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2章 我配合还不行么?

苏安浅欲哭无泪,攀着他的脖颈又不敢松,就这么被吃干抹净,还直接被抱回车上,都没能再回王姝的生日宴。

无力的靠在车上,苏安浅转头看了他,微微眯起眼,“你是不是怕我被厉教官拐走啊?”

要不然怎么忽然就跑去楼顶抽烟?刚刚还那么直接,这会儿又直接把她带走了,显然不想让她多待,走路都给她省了。

燕西爵侧首扯了扯嘴角,不可能承认这种事。

她反而笑着,不过刚要说话,放在一旁衣服里的电话就响了。

皱了一下眉,伸过去接起。

电话里的声音,燕西爵是听不到的,只能看到她听了一会儿便略微蹙眉。

等她挂了电话,他才紧了紧手臂把她拥过来,“怎么了?”

苏安浅瘪瘪嘴,抬头看了他,“学校来电话了……”

她停学了这么久,本来是还有那么几天再回去,但是学校里好像有个什么活动,最好是她明天就动身。

燕西爵好一会儿没说话,末了才挑了挑眉,“不用受我奴役还不好?”

谁也不喜欢分离,但显然不想给她压力。

她抬眼,蹙眉,一看就知道他已经有些失落了。

毕竟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很少有时间是真正陪伴的,不是他工作忙,就是她上学,尤其算起来,她三次出国中断这个关系,最明显的就是连苏厉都是爸带大的。

但是这件事一点办法也没有。

笑了笑,她勾了他的脖子,“放心!我只会好好上课,不会在外边乱来的!”

燕西爵薄唇一扯:“你有那胆?”

她“呵呵”笑着,在他脖子里蹭了蹭,小声道:“等回来咱们认真结个婚,也……可以给你生宝宝!”

抬头见他低低的望着自己,苏安浅笑着,“但你得答应我,结完婚要去度蜜月,不准说工作太忙!”

他抬手抚了抚她的脸,印下薄唇,沉声:好!”

燕西爵带她回的香雪苑,在她回学校之前留一个满意的夜晚。

刚出了电梯,他的薄唇已经压下来,充满邪恶,反而让苏安浅大着胆子推了他胸口,“说好了,不准太过分,我明天就要上飞机的,回去让同学看到身上到处痕迹,还以为被家暴呢!”

他只是嘴角动了动,满不在意,“另类家暴不行?”

语毕,整个将她抱了起来,到了门口顺手输入密码转身进门。

苏安浅心里还想着,走之前一定要给王教官打个电话,让他好好努力,不能再让她输掉赌注。

但显然没什么机会,她能落地时应该是凌晨了,累得眼皮都不想动。

去卫生间是借了燕西爵的腿,喝水是借了他的手。

还听到他勾着笑意在耳边揶揄:“就差我帮你喝了!”

她只是心里笑了笑,继续睡自己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强迫自己尽快收拾,穿戴完毕后出了卧室,早餐已经好了,燕西爵刚好从厨房出来。

细心的给她拉椅子,又把早餐摆到她面前。

苏安浅皱了皱眉,看了他,感觉殷勤过头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

燕西爵回头看了她一眼,勾唇。

即将进厨房时,又略微颔首,道:“看看最新的报纸?”

苏安浅扫了一眼,又不是娱乐日报,她有什么可看的?

这么想着,到也把报纸拿了过来。

没过会儿,燕西爵在厨房里听到了她的惊叫,“燕西爵,你给我出来!”

厨房里的男人不疾不徐的端了早餐,迈步出去,嘴角依旧是儒雅的弧度,还一脸自然,“怎么了?”

“这怎么回事?!”她手指戳在报纸上,拧着眉,“丢脸死了!”

燕西爵早就看过了,坐下来,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又没让你丢脸。”

额,她抿了抿唇。

又看了一次报纸,好像是这么回事。

昨晚,某情侣在会所楼顶浪漫被拍,一路纠缠后才进楼道移除画面,听听这文字,再看那照片,俨然就是他的脸,太清晰了!

但是……她整个都在他怀里,根本看不到。

看完,苏安浅就笑了,“也对,跟我又没关系,说不定一会儿你出去,肯定有人问你是不是又结新欢!”

他这人设在娱乐圈算是烂的透透的了。

燕西爵勾唇,“要不要考虑帮我澄清?”

她撇嘴,“才不要,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男人吃得慢条斯理,只是悠悠的道:“也不知道进了楼道之后的事有没有被拍到?重头戏都在后……”

“燕西爵!”苏安浅心里一紧,放下餐具瞪着他。

他抬眸,眉峰微挑,“要出国上学了就把这些天的姿态都忘了?”

天天好生伺候他,瞧瞧现在这剑拔弩张的样子。

苏安浅看了他,深呼吸,扬起下巴,“反正我一走了之,眼不见为净!让别人骂死你,天天换女伴,花心、风流~”

他倒也没黑脸,勾了勾唇,慢悠悠的道:“出去之后每天早中晚电话联系,一周至少两次视频,一次随意穿着,一次要……”

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遍,略微邪恶的勾着嘴角。

苏安浅一听就懂了他什么意思,瞪了他一眼,“也不怕到时候给你看果照喷鼻血,看得到吃不到多痛苦?”

某人只扯唇,“我乐意。”

然后接着道:“每次考试必须汇报成绩,大小不论,经济、生活压力全给你解决了还考不好、耽误毕业,你就等着瞧!”

她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这是已经迫不及待想让她毕业了,总不会逼迫校方允许她提早毕业吧?

咽了咽早餐,她试探的看了他,“那要是,任意一项没完成呢?”

“没完成?”燕西爵慢条斯理的吃着,好半天才看了一旁的报纸:“那就把昨晚额照片放出去,一次一张,放到正脸清晰,再放楼道里的,让北城人民看看我燕西爵找了个技术烂到家的女人,还宠上天……”

“停!”苏安浅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你是燕西爵吧?”

怎么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都能想起来,太阴了。

瘪瘪嘴,“我配合还不行么?”

然后很认真的看了他,“隔一段时间我就要给燕雅打电话问情况,不准给我乱爆照片,也不准你随便在应酬上沾女人!”

呵!燕西爵勾唇,“行!”

就因为早餐卓这一阵谈判,去机场的路上,苏安浅都不爱搭理他。

车子到了机场,他才一把将她搂过去,低头亲了一下,“机场蹲了一帮媒体,你说我进不进去?”

苏安浅坏坏的笑起来,不怕死的道:“进去呀,四少多难得露面呢,跟他们讲讲昨晚大战多少回合?好事要分享嘛!”

好事要分享,唯独关于她的坚决不行!所以燕西爵冷眼睇了她。

她只是笑着,“我下去了?”

手还被他拉着不松,不敢下去,又不想让她一个人进去。

苏安浅才笑起来,“骗你的,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就别下来招蜂引蝶了,免得机场交通瘫痪,我还担心什么记者没人勾引你呢!”

说着,她另一手开了车门,快速去拿了行李箱,是真不介意他送不送不进去真把她送到安检口,反而引发心酸舍不得走了。

一直到了候机口,苏安浅才抽出时间赶紧给王姝打个电话,还没说几句就问:“你哥哥在不在旁边?”

王姝笑着,“在啊!”

“我跟他说几句话!”

王姝转手把电话递给了她哥哥。

“王教官?”苏安浅笑着,又看了看时间,马上就登机了,要关机,所以长话短说:“那个,我就是想告诉你,你和燕雅的幸福关乎我未来几年受几次痛不欲生的罪,所以你一定要珍惜燕雅,别让我白操心,最好是能一合适就把她给娶了!”

说完也不管他动没动,紧着要挂电话了。

王姝看着她哥一头雾水的样子,笑了笑,“苏小姐说什么了?”

他把电话递过去,也没说什么,做自己的事去了。

……

半个月之后,迪韵的婚期如期到来。

燕雅不知道她哥哥是哪根筋搭错了,反正迪医生的婚礼他十分上心,每个细节都要参与,搞得好像他女儿结婚一样,也弄得别人战战兢兢的不敢发挥。

迪韵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四少,您能不能休息会儿?你老是插手这些事,搞得我婚庆人都不敢好好创意了!”

燕西爵却是一脸无辜,“我没收她脑子了还是怎么了?使劲儿创意呀,当我不存在!”

说的好听。

迪韵叹了口气,“你要实在想学婚礼过程细节,怕到时候娶苏安浅出差错呀,你专门找婚庆经理了解去呀!”

可人家眉峰微挑,义正言辞:“找个婚庆经历谈论取经?是不是还得开个酒店探讨?那苏小姐明天就杀回来了。”

迪韵咬牙,“我服了你了!你要是给我搞砸了,小心我到时候拐苏安浅跑路!”

男人勾勾唇,铁定了某个女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敢跑了。

然后继续用心的在婚礼上“指手画脚”,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

等迪韵转身走了,他才拿了手机接薛南昱的电话,“你到了没有,再晚了这辈子都单身去吧!”

同类热门
  • 暗惜暗惜龙无双1987|现言暗涌浮动的神秘岛屿,东侧如同虚设的贵族学校,西侧嗜血暴力的重型监狱,蛮荒神秘的南侧岛屿,在这里依旧等级明显,是要被压迫还是去压迫,是挣扎还是反抗.....这里是强者生存的天堂亦是地狱。
  • 好巧,又遇到好巧,又遇到何北修|现言我叫谭子书,在13岁的时候,我遇到她,找到了我的肋骨。我每一次都费尽心思却又装作巧合的遇上她,每一次我都在她的背后默默的跟着,她每一次的跌倒,难过,我都在。我看着她,在我的世界里一点一点的扎根,在她20岁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我要把她牢牢困在我的世界里。在教堂上,我对她说熟于心中的话“好巧,又遇到。”我叫白棠,妈妈在8岁的时候离开了。空荡荡的房子,只剩下我和工作繁忙的爸爸。不知何时,我的邻居换了一个阳光大哥哥。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爸爸朋友的儿子。我讨厌他,因为他在怜悯我。但是,他的温柔却让我不知不觉的依赖。至此的每一次,我所到之处都可以遇到他。遇到你,是此生的不幸,因为离开你我就像失去水的鱼。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大佬们的小团宠大佬们的小团宠珈俟|现言【1V1超甜爽文】姜软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不瘟不火,不冷不热,但某天她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天都变了。 后来,她捡到了一个垂死小特工,小特工护了她一辈子。 然后她在某偶像被黑粉袭击的时候力挽狂澜了一把,出圈几千万里的爱豆天天为她打call。 因为喜欢,姜软答应了某落魄导演的邀约,还帮忙投资,导演记了她一辈子,死活都要她做他的专用女主角。 从小特工开始,姜软似乎就走上了一条捡漏的路,只不过捡到的都是名扬一方的大佬。 某妖娆霸总:“为软软痴,为软软狂,为软软哐哐撞大墙,软软要的资源,姐姐给!姐姐投钱!” 某冰冷特工:“伤软软一分的人,我必伤他万分。” 某病娇校花:“软软是我的,死也会是我的人。” 某落魄导演:“软软你不要去看别家导演了,别家导演长得都丑。” 某知名歌手:“软软你笑一下,你笑一下我什么歌都会写了。” 某富豪独女:“软软值得更好的,广告牌,买!代言,买!豪车应援,不差车!” 某…… 总的来说,软软一觉醒来,全世界的人都恨不得把所有宝贝捧到她面前。 后来,大家发现,其实姜软,才是隐藏的最深的大佬。 服气服气 《一觉醒来,我到处捡未来大佬》 《一觉醒来,我成了万人迷》
  • 我们可以再来过我们可以再来过沱沱酱|现言我们可以再来过——沐云帆抱歉,我不会把她让给你——欧阳韶光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到你——苏潇潇
  • 下一站情深缘浅下一站情深缘浅盛子曰|现言命中注定吗?不是,人生没有谁会在原地等谁,只有抛弃和不抛弃,舍得不舍得,爱你难守,放下难舍。长路漫漫,我心已非…………
  • 花光所有运气遇到你花光所有运气遇到你含小萱|现言成长的磕磕碰碰,生活的琐琐碎碎,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倒霉催的孩子,直到遇到你,我才明白,遇到你就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 天牌巨星:男神爱上我天牌巨星:男神爱上我暖夏X凉熙|现言因为一场恶作剧,几个人的命运被绑在了一起。在学校的相遇,更多的是惊奇!从“你来我往”更上一层楼,成为情侣。然而,每一条路都不是平坦的。它只会让人痛不欲生…………………
  • 只想爱你秦小因只想爱你秦小因风急雨息|现言小时候,顾维谦还是有家的,虽然并不温暖,至少那生物学上称之为父母的偶尔还是会回 来;九岁时,与你相遇,匆匆忙忙,谁知这一别竟是十八年; 找了十八年,等了十八年,这次,只想与你相伴一生共白首。
  • 宠妻入骨:总裁老公,坏透了宠妻入骨:总裁老公,坏透了南絮|现言自己的未来老公是一个残废?!她抵死不从,“呵,女人,等你想起来,你会后悔的。”他冷冷道。失去了五年,两人的线没有渐行渐远,却是百绕千缠。“都有宝宝了还要走么?”他的脸上带着祈求。“这位总裁怕是不知道,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她冷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