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天玄和你的关系

看着在高空摇摆的桃花仙子的尸体,陆原只觉得有那么一种恍惚的感觉。

刚才桃花仙子还在和自己说她的那些事,转眼之间,就已经是香消玉殒了。

陆原还记得桃花仙子说到她即将结婚的事情,说到她明天就准备回去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等她回家的人,那些关心她的人,也许此时还正在翘首盼望着她回去,盼望着她能回去给他们讲一些在天庭的新鲜事情。

但是他们是再也等不到她回家了。

他又一次抬头,看着桃花仙子那孤零零的尸体,越看陆原的心里越觉得难过。

是啊,桃花仙子只是来自于一个偏远的地方,天庭对她来说,只是异地他乡,人生最大的悲剧之一就是孤独的客死他乡吧。

想到这里,陆原只感觉到内心,一种剧痛。

就仿佛是内心突然裂开了口子,有血在体内蔓延。

“好啊,现在你还敢到这里来。”一个声音,突然在陆原身后响起。

又是余燕和她的几个仙女姐妹们。

她们手里都提着竹篮子,里面装着一些青青的桃子。

“怎么,你在难过啊?”

余燕突然扳起陆原的脸,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叫道,“你在为她难过?你竟然在为她难过,你竟然为一个杀死重奎的帮凶而难过。”

说到这里,余燕猛得一拍脑门,“怪不得刚才她替你解围呢,原来你也被她收买了,好啊,我要报告王母!”

余燕带着她几个姐妹,兴奋的离开了。

陆原并没有在意余燕说什么,他甚至都没听到余燕的话。

他的心思,全部都在死去的桃花仙子上了。

我要放她下来,陆原的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放她下来,带她离开这里,带她回到她的家乡,回到她想回去的地方。

所以,陆原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满了人。

“王母大人,就是她,她就是桃花仙子的侍女!我怀疑她也是同党!”余燕露出立功了一样的笑容,站在王母身边。

“拿下!”王母一声怒喝。

瞬间,几个黄巾力士冲了上去,直接就死死按住了陆原。

陆原想挣扎,但是根本就是白费力气。

他就像是被老虎按住的兔子一样,挣扎不但没有一点用,而且看起来很可笑。

“别费力气了,你来这里,想干什么?!快说!”王母冷然道。

她本可以直接就杀了眼前这个凡人,这对她来说易如反掌。

但是王母的心里也奇怪,奇怪竟然有胆子这么大的凡人。

“我要放桃花仙子下来,她不应该被这样吊着,我要带她回到她的家乡,好好的安葬她。”陆原此时只感觉到心里有一种莫大的痛苦。

桃花仙子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朋友,一种温情。

在这个世界上,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多,矩矩是一个,楚红是一个,桃花仙子也算是一个。

然而矩矩失去了姐姐,楚红失去了双手,桃花仙子失去了命。

似乎只要和自己成了朋友,对自己好的人,就会遭受不幸。

桃花仙子已经遭遇了最大的不幸,陆原知道自己无法挽回,但是自己可以尽最大的努力去弥补。

他不在乎是谁在问自己,面前是谁,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这么做,一定要带桃花仙子回家。

“好!果然是那贱货的同党!快说,你和那个天玄什么关系!那个天玄到底在哪里!”王母一把抓住了陆原的长发,就像是刚才抓住桃花仙子的头发一样。

她很愤怒,简直愤怒异常。

陆原的态度,陆原那番话,简直就是对她的蔑视!

一个凡人,竟然敢蔑视仙界最高掌权者,还当着这么多神仙的面,王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脸被陆原狠狠踩了一脚。

余燕抱着胸口,站在神仙群里,得意的看着这一切。

“天……玄……”陆原喃喃的重复着这两个字,“天……玄……”

这两个字就像是滴入了油锅里的水,突然就在陆原的脑海里沸腾了。

陆原只感觉到大脑突然一波一波的疼痛,“天玄……天玄……”

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就在眼前,但是隔着一层毛玻璃,能看到大概,但就是看不清楚,只要自己再凑近一点,只要自己用点力,打破玻璃,就能看清楚了!

“天玄……”

他抱着脑袋,痛苦的跪在地上。

“天玄,你没有来!”

“天玄,你骗了我!”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空中传来了凄绝的呼声,这声音仿佛带着无穷的怨恨,一直绵绵不绝。

没错了,是怨恨,但是不是因为没来的怨恨,更像是对欺骗的怨恨……

这声音,就像是钥匙一样,进入了陆原的大脑里。

一刹那,陆原就觉得大脑里那些繁杂的模糊的记忆,好像一下子变得清晰。

就仿佛是漆黑的夜晚,有月光从天上倾泻而下,所有的事物都变得有了轮廓,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陆原跪在地上,他的脑袋埋在地上,他喃喃的说道。

“我看到了他们。”陆原轻轻的对自己说。

三万五千年前。

深夜,月华如皎。

皎洁的月光下,一个美丽的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

她的身边,缎带飞舞,映着月光,仿佛是无数的萤火虫在飞。

她容颜极美,全部的月光加起来也不及她十分之一的美丽。

只是,她的眉眼之间,却有着淡淡的哀愁。

说不尽的哀愁,就像是这月光,数也数不尽。

“喂,蓬莱仙岛怎么走?”有声音传来。

一个青年,从阴影处走到月光下,向她走来。

“滚!”女子说道。

真烦人,她想,又是一个拙劣的搭讪者,故意做一些自以为搞笑的开场白来引起自己的注意,但是她对这些早就厌烦了。

蓬莱仙岛?呵呵,这里是天庭,蓬莱仙岛距离这里还有十万八千里,哪有人在这里问蓬莱仙岛?

“真的就滚了?”

当看到青年没有再发一言就离开的时候,女子忍不住又好奇起来。

那些搭讪者总是死皮赖脸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离开?

“你是凡人?!”女子挡住青年,不由大惊。

这青年身上没有一丝仙气。

“别挡着我路!”青年冷着脸,并不准备理会她。

“你去哪?”女子更好奇了。

“蓬莱仙岛。”青年说完,绕开她,继续前行。

女子愕然。

一个凡人,竟然到了天庭,还要这样走着去蓬莱仙岛。

“你这样一辈子都到不了蓬莱仙岛。”女子在青年身后,说道。

“你知道什么办法吗?”青年终于停下来,转身看着她。

“那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你一个凡人是怎么到仙界来的?”女子似乎突然来了兴趣。

“我……我是魔族天玄。”青年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天下地上,又没有上锁,仙界凡间,想来就来,谁能管得了我。”

“那,你去蓬莱仙岛干嘛?”

“我……”

天玄正要回答,突然神色一变,“小心,有人!”

他的话刚一出口,动作也几乎同时。

女子只觉得一股力道突然扑了过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个沉重身躯压倒,两人双双倒在了阴影里。

也几乎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小小的身影,扑棱棱从上空飞过。

“滚开!”

女子愤怒的推开天玄,脸色已经有点绯红,恼火的瞪着他,“哪有什么敌人,只是几只蝙蝠而已,你,你故意占我便宜!”

同类热门
  • 理想中的恋爱理想中的恋爱明羽羽|幻情一场车祸,宋小凡大难不死,从此改头换面从新做人。 她哥:小凡你怎么又高又漂亮了。 她爸妈:小凡又聪明了,我们去旅游了。 不仅如此,她还交到了3个跟她一样的闺蜜。 啥!原来是李哲宇撞了她。 “你得赔精神损失费。" 某男子":下半辈子赔你了,够不够?"看着他逆天的颜值、强大的势力、花不完的钱。宋小凡弱弱地说了句":够了。" 从此宋小凡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叶雨萌、李倾城、许小落、宋小凡无奈地看看四个自从谈恋爱之后,就再也没有脸皮的这个男人笑了,那笑很甜很甜
  • 暗帝盛宠:至尊废柴大小姐暗帝盛宠:至尊废柴大小姐黄纯真|幻情一朝穿越,她竟成了失宠的璎家大小姐。二房欺凌?没关系,看她如何化身影帝装可怜耍心机,比二房更胜一筹。五灵根废柴?没关系,她穿越自带金手指,精神力强大更适合修炼丹药。只不过,搞定了一切,她却莫名其妙的被那男人搞定了……好吧,虽然这男人是个单灵根天才、还有不知名的圣兽血统,但他什么时候竟成了这片大陆的地下皇帝?!炼丹升级,收服妖兽,她要证明自己才是凌驾在这“地下皇帝”头上的女人!
  • 一个女孩的家庭一个女孩的家庭译舒喜糖|幻情作者的亲身经历,想跟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生活
  • 玉自昆山玉自昆山乌洛托品|幻情「听我的名字。」玉中的青年说,我是鲲,不是龙。你的镯子是用昆山玉做的,所以才能困住我。他又说,顺带一提,我也不是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我的岁数比山还大,至于本体,连你这昆山玉也装不下。江卿语表示,行行行我一脸懵比,合着我就是因为你个老妖怪才莫名其妙到这儿的对吧。鲲皱了皱眉头:「没大没小。」
  • 战神冷颜倾城,冥主,别撩战神冷颜倾城,冥主,别撩九夜君澜|幻情曾经,她是神界无上光荣的倾莲圣女,光明神唯一的孩子;如今,她是魔界的第一天才,冷血绝情的铭夜战神;曾经,她温柔善良,慈爱广济;如今,她背负无尽杀孽,魂堕血狱;她是神的孩子,是光明大陆的信仰,却在一朝之间,失去所有,神的遗弃,人民的背叛,天地的不公不容,让她伤痕累累,从此,善良不再,邪煞临世!“天不容吾,吾灭天;汝若欺吾,杀无赦!”今生,她愿投身黑暗,从此墨夜无曦,定要这天地,为她而覆灭!
  • 妖孽不悔妖孽不悔吃鸡杀鸭|幻情莫无情总是捡到些奇怪的东西,她以为自己很能捡了,没想到有人比她更能捡。
  • 大快武林大快武林黑色三月兔|幻情武林各派,各占一席之地,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武林呢,其实是一个很烦闷的地方,不如做贼、魔头、邪派好玩。这妖言惑众哪里来的?苏玉蝉是一个没主见的人,但是又突然下定决心要离家出走,就误听旁人的妖言惑众的话,从此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邪魅男子,桃花运接踵而来,却掠过花丛不沾身。【古装魔幻轻喜剧】另一种说法,武功的最高境界,唯快不破,可至穿越时空,而他,为寻找“回家”的方法,寻求最快的魔术,却误入歧途,又误打误撞地遇见了她。
  • 凤临九霄:和尚绝宠妻凤临九霄:和尚绝宠妻何必泪眼|幻情她,杀伐果断;他,慈悲为怀。初见时,她只是一个奶包子,却胆敢在他的面前制造‘案发现场’;再见时,他是一名得道高僧,却依旧‘色眯眯’地盯着她看。再看,再看就赶紧扑倒!本文慢热,男女主身心干净。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黎雨:一夜秋风白黎雨:一夜秋风白懒糯|幻情他为她许下承诺,永不负她,否则万刀凌迟;出嫁那日,十里红妆,万里盛世;他满怀笑意,说,你是我的妻子。那日,她发现他背后与一女子携手人生,那女子正是她的好妹妹!那日,六月飞雪,十里冰原。她的挚爱之人,在他们大婚的第二日,迅速拿着剑,插入她的心脏。她含恨而终。一切重新开始,回到了5岁那年,她的另一半灵魂回归。她步步为营,物是人非,谁对谁错?他又是否能换来她的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