事!
  • 异世懵帝王异世懵帝王琴乐|幻情玩着玩着全息游戏就穿到女强世界的牧眠,表示,无言以对。一过来,便宜老爸就死了,一群人把他领到皇宫里当什么魔帝。这也就算了,最不科学的就是他家系统。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套白装,你告诉我怎么办?哦,可以打副本,没有人能组队你告诉我怎么打!不要问我为什么在云起写!乐乐就是如此任性!快来入坑!
  • 在异世界里开旅馆在异世界里开旅馆荻淞|幻情* 安芮从十三岁开始学会仰望星空。 沉默寡言的养父第一次对她敞开心扉,带着她去看那颗遥远而宁静的月球。 那时的安芮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死在那片皎洁的月光、还有养父锋利的刀刃下。 当然,更让她想不到的是。 她被奇怪的东西缠上了—— 【成功绑定编号003经营系统】 【新手任务:用初始资金从系统商城任意购买五件旅馆用品(0/5)】 【任务完成奖励:技能抽奖券*1】 安芮:……? 什么玩意儿。
  • EXO之守护行星EXO之守护行星浅淮熙|幻情搁置流年里曾有的慌乱,浅放生命中应有的骄傲,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它会让有缘的人遇见,会让岁月风干成一朵“勿忘我”,低眉的开,淡淡的绽放属于自己的美丽,不管是尘世沧桑变换了容颜,还是繁华世界三千依旧,她就是她,他还是他。静默中不诉离殇
  • 古风百媚,幻轻妃古风百媚,幻轻妃萌漾|幻情一缕清风拂过,伴着花香,一个白衣少年出现,他抱着一个女子,对天大喊,棉儿!眼泪从他的眼睛落下。想要看清楚他的面容,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 邪王追妻难邪王追妻难洛千澜|幻情一朝重生,一代天才出世,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林千澜。那些欺我辱我之人,我将千倍百倍的奉还...只不过这个躺在我床上的男人是谁。“小东西,我的清白被你毁了,你可得负责。”外人都传北宸辰黎王冷酷无情,十分讨厌女人,我看未必...
  • 妖王校草甜心女友妖王校草甜心女友白狸雪|幻情在一个夜晚,白樱雪吃完夜宵走在回家的路上捡的一只小猫咪带回家,自从家里有了一个小猫咪家里每天怪事特别多,突然有一天晚上猫咪变成大老虎了,白樱雪懵了,什么情况啊!怎么突然可爱软萌的小猫咪变成凶猛可怕的大老虎,谁来告诉她。
  • 界首羁绊界首羁绊梦奇亚|幻情为了解救界首公主,火首等人前往人类世界寻找传说中的少女,少女侦慧与毅颖和魔法界都有着不解的渊源,在与冥界的斗争中,每个人都逐渐找到自己的道路。 毅颖:以火首之名,我会永远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