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定要找出凶手

銮殿门口。

“摆酒!”西王母脸上洋溢着喜色。

仙女们或端着或举着各种琼浆玉液,酒香阵阵,鱼贯而来。

神仙们拼命咽着口水,贪婪得看着那些珍藏在九天銮殿里面平日里难以见到的各种美酒。

他们都知道重奎在西王母心中的地位,这一次重奎归家,王母必然高兴,这些美酒自然放开了喝,想到这里,神仙们早已心痒难耐。

“奏乐!”

早有穿戴打扮好的仙女们翩翩起舞起来,丝竹缠绵,长袖当舞,銮殿门口一片喜气洋洋。

“王母,虽然是月女神操纵了月宫导致重奎偷偷溜走,但是现在重奎回来,月女神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请你放了她吧。”风女额头上的血还没有完全干尽,又爬到了王母面前,苦苦哀求。

“没有太大的损失?”王母居高临下,冷眼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风女,“我的儿子在外面流浪了一个多月,可能吃的不好,穿的不暖活,可能还瘦了,脚也可能磨破了,这不叫损失吗?我的宝贝儿子,哪怕掉了根头发,我都会心疼要命,你还敢说月女那贱人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来人呐,把她拖走!”

王母厌恶的挥了挥手。

“我儿怎么还不进来?”王母不爽的看着旁边神仙双手捧在她面前的玉璧,上面的光点好一阵子没移动了。

“应该在南门被守卫盘查吧,毕竟很快就是您的宴会了,安检肯定要严格一点,自从菩提开了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变函授班之后,会变化的神仙也多了,所以即使是重奎,也要盘查一会吧。”

“谁敢变化我儿模样!真是一些废物守卫,杀了!”王母脸上怒意纵横。

但她刚开口,光点就开始移动了。

“重奎进来了!”

“重奎进场!”

神仙们一瞬间全部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入口那里,就仿佛是阅兵场上的致礼。

“快,快去取我那套最珍贵的琉璃盏,我要陪我儿喝几杯!”王母眉眼之间全是藏不住的高兴。

她的贴身黄衣侍女立刻领命而去。

河神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了西王母的脚下。

他大半辈子都是在沂水河里当一个小小河神,仙界也只是偶尔跟团来旅游过一次,但是这里,他是永远都没有资格进入的。

周围每一个神仙的地位都远远超过他许多,河神就像是一只闯进了狮子家族的小羊,他紧张又害怕,双腿瑟瑟发抖,都不听使唤了。

当看到王母的时候,他几乎都不会说话了。

当然,更加震惊的还是西王母和神仙们。

当河神出现的时候,他们都完全愣住了,甚至都没有人想起来去拦住这个低微的神仙。

“大胆……”

王母刚要呵斥,她就看到了河神手里的那串项链。

“我儿怎么了!他的项链怎么在你手上!”

那一刹那,王母的脸色完全变了。

“他,他……”河神差不多都被吓傻了,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他才能正常的说出一句话,“他死了……”

王母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她紧紧的攥着儿子的那串项链。

她紧咬着嘴唇,牙齿在里面咯咯作响,她看起来还算平静,但是浑身似乎都在颤动,就仿佛是踩了刹车的同时又抬离合的车子一样。

“王母大人,重奎一死,小仙就立刻赶来通知您,一路上不敢有半分耽搁,一直赶路,滴米未沾滴水未进,就为了能让王母大人您第一时间知道消息,小仙不是邀功,只是想表明小仙的忠心……”

此时,沂水河河神,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一些,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自己一个小小河神,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事,可能一辈子都只能呆在那个沂水河里管着一亩三分地了,而现在,机会就摆在面前。

“你去死吧!还我儿命来!”

河神的话还没说完,王母就咆哮了起来,一道闪电瞬间击中河神,这家伙当场就惨死了。

“还我儿命来,还我儿命来!”

王母像疯了一样,竟然扑在了河神的尸体上,疯狂的抓挠,此时一向高高在上的王母,就像是一个泼妇。

“谁杀了我儿子,是谁杀了他!”

王母站起来,朝着全场的神仙们咆哮着。

没有一个人敢回答,也没有一个知道该怎么回答。

陆原躲在人群里,他的心在狂跳,如果这个被王母杀死的报信者才是沂水河河神,那么,那个死在自己面前的人,又是谁?

难道就是王母的儿子?

那,是谁杀死了他?

陆原不知道,他只知道当自己意识清醒的时候,那个不倒翁一样的猥琐男已经死了。

“能杀死我儿子的人,并不多,我儿的本事得到了道佛两派真传,就算是大罗金仙,他一个人也能对付好几个,那么,杀死他的人,一定有不小的来头,一定也是我知道的人。”终于,王母冷静了下来,她脸色阴沉,但是可以肯定,她的内心更阴沉。

“从所有神仙开始,一个个调查!”

“还有,太白子,你立刻通知阎罗真君,让他寻找我儿的魂魄交来给我,如果我用天地灵气滋润魂魄的话,三千年之后,我儿也许就会复活。”

“是。”太白子领命而去了。

陆原也悄悄离开了。

他心里悄悄的祈祷王母不要抓到那个杀死重奎的人,因为那个人肯定是为了救自己,那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不过他也来不及多想这个事了。

因为他刚一离开,才意识到自己和楚红刚才的约定!

红姐!

陆原自责的猛拍自己脑门,该死的,自己在这里耽搁这么久,楚红那边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她肯定一直在等自己!

陆原立刻发足狂奔,他的心里很焦急。

楚红还跟他讲过,他服侍的那个神仙一直在觊觎她,在仙界这种地方,凡人没有一点地位,如果那个神仙真的要对红姐做什么的话,楚红是完全没有办法反抗的。

想到这里,陆原就觉得大脑开始一阵阵发热。

“红姐。”

终于,陆原来到了楚红所在的那个房间。

但房间里空空的,没人!

陆原感觉到心里生出了一种冷意,他没有多想,心一横,就来到了楚红伺候的那个神仙的房间。

他轻轻的掀开了帘子,往里面一看。

顿时,他感觉到浑身都在冒冷汗。

里面没人!

陆原知道,刚才自己走的时候,那个神仙正在睡觉。

现在人不见了,而且楚红也不见了,莫非那家伙对红姐……

他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冷。

陆原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两巴掌。

要不是自己在广场那里耽误了那么久,如果自己刚才一拿了东西就过来和红姐互换,那红姐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而红姐假如要是真的被那个丑陋的神仙怎么样了的话,她肯定会崩溃的。

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一个爱的人了,那个和她只见过一面的神仙,那个长得一定很有风度很英俊的神仙。

如果她被糟蹋了,她也再没有勇气去寻找她爱的那个神仙了。

那样她也肯定不想活了。

都是自己害了她!

不行,自己一定要找到她,也许,一切还来得及!

陆原发了疯一样,在周围开始寻找。

这个地方,是一个宫殿,横竖交错的走廊把一个个宫殿房间连接在一起,宛如是迷宫一样,到处都是房间。

陆原找了很久,都没有楚红的踪迹。

就在他要失望的时候,突然,前面的一道门内,传来了模糊的声音,似乎正是楚红的声音。

“红姐!”

陆原这一次什么也顾不得了。

他直接就冲了进去。

房间很大,中间摆放着一个很大的桌子,房间的四周点着红色的长长的蜡烛。

楚红果然在房间里。

此时,她正满脸惊慌,一个劲儿的往后退。

但是,她的后背已经靠在了桌子上,她已经退无可退了。

她的前面不远处,那个丑陋的神仙,正慢慢的走向她。

“你别过来,求求你了,别过来……”楚红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此时就像是一个无助的羔羊。

是的,她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在这种地方,自己的地位和身份都是最卑微的,而且对方又是神仙,本事比自己又大许多,自己根本无从反抗的。

那丑陋的神仙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只是又逼近了一步。

啪!

楚红害怕的下意识想往后退,但是此时她已经靠着桌子了,所以当她后退的时候,桌子被她推动的晃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啪的就掉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这一声摔落的粉碎声,也是摔在了楚红的心上。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是无路可退了,她只能认命了。

她身体软绵绵的倒下,她的泪水突然肆意涌出,她已经不准备抵抗了。

看到这里,陆原的目光骤然收缩,大脑也嗡的一声,他的拳头,也猛然攥紧了……

“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娇斥传来。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惊动了。

门口,不知何时,进来了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仙女。

仙女态度比较倨傲,冷漠的打量着房间里的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竟然敢擅自闯入……”黄衣仙女厉声斥责,但是突然,她就好像是被什么掐住了脖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这,这……”

同时,她的眼睛突然也瞪大,就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看着地上面,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

接着,她像是发疯一样,跑到了那堆从桌子上掉下来摔碎的东西面前,跪在地上,目光里满是一种说不清的惶恐。

“这,这是王母大人的琉璃盏,最珍爱的琉璃盏……”

她小心的捧起那已经完全破碎的一堆琉璃碎片,突然歇斯底里的冲着楚红大喊道,“是谁打碎了王母大人的琉璃盏,是不是你!快说,是不是你!”

此时的楚红已经完全被吓傻了。

王母?!

那可是仙界至高无上的掌管者啊!

别说王母了,就是面对这些神仙,楚红都是战战兢兢的了。

要是打碎了她的宝贝,那是天大的灾祸了!

“走,跟我去见王母大人!”

黄衣仙子一看楚红的样子,心里也就明白了八九分了,拉起楚红就要走。

是啊,自己可完全担待不起这个责任啊。

楚红已经完全瘫住了了,浑身如同泥一样,任由黄衣仙子拉着。

“不是她打碎的,是我打碎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丑陋的神仙,突然说话了。

“是你?”

黄衣仙子看着他。

“是我,我和你去见王母吧。”丑陋的神仙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跟着黄衣仙子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和楚红擦肩而过,他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终归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和黄衣仙子走掉了。

房间里,只剩下陆原和楚红了。

“红姐,你没事吧?”陆原长舒了一口气。

“我,我没事,小蝶。”楚红呆呆的说道,她的目光,却停留在那个丑陋神仙离开的方向,“小蝶,你说他,他为什么帮我?明明是我打碎的啊。”

陆原没有回答。

他也不知道。

刚才在广场上,陆原已经见识了王母的那种脾气和暴虐。

这个琉璃盏是她最真爱的宝贝,如果被打碎了,依照王母的脾气,那个人肯定会很惨很惨。

这个丑陋神仙,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但是他却主动揽责,这是为什么?

“不行,我要过去看看,我,我也不能让他被冤枉了。”说着,楚红就冲了出去。

是的,虽然那个丑陋神仙不是好人,刚才还要对自己图谋不轨,但是,楚红本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她知道是自己犯下的这么大的罪,也不能白白连累别人,让别人帮自己挡枪。

“红姐!”

陆原拦不住她,也只好跟着她一起过去了。

此时,銮殿门口。

门口的广场上,黑压压的全是神仙,但是,此时却肃穆的很。

谁都知道王母的儿子,最疼爱的儿子,重奎死了。

当时消息传开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相信。

重奎,谁敢杀他?

仙界谁不知道那是王母的宝贝?

更何况,重奎的本事也极大,想悄无声息的杀掉他,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样,这是个事实。

每个人都开始在想着如何写活动轨迹报告,以便让王母知道自己和重奎被杀的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也幸好,重奎死在的地方是东夷之地的沂水河,那个地方如此偏僻渺小,甚至很多神仙都没听说过那种地方,更别提去过那里了。

那种小地方,竟然会有能杀死重奎这么强大的人?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王母端坐在銮殿门口,不发一言,脸色铁青。

但是她周围的神仙,为了查找杀害重奎的凶手,早已忙成一团。

“会不会是菩提那个老家伙杀了重奎,听说他性格孤僻,一直跟神仙们不怎么往来,而且他本事极大……”

“也可能不是神仙,说不定是妖类干的,现在下界妖类横行,很多妖类的修炼已经超越了神仙……”

“报,报告……”正在这个时候,太白子匆匆忙忙的的跑来。

王母猛然坐直了身体,看着太白子。

她周围的神仙们,也立刻停止了讨论,都和王母一样,看着太白子。

“王母,我已经按你的吩咐,通知阎罗真君去寻找重奎魂魄,但,但是……”太白子说到这里,稳了稳情绪,“但是阎罗真君告诉我,重奎的魂魄,已经不在了……”

“什么!”

王母眼睛顿时瞪的如同铃铛,她一把抓住太白子的衣领,“什么叫不在了!死亡之后的魂魄,怎么可能不在!你再说什么胡话!”

“不,不是,王母大人。”太白子吓得也结结巴巴的,“阎罗真君说了,可能是杀死重奎的那个人,本事实在太强了,强大的杀意之下,连重奎的魂魄都直接被湮灭了,所以……”

“什么?!”

这一下,连同王母在内,在场的所有神仙,都不由深深打了一个寒颤。

重奎也是神仙,神仙的魂魄是无法灭亡的,所以神仙才能长生。

现在对方连重奎的魂魄都能灭亡,那得多强大的力量啊!

“不是菩提,不是菩提,连菩提都做不到这个的……”有人喃喃的说道。

“那几乎没人了,除了如来……”一个神仙刚说到这里,就捂住了嘴巴,是的,虽然如来可以做到,但是那肯定不可能。

王母也呆了,她机械的做回椅子上。

“无论是谁,我都要他死!”终于,目光里的狠意,又重新爆燃在王母的眼中,“我要他死!”

但是说完,她又像是累了一样,瘫坐下来。

好久好久。

“今天还能有一个好消息吗?”她疲惫的看着周围的神仙。

没有人敢抬头,哪有什么好消息?

“小黄来了,你终于来了,把我的琉璃盏拿过来,这也是唯一可以安慰我的宝贝了。”就在这个时候,黄衣仙子也带着那个丑陋的神仙出现了。

“我的琉璃盏呢,快,快拿来给我!”王母像一个要吃零食的孩子一样,目光里充满了渴望。

黄衣仙子不敢抬头,她扑通跪在地上,“王母大人,您的琉璃盏,被,被打碎了。”

同类热门
  • 腹黑国师他来了腹黑国师他来了倾听夏末11|幻情想她夏至安也是堂堂一国公主,有个妖师当哥哥,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怎么能受这股窝囊气呢。不行,绝对不行。 墨苏寒:你不过就仗着有个厉害的哥哥,没了他,你什么也干不成。 安冰夜只能干瞪眼,打架打不过风天御,抢人抢不过墨苏寒,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 女巫清除计划女巫清除计划三婆子|幻情我碰到一个奇怪的人。 “把它的眼睛..拿来。”他说话黏黏糊糊,过长的棕色胡子覆盖半张脸,跟他的屋子一个德行,拥挤烦闷。我有时候怀疑那些旺盛的毛发是不是直接从脑子里钻出来的。我迈过第一个对立日起就堆在地上的臭鸟,分开墙上垂下来的藤蔓,在黑毛狐狸的呼噜声里来到窗户前,那里仅有一束银白光束冲破了重重封锁蜿蜒在毛毯上。 那现在迫在眉睫的,我要怎样拿一束月光过去给他熬汤? “这棵树看起来很忧郁。”他在零星小雨的清晨对我讲。 在他的头脑里,精灵还是被宠爱的种类,长湖人类算是低贱的物种。 在说服日的第三个黄昏我决定摸索他的秘密。
  • 拜见活祖宗拜见活祖宗苏小姑娘曰|幻情身为一个几万岁的祖宗,赢女娇对小辈和蔼可亲,轻声细语,温柔大度,宽大为怀,体贴入微,嘘寒问暖,从不像其他祖宗那般以糟蹋逗弄小辈为乐,堪称祖宗中的祖宗,长辈中的长辈。 身为一个有几万岁祖宗的小辈们,恍惚间总是能看见他们赢女氏满天的祖宗在向他们亲切的招手,体会着祖宗的爱护,他们强颜欢笑,笑中带泪,泪中带血,血肉模糊,糊里糊涂,涂炭生灵,拥有祖宗爱护的他们从不敢像其他大家族一般肆意张扬,堪称家族中的楷模,小辈中的小辈。 (一米二几万年都长不高的小心眼祖宗和在祖宗的‘爱护下茁壮成长’的家族)
  • 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仲孙珑月|幻情(女扮男+强强连宠)“只要我想,天下都是我的,何况区区小女子。” 某女勾唇,直接调戏嗜血阎王,“想打我的主意,那就拿天下来聘。” 她是军情处最高参谋,执笔点天下,运筹帷幄间,却因一场蓄意谋杀,卷入波云诡谲的事件中。浩瀚黑海,她九死一生,成为梦境之中的另一个自己,化身厉鬼回来复仇。 他是落云王朝将门之后,本该前程似锦,却把酒言欢游戏人间。然而不为人知的背后,诡异的身份,隐藏的秘密,封存于黑暗之中。 当现代谋心女遇上古代腹黑男,谁能降服谁?
  • 嫡女难养嫡女难养南风佚名|幻情据说在女娲补天时,一块补天石意外的与女娲娘娘融为一体,之后,便是一道惊雷劈向兮岚大地——女娲后人降生了。 暗藏危机的苏府,心怀鬼胎的人李代桃僵,调包了原本属于她的命格,致使身为嫡女的她沦为了兮岚大地的笑柄! 在面临亲情,友情和爱情的三重打击下,她选择了自尽! 或许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去她的悲惨遭遇,便给了她再生的机会! 她发誓,既然重活了一次,就一定要那些虚伪奸吝的人好看! 然而,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正在悄然接近她……
  • 快穿之花语集快穿之花语集绾葑|幻情[戏精美人花神VS男主(-我不配拥有形容词吗???-好有自知之明哦!)] 1V1快穿文双洁金手指粗大 前半部分位面世界有甜有虐(看每个小世界开头的花语提示)后面都是甜甜甜 当《花语集》不慎坠入三千浮世,万种花灵溢散,每一朵花都自成一个世界…… 锦兮,六界第一美人、也是花界之神,奉天帝之命追回各花灵…… 每株花的花语便是那个世界命定的结局,与花灵碎片拥有者完成花语结局,花灵便会自动归位。 豌豆王子:你回头看看我啊,我超乖的 冷清大佬:把手给我,别怕,有我 温润和尚:对不起…若有来生,宁负如来不负卿 ……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PS:作者不是很相信一见钟情。可能某一个点会令人心动,但绝不可能一下子就死心塌地了,所以男女主的爱情会是循序渐进的。 男主拥有记忆穿越!!!男追女!!! 死活不虐我亲闺女!
  • 天阙浮生录天阙浮生录南风鲸鱼|幻情破时空,转轮回,浮沉万世,弑神诛魔,一场敌强我弱的角逐亦是一次势均力敌的赌博,盛世豪赌之下,谁掌握了决胜的利器?陌寒望着树后的美人背影,“大神,你倒是出来呀。”美人低沉的笑道“不出来。”陌寒抓了抓脑袋“可是,你不出来我怎么撩你啊!”美人无奈的说到轻叹了一口气“那好吧”魔神妖娆,至道至尊,混沌归一,神魔叩迎。诚请入坑,尊重原创。
  • 终,千年恋终,千年恋笑君生|幻情千年回转,十生十世,命运交响曲是否可改编……这已经是第十世了,前九世任务都失败了,最后一次机会了……几千年的错过和隔阂,是该结束了,是完美结局,还是绝望深渊?‘我是不会放弃的,无论是伙伴还是其他’这一直都是她狂傲的开场白。“你说不会抛下我的。”楚漓无奈地看着某只‘小白兔’轻轻哄道:“姐姐只是去办点事,等下就回来。”“那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当然会!”楚漓因为有事完全没有发现‘小白兔’得逞的眼神,就这样被骗进去了。
  • 总裁烈爱:小仙,蜜汁爱!!!总裁烈爱:小仙,蜜汁爱!!!浮萍晚晗|幻情简介:她,是天宫中有名的冷美人九尾狐仙,而她的名字也仿佛是为了配合她清冷的性子——冷倾儿,只因为拒绝了一个恶心渣男的追求,不想却被报复、诬陷以至于被贬下凡在人间渡劫百世好不容易熬过了九十九世,眼看就可以回到天庭,本想就这样再平平凡凡度过一世便好,可谁能告诉我,这个半路跑出来的西装男是谁?!!!别看台在人前人模人样,可是,在她面前就是个禽兽!!!会读心术又怎样?不还是敌不过他那臭不要脸的精神!!!
  • 共此余生共此余生轻轨时代|幻情一场莫名车祸,让易茗茶脱离人世。在引渡人指引陪同下,赶往阴曹,投胎往生。 森气阎罗殿中,那孱弱的小小少年,于阴风呼啸中,伸出手来。 满目笑意 “茶茶,我来接你回家” 原以为迎接自己的是吃吃睡睡,光阴虚度的米虫生活,未想到昔日仇人却借体重生,只为将自己再次堕入无尽深渊。 “此番,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一个从现世而来的普通人,该如何去承接这份沉重的可能会将得之不易的性命交托出去的仇恨?