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一十八章 站到我后面去吧

“哪里占你便宜了?”天玄皱着眉头,目光也并没有放在女子身上,他的样子,一本正经的。

“你扑在我身上,还不算占我便宜吗?而且只不过几只蝙蝠飞过去而已,你故意夸大其词,也不过是为了你占便宜找个借口,要是真的有危险,你恐怕第一个就会自己逃走。你就是看我长得美,想占我便宜,别狡辩了。”女子的脸依然红通通的。

“你哪里长得美了?”天玄不以为然说道。

“我不美?”女子气得差点跳了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月宫宫主,三百上仙花魁,仙界第一美女月女神,你竟然说我不美。”

月女神真的生气了,可恶的凡人,果然肉眼凡胎,连美丑都分辨不出。

“你没有自己爱的人吧。”天玄突然说道。

“什么?!”月女神就像是被咬到了一口,大声反驳道,“怎么可能!”

“如果你有了爱的人,你就不会在意自己美不美,是不是第一美女了,因为你没有爱的人,所以你才会这么在意自己的样子,真的让人心疼。”天玄看着月女神,他的目光里是一种认真。

“你!”

本来一直高傲的月女神,眼神突然就黯淡了下去,那种骄傲,也似乎一下子消失了。

“滚!”

月女神无力的蹲了下去,仿佛被击中了要害。

天玄没动。

月女神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说不出的欢喜。

“快滚!不然我杀了你!”

月女神凶神恶煞的扬起了手。

天玄还是没动。

尽管自己不想承认,但是月女神却还是觉得她自己心里的开心情绪在跳动。

“为什么还不走?这里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月女神觉得自己的心,砰砰开始跳动。

“有人来了。”天玄的目光,冷静的注视着远处的黑暗,“我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过来。”

“哦。”月女神脸色又沉了下去,“你害怕了吗?”

“站到我身后!”天玄没看她。

“你不是对手的。”月女神说道。

“站到我后面去!”天玄声音冷静但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他的目光,完全集中在了那一片黑暗中。

黑暗中,终于,一个身影慢慢的走了出来。

巨大的身影,雄伟而高大,月光在他的身下,投下了巨大的影子。

一刹那,空气中仿佛就充满了能量。

天玄在那巨大的身影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月女神此时就站在天玄的身后,天玄是她面前挡住那巨大身影的唯一的屏障。

有那么一刻,月女神就痴痴的看着天玄的身影,是那么坚毅。

他刚才也许真的不是故意占我便宜的。

月女神心想,他的勇敢也是真的,无论来的是蝙蝠还是别的,他都会保护我。

那巨大的身影,慢慢的扬起了手。

能量在他手臂周围紊动,仿佛空气都被他的手臂撕扯开来。

一种强烈的杀意,在蔓延。

天玄依然稳如老狗,但他的全身已经紧绷。

“天蓬,住手。”

突然,月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一刹那,空气中的杀意顿时就冰雪消融了。

“阿月,为什么,我刚才听到你大喊‘滚’,难道不是这小子欺负你吗?”巨大的身影说道,他的声音,竟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

“不是的,天蓬,我们是朋友,我让他在这里陪我的,我,我们刚才只是吵架了,现在又和好了,你回去吧。”月女神说道。

“啊,对,对不起,我,我这就回去。”天蓬的声音结结巴巴的,也很干涩,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到底什么也没说,好像害怕月女神会不高兴一样,立刻就转身离开了。

“他很爱你。”天玄终于开口了。

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是的,但我不爱他。”月女神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淡淡的歉意。

“谢谢你刚才解围,那人实力很强,如果交手我会很费精力。”天玄说着点点头,“也许,我该走了。”

“你为什么要去蓬莱仙岛?”月女神说道,“灵渺仙母不能说是一个好人,她对你来说很危险。”

“我要去找一个人。”天玄的目光里,陡然有了一种坚决。

“你爱的人。”月女神只觉得自己的心一沉。

“不,不是。”天玄似乎用心的思忖了一下,“不是我爱的人,但是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一个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一个他将来最爱的人,我必须提前为他找到那个人。”

“他是谁?你的朋友吗?”

“不,不是。”天玄又仔细的想了想,“但是也不能说不是,应该也算是朋友,只是,很特殊的朋友,就像是自己一样。”

“那你有爱的人了吗?”月女神突然觉得自己很大胆。

“我……也许有吧……但是……”天玄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古怪,也很为难。

“她叫什么名字!”月女神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些,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采薇,她叫采薇。”天玄显得有几分痛苦,“但是……”

“你走吧,蓬莱仙岛在那个方向,我可以借你一段月光乘载,这样你很快就会到达了。”月女神没有等天玄说完。

她已经不需要等天玄说完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痛苦了。

她本不想再看天玄一眼,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忍住。

天玄走了,他的背影已经很远,在月光下,显得有几分孤寞。

月女神才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痛。

她第一次真正的哭了。

那一夜,月光仿佛是上了雾,朦胧了好多。

天玄走了之后的每一天晚上,月女神都会去那个地方。

但是,再也没有了那个坚毅又孤寞的身影。

直到有一天晚上。

一个身影,突然踉踉跄跄的闯了过来。

一看到那个身影,月女神的心就猛烈的跳动起来。

“天玄……”

月女神温柔的扶起天玄,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天玄仿佛已经变了模样,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浑身也是脏污不堪。

“你去了蓬莱仙岛了吗?”

“是的。”虽然脸色疲惫,但是天玄笑了,“我,我得手了。”

说着,他拉开衣襟,那里面,两把灵剑,被小心翼翼的包裹保护着,整整齐齐的放在里面。

“灵剑?”

“是的,虽然是剑,但是她们都是有灵魂的,他会爱上她的,我知道,我知道的。”天玄微笑着,仿佛看到了未来一样,“她也会爱上他的,能为他做一点事情,我真的很高兴。”

“呵呵,你为了别人的幸福去做了那么多,你自己的采薇,就那样扔在那里吗?”月女神的态度突然冷了许多。

“采薇……”天玄的目光里,不由又多了几分痛苦,“没错,我爱她,她也爱我,可是,我也知道,她爱的不是我……我也只是……你不懂……”

“你一个凡人,竟然说神仙不懂,呵呵,我觉得就是你花心对不起人家罢了。”月女神说道。

“不,不是的……”天玄更痛苦了,他突然抓住了月女神的手,“你,你相信吗,我其实不是一个真正存在的人,我并不是我自己……”

“你累了。”月女神的身体一颤,但是并没有抽回手腕。

“不,我真的不是真正的存在,我只是两个灵魂集合在一起的外在,我没有真正的灵魂,采薇爱的也不是我,而是我其中一个灵魂,我去蓬莱仙岛寻找灵剑,也是为了另外一个灵魂,我本来不该存在,我只是一个不真实的存在……”天玄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无法描述的痛苦。

“莫非,你是……”月女只觉得心头一震,她轻轻说了一个词。

“是的,就是那样。”天玄艰难又痛苦的点点头。

“我喜欢你。”天玄看着月女神的眼睛,“和我的两个灵魂无关,我喜欢你,你知道吗?可是,我没有办法喜欢一个人,因为,我没有未来,我不是真实的存在,我只是两个灵魂存在的状态。”

“我知道。”月女神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无奈和忧伤,但是嘴角微微笑了起来,那一刻,她是那么开心,那一刻,她是真正的开心。

“你也知道,我爱的不是你那两个灵魂,我爱的是你,现在的你。”月女神低下头,轻轻在天玄的额头上印下了一道吻。

“我要死了……”

天玄闭上眼睛,躺在月女神的怀里,那一刻,他显得是那么柔弱。

“不会的,就算灵渺仙母追来,我也不会让她杀了你的,我保护你!”月女神陡然目光凛然,一刹那,她身边的月光,仿佛都变成了白色的刀光。

“不,没有人追杀我。”天玄呢喃着说道,“我会死的,我必须得死,我的灵魂会分离,会重生,这是宿命,所以,我一定要找到这把灵剑,因为我知道他终究会遇到她,只有他们相遇,他才会变得强大,才能压制住我的另一个灵魂。”

“我不要你死,我是神仙,我可以知会阴曹,不让你死!”月女神抱着天玄,有水滴落在了天玄脸上,原来,难过的身后,连神仙也会流泪的。

“没用的,我的死亡,仙界都无能为力,那是另一种力量的控制。”天玄躺在月女神的怀里,紧紧的抱住她,泪水也湿了月女神的衣襟。

“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月女神也明白天玄的意思,她也知道自己只是在徒劳安慰自己,她只能用力的抱紧天玄。

月光照在他们两人的身上,静止如同永恒。

“三万五千年之后,我希望那一天,你能操纵月宫,将月华照向原之大陆的天岛方向,那时候,他一定会等在那里,他会等到月光的力量,来到仙界,到时候,你也会看到他的。”天玄说道。

“我不要看到他,我只要你。”

“他就是我,真正的我。”天玄轻轻抚摸过月女神的脸,“答应我,好吗?你必须要这么做。”

“我答应你。”月女神擦了擦眼泪,“三万五千年之后,我答应你。”

“我要走啦。”天玄疲惫的站起来,又一次小心的摸了摸怀里的剑,他看着眼前的月女神,他的目光里满是深情。

这和对采薇的爱不一样,对采薇的爱,是他身体里其中一个灵魂的感觉。

这也和对三个大陆那几百个女人的爱也不一样,对那几百个女人的爱,是他身体里另外一个灵魂的感觉。

而看着月女神,天玄第一次有了那种真切的爱意,属于自己的爱意。

可是,他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拥有。

“天蓬呢,他其实,对你很好。”天玄说这些话的时候,内心是无比的痛苦,可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说。

如果自己没办法去爱去保护最爱的人,那也要让最爱的人,有一个好的归宿。

“那天,他其实一直就在附近,应该是在暗暗的保护你。”天玄说道,“他对你好,也有实力,他的战斗力很强……”

天玄说着说着,泪水也就下来了。

是啊,把自己心爱的人,推向别人的怀抱,真的是最痛苦的吧,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又没办法和月女神在一起。

“天蓬他……”

月女神的声音里,又带上了那一种淡淡的歉意,“我们遇见的一个晚上之后的第二天,天蓬他,他就自己销毁仙籍了。”

“销毁仙籍?”天玄一愣。

“是的,他销毁了仙籍,重新去人间轮回,他,他投胎为猪了。”

“啊,猪?为什么?”天玄更愣住了。

“也许是因为,猪不需要有爱情,也不需要思考,只要吃喝拉撒就可以了,没有烦恼,只要浑浑噩噩的活着……”月女神深深的叹了口气,看得出来,她似乎也明白什么。

“他,他是因为你。”天玄呆呆的说道,“他一直喜欢你,所以一直在暗处保护你,但是那天你暗示了我们的关系,所以他知道你有了爱的人,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再等了,但是他承受不了那种失去你的痛苦,所以他选择投胎为猪,他要忘记这痛苦的一切,因为他真的受不了那种痛苦,他有多爱你,就有多痛苦。”

“我,我也想投胎为猪。”月女神看着天玄,突然说道,她的泪水刷的就下来了,“你明白的,你知道的意思。”

是的,天玄怎么能不知道。

自己要走了,自己要死了。

而自己死了,月女神还活着。

自己死了,自己没有了痛苦,月女神要忍受着痛苦。

“可是我不会的,永远也不会,不仅仅是因为答应过你的诺言。”月女神温柔的看着天玄,“因为我爱你,即使我会很痛苦,我也要保留着和你再一起的记忆。”

是的,就算再痛苦,那种爱情里的那一丝丝的甜蜜,永远都会给人一丝活下去的力气。

“我还会出现的,虽然是另一个我,但是三万五千年后,他会回来的,你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我,他会像我一样,保护你。”

天玄的身影,终于慢慢的消失了。

“三万五千年,我会等的,等你来找我。你一定要来。”月女神的身影,沐浴在月光里,美的不可方物。

……

来了,我来了。

“我来了!”

一声暴喝,从地上传来出来,压在陆原身上的黄巾力士们,伴随着暴喝,瞬间被弹开,众多的神仙,纷纷躲避。

陆原,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的瞳孔变得湛蓝,蓝的仿佛是最纯净的天空,蓝的仿佛可以打破时空。

但,现在没有人关注他。

因为他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平凡的跑不掉的凡人。

而且有一个比他更重要的,更有意思的人值得关注。

“好一个贱货,果然和天玄有关系!”

王母指着绑仙柱上的月女神,疯狂的咒骂着。

“杀了她,万剑穿心!”

王母大喝道,她的命令,就是仙界的权威。

天空陡然就传来了呼啸的声音,众神仙抬起头,天空中投下一道道的阴影,无数长矛带着风声,射向了柱子上的月女神。

众神仙们都长大了嘴巴,怔怔的看着这震撼的画面。

仙界第一美女,就这样转瞬就会死在这么残忍的刑罚之下?

这一刻,有人目光里露出兴奋的色彩,也有人心里觉得十分可惜。

“阿月!”

风女神跪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她手里那个牌子上面,一直到现在,都还空空的,没有一个签名。

“天玄,你在哪里啊?”

月女神此时早已累了,她的目光已经涣散,她的眼前不再是仙界,而是三万五千年前的那个身影。

那个身影,是那么模糊,逐渐的模糊。

“应该是因为我要死了的原因吧。”月女凄楚一笑。

但突然,那身影似乎又变得清晰,越来越清晰。

“站我后面。”

一个声音突然在她旁边响起。

那个声音,带着几分熟悉。

然后,就挡在了她的身前。

“你……”月女神终于清醒了起来。

她只看到,天空中无数的长矛,铺天盖地的涌来。

而一个人影,正挡在她的面前,一如三万五千年前那一次。

同类热门
  • 参灵传参灵传潘洛洛|幻情长白山,又名不咸山。山中有一仙家书院名曰:不咸。这原本是一届默默无闻的小仙所创立,直到一个人参精灵的出现。不咸山自此在众仙山中渐渐开始湛露头角,更是在仙界大比中成为魁首。这个神奇大陆的东北部,也从此刻开始了它的崛起!
  • 最强女帝太猖狂最强女帝太猖狂余枝歌|幻情【全文完结】一朝重生,南烟凌誓要混的风生水起! 拥神器,掌大权,日常打脸虐渣,闲来收个美人,无事拐跑帝师! 怎么纨绔怎么来! 奈何南烟凌太猖狂,世人求着帝师收了这个混世魔王。 当南烟凌站在顶端之时,看着为自己付出一切的帝师时,恍然觉得这些功名怎会敌他在自己的身边呢? 如若没有当初的你,又怎么会成就现在的我呢?
  • 倾尽毕生温柔换不来你一世白头倾尽毕生温柔换不来你一世白头草拟马|幻情他是九天之上的神明,高不可攀;她是狐族高贵的血色九尾,妖媚至极。一次意外的相遇,她为他着迷,宁愿为之背弃整个妖族,他为她倾倒却为了所谓大义将她打入万劫不复……
  • 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半壶青纱|幻情(又爽又甜又宠,男强女更强)身为全大陆人人心目中的神,墨倾玥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死对头强吻。 为了能干翻死对头,摘下他那张鬼面具,墨倾玥历经万难终于迎来大满贯晋升,结果临门一脚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崽子们给切了。 谁曾想,再睁眼时,她的死对头画风突变。 上一世,被强吻后,死对头极为欠揍的呸了一口:“看起来倒是甜美,没想到亲起来又苦又涩,难亲死了!” 这一世,第一次见面,死对头委屈巴巴的对她说:“来看你,可你把我忘了。” 第二次见面,死对头可怜兮兮的对她控诉:“你就是不想负责任!你个渣女。” 第三次见面,死对头无下限的对她撒娇道:“我的脸又嫩又滑,捏一下嘛~” 喂喂喂! 说好的高冷毒舌呢? 你人设崩塌了啊。
  • 公子,你长得像我未来夫君公子,你长得像我未来夫君星情忆昔|幻情苏月儿,天使和恶魔的化身,她拥有天使般的面孔但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恶魔般的性格。在世人眼中她是个可望而不及的人,而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没心没肺腹黑大小姐一枚。在外人眼里她是个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可谁知她是个爱食如生爱财如命的逗比。当这样的逗比撞上冷酷魔帝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咦?为毛妖王这货又来横叉一脚?咦?为毛这个今人闻风丧胆的王子又在这甜甜地喊姐姐?天哪!这个世界混乱了!
  • 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鹿怂怂|幻情秦皓月,秦家废柴生下的废柴,自小备受人欺。直到她嫁人,想着终于解脱了,没想到考验才刚刚开始。怀孕五月,夫君外出,被诬与护院私通,竟沉入寒冰湖底。大难不死,重回世间,孩子却遗传了她中毒后的容貌。这时她才彻底想通,她忍,人欺之。她弱,人辱之!她既回来,便会讨回属于她的东西。前夫新婚,她无所谓。可前夫娶了新人还缠上来,这就不要脸了吧!“夫人对我误解太深。”那人深情款款。就连孩子也在一旁点头帮腔:“娘亲你再好好想想。”喂?谁把你拉扯大的你不知道吗!这一大一小有没有人买!特价促销,买一送一,看着给钱,绝不还价,售完即止!
  • 悠扬女配的生活悠扬女配的生活桐颜ty|幻情(开新文了,新账号发,起点首发,笔名郭三毛,快穿助手女配逆袭,希望移驾支持,如搜不到,起点官网搜索,虽麻烦,希望支持!!!)在家打游戏突然昏迷的夏悠扬从此踏上了寻找记忆的不归路,顺便再调戏调戏帅哥。小剧场一:“我很高冷的。”某杰克苏校草一本正经。“嗯嗯。”“你不信?”睁大眼睛作恐吓状。“我信,高冷的小哥哥。”小剧场二:“为师听说你偷看师兄洗澡了。”某师父目视前方满不在乎。“嗯。”“你师兄那几两肉有什么好看的,今晚上回房看我的。”突然死盯作凶狠状。“好哒。”
  • 浮尘执浮尘执一雨晨.|幻情三步一阁,十步一楼,亭台婉转,琴音悦耳…心事不过执念罢了,仔细想想也许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 欢喜不喜欢喜不喜灯塔上的鸽|幻情佛曰三千世界三千轮回谁能解我轮回之困……………………
  • 羲合羲合荨时夏渊|幻情本书主角一帆风顺,绝对不存在波折,伦家就那么强大那么拽,本书大概不写主角的情爱,因为作者笔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