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一十二章 怎么又是你犯错

“我的琉璃盏!”

西王母一下子放弃了体面,她扑倒在地,双手捧起黄衣仙子面前那堆琉璃碎片,“我最爱的琉璃盏!”

啪!

她一扬手,黄衣仙子被打得一个趔趄,翻滚在一边,嘴角也渗出了鲜血。

“拉出去,砍了!”

“王母大人……”黄衣仙子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吓得她,连辩解的能力都没有了。

“是我打碎的,不要惩罚无辜的人。”

一个声音传来,那个丑陋神仙,平静的走了上来。

“是你!”

王母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更狠,目光也猛然收缩起来。

“是他?竟然是他打碎了琉璃碎片,这下有好戏看了。”

“王母恐怕会更愤怒了吧!”

周围的神仙们,一看到那个丑陋神仙,顿时引起了一阵骚动。

“为什么啊?他是谁啊?”

一些远道而来的神仙们,不明白具体情况,好奇的问道。

“他啊,原来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一个神仙了,只不过之前就因为一件事得罪了王母了,惹得王母大怒,直接把他给革职了。”

“而正常人如果因为这个,肯定会小心翼翼尽量不再得罪王母的,但是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这一次竟然又摔碎了王母的琉璃盏,你说这一下他是不是死定了?两次得罪王母,还能活得了吗?”

“啊,那真完了。”

“而且啊,当时这家伙第一次得罪王母的时候,其实基本上就已经是死罪了,不过当时候他因为官职不错,加上有人求情,所以免除一死,但是现在嘛,他什么都没有了,又打碎王母最爱的宝贝,现在不是死的问题了,而是死的有多惨的问题了。”

“那他第一次是因为什么得罪王母的啊?”

“说起来恐怕你们还不相信,你们知道王母有个叫湘云仙子的侄女吧,虽然没有月女神那么美,但是长得也挺好看的,而当初,这个家伙和湘云仙子是有了婚约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些事的话,我们可能会喝湘云仙子和这家伙成亲的喜酒。”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这家伙和湘云仙子吹了呗,湘云仙子到现在还单身,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湘云仙子反悔了?”

“错,是这个家伙反悔了,他毁了婚约。”

“不是吧!湘云仙子长得又漂亮,还是王母的侄女,典型的白富美,妈的,想高攀湘云仙子的神仙也是排成队的,这家伙脑子有病?居然主动毁了和湘云仙子的婚约?”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当时的情况就是他打死都不和湘云仙子成亲,非要毁约不行,湘云仙子还主动找过他好几次复合,结果人家怎么着,连门都不开,后来王母也知道了,更是亲自带着湘云仙子去找他,然而还是不行,连王母的面子都不给!”

“所以就得罪了王母,被整了?”

“那可不,王母是仙界掌管者,湘云仙子又是她的侄女,家族地位显赫,现在竟然被这家伙放了鸽子,定了婚约都被甩了,人家肯定不会绕过他啊,所以革职查办,直接驱逐出天庭。说真的,没杀了他都算好的,这家伙怎么这么没有教训啊,如果是我的话,肯定逃离的远远的,这一辈子不会再靠近天庭半步了,但是他怎么还出现在这里啊,而且,还打碎了王母的琉璃盏,这也太奇怪了。”

“要是你说的都是真的话,这家伙估计是主动求死的。只是,我挺怀疑你说的故事的真实性的。”

“怎么,你以为这都是我编的啊,我特么有病啊,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了,这种故事我哪里编的出来?不相信你去问问其他人,天庭附近的神仙都知道这个事。”

“不是,我只是好奇,这家伙长得这么丑,湘云仙子是怎么看上他的?而且他拒绝了湘云仙子,湘云仙子还哭着喊着要复合,这怎么可能?”

“噢,这个啊,我差点忘说了,这家伙其实以前不是长这个样子的,以前长得很帅的,看起来风度翩翩,别说湘云仙子了,我特么当时看了他,都觉得男人能长成这个样子,都有点心动了。刚才不是说了吗,他因为拒绝湘云仙子这个事,得罪了王母,当时不但被革职了,而且为了惩罚他,王母用雷公电母,把他的容貌给毁了。王母的意思就是说,既然湘云仙子得不到这个男人,那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卧槽,太可惜了吧,宁愿容貌被毁,也不愿意和湘云仙子成亲,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清楚,而且说实话,这个家伙和湘云仙子的关系,虽然不是非常亲密,但是其实也不错的,要不然也不会订婚。当然了,之所以和湘云仙子订婚,也是因为王母施加了一些压力。当初他和湘云仙子订了婚之后,他就说要出去散散心,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知道他回来之后,立刻就要毁约,铁了心的要毁约,所以就发生了那些事情。”

“这也太离奇了吧,出去一趟,回来就变了心,难道,难道是他出去散心的时候,遇到了真正喜欢的人?”

“那也不可能吧,如果他真的遇到喜欢的人,为什么后来跟湘云仙子毁了婚约之后,没有跟那个人成亲?”

“也许是怕刺激到湘云仙子,从而给他喜欢的人招惹祸端,或者是他觉得帅气的自己不在了,已经变丑了,配不上自己喜欢的人了?”

“谁知道呢?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也真是一个悲剧了,现在又打碎了琉璃盏,我估计他恐怕是活不了了。”

“是啊,王母刚失去儿子重奎,本来就心情不爽,现在又碰到这个事,肯定会迁怒于他的,只能说这家伙倒霉吧。”

众神仙不再议论,都伸着脑袋看向场内。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旁边一男一女两个人,一直在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而那个女的,早已听得泪流满面了。

“是他,原来是他啊,小蝶。”女的正是楚红。

当时那个丑陋神仙主动拦下责任,被黄衣仙子带走之后,楚红那个时候虽然心里极度厌恶他,但是楚红也不是那种不敢承担责任的人,她就急急忙忙带着陆原,一起悄悄跟着来了。

尽管这里头,凡人是没有资格过来的。

但是此时的楚红,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不管她有多讨厌那个神仙,但是她也不希望自己的错误,别人来给她承担。

“红姐,难道,他真的是……”陆原刚才也听到了身边那几个神仙的谈话,现在听楚红又这么一说,他也想起了曾经楚红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楚红之所以那么渴望来仙界,就是抱着那么哪怕一丝丝微弱的希望,希望能遇见当年在竹里馆外碰到的那个跟她一面之缘的神仙。

“他就是我遇到的那个人。”楚红目光凄楚的看向场内,看着那个正在遭受王母痛骂的丑陋神仙,“他是为了我,才和湘云仙子毁约的,他也是为了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我,我竟然还那么厌恶他,我真该死。”

“不是,红姐,你之前不还是跟我说,他一直觊觎你的吗?而且,刚才在那个大厅里,他也是一步步的逼近你,要对你图谋不轨的啊。”

“我现在才明白了,他是认出我来了,他还是喜欢我的,但是他不敢对我说真话,他不敢承认他自己是谁,所以,他只能偷偷的看我,我误会他了,他为我做了那么多,吃了那么多的苦,却只因为多看我一会儿,就被我厌恶,而且刚才在大厅里的时候,他应该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他也许是想跟我解释,可是他又害怕我知道真相会厌恶他现在的样子,所以他才显得那么矛盾。”

“他还是爱我的,所以,他是为了我,才主动撒谎说是他摔碎了琉璃盏。”

同类热门
  • 璎珞之劫璎珞之劫念裘|幻情到底谁是谁的劫,谁又是谁的难?前世他宠她入骨,伴她走过千年时光,她爱他如痴,为他放弃修为牺牲性命……今生,他与她重新相遇,却都将曾经的种种忘却,见面不识……前世今生,难道他们都逃不开命运枷锁的束缚?命运之轮重新转动,他们的命运会改变吗?
  • 特工冷妃性本狂特工冷妃性本狂冷汐殿下|幻情她是二十一世纪完美的军人。因为抓捕一名国际犯毒团伙而殉职。她为人冷傲,机智她是异世界轩辕大陆四大家族的废物嫡女。因为犯花痴而逝世。她为人呆傻,愚笨。两个不同世界,两个不同身份,两个不同死因,两个不同性格。的人。却在命运的玩弄下交换身体。
  • 高冷夫君:请妃入瓮高冷夫君:请妃入瓮懿薇|幻情林夕月是一个女佣兵。有一个玩的特别好的朋友她很喜欢考古,有一次林夕月去她的工作室看见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蝴蝶玉佩。她看林夕月喜欢就送给了林夕月结果。。。。林夕月就穿了,穿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大陆。她是林家的五小姐,因为丑和废材的原因,被家族里面的亲戚因嫌丹药贵,不希望因为一个废材而浪费金钱而不治身亡。他是以武为尊晏唐大陆的第一人,没有女人不为他以之疯狂而他只看中了最特别的她。人人不是说他是晏唐大陆最冷血的男人么?那跟着我后面一副讨好我嘴脸的男人是谁?==【此文新手文,文笔稚嫩,不喜勿喷】
  • 天才傲世毒妃天才傲世毒妃克莱茵兰|幻情前世被好闺蜜未婚夫背叛,穿越废物小姐身上,睁开眼,是可怕的冰冷,欠她的,她一一夺回!
  • 久世环梦生久世环梦生童蓝TL|幻情万物皆有灵,万事总归根。久世环梦生,生生不得依。可这往世的情缘偏偏要落到今生,纵是历经磨难之后,能否再度重逢?你我归来,是故人,还是心有所怨? 前生的嫁衣今生再见确是别有一番风味,记忆的错乱和忘却造就了那么多的误会,心中的爱会支撑着我们走到苦海的尽头吗? 在这尘世间漂浮着,不知道是我来寻你,还是我在寻找我自己?这错世的情缘究竟是命运还是刻意的安排? 蓝云萧期盼了十八年的历险终于是到了时间......
  • 她是半神她是半神空中之月|幻情林空月和一位天神缔结了守护契约,成为她的守护神。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林空月事先算好的……
  • 大佬的骨头成精了大佬的骨头成精了丹青未改|幻情『1v1双洁,男女主有三世情缘』她如镜中月水中花,一生扑朔迷离、跌宕起伏。 她这一世生来随性,自由散漫,做事全凭心意,坦然洒脱,从不被任何事物所拘束。 当命运的转盘开始转动的时候,她才知晓,今生的肆意洒脱皆因上一世的所种下的果。 她的哥哥说,前生,她经历了太多苦难,所以今生就让她做女儿,护她一世周全,宠她,爱她。 她以为是前生的痛苦换来了今生的缘,最后她发现,其实远不如此。 有一个人,甘愿忍受着千万年的孤寂,只待一人归。 何其有幸,得此一人。 他,是世间最后一条即将成神的孤傲的龙,而她就是他的劫。 (PS:《大佬的骨头成精了》又名《骨中缘》)
  • 明眸明眸斗姑娘|幻情施夷光从没想过会离开昆仑,更没想过与她同行的会是梁月。这十丈红尘汲汲营营的富贵洪流,像一碗销魂蚀骨的烈酒,迷蒙了过去,模糊了将来。生活中的一切,凝固成不二居门前那盏红灯笼。在云川无尽的黑夜里,在山野苍茫的月色中,闪着微弱的温暖的光,伴随着她的醉生梦死,伴随着那日复一日的蹉跎。梁月痛恨饮酒,却偏偏放纵施夷光的烂醉,他一年中在云川逗留的日子只有短短数日,却每次回来都要为醉酒的她收拾残局。幸好他并不因此恼怒,也许是因为怜悯,怜悯她的平庸,怜悯她的懦弱,怜悯中有痛恨也有不甘。所以才有了云川,才有了不二居,才有了故事的开始。只是,就像无数个,我们曾经读过的故事一样,也都有结束的一天。聊以此文作为纪念。
  • 倾世兽皇倾世兽皇聪笨笨|幻情“救命啊……救命……” 糟了,跑不动了,怎么办?怎么办?有了! 转身,弱弱的问一句“为什么追我?” “我要……” “急支糖浆?” “nonono,我要你的内丹,识相的……” 话还没说完,一张血盆大口就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 妖尊盛宠:狂妃倾天下妖尊盛宠:狂妃倾天下妮小悦|幻情血腥的屠城过后,尸横满地,他登上用尸骨砌成的王座,那双妖冶的眸子穿过人群,“躲够了么,出来吧。”她埋头,只听得他冷魅启唇:“你们谁要敢藏着她,我便让他,生不如死。”她是穿越而来的鬼才毒医,一袭红衣,不染铅华。他是身份尊贵的帝国皇子,孑然一身,生杀予夺。前生缘,今世缘,沧海桑田变流年。他们之间,遗落了太多的东西,当爱成反目,两界之内,却只留下两个逆道的背影。※※※会在何处见到你,莫非前尘已注定飞过时空的距离,却囿于刀剑光影三月春花渐次醒,迢迢年华谁老去是劫是缘随我心,除了你万敌不侵——《宿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