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二十三章 给我打死这小子

监控室里此时很安静。

经理亲自操作监控电脑,调出监控录像,他在崔永堂面前毕恭毕敬的,但是目光里隐藏着一丝兴奋。

这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要真是赵思思的情人,整个事情就真的是轰动又有趣了。

谁不知道崔家是江阳市第一家族,崔家丢脸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啊。

赵思思和那中年妇女也在。

中年妇女脸上表情忐忑,看起来心里很慌张,她咽了咽唾沫,想说什么,但是在这种气氛严肃的场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赵思思脸上倒是很平静,一种出奇的平静。

陆原当然也是走不了了,被两个黄毛左右抓着胳膊。

尽管他心里想弄清楚自己到底被传到了哪里,但是事已至此,他心里倒也不急了,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再说。

反正自己是无辜的,待会儿监控一调,就知道自己并非和赵思思一起进来的了。

“找到了,找到了。”

经理指着屏幕上的监控录像,“这是昨天晚上赵思思小姐进来的画面,不过,只有一个人。”

“当然不可能一起来,看看这小子出现在什么时候。”

“好……”经理一边说着,一边拖动进度条,“滋……滋……啊,什么情况!”

眼前的屏幕突然一片闪白,过了好一阵子,才恢复了正常。

“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酒店里的监控出了点故障,在那个时间点,所有的摄像头都被干扰了,出现了空白雪花。我们看不到那个时间段的任何画面了。”经理挠了挠头,“很有可能是外来信号侵入干扰的。”

“不用说了,一定是这小子为了掩人耳目干的。”崔永堂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他一转身,怒视着赵思思,“好啊,你们赵家不过就是个小家族,有什么资格攀附我崔家,要不是听说你洁身自好,我干嘛要娶你这种小家族的女人,今天本是我大婚日子,我们家族把整个江阳市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请来了,没想到你现在干这种事情,让我丢尽了脸面,好,你们就等着吧!”

“崔少,你别走啊,听我解释解释。”中年妇女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想拦住,但人家根本不搭理她。

眼睁睁看着崔永堂带人离开,中年妇女一脸的绝望。

“真是气死我了,这下你可闯了大祸了,得罪了崔少,我们赵家还怎么过?还有你这个小王八蛋,你是怎么跟我们家思思勾搭在一起的,你也别想跑了,都跟我回去!”中年妇女带来的人,把陆原和赵思思都推上了车。

此时,赵家里也很热闹。

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张灯结彩,宾主落座,觥触交错。

“哎,亮哥,敬你一杯,今天思思出嫁,嫁到了崔家,以后你可就风光了啊。”

“就是,咱亮哥以后就是崔家老丈人,啧啧,以后亮哥要多帮衬帮衬兄弟们了啊。”

“亮哥,你喝的慢一点,来,吃颗花生。”

一群人,围在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身边,七嘴八舌的。

中年男子四五十岁左右,长得瘦瘦的,戴着眼镜,此时被众多的人围着,脸上显得有几分应付不过来的惶然,也有几分兴奋,他就是赵思思的父亲赵宝良。

“老四啊,思思是你的闺女,也是我们的闺女,今儿个是你闺女出嫁,也相当于是我们闺女出嫁,以前,咱们几个和你有点不对付,你也别见怪了,今天,咱们一笑泯恩仇,兄弟亲情,都在这酒里了,来,干!”

又来了几个人,都是赵宝良的亲兄弟。老大赵宝亮,老二赵宝峰,老三赵宝英。

“干,干。”赵宝良受惊若宠一般,急忙端起酒杯就干了。

“四叔,我也敬你一杯,以前对思思姐和你有些无礼的地方,涓儿在这里道歉了。”又一个年轻女人走了过来。

“四叔,我也敬你。”

“四叔,还有我。”

“四叔,我给你倒酒。”

越来越多的人围到了赵宝良身边,一个劲儿的讨好着。

赵宝良又激动又兴奋,虽然酒量不大,但是来者不拒。

他心情是当然十分高兴,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这都是托了女儿的福气啊,女儿真是嫁了个好人家啊,以后自己的日子应该就比以前舒服多了。

“现在思思应该和崔少一起过来了吧,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是啊,应该来了吧。”

“婶子和思思姐一起过去的,她们这个时候该到我们赵家来了。”

“听说崔少这一次弄了几十辆豪车,咱们赶紧掏出手机准备录制视频吧,在江阳市这么多豪车一起出现还是难得一见的啊,更何况还是咱们思思姐有关的。”

说着,这群年轻人就掏出手机,看着外面,翘首等待着。

等啊等,一直都没有车来。

“怎么回事啊?”

“是啊,怎么还不来啊?”

“别急啊,说不定崔家看到思思姐那么漂亮,就多留在那里一会儿。”

“而且听说崔家今天请了很多人,阵仗肯定大一点,也难怪会多逗留一会儿了。”

众人正在议论着。

突然,“来了,看,那不是我们家的车子吗?”有人眼尖,说道。

“怎么没有崔少的豪车啊,怎么只有咱们家的车子啊?”

这些人正说着,车子已经来到了跟前。

就看到车门一开,中年妇女和赵思思等人下了车。

“怎么回事,思思姐,怎么没穿婚纱?”

“崔少呢?”

众人此时心里是满腹疑虑了。

“怎么回事?莲香,怎么就你和思思回来了,崔家的人怎么一个都没来?”这时候,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

正是赵家的当家的,赵天弘,赵思思的爷爷。

“爸,完了。”

中年妇女张莲香此时脸上早已没有之前在酒店里的那种干练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惶恐和悲伤。

“到底怎么回事。”赵天弘问道。

“是这样的。”事实在这里,张莲香此时也不敢有所隐瞒,巴拉巴拉把事情都给说了。

“什么?!”

赵天弘脸色都变白了,身体晃了几晃,幸好旁边人扶住了他。

“对方可是崔家啊。”赵天弘也算是江阳的老派人物了,但是此时手也颤抖的厉害,可见其内心也是六神无主了。

“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得罪了崔家。”张莲香赶紧说道。

啪!

赵天弘一巴掌砸在张莲香脸上,“这何止是得罪崔家,这是在羞辱崔家!我们小小的一个赵家,竟然把崔家羞辱了,这个责任谁能承担的起?”

“赵府恭送辽海集团蒋总!出入平安!”

“赵府恭送宝光集团余总!出入平安!”

“赵府恭送金沙集团金总!出入平安!”

突然,高亢的声音传来。

赵府门口的服务生,恭敬的鞠躬送出一位位客人。

顿时,赵天弘的脸色变的就更厉害了。

“蒋总,余总,金总……”他急忙想去追,但是最终也没追过去。

他已经明白,赵家的人也全都明白。

客人们已经听到了风声,现在正在和赵家撇清关系。

是啊,这种事,对于崔家来说,绝对是极大的羞辱。

所以,谁还敢和赵家来往?

“你们真是丧门星,把赵家害惨了,本来还以为你们能立功的,结果真是烂泥糊不上墙!活该穷困潦倒一辈子!”

赵天弘恨恨的瞅着张莲香和赵思思母女。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旁边的陆原身上。

“就是他才弄得我们赵家这个下场。”赵天弘目光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这小子到底是谁!”他瞪着赵思思。

“我……”赵思思看着陆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当然也不知道陆原是谁,更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陆原是怎么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

对陆原,其实她的心里,倒是没有其他人那样憎恨,不但没有憎恨,甚至还有点感激,只不过她也很清楚,这种感激,肯定是不能表达出来的。

对于她来说,她是不想嫁给崔永堂的,但是没办法,这种事情她也做不了主,毕竟赵家是一个大家族。

昨天晚上,她心绪很乱,只是一个人跑出去开了房间,想静一静。

想了很多东西,甚至想逃跑。

但是最终还是认命了。

谁料第二天,竟然发生这种事,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改变了一切。

“怎么!你还想维护他?!跟个野男人鬼混就罢了,还动了感情!我赵家怎么有你这么丢脸的孙女!”赵天弘更是勃然大怒,冲过来就要打赵思思。

正在这时候。

突然,门口突然又有点混乱了。

“啊,崔家来人了!”

宾客们一下子就嚷闹起来。

众人都纷纷伸直了脖子看去。

也是,这个时候,崔家来人,肯定是要发生什么事了,有好戏看,大家当然不会错过了。

几十辆婚车,一字儿开进了场内。

“哇,怎么回事,不是说出了那个事,崔家不娶了吗,怎么婚车还开来了?”

“是啊,看着好像还是来迎娶的啊,到底怎么回事?”

众人本以为崔家这肯定是感觉到羞辱,所以来找事报复的,但是如果只是找事报复,干嘛要把婚车都开来啊。

而赵天弘看到婚车开来,心里更是大喜过望。

他刚要上去迎接,不过婚车里,呼啦啦就钻出来了好多人。

为首的就是崔永堂,以及崔家的一些子弟,还有就是崔家的保镖。

“给我打!”

崔永堂一挥手。

他身后的崔家保镖,个个西装暴徒打扮,手里拿着长刀,就冲了过来。

这一下,赵天弘刚刚涌出希望的心,顿时又吓得冷了回去。

赵家的人也都战战兢兢,愣在原地。

不过很快,赵天弘等人就放了心了。

这些崔家保镖并不是冲着他们去的,而是都冲到了陆原跟前,直接把陆原给拽到了场地中央。

“这个猥琐男,竟然从窗户里爬进了赵思思的房间,意图谋不轨,幸好我们当时来得及时,没出什么大乱子,竟然敢对我的女人动心思,给我打!”

崔永堂指着陆原。

赵家人一开始听崔永堂这么一说,都是愣了一下。

咋回事,崔家不是刚才还觉得被羞辱了要悔亲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这样了。

不过赵天弘毕竟经验丰富,脑筋转的快。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没错了,崔家人是知道赵思思的丑事的。

但是很明显,这件事如果传出去的话,对崔家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名誉损坏,而且会影响崔家的威望。

所以,他们现在故意说是有人对赵思思图谋不轨,这样一来,赵思思就是无辜的,只是被一个猥琐男给惦记上了,还是清白的。

崔永堂和崔家的面子都保住了。

是的,赵天弘猜的一点也没错。

崔永堂回到家族之后,商量了一番,结果就是为了保住崔家的声誉,崔永堂必须忍着一头绿,娶了赵思思。

同时要混淆事实,不要让江阳市的人知道赵思思是和情人约会,而是把赵思思情人给诬陷成一个非礼的猥琐男。

“对,要打,使劲打!思思,我的好孙女,你一定吓坏了吧,不过幸好这个猥琐男没有碰到你,对不对?”赵天弘此时已经明白了,也赶紧配合崔家演戏。

他的心里当然是大喜过望了。

看来事情还能有所转机。

这边,陆原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群人,拳脚棍棒就全招呼上来了。

砰,啪,砰!

如果给普通人,估计这一顿揍,不死也得半死。

不过陆原当然不是普通人了。

被这一顿猛揍,其实身体没有任何事,就是脸上总少不了灰土土脸,流个血挂个彩什么的。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一个女人冲了进来。

“你们不要打了!”

赵思思挡在陆原面前,愤怒的看着众人。

“思思,你在干嘛呀,这个猥琐男差点就非礼了你,现在让崔少给你报仇不好吗,你看崔少这是在保护你呢?以后崔少也将会保护你一生的。”赵天弘和声和气的跟赵思思说道,他当然也老于世故,所以话里面,多多少少也带点暗示和讨好。

赵思思突然觉得很厌恶,厌恶爷爷的嘴脸。

是啊,刚才爷爷还凶神恶煞的要来打自己怨自己给家族带来灾难,但是一眨眼却又换了一个人对自己百般讨好。

“不,他不是猥琐男,是我让他来的,我和他,是朋友。”赵思思突然抓住陆原的手,在陆原脸上亲了一口。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思思,你!”

赵天弘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就炸了。

饶是他老于世故,这一下,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但是他只知道,灾难肯定来了,说不定还是灭顶之灾。

赵思思的心当然也很乱。

她知道自己这一下,做的太火爆,太有点不过脑子了。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能不这么做。

看这个架势,如果任凭这个青年被崔家人打下去的话,说不定会当着自己的面活活打死。

而且,赵思思也知道,这青年虽然不知道怎么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但是的确没有对自己做过什么。

更何况,赵思思又有一些对陆原的感激之情。

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赵思思看到陆原,甚至还觉得很顺眼,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所以,她必须要站出来。

她此时能做的,就是这个了。

她要用自己的切身行动来证明,陆原不是猥琐男。

那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赵思思亲了那家伙了,我靠!”

“真的假的,太劲爆了吧,莫非他们真的是情人关系?”

“就算真的是情人关系,当着崔少的面去亲,这关系也太亲密了吧,得有多相爱的两个人才会这样做啊。”

“是啊,毕竟,这亲一口的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

众人都惊呆了,纷纷叹道。

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

“好,很好,你们赵家人够狠,给我等着!”崔永堂的脸色此时已经完全惨白,没有人色了,他啥都没再说了,带着人,直接就离开了。

这么果断的离开,仿佛是啥事都没有了,但是却是最可怕的一种。

猛烈的报复,肯定还在后面。

扑通,扑通……

崔永堂走了之后,赵家人吓得都瘫坐在了地上,一时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谢谢你。”

陆原抹了抹脸上的灰尘和血,他倒是也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自己虽然是无意的,但是也确实给别人带来了麻烦。

他看了看赵思思,这姑娘长得很漂亮,眼睛很大很明亮,脸上有点婴儿肥,有一种恰到好处的肥美感。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她,陆原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陆原倒是有点想认识认识,可是他知道,自己还有别的事情。

大圣把周允和瑶光放走了,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自己肯定要把她们给找到。

想着,他也就准备离开了。

此时,倒是没有人拦着他。

赵家人都吓软了,一时也没人注意到他。

“怎么,怎么了,思思,你怎么在这里了啊,不是跟崔少结婚吗,你今天。”这个时候,一个醉醺醺的瘦弱眼镜中年男走了过来,拍着赵思思的肩膀,“跟你说,女儿啊,我,我今天可威风啦,家族里个个给我敬酒呢,托女儿你的福啊,我在家族里以后会有地位啦,唉,老爸真没用啊,一辈子,竟然靠女儿获得地位,呜呜呜……”

说到最后,这中年眼镜男竟然哭了起来。

“滚!我没有你这个废物儿子!”

一个重脚踹了过来,中年眼镜男那小身板直接就被踹飞了。

赵天弘恶狠狠的盯着眼镜男和赵思思,“听好了,你们都给我滚出赵家,赵家没有你们这些人,以后你们跟赵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同类热门
  • 我的vampire伯爵我的vampire伯爵落絮如繁|幻情国际女警学院的苏瑞是学校稀有的尖子生,因为成绩的出色,学校派她去市里有名的一所警局实习,了解市里的情况。刚到警局后不久,市里就发生了一起重大失踪案件,才短短几星期的时间,就连续失踪了15名不满20岁的年轻女孩。据调查,这15个女孩都来自同一所大学,都互相认识,常常聚集在一家夜店里吃喝玩乐。苏瑞一上任就遇到了这样一个大案子,由于是个女实习生,警局的刘局长不怎么同意她来警局工作,于是就下了命令,想实习可以,不过得把这个案子解决,他会多叫几个同事来协助她的。面对局长的刁难,苏瑞一声不吭的吧案子接下了,在办案的同时,她遇到了吸血鬼王查尔斯,并得知了自己原本的身世,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们敬请期待
  • 小女悠然小女悠然碧水蓝烟|幻情因意外被六维空间的高等生物收为徒弟,参加师傅和老怪的一场有趣的赌博,赌两个高维度空间生物的徒弟,谁在三维空间的异时空古代操控能力更大。二十三岁的现代青年张小爱于是魂穿成五岁的庶女悠然。
  • 与你梦中不相识与你梦中不相识单瑧枫|幻情那么真实,又好似幻影一般,还以为是场穿越,是她自己想多了,只是一场梦而已...(作品可能更新较慢,但不会烂尾,喜欢的可以收藏!不喜勿喷,谢谢!)
  • 邪王盛宠:腹黑小医妃邪王盛宠:腹黑小医妃狐柒七|幻情来自现代的呆萌吃货小兽医,因为送了一次盒饭,就华丽丽的穿越了,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某日,白草草仰天长啸,神啊!你咋能这样对我啊!你让我穿越就穿越吧,我认还不行!可为嘛会穿越到一个不受宠的废柴傻王妃身上……要啥啥没有,饭都吃不饱,我的发财梦,我的美男梦啊……逆天空间,呆萌兽宠,绝世神兵,华丽医术,银针在手,天下我有。要问什么本领强?腹黑,吃货,耍流氓……且看爆笑穿越的她如何华丽逆袭。只不过这身后,何来惹来这么多桃花飘……某日,白草草大叫,大哥你至于么,我不就是蹭了蹭饭拿了点财,又顺便劫了点色,你至于追我半个大陆啊!某男邪笑……
  • 废材五公主:逆世之行废材五公主:逆世之行碧羽泪倾城|幻情前世,带着怨念死去,这一生,东方琴发誓要将所有失去的都抢回来!前世,她失去的东西,跑不掉。前世,害她的人,活不了!啊?!有意见?那你下地狱去跟冥王说吧!只是……你是什么鬼啊!某男:“琴你这样不好,太血腥了。”琴:“怎么,有意见?”某男:“不,我是说,这种事情应该让为夫来。”琴:“这还差不多。”【小虐大甜哦,不要错过哟!】
  • 莹莹之光灼灼其华莹莹之光灼灼其华莫莫狐|幻情昔日的圣女跌下神坛,回到世界最原始的大陆,重生一世,洛莹发誓不再做心怀天下悲悯圣女,杀尽天下伪善之人。
  • 他家夫人他家夫人钮钴禄甄嬛|幻情白媚媚真的是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又不是第一次渡劫竟然被一阵天雷劈中,遍体鳞伤不说,醒来的时候居然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 白媚媚:“我呸,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谁是你老婆?” 四大家族都说,赫大人一直清心寡欲,本是一身死气,算命的都说他活不过30,然而。 “媚媚喜欢白色,把我的整栋花苑都布置成白色吧”赫大人满眼冒星星 白媚媚满头黑线“苍天啊!我还没起死啊”
  • 倾城爱恋:浮生未歇倾城爱恋:浮生未歇樱花之恋灬|幻情她是亡国公主,而他是自认为害死她的人,却不知,她已复活。复活重生的她。还能认识她吗,这段情又能走下去吗!
  • 东姬游记1东姬游记1一醉成痴|幻情千年一遇,诛月开封;万年不遇,双月映红。 一群热血少年踏上了救世之旅! 少年意气,是谁情愫暗生,又是谁浑然不知!修仙更修心,敬请期待!
  • 当成为炮灰以后当成为炮灰以后W.Y.H.|幻情伊靖悠其实是一个言情小书虫,有一天,她来到一个奇怪的世界。这里明明和他原来的世界一样,但是所有人都不一样了。有的会玄术,有的会变成怪物......伊靖悠瑟瑟发抖,害怕极了,结果发现她来到曾经读过的小说,而她是一个出场只有几百字的小炮灰,面临着死劫的她,看着主角的幸福生活,伊靖悠呵呵一笑:”哦,行吧"【这是一个想当咸鱼又想奋斗的矛盾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