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一样还是不一样

一直隐藏在黑色斗篷下面的人,终于露出了他的样子。

“是……女人……”

现场所有人,真的都被惊住了。

任何人,包括陆原和章九,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黑斗篷竟然是个,女的?

是的,黑斗篷是个女人。

她虽然没有采薇那种绝美的感觉,但是长得也很漂亮,给人一种很舒服也很美的感觉,如果你单说她哪个五官美的话,也说不出来,但是组合在一起,很有味道。

总之,她虽然没有那种绝世容颜,但是会给人一种过目不忘的感觉,总会让人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上,充满了故事。

“你,你是?”

章九的脸上,此时是完全充满了迷惑。

因为,他完全不认识这个女人。

甚至根本也猜不出这女人的来历。

三大陆,浩瀚如烟,无边无垠,但是章九也是多多少少对三大陆上所有势力都有所了解的。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第一敢冒称魔族少主,第二竟然和恢复了能量的少主打了那么久,第三最为不可思议竟然抢走了天玄一生的最爱。

这三样行为,只要能做其中任何一样,都绝对是三大陆里卓绝无双名满天下的人了,更何况这女人竟然三样做齐了,那更应该是三大陆里人尽皆知的奇人了。

但是章九却根本猜不透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

“章九,你在问我是谁?”

女人竟然笑了笑,她的笑,不能说是多娇媚,但是也有一种别样的女人味。

章九只觉得心头一震,这女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当然是你的少主啊。”女人随即又说道。

她说的那么自然,一点戏谑或者开玩笑的样子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章九很清楚一切,只看这女人说话的样子,真的也许就会相信她的话。

也许这个女人这个慌说的太多了,她自己都当真了。

“放肆!”

章九一下子怒极了,他是真的怒了,他决不允许任何人敢拿少主来开涮!

“我告诉你,天上地下统领魔族万千族众的魔族少主只有一人,那就是站在我面前的原之大陆第一家族陆家三少爷陆原!”章九怒目而视。

“没错,我就是他。”女人淡淡的说道。

章九只觉得好像是自己重重的一拳,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这女人竟然如此不要脸!

“你敢……”章九的怒火已经到了极限。

他刚想发作。

女人的目光却已经转向了陆原。

她的目光静静停留在陆原的脸上,目光里没有任何情愫,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深闺里的寂寞女人,在深夜里看着卧室镜子里的自己一样,木然的打量着的那种感觉。

好一会儿,她都在看着陆原。

“我就是你,你知道吗,陆原?”女人终于开口了。

“什么?”

陆原迷茫的看着那个女人。

他的心,此时早已一片茫然。

采薇竟然一直深爱的是另一个女人,而并不是天玄。

他的心,为天玄感觉到悲哀,也感觉到难过,这种难过是那么深邃,陆原都觉得自己无法自拔。

尽管那只是天玄的事,但是他却又总觉得好像发生在自己身上。

毕竟,自己和天玄也是一体的啊。

那种被深爱的人背叛的感觉,陆原似乎真实的感觉到了。

他的心在一阵阵的抽搐。

更甚至,他似乎想到了那个记忆里的身影,自己也是那么爱她,就像曾经的天玄那么深爱采薇一样。

是否,自己会和天玄有着相同的宿命?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本是同一个人。”女人说的似乎更进一步了。

“什么?!”

这一回,陆原终于听清了。

他浑身一震,目光终于也在女人的脸上聚焦。

这女人到底在说什么?自己和她是同一个人,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自己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本就是两个根本都不认识的人,更何况还是一男一女,怎么就是同一个人?

但是看女人说话的样子,真的一点都不像是在说着玩。

“你不相信?”

女人嘴角处浮起一丝轻笑,突然寒光一闪,她手心里多了一把匕首。

“你要干什么!”章九霎时间喝道,立刻挡在陆原面前,当然他也知道,此时的陆原根本不需要自己保护,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但女人根本没有理会他。

女人手心轻轻一挥,匕首在她葱白的手腕上迅捷的划过,顿时一道极细的血痕出现在了白嫩的手腕上。

这血痕几乎就是同时变得壮大,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不到一会,女人的手腕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陆原怔怔得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是想干嘛。

“你不疼吗?”

女人扔掉匕首,扬眉看着陆原问道。

陆原本来并没什么感觉的,但是这女人一说,他的心里一动,他的手腕突然就好像有了自己的想法一样,一种刺痛瞬间从手腕处传来。

“我知道你肯定疼,因为我们本就是同一个人,所以我的痛也就是你的痛,我划伤了手腕,你的手腕也会疼痛。”不等陆原开口,女人又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陆原不敢相信的看着女人,但是手腕上的疼痛仿佛是刺激了他的大脑,陆原只觉得有点恍惚,一种自己似乎从来没想过的念头竟然不请自来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一刹那,似乎模糊的东西似乎正在浮现,一刹那,他似乎想起了很多东西,那种东西,埋藏的如此之深,就好像是前世的回忆,也许,那真是前世的回忆。

再看这个女人,他虽然依然明确自己并不认识她,但是却竟然有了几分熟悉感,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如果你我同一个人的话,那你和天玄,是,是什么关系……”陆原只觉得自己声音变得有些干哑,他知道,那是紧张引起的。

“天玄,呵呵,世界上本没有天玄。”

不知道怎么的,陆原一提起天玄,女人就开始冷笑。

“那当年神魔之战时候的天玄,那个有着红色的头发,骑着白色雄狮的,统领万众的人……”也许女人的确知道一些事,但是她说世界上没有天玄,陆原一点都不相信,是啊,那怎么可能,陆原亲眼看见过天玄,亲眼看着天玄艰难的迎战灵缈仙母,亲眼看着天玄在自己的怀里慢慢死去。

那么真实的天玄,怎么可能不存在!

“那是你和我!”

女人突然狂躁的打断了陆原的话,“那不是天玄,天玄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天玄只是你幻想出来的一个垃圾,是你和我,我们是一个人,当年是我们杀了十三古绝,是我们带着他们的人头加入魔族,是我们靠着自己强大的实力称霸魔族,是我们领悟了魔族天书,是我们从此成了统领魔族的古今第一……”

也许她最后两个字是想说“天玄”,但是硬生生被她吞了回去!

“……”

陆原愣住了,难道她说的是对的,难道天玄真的从来没有存在过?

“如果我们是同一个人,为何现在……”

陆原没有说下去,但是他已经不需要说下去。

“我们的确本是同一个人。”女人仿佛陷入了回忆,“我们共用一个身体,流着同样的血脉,感受着相同的感觉,我们就是同一个人,但是我们之间又有不同,我们并不特殊,和所有人都一样,每一个单独的人,都不是同一个性格的,就像有的人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却又很疯狂,有的人有时候会突然很善良但是有时候又会很暴躁残忍,安静也是他疯狂也是他,善良也是他暴躁残忍也是他,虽然不一样,但是那都是他。”

“所以,我们不一样,但是我们本就是同一个人。”

同类热门
  • 暮晚云合暮晚云合山中有雪|幻情正式版: 一场梨花树下的相遇,让毫无瓜葛的两人命运相缠; 一场忽如其来的大病,让暮晚为云纪逆天改命,从此因果皆定; 一件黄沙域中的连环惨剧,掀开异族重现的序曲。 天门,神器,千年前灭杀的异族卷土重来, 是意外还是有人操纵迷局? 大乱伊始,该追随初心还是选择利益? 生死之际,爱与恨又落于何境? 乱局皆定,最初的那些人可还留在原地…… 话语版: 云纪:晚晚,我的心都给你吃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暮晚:这世间没有一个人能一直陪伴另一个人,不过为了阿宝你,我决定试一试。 宫恒:三哥三哥,我还是不是你最宠的弟弟了? 宫怜生:我终究无法看着你去死,今日算我还你。宫恒,此次之后,我们再无瓜葛,若是可以,我希望下辈子我们不再相识! 暮云深: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最爱的小浅,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 兽尊天下:一品炼丹师兽尊天下:一品炼丹师艾艾艾斯|幻情二十四世纪雇佣兵楚希一朝身起竟穿越成了风云大陆嚣张又废物的大小姐。 再睁眼她不再是她,魂灵双修,医毒双绝。 一次意外得国师相救,并且教她如何运用魂力,待一切的风波停下来之后,那个闯进她生命里的人突然消失,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凰倾天下:腹黑尊主宠上瘾凰倾天下:腹黑尊主宠上瘾千殇陌瑾|幻情苍云大陆,强者为尊。 她被族人迫害,逼至绝路,幸得一神秘男子相救。 当她强势归来,锋芒毕露,傲世天下,引得无数美男竞折腰。 某人知道后就不高兴了,他教得这么优秀的姑娘怎么可以便宜了别人!
  • 白月映海白月映海拉拉山脚下|幻情星天泯灭,唯有本鲲有主见?什么?你说我这是叛逆?你看看,一只爱吐槽一副欠揍样子的高傲狐狸,一只不会武功只会卖萌的吃货兔子,再看看那个看起来奇怪、其实比兔子还软弱的不死生物学家,对付一个星月主宰,还是本鲲是大姐大!
  • 九转姻缘九转姻缘祎十七|幻情九世轮回一缕孤魂,每一世都窝囊的死去,转世后又带着前世憋闷的记忆继续生活,然后再窝囊的死去。如此循环往复,每一世皆如此。小玖怒了,谁让她每一世的性格设定都那么软弱无能任人欺凌,每当她想暴走发怒便会晕倒。所以,除了懦弱无能她又多了一项技能——可以随时晕倒,只要想晕倒发怒就可以,怒火未出人已倒,醒来又是郁闷生。现代?古代?修仙?魔域?异世?不好意思,转世太多次,各个时空转了个遍,请叫我时空穿梭小能手,谢谢。咦?这个讨厌鬼看着好生眼熟。朱小元,你给我站住!!!且看这九世轮回的啼笑姻缘如何爆笑开场。
  • 腹黑萌夫,乖乖宠!腹黑萌夫,乖乖宠!安懿瞳|幻情穿越后再重生,三百岁的墨玄歌决定冷心冷清,过的逍遥自在,渣男贱女白莲花通通一边站,自从不经意间捡到只小包子~~~下可卖萌,上能暖床,怪物来袭还能当球踢,指哪打哪,“姐姐,我能暖床”墨玄歌:……小包子:“姐姐,我还身娇体软易推倒”墨玄歌:……小包子:“夜黑风高夜,帐暖爬床时”……直到不经意间,肚子里莫名塞了俩小小包子,某歌怒:夜半三更时,防火防盗防包子。腹黑蠢萌小包子VS冷情黑心老怪物
  • 全世界我心悦你全世界我心悦你西下倒影|幻情【说一下,本文是现代文+玄幻】 #传说中的超级神秘大佬辞爷回国了!!!# 看到这个消息,他立马去堵她。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宝贝。” 她微微抬眸,有些疑惑:“我们认识?” 某日,她再次上热搜: #惊!辞爷要出道?!!# 她一脸淡定地看了一眼旁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微微挑眉。 #辞爷大型掉马现场!# 第三次上热搜,她的微博下突然又冒出一堆粉丝,叫她老公。 男人黑脸,直接把她逼到墙角,“想起来了吗?” 她假装淡定:“想起来了。” 他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以惩罚为借口逼着她去领了结婚证,并拍照发了微博。 刚平静了一段,她再次上了热搜,这次,她微博下直接炸了。
  • 这位仙君别闹这位仙君别闹十诫翁|幻情月射寒塘,一片烟雾缭绕的云松散着莹莹的绿光。本是仙境,却透着几分凄凉。
  • 光之召唤师光之召唤师流年漠歌|幻情布兰奇学院是圣华大陆第一学院;不看出生只问天赋;在这里,安凌遇上了与其陪伴一生的伙伴;腹黑的莫尔,可爱的穆佳佳,帅气的宁渡,沉默的尹若安;还有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歆昃;六人成行,组成了一支名为‘广厦之荫’的佣兵小队;却意外被卷进了大陆的久远秘辛之中;究竟这片广阔的天地中隐藏着什么惊世之谜?
  • 轮回之师傅有毒轮回之师傅有毒年余一梦|幻情万物之生死,草木之荣枯。万千大道,何处不在?无处不在。 冥曦,神族族长神煜的弟子,因神煜被人设计,为救他,她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又被自己好友推入火海,灰飞烟灭。那么,冥曦是否真的死了呢?如果她死了,那这个在诸天万界留下一个个传说的人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