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盛京芙花开

作者:虾饺沾醋
人气(8)评论(0)字数(0.6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本是国相府的大千金,却被迁居郊外。

本是天之骄子的皇子,却被陷害得了怪病,命不久矣。

当命运的红线把二人牵在一起,又是怎么样的光景呢。

最新章节

第3章 欠条(2021-04-22 01:40:57)

同类热门
  • 浮萍花开浮萍花开梦农|幻情上古世界,人与神的界限尚未分明。可怜的人,被神操纵着,无知着。先知的血脉,战神后裔的战力,代表了无上荣耀的皇冠,一切都只为了心里怜惜着的那个可怜人。从山野村夫化身复仇之魂的青年,入赘皇族做了将军,获得了九公主的青睐。九公主小时候失去美貌,被人遗忘。龙之找人恢复了她的容貌,并传授她武艺。作为打败统治者的只要筹码和战力。一切只为一场天怒人怨的战争,一切只为心中那份爱怜。代表着大仁,大智和大勇的三人终将何去何从?那个内心脆弱却又顽强得犹如石头的龙之,他推翻了命运,却也陷入了他自己的命运,终身被囚禁于冰雪之中。
  • 绝世邪妻:妖孽,你给爷等着绝世邪妻:妖孽,你给爷等着奇怪的森林|幻情白痴皇上?花痴草包?呵呵你一脸。咦?那个心机婊人渣定山王去哪儿啦?不好意思,不小心玩死了。为嘛别人的萌宠都是各种萌翻,各种贴心。这个贪生怕死的蜥蜴到底是从来里来的?你确定没有跑错剧场?这里不是凹凸曼打怪兽啊喂!还有这只死缠拦打心心念念要负责的骚包男。孟依然:“殇儿,为夫饿了。”【本文1v1双洁,甜宠爽文,某渣初出品,欢迎跳坑】
  • 并蒂传说并蒂传说墨若歌|幻情她是并蒂花神,也是花妖。她和哥哥被人追杀,哥哥为了保护她,丧失身躯,而她,为了帮助哥哥重塑身躯,竟然不惜违背身为花神的使命……哥哥重生了,她却因为滥杀无辜被昔日的挚友无奈打落九天,灵魂上的封印使她无法使用堕天前封印的力量。一切,必须从头开始
  • 穿越之莫锦凌熙穿越之莫锦凌熙莫如殇|幻情一个任务,却中了小人的暗算,中毒身亡,不过。拉了这么多人陪葬,也后本了,却不想穿越于平行空间。因祸得福,她遇见了他,逼不得已,结成对食,为爱痴狂,永不离弃。
  • 武运天道武运天道(大毛丶)|幻情星辰三千万,帝君重降世。挥剑战九霄,以武运天道。
  • 倾世红颜之血洗江山倾世红颜之血洗江山冥落飞雪|幻情因为集团破产,她看清了什么是人性。面对无法挽回的局势,她伤心欲绝。有个人却因此结束了她的生命,穿越时空,成为了倾府的嫡女,因为皇命,嫁入皇宫。他,当今圣上,杀人如麻,不曾对他人微笑,却唯独对她,动了情。可她不知道他爱她。有一天,一位王爷闯入了她和他的世界,王爷对她疼爱有加。他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烧,可她却不知他的情,悲剧就这样开始了。她想要修仙,他暂时放弃皇位来陪她,感情却因此升华。经历了千辛万苦,她成为了一代掌门,而他却无法陪她,一场战争,他离开了她。仅仅半年的时间,她却去了另一位女子为皇后,丢弃了她。她伤心欲绝,决定血洗江山的道路。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 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鹿怂怂|幻情秦皓月,秦家废柴生下的废柴,自小备受人欺。直到她嫁人,想着终于解脱了,没想到考验才刚刚开始。怀孕五月,夫君外出,被诬与护院私通,竟沉入寒冰湖底。大难不死,重回世间,孩子却遗传了她中毒后的容貌。这时她才彻底想通,她忍,人欺之。她弱,人辱之!她既回来,便会讨回属于她的东西。前夫新婚,她无所谓。可前夫娶了新人还缠上来,这就不要脸了吧!“夫人对我误解太深。”那人深情款款。就连孩子也在一旁点头帮腔:“娘亲你再好好想想。”喂?谁把你拉扯大的你不知道吗!这一大一小有没有人买!特价促销,买一送一,看着给钱,绝不还价,售完即止!
  • 神葬忘川神葬忘川墨倾归葬|幻情以吾之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三世永坠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三生挚言,以我悔碎之,红衣血夜绽尽刹那芳华. 忘川彻响黄泉,冥门开,百鬼怒,血尽十里,将以冤魂代之. 殒落的希望,从天而降的希望,只为仇,何谈希望归所. 吾乃黄泉之神,司世界万物之命,生老病死亦不过弹指一瞬. 但仍逃不过那含眸一笑. 三生碎,银铃殇,屠世间之万物,只为一人之身死……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黑帝大人求放过黑帝大人求放过翼柔|幻情“笙少,夫人她毁了你妹妹的脸。”下属向正在看书的他禀报。“告诉她,毁的彻底点。不怕。”下属汗流直下。“笙少,夫人把你的合同撕了。”“把我办公室里的合同拿给她。让她撕。”下属眼角抽了抽,那可是几十亿的。。“笙少,夫人和她的学长私奔了。”“没事,随她去。”下属不禁感叹,笙少的心好宽……结果。某夫人隔天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一把泪一把shi的往笙少上揩。笙少二话不说,拉她去床上……补偿只几天的兽……慾。原来,笙少早就派人把夫人的学长给……下属一脸敬佩,把笙少当神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