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一桌子丰富饭菜

这二十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原很想弄清楚。

陆家在世界上存在了上千年,上千年来,一直都是世界的掌管者,上千年来,包括岭南所在内的七十二所,都在陆家掌控之下。

怎么现在,只是短短的二十年,竟然会失去了控制权?

“当然知道。”帝凰说道。

“发生了什么?”陆原急切问道。

“呵呵,这点小事你也要问我?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没用了?如果真想知道,那你就自己查清楚。”帝凰冷漠的看着陆原,“得亏你曾经也是天玄,我真是耻于和你同为一体。”

“陆原,你加油。”似乎觉得帝凰的话太过于无情了,采薇突然也开口了,她看着陆原,目光里也有几分情谊。

毕竟,采薇心里也非常清楚,陆原曾经对自己的照顾。

“采薇,你以后别跟他讲话,咱们走吧。”帝凰拉着采薇,离开了。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们刚才的帮忙。”陆原说道。

“你也不用谢我。说不定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又互为仇敌了。”帝凰的声音远远传来。

陆原怔了一下,不知道帝凰这句话什么意思。

不过他也不再多想这个了。

“走吧,曹凤。”

陆原扶起依然疯疯癫癫的曹凤,看着满地的尸体,心里不免又感慨帝凰的杀伐果断和惨无人道。

两人刚走两步,铃铃铃……

身后传来了手机的响声,来自于那个男的身边。

陆原心里一动。

他记得那个手机,当时在蔷薇晚会上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拨打的是家族驻所总控中心的联系电话,而结果实际上却正是打到了这个手机上面的。

而疯疯癫癫的曹凤,趁着这个男人没注意,接了电话。

因为曹凤精神有问题,所以不管陆原当时候说了什么,曹凤都在配合陆原,所以让陆原当时候也误认为真的打通了家族驻所总控中心的电话。

这个男人,怎么会有总控中心的号码?

或者说,总控中心的号码,怎么会到这个男人的手里?

那现在打来的电话,会是什么人?

还有什么人,会拨打家族的总控中心号码?

铃铃铃……

手机还在响着。

陆原不再迟疑,从男子尸体上捡起手机。

“喂……”陆原静静的聆听。

手机里传来一阵格刺刺的电流声,接着“郑先生你好,感谢你使用中国电信三年时间,特意赠送您5G流量套餐100GB,现在就为您办理赠送,请问可以吗?”

陆原心里顿时就失望了,原来是运营商客服打来的,这一点意义都没有。

但是,等等。

“那个,你确定这个号码使用了三年?”陆原心里一动,问道。

“是的,先生,到今天,您正好使用了三年时间。”

“那可以查一下,三年前这个号码有关信息吗?”陆原问道。

“三年前,这个号码是一位张先生在使用,后来他注销了之后,这个号码被我们收回,然后又被郑先生您办理了。”

“那再往前查一查,对,二十年前,这个号码的情况。”陆原急忙问道。

“二十年前,这个,恩,二十年前,这个号码的主人是一位姓陆的先生。”客服说道。

陆原只觉得心里一暖,姓陆的,没错了,二十年前,这个号码还是家族的。

“那为什么这个号码后来从陆先生手里被你们收回了?”陆原问道。

“因为欠费停机,2021年的时候停机,所以我们收回了号码,开始重新分配。”

“好,谢了。”

挂了电话,陆原怔怔站了一会儿,他明白了,是的,总控中心的手机号早就被收回了,而且经过了多人手里的周转,现在正好被那个男的办理罢了。

而2021年停机的,那正是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年之后。

短短的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会让家族部门的手机号都欠费停机,这在以往根本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家族里的人都怎么样了现在。

陆原的心里,更是心事重重。

不过目前,更为要紧的事情,是带着曹凤赶紧离开这里,安顿好她。

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本来想把曹凤带到张莲香娘家去,但是想想,这极为不妥。

但陆原在江阳市没有一寸立锥之地,身上也没有钱,根本没有地方安置曹凤。

这个时候,陆原才真正的明白,没有家族,没有钱,真的很困难很困难。

“你好好的待在这里,别到处乱跑,我待会儿带思思来看你。”

房间里,高档的实木地板,柔和的灯光,陆原好不容易把曹凤哄得睡着了。

让一个精神病人睡着也不是简单的事,也多亏这房间里干净整洁高档的席梦思床铺,比起曹凤以前住的地方条件好太多了。

之后,陆原这才轻轻离开房间。

然后下了楼梯,来到了外面。

回看身后的别墅,陆原不由有几分恍惚,这里和从前滕王阁自己的别墅有几分相像。

不仅模样像,而且这别墅里也没有人。

是的,陆原找了一个偏僻的别墅小区,这是其中的一家别墅,里面已经很长时间没人居住了,正好可以暂时把曹凤安置在这里。

当然,随便用别人的房子固然不道德,但是此时陆原无可奈何,也只能这么做,只好等将来自己把一切搞定了,到时候肯定会补偿人家的。

离开别墅,陆原回到了张莲香的娘家。

如果不是因为赵思思,他是不会来这里的。

之前因为自己,赵思思一家落难了,陆原的心里本来就有愧疚,所以一直跟在赵思思身边打算弥补的。

而现在,知道赵思思是曹凤的女儿之后,陆原当然更无法离开赵思思了。

毕竟曹凤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人,怎么说,自己也得帮助她们母女。

“陆原,你去哪里了,快点洗洗手,一会吃饭了。”一看到陆原回来,赵思思说道。

陆原此时心里只想着和她说曹凤的事情,陆原记得很清楚,在蔷薇晚会上,当曹凤看到赵思思的时候,似乎一下子就清醒了许多。

那么,如果让赵思思和曹凤见一面,也许曹凤就会好了。

那时候自己也可以从曹凤口中,知道这二十多年来发生的事情了吧。

“恩,先吃饭吧。”陆原打算待会儿再说。

这是一大家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出乎陆原意料,还是很丰盛的,烧鸡酱鸭,炖肘子蒸螃蟹,满满一桌子都是,虽然比不上豪华酒店的菜色,对于普通老百姓家庭来说,已经非常丰盛了。

“谢谢外婆,谢谢舅舅舅妈招待我们,这一桌子菜,看着就很好吃。”赵思思拿起筷子,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她的感谢也是十分真诚。

是啊,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如果遭受别人白眼和冷漠,那滋味就更是别提了。

不过从这一桌子菜上来看,这是一种温暖的对待。

赵思思心里很感激,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如果能感受到关怀,无疑是会很感动的。

“别动筷!”王美凤突然厉声喝道,恼怒的瞪着赵思思。

“就是,你忙什么,慧慧还没回来呢。”老太太脸上也露出几分厌恶,“长辈们都还没动筷子呢,真是没教养。”

“我家慧慧今天升职涨工资,这一桌子菜,是我们庆祝她的,慧慧还没回来,你倒是把自己当成主角了,你还真是自己给自己长脸啊,直接就拿起筷子就准备吃了,当自己是什么玩意?”王美凤说起话来,极其不客气。

赵思思的脸,顿时就变得通红,头也羞愧的低了下去,似乎再也不好意思抬起来了。

张莲香坐在那里,陪着笑,似乎对女儿被羞辱没有任何感觉。

赵宝良脸色则是十分难堪和尴尬,他快速的看了看女儿这边一眼,似乎想说几句话安慰,可是他本就是懦弱的人,在这种场合,尽管心里难过,他却什么也不敢做。

最终就是呆呆坐在那里,两眼无神,满腹心事,脸上也是写满了一种悲伤。

一桌子菜,一大家子人,就这么坐在这里等着。

“我回来了。”

终于,门口传来了动静。

一个年轻的女子进来了,穿着干练的职业装,短发显得也很精神,嘴唇涂的红红的,脸上擦了粉白嫩白嫩的。

正是赵思思的表姐张慧。

“慧慧回来了,累坏了吧,也饿了吧,快坐下来。”

外婆和王美凤一家,像迎接公主一样。

“慧慧,今天的结果怎么样?”

张慧一坐下来,张家的一家子人就伸着脖子探着肩膀围了上来,紧张兮兮的等待着。

“别提了,黄了!”张慧郁闷的拍了下桌子,“之前领导说了,本来我可以提升成经理的,工资也可以涨到一万多的,现在全完了!”

“啊!”

外婆和王美凤等人,顿时一屁股坐回了原来的位置,都露出颓废之色。

“不仅如此,今后我恐怕在公司里也难做人了。以后升迁和涨工资的希望更加低了。”张慧脸色更加阴沉了。

“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慧慧?”

“就是啊,慧慧,到底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还说,你们公司老板很看好你的吗?”

众人又焦急的围了上来。

“还不是因为他们一家!”

张慧突然愤怒的站了起来,指着赵思思这边。

“啊?”张莲香讨好的笑了笑,“慧慧,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跟我们一家有关系了呢?”

“你们还装糊涂?”张慧哼了一声,“就是因为你们一家在蔷薇晚会上出尽了洋相,让岭南所的大佬们对我们江阳市很失望,从而江阳市失去了被岭南所管辖的机会,因为这个,江阳市一下子失去了很多的发展机会!”

“本来如果事情没有出乱子,江阳市归入了岭南所的管辖,那我们公司就会得到很好的发展,会立即壮大起来,我会升职加薪水,但是就是因为你们,江阳市失去了机会,我们公司失去了机会,从而我也失去了机会!”

“我不但失去了升职加薪水的机会,而且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我是你们的亲戚,所以他们都怨恨我,我在公司里也没法好好做人了,你们知道吗!”

“你们真是一群垃圾,你们可知道江阳市准备了多久,才有机会得到岭南所的这一次青睐,但就是因为你们,彻底的失去了这个机会。”

张慧越说越激动,看样子都恨不得要冲过来了。

“慧慧说得对,岭南所,听说那简直就是古代的皇帝一样的,好不容易有个讨好的机会,还被你们给搅黄了。”

“是啊,岭南所在华南地区就是天一样的存在,我听说各个行业的命脉都被他们牢牢把控呢,现在江阳市被岭南所抛弃,以后日子肯定不好过啊。”

“我们现在收留他们,已经很不错了,还一点都不知道感激。”

外婆和王美凤,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语气就越厌恶。

赵思思低着头,看得出来,她肯定倍感羞辱。

“收留他们,也不能白收留!”张慧冷笑着说道,“凭什么让他们白吃白喝住我们家啊,那他们也得出去工作来赚钱吧!”

“对,你们一家啊,也别闲着,赶紧出去找工作。”王美凤附和着女儿。

“可是,我们去哪里找工作啊?”张莲香苦着脸,“现在我们一家都被江阳市封杀了,上午的时候我和赵宝良出去找工作,不管什么工作,哪怕是服务员清洁工,一看到我们,都说不要啊,现在没有人敢给我们工作机会了。”

“这个我早就想过了!”

张慧冷笑一声,“你们找不到工作机会,但是她可以,既然你们住在我们这里,那就让她出去工作给我们交房租!”

张慧突然指向赵思思。

“慧慧,你恐怕不知道,思思和我们一样,都被封杀了……”赵宝良说道。

“封杀你们的,都是因为害怕江阳市各大家族,但是有一个地方,甚至连崔家都管不到,因为据说那个地方的老板的背景,是外地的大家族。整个江阳市,只有那个地方,江阳市的豪门管不到,所以,她完全可以去那里上班!”

“啊,那是哪里?”赵宝良愣愣的说道。

“皇津酒吧!”

“皇津酒吧……”赵宝良的脸一下子就变了,他没去过那个地方,但是也知道那种地方,一般都是什么样的。

尤其是皇津酒吧,因为据说背后势力强大,平时有什么事,连崔家都不敢去过问,所以那里也是江阳市最堕落的地方。

毕竟崔家都不敢过问了,还有什么人敢过问?

所以,简直就像是一个没人管制的世外乌托邦,想干嘛就干嘛。

也是江阳市最神秘,最堕落,最充满放纵的地方。

“我不要去那里。”赵思思终于抬起头,目光显得很慌乱。

“不去?那你想干嘛?在家里当大小姐,我们养着你吗?我们整天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干活,你在家里享福?”王美凤嘴巴一撇,说道。

“就是,该工作就得工作,有手有脚的在家里啃老吗?这件事我看就这么定了,按照慧慧说的,去那里工作,你还不快谢谢你慧慧表姐,她为了你的事情,也是操了心。”老太太也说道。

“对,不去怎么行?”

“该去就得去!”

其他人,也纷纷说道。

“我不去,真的不去。”看到大家竟然都认可张慧的意思,这一下,赵思思急了,她看着满桌的人,没有一个和善的可信任的面孔,此时的她,仿佛是一只小羊羔掉进了狼群一样,“爸爸,妈妈,我不去,我不去啊。”赵思思的声音里都带着匆忙的哭腔,此时能依靠的,只有父母了。

“对,思思不能去那里。”赵宝良也急忙摇摇头。

“爸……”赵思思心里顿时一阵温暖,哽咽了出来,在这种时候,赵宝良还站在她身边,让她十分感动。

“怎么就不能去了。”突然,张莲香开口了,“她不去,你找不到工作,我找不到工作,谁来赚钱养家?”

“妈……”赵思思一下子就呆住了。

“也该到你承担责任的时候了,不能一辈子当自己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张莲香瞪着女儿,“再说了,当初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嫁给崔少,不就一点事都没有了,非跟这个吊丝掺和在一起,你也别跟我哭了,这个事,就这么说定了!”

“爸!”赵思思哭着扑向赵宝良怀里。

“你,你怎么可以让女儿去那种地方……”赵宝良看着张莲香,一向懦弱的他,此时脸上也终于有了几分怒气了。

啪!

一巴掌,狠狠的掴在了赵宝良脸上。

“有你说话的份儿了?!”张莲香目光里仿佛带着火,喷在赵宝良脸上,“嫁给你就是我眼瞎,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白瞎了你这个赵家人的身份,是条狗都会比你混的好,你给我老实点!”

这一巴掌真有效,赵宝良捂着脸,顿时就焉了。

“你是我女儿,我让你去,你就得去!别哭哭啼啼的!”张莲香瞪着赵思思。

同类热门
  • 至尊神凰:邪王宠妃要节制至尊神凰:邪王宠妃要节制夜绯|幻情她是23世纪的药学博士,意外穿越却成了异世中的穷屌丝,虽说没家没势没钱没权,但也没少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身赋全灵体质,医术独步天下,天生绝色姿容,做事腹黑狡诈。谁想欺她辱她逆她,她定摧之毁之灭之。云凰传承、惊世秘宝、绝世神宠应有尽有,秘境空间、稀世药材、神级丹药尽在她手。想要以权压人?叫你一朝倾覆;想要阴谋陷害?让你原形毕露。本想一世潇洒,冷眼红尘,谁知身边早已桃花朵朵开。某心黑手快的园丁直接大手一挥,全部斩掉。“小妖精,快跟本王回家!”群号:438850498
  • tfboys之星空下的承诺tfboys之星空下的承诺星宫冷|幻情当三个女孩遇上当今最红的tfboys,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凤浴九天凤浴九天落黎幻|幻情她?一个清冷的腹黑现代世界ON.1的杀手南宫黎冰(代号邪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传越了。貌似还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娃娃!不管怎样,上一世,我未能有亲情,这一世,我必要守护好。不管是谁!若要伤他们!便要你好看!她是南宫家上上下下的小公主。灵术、炼器、炼丹、召唤兽?这还不简单??银色长发––毒小仙,墨蓝色长发––南宫黎冰?这不都是我吗?(心中吐槽:银紫环真好用耶!可以变成前世的发色!嘿嘿,这些家伙真笨!)
  • 传奇必死定律传奇必死定律安若伤彡|幻情在亚斯特大陆上,曾出现过一个传奇。 传奇的名字叫做特里丝,Tris,谐音“去死”。通过五个人的经营强大到了能与创世神相提并论的程度,但这五个人被其中的一个丧门星克死了。
  • 许你城春草木深许你城春草木深Demi邓|幻情沐谂穿书了,穿进自己笔下的书,成了里面的温柔男二,所以他的主线是什么呢? 线一:和男主抢女主。 线二:推翻王朝,尊重历史。 线三:……
  • 赌行天下赌行天下抱抱熊的胳膊|幻情我,虽放浪,但并不放荡。我不爱打架,只爱以赌定输赢,你要是不讲理,我就给你谈谈人生,讲讲做人。我名杜碧舒人称赌神是也,骰子就是我的法宝,可大可小行走江湖必备良器。
  • 千灵之云潇阙千灵之云潇阙灼日星辰|幻情千灵大陆,强者为尊,身为女子,想要在这个世界中不被欺辱,那便更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屹立于众生之上,受万人敬仰。 她作为魔族最强者之一,征战无数,千防万防,却不曾想到头来那个自己最信任的人是带着目的而来。 亲人被害,她愤怒之下自爆身躯,燃烧灵魂。最后,还是无法挽回…………
  • 狐欲成仙狐欲成仙乐妈|幻情青丘国有一片连绵的群山,虽然在人间却是灵域一偶,这里生活着很多的动物、人类、还有精灵…… 平缓的山谷中有一只雪白九尾的狐狸在这里降生,从此平百年的生活被打乱了…… “为什么我有九条尾巴你们就不要我了?” “我们…没有不要你杼儿,只是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要走的路还长……” 束杼实在不明白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更重要……
  • 神魔错爱神魔错爱倾鸢皇美叶|幻情他跟她,天和地,神和魔,又会有怎样的结局???他表面冷酷无情,其实情藏在他心的最深处;她,最开始是为了迷惑他、杀了他,却没想到动了真情,而他却在她临死之前知道自己错了,且看他们如何续写一段神与魔之间的爱情……
  • 轮回之师傅有毒轮回之师傅有毒年余一梦|幻情万物之生死,草木之荣枯。万千大道,何处不在?无处不在。 冥曦,神族族长神煜的弟子,因神煜被人设计,为救他,她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又被自己好友推入火海,灰飞烟灭。那么,冥曦是否真的死了呢?如果她死了,那这个在诸天万界留下一个个传说的人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