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4章 老朋友和新朋友(2)

一曲终了,所有人都在等待。

本应是一个盛大的开场,却因为另一位关键成员的缺席陷入了断档。

张流云切换掉音乐,张开双腿坐在门槛上,点燃一支烟。

一首简单的钢琴曲。

银色月亮下,云朵上,身穿盔甲的青年将军。

月光边缘的执剑女子,衣袂飘飘。

阴影中的男人,平原上的男人,静静地站着。

李沈叶靠在大树上,擦拭脸上的灰尘;宗光浩靠在车门上,远远地看着场中。

……

莫名整个人像是打摆子那样在抖,他快要忍不住了。

终于,卷烟砸落在地上,溅起火星;莫名抬起头,扭曲的面容显露在月光中。

……

“莫名!”

声音来自远方,张流云看向那个方向,眯起眼睛。

“二十万年了,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群人,中间,还有人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

“当天下无人乎?”

“今日——”

中气十足的演讲被打断,血气无边无际,莫名发出一声怪叫,凄厉的叫声响彻天地!

“杀!杀!杀!”

一瞬间,所有人都动了。

黑影追随着飞速移动的血气,在莫名即将冲入人群的前一刻,攀附了上去。

黑色匕首先出现,随后才是握着它的人,冷冽的杀机完全锁定!

红莲的手已经伸出,迎接它的是莫名的胸膛!

“轰!!”

滔天火焰轰然炸响,气浪吹起了执剑女子的长发,红唇紧抿,漆黑的瞳孔闪现一道银色闪电。

不,那不是闪电,那是高速移动下残留的光轨。

扭曲的光线以破碎的时空节点为中心向四周辐射——ZONE开启,时间强制暂停,执剑女子身处爆炸中心,在半空中挥剑。

左手光剑,右手巨剑,两柄剑随着手腕的抖动划出万千线条,玄妙的轨迹让光线变得扭曲而虚幻,花瓣随风飘落。

那是超越了神经反应速度的挥剑,霓虹色的剑气延展为扇形,编织成牢笼,处于风暴中心的莫名生死不知。

连招一阶段结束。

接着是暴风骤雨般的掌击,因为ZONE的效果,女子依旧处于滞空姿态,之前的剑气足够将莫名打出硬性僵直——

等等……

张流云皱眉,他感到时空恍惚了一下,似乎ZONE的状态已经结束了?

失误?还是错觉?

电光火石之间,掌击结束,第三阶段开启。

女子跃向高处,月光聚集在她身上,凝实为金色月光,墨染青丝高高扬起,光剑巨剑合二为一,带着决绝之势向下斩落。

……

一只血色巨手接下了女子的斩击。

莫名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他很狼狈,但没有人会因此小看他。

因为影刃已经趴在地上,头颅不翼而飞;

红莲的躯体从内部炸开,四肢散落在周围。

莫名依旧在笑,他的胸膛炸开了一道恐怖缺口,森白的肋骨清晰可见,右腿几乎被砍断,以匪夷所思的角度勉强连接着。

但他依旧站着,这就足够了。

执剑女子从半空中跌落,白皙的肌肤迅速衰老,黑发在转瞬之间变的干枯灰白,所有光彩在接触到地面前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色的发钗,腐朽断裂,蓝色的宝石,黯淡碎裂,饱满的胸脯,松弛干瘪,明亮的双眸,浑浊呆滞。

她跌落在平原上,溅起一阵尘土。

风沙散尽,一具枯骨。

莫名张开双臂,对着天空大笑。

笑声苍凉,似乎在宣告自己的回归。

……

的确是中断了。

费尔南多的ZONE并没有持续到她打完一整套连招,不然莫名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

三具尸体全部化为灰烬飘散,李沈叶抬头,半空中没有灵体的踪影。

也就是说,那是三位上古战魂是吗……

莫名的笑声随着空气飘散出很远,李沈叶脸色凝重,这个男人若是还像当年那般,那——

自己恐怕也免不了与其一战。

只是,会有胜算吗?

……

……

“那么,接下来是我的回合了。”

张流云站起身,看向听风。

截一段微风下酒,温一壶月光杀人,听风睁开眼睛。

张流云的进攻手法从来不讲道理,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系统选择。

第一步,锁定。

在视野当中,或者在感知当中;满足两个条件任意一个进入第二步。

第二步,启动压力。

压力来自于规则,来自于那个所有修行道路汇聚成为终点的源头,只要目标处于规则束缚下,结果就是被掰成两段,也有可能是被压成肉块,这取决于张流云当时的指令是什么。

若第一步条件不满足,进入搜索支线。

也就是张流云现在在做的事情。

他从不怀疑自己会落败,有一说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也不想过早暴露太多东西,十二人之一,全知者百分之百在关注这场战斗,他很清楚。

所以只能委屈听风了。

在耳后风声传来的一瞬间,感知本能锁定住位置,压力汇聚。

听风被束缚住。

战斗结束。

相比起莫名,张流云这里的战斗显得有些儿戏,甚至是虚幻。

听风一动不能动,保持着持剑姿势,眼球死死地盯着张流云。

张流云也很惊讶,因为自己的胸口已经被开了个口子——风衣正面上一个并不显眼但确实存在的破口。

因果剑意,这就是因果剑意?

想要刺中我,所以刺中了?

哪怕他的剑尖距离自己的后背还隔着一段距离?

有意思。

“承诺生效。”

张流云贴近他,低声说道:“我们会在必要的时候再见面,那么,在那之前,做好准备。”

压力解除。

听风看着张流云,俊秀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微微低了低头,然后将光剑插进腰间酒壶,转身离开。

“再见。”张流云道别。

“再见。”

……

……

听风并不弱。

青年将军知道,李沈叶知道,宗光浩知道;事实上,刚才的那一剑他们三个人没有谁敢说自己有把握接下来,也没有人真正看清楚他是怎么失败的。

他们只确认出一点:听风在攻击生效前就被张流云控制住了。

而且还是一根头发都动不了的那种全身完美控制。

张流云胸膛上的确出现了明显的贯穿伤,但那只是由于因果剑意的优越性——先造成伤害结果,之后再回溯原因。

听风会因为这一没有原因可回溯的剑,而承受多大的反噬?

谁也不知道。

更难以解释的是他伤口回复的速度,那可是实打实的贯穿伤啊,而且是心脏位置!

三人停止思考,在同一时间看向了场中,安印部落的正主,终于出现了。

同类热门
  • 美漫之手术果实美漫之手术果实救援猫.CS|轻小说威斯克。 史塔克。 这是什么该死的世界啊,赶上穿越潮流的沈飞,不由的大声叫道。
  • 苦力怕娘的综漫之旅苦力怕娘的综漫之旅A哥啦·鸦影|轻小说我是一名宅男,我因为一场离奇的事件,穿越了。 世界顺序:火影忍者-我的英雄学院-待续, 不喜勿喷,新手上路 有一些好笑的梗 群号:533975354
  • 玄天落之戏梦江湖玄天落之戏梦江湖聿衍沧海|轻小说布袋戏穿越同人。 道友在这里。 875806182。 为它写点什么作为纪念,大家若有观念不同还请求同存异。新的江湖路即将开启,凡人们准备好了吗? 万事变迁,初心难忘。
  • 见习神明的次元之旅见习神明的次元之旅落处|轻小说俗话说:天有不测之风云,神有旦夕之祸福。 刚刚从天神学院毕业的见习神明洛羽神意外跌入通往下界的次元间隙,从此成为了一名普通的穿越者(伪)…… 洛羽: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神……=_=
  • 我只是想培养一个英雄而已我只是想培养一个英雄而已彼非鹤君|轻小说我是一个反派,在我与某个宇宙为敌之后,我过上了轻松写意的日子。 不过我总觉得,我的生活少了一点什么。我想应该就是一个能与我为敌的超级大英雄了吧。 但是整个宇宙都找不到这种大英雄,我该怎么办? 那就自己培养一个好了。
  • 小扣的生活小扣的生活这梨不甜|轻小说emmm,这书写小扣,写生活,写思想,我乃普通人,不和他人争斗。
  • 这只是一篇平凡的系统文这只是一篇平凡的系统文我带而已|轻小说点进来。。。。 恭喜你发现了一部还可以的(伪)女装系统小说。 虽说是系统,但还是看得下去。 怎么说了。 就是这个世界灵气复苏之类的。 然后主角就觉醒了2个超能力。 其一就是可以变成任何女性手办。 其二就是可以穿越万界。 然后我就是这么想的。 想的是突出剧情战斗,可能开头要写点日常。
  • 降临箱庭世界降临箱庭世界太虚清微|轻小说这是诸神汇聚,强者云集的世界。沐子云望着漫天神佛道:“朕为天帝,当肃清一切叛逆。”
  • 梦中化蝶梦中化蝶袁望舒|轻小说梦里梦外何处化蝶,何为真?何为假?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段梦,没有开始,又何来的结束?无因无果,却依然有梦。 本书以作者的梦为基础进行创作,在保证逻辑的前提下,尽可能的保证梦的原汁原味。
  • 绝世唐门之上神天尊绝世唐门之上神天尊古墓三兵|轻小说他日若随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霍道宇是一位唐三少的忠实粉丝,在某一次去买菜的时候不慎被雷劈了,然后就穿越了。 他重生在绝世唐门的世界中,重生后的他是霍雨浩的哥哥。拥有黄金龙之瞳与骨魂龙两大武魂,他霍道宇发誓要站在大陆之巅傲视群雄与天同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弥补当初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