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隐婚掠爱:四少宠妻入骨

作者:梦洛
人气(389)评论(0)字数(12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人前,他是淡漠城府的燕先生,人后他无休无止,让她为错误买单,用隐婚囚住她,磨她也宠她,要她丢盔弃甲爱他入骨。听闻他和心尖上的女人即将订婚,她签下离婚协议,走得干净利落。可她躺在手术台上,门被男人暴戾的踹开,看到的却只剩她残留的鲜血。再回归,她是达官贵人趋之若鹜的主厨,他用钱砸死一群附庸风雅的男人后,终于将她圈到曾日夜销魂的别墅,“说过别让我再见到你。”下一句是:“否则要弄死你。”她精致的脸清淡美丽,“北城没有王法么?”“我睡自己的女人,这就是王法!”

同类热门
  • 快让我到你心里去快让我到你心里去王阿臻|现言要是问桑果的室友,这个姑娘怎么样吧,哪儿都好就是对感情太胆小了!桑果在后面撇了撇嘴,委屈巴巴的说:“哪里是我胆小了,就是没碰到喜欢的咩。"三张无语的脸齐刷刷转过来:”你闭嘴!““真的,要是我喜欢的人,我就是。。就是。。撞也要撞到他心里去!!” 后来遇到了顾应临,发现桑果这丫头确实是莽的。。令人害怕
  • 界.解.戒界.解.戒花七三|现言物欲横流是微时代不可或缺的元素,又有几人能逃得过现实的存在,生活的脱轨,感情的偏离,亲人的离去,又有谁能救赎,没家,没钱,没爱,试问你还能缺点什么?
  • 傅少的影后甜妻傅少的影后甜妻沈庭雪|现言重生前,她步步后退避他如蛇蝎。 重生后,她成了他名义上的妻子,是他捧在掌心的傅太太。 媒体:你目前有结婚的计划吗? 沈晏晏勾唇一笑,正要回答说没有,某人直接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跟她下跪求婚! “傅太太,这个迟到的求婚你满意吗?” 他搂着她的腰,嗓音低沉沙哑,沈晏晏咬牙忍下,回家再好好收拾他! 沈晏晏以为傅予迟并未爱过她,婚后才知道这个男人一直默默爱着她。
  • 哪里都是你哪里都是你沐浴球|现言闵玧其说过如果打算做的一般,还不如别做,所以被他激出黑泡魂之后,就想要用自己穿鞋才160厘米的个子去撞一撞南墙。不顾父母反对参加了韩国yu公司的选秀,和他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 落寒初忆落寒初忆暮霖|现言没有人记起在那个夜晚,一个被最心爱的人抛弃在寒冬大雪外,一个在晚宴上被所有人追捧。穆伊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捧着她,穆闵?就因为她长得丑?就因为她笨?难道她不配拥有爱情?为什么?为什么....
  • 暴君大人赖上我暴君大人赖上我奶牛豆芽芽|现言那年,他们初见。那年,他像个骑士一般保护了她。殊不知,他才是真正的恶魔。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艾诗音只想要平凡的爱情,为什么要让她卷入这是是非非。是爱是恨,艾诗音早迷惘。“你是恶魔!撒旦!”娇小的身影颤抖的看着覆在身上的男人,双手紧紧抓着被单。“恶魔么?我就是恶魔!你不是早就该看清我吗?”男人性感薄唇浅笑出来,缓缓呼出的热气在诗音耳边划过,让诗音不禁一个寒颤。“放过我,算我求你!”“放过你?你想都别想!我要让你永远禁锢在我身边,永远...”男人的话让诗音彻底绝望了,她闭上了双眸,任冰冷的泪划过脸庞。“恨我吗?呵呵...哪怕你恨我,我也要禁锢你!我要让你这辈子都记得我!”语罢,两人交缠一体。也许早已命中注定,他们会一生纠缠,上穷碧落下黄泉。
  • 冤家之女保镖她不好惹冤家之女保镖她不好惹老木腔|现言仝生第一次见到母丹的时候,她脚下踩着几个混混,正大喊着“敢调戏你老母,不要命了”仝生觉得这姑娘挺够味儿的 仝生第二次见到母丹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小姐,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母丹头也不回的回道,“小你妹的姐,你全家都是小姐……见过啊,我是你老母,肯定见过啊” 仝生第三次见到母丹,母丹主动介绍自己,“那啥,不好意思啊,上次见面多有误会哈,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母丹,你老母的母……啊不是,我是说,母亲的母,仙丹的丹,哈哈” 当纯情小‘仝生’遇到霸王花‘母丹’,又会展开怎样的情缘呢?
  • 这是一本现代文这是一本现代文魔仙美羊羊|现言记录我从小到大的臆想以及不正经 写成小说记录成长欢迎留言评价
  • 青梅竹马:萌妻不要跑青梅竹马:萌妻不要跑银柒玥玥|现言遭人算计,惹上无良总裁。“小时候就有婚约,还是自己承诺长大后要嫁给他的,那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印象?”某丫挠头道。“嫁给我,我便宠你一生一世,可好?”某无良总裁满脸笑意认真道,“喂,有木有搞错啊!我不认识你,不要乱发情好不?”尹诺翻翻白眼无奈道。“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好!”“……”“喂!你还能在无耻点吗?”尹诺挑眉道,“能啊!你做多少我吃多少!”某无良总裁邪笑道。“……”她突然失踪,他寻找一无所获,几乎崩溃。再次见到她时他欣喜若狂,一脸笑意走近她。可得知没有良心的小东西忘记他时,他再无笑意,一怒之下不管某人同不同意,冰着脸把某人扛回了家。
  • 竹马总裁爱青梅竹马总裁爱青梅凌怀景|现言七岁时,容屿被顾之于所救,可他却把顾之于的堂妹当成了他心头的白月光宠了十几年,甚至为了她还把顾之于当成试药的工具…… 一朝了解真相,悔恨不已,可是,当年就他的小女孩早就不在原地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